身價4億卻被軟禁13年,灌藥節育,官宣流產

語言: CN / TW / HK

01


布蘭妮最近又出事了。


5月15日,布蘭妮和男友Sam Asghari共同發文宣佈了不幸流產的訊息:


“我們不得不宣佈這個悲痛的訊息,我們失去了奇蹟般的寶寶,這對任何一對父母都是難以接受的事。


或許我們該等到情況穩定時,再對大家宣告懷孕,但我們實在太迫切地分享了這個好訊息。


但我們會繼續嘗試擴大美好的家庭,謝謝大家的支援。”



這條ins發出後,讓不少布蘭妮的粉絲一陣唏噓。


4月12日,布蘭妮才宣佈自己懷上第三胎。


那時候,她興奮地告訴大家:


“本來在去度假之前,我減掉了很多體重,沒想到玩了一圈肉肉全漲了回來。


我以為肚子怎麼了,可是丈夫告訴我可能是懷孕了。


我用了驗孕棒,沒想到是真的懷上寶寶了。”



據瞭解,這是布蘭妮和未婚夫Sam Asghari的第一個孩子,也本該是她的第三個寶寶。


這個孩子對她來說,非常地來之不易。


因為這是布蘭妮在獲得自由、解除13年宮內避孕器後懷上的第一個孩子。


可想而知,這對她來說是多麼的痛苦。



布蘭妮又被稱為“小甜甜”。


在21世紀初,曾經流行過一句話:


“你可以不知道美國總統是誰,但你不能不知道小甜甜布蘭妮。”


在當時網際網路還不發達的時候,就有很多人聽布蘭妮的歌,可謂是全球頂流女星。


巔峰時的她,被泰勒.斯威夫特奉為偶像、被Lady Gaga致敬紅毯造型,說是“神仙”的“神仙”也不為過。


但是,被稱為小甜甜的她,過得可一點也不甜。


她的人生正好與暱稱相反。


美慘強就是她的形容詞。



02


1981年12月2日,布蘭妮出生於美國路易斯安那州肯特伍德市。


父親傑米是一個工程承包商,嗜酒成癮。母親林恩來自牧師家庭,畢生的事業就是培養女兒。



布蘭妮從小長相十分很甜美,而母親一直都有個明星夢,看到女兒顏值很高,便勢必把她往童星方面發展。


布蘭妮3歲便開始學習合唱、舞蹈,還有體操。4歲在教堂唱歌,六歲參加節目被評得獎,小小年紀能力突出。


母親用盡各種辦法為布蘭妮謀取演唱機會,還帶著她參加各大選秀。


很多人的童年是無憂無慮的,而她的卻是沒日沒夜的訓練。


母親管控著布蘭妮的一切,將自己的意志強加在女兒身上,從未看見女兒的真實感受。



1996年,15歲的布蘭妮簽約Jive唱片公司,正式成為藝人。


由於聲音的優勢,公司決定培養她成為歌手。優美的嗓音以及獨特的神韻讓她收穫了不少粉絲。


一年後,布蘭妮的首張專輯《Baby One More Time》,一發布便爆紅。


蟬聯美國歌手六週的冠軍榜,並且還在全國範圍內推廣起來。



她扎著兩個小辮,襯衫打結露出肚臍,在教室裡唱唱跳跳,將女學生清純中的叛逆性感演繹得淋漓盡致。



襯衫的穿法引起全球無數女孩爭相模仿。


一出道便火遍全球!


女兒成名了,母親也圓夢了,出名後的布蘭妮也徹底成為了家人和團隊的搖錢樹。



03


親情的缺失,讓她試圖在愛情上尋找慰藉。


12歲時,布蘭妮和同是迪士尼童星的賈斯丁.汀布萊克相識。


17歲時,兩人相戀。



可是好景不長,戀情僅僅維持了4年,便分道揚鑣了。


分手後的賈斯汀一直在消費布蘭妮,蹭她熱點,帶她各種話題。


甚至在新歌《cry me a river》中,找來跟布蘭妮長相相似的女孩成為主角,暗指布蘭妮出軌等,以此給自己帶來了更大的流量。


更過分的是,在一次上節目,他還透露了兩人的私生活細節。


主持問賈斯汀:“你有沒有X過布蘭妮?”


他回答:“好吧,我X過她。”



賈斯汀做的這些事,讓布蘭妮清純的形象落入谷底,成為了別人口中的“**”。


一度影響了她的事業。


這段戀情,讓布蘭妮消沉了很長時間。



2004年,布蘭妮突然與認識才三個月的舞伴宣佈訂婚。


她嫁給了一位“三無”男人。


無才、無德、無財。



可是,這也是一段糟糕的婚姻。


凱文在布蘭妮之前就有女朋友,並且女朋友已經懷孕了。


他攀上布蘭妮之後,便與她分手了。


與布蘭妮結婚後,凱文過上了遊手好閒的生活,衣食住行、創業的資金都全靠布蘭妮。


結婚兩年裡,布蘭妮為他生下了兩個兒子,而凱文的真面目也漸漸顯露。


他沉迷於玩樂,哪怕布蘭妮孕期都不見身影。


最過分的是,他還在布蘭妮懷孕期間出軌。


後來,布蘭妮實在忍無可忍提出了離婚,但凱文非常不情願,因為布蘭妮一直是他的提款機。


他先是簽了協議拿下了130萬美元,之後他還跟布蘭妮爭孩子的撫養權,以此來獲得天價撫養費。


對此,他四處誹謗布蘭妮,甚至指控她有精神病,讓布蘭妮不滿足孩子的撫養要求。


最後,他得逞了。


再後來他甚至不滿意每個月2萬美元的撫養費,向法院申請增加撫養費。


厚顏無恥至極。



04


2007年,布蘭妮迎來了她最噩夢的開始。


布蘭妮生完孩子後,得了抑鬱症,卻又要爭取孩子的撫養權。


布蘭妮備受打擊,整個人跌入低谷,她變得狼狽,常常不修邊幅。


那段時間,她一邊被官司折騰地疲憊不堪,一邊還要應付狗仔記者的圍追堵截。



在各種打擊下,她崩潰了。


2008年,她的父親介入,他以她“精神狀態不好”為由,獲得了她的監護權。


大家以為父親的介入,會讓她好轉。


可是,父親只是為了得到布蘭妮的財產。


從父親獲得布蘭妮的監護權後,布蘭妮再也沒有了自由。


他把布蘭妮送到了精神病院治療。


一邊強制性地給布蘭妮吃一些具有成癮性強的藥,一邊讓布蘭妮給自己掙錢。


布蘭妮想過反抗,卻被父親用孩子作為威脅。


父親拉攏布蘭妮身邊的工作人員,讓他們監視布蘭妮的一舉一動,甚至連換衣服都要被監視。


他掌握著布蘭妮的全部收入,卻只給布蘭妮每個月2000美元作為生活費。


2011年以來,她創造了數億美元的收益,卻無法對自己的合同發表任何意見,只能聽從父親的安排。


一週七天,無休止的工作。


更離譜的是,父親為了不讓布蘭妮懷孕影響工作,給她強制性安裝了宮內避孕器。



這是人嗎?


完全把布蘭妮當成了“奴隸”吧。


可以說,布蘭妮完全成了一個傀儡,為父親賺錢的工具。


慶幸的是,2021年11月,布蘭妮終於擺脫了父親的控制。


重獲自由。


現在,她也和男友Sam Asghari訂婚了。


迎來了新的生活。


雖然這次孩子沒有保住,但是依舊有下一個的可能。


一如他們所說:


“我們會繼續嘗試擴大美好的家庭。


我們不久後會再有下一個奇蹟的。”


希望布蘭妮能養好身體,走出傷痛,早日實現自己第三胎的願望。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