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森林活捉“野人”,護林員發現野人後代,四腳着地滿身紅毛

語言: CN / TW / HK

這是近代史上唯一一次“活捉野人事件”,當時住在原始森林附近的居民,頻繁發現家畜遭到不明攻擊,有的甚至在放養一天後離奇失蹤,即便是找到也早已死亡,只剩下一具空殼,就連負責巡邏的工人,只要天色暗下來後,也不敢進山了,因為有人目擊了“不明生物”,雖然和人類的形態相似,但是他們的樣貌及其兇狠,渾身還長滿了毛髮,移動的速度極快。


黑龍江森林活捉“野人”,護林員發現野人後代,四腳着地滿身紅毛

大家好 我是神祕,大興安嶺位於黑龍江西北部,它是目前保存完好,面積最大的原始森林,由於此地的山脈綿延,遼闊無垠氣候寒冷,人類沒有踏足的區域太多,也被賦予了各種神祕傳説,隱藏了很多不為人知的祕密。尤其是在20世紀以前,這裏開發的區域相對較少,獨特的地理位置和氣候,使得樹木十分的稠密和筆直,有的大樹甚至可以長到六十米以上,所以在寒冷的冬季,如果有人類踏足此地,想必一定會凶多吉少。


黑龍江森林活捉“野人”,護林員發現野人後代,四腳着地滿身紅毛

在1960年的時候,政府開始聘請附近的居民來當護林員,主要的目的是防止有人肆意砍伐,破壞了原有的生態環境。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原本平靜的生活被打破了,護林員不僅是白天要在四周巡邏,即便是晚上也需要進入林子裏查看情況。有一次其中一個護林員奉命在夜間巡邏,回來的時候心神不寧,一直呆呆地坐在一旁不説話。最後在其他成員的盤問下,他才緩緩的説出了“野人”二字,原來這位護林員當天進去的較晚,忽然感覺身邊的樹葉嘩嘩的響動,出於害怕的本能反應,他悄悄的躲到了樹後面,想要看看是什麼生物發出的聲音,沒過一會兒,奇怪的響動越來越大,藉着朦朧的月色,護林員看到了一個和人相似的身影,只不過個頭矮小,好像還在用四肢奔跑,旁邊跟着很多野獸,速度很快,不一會就消失在了森林裏面。但當時只有一個目擊的護林員,雖然後續也有人看到,但誰也説不清楚容貌和特徵,只能説他們由於心理恐懼,很可能出現了幻覺或是眼花的情況。所以也沒有人把“野人的事情”當真。


黑龍江森林活捉“野人”,護林員發現野人後代,四腳着地滿身紅毛

直到1972年,有一位護林員在原始森林裏面,發現一個“野二代”。這位護林員的名字叫做周林海,是當地最有經驗的一名職工,據説當時正好趕上冬天,附近的村莊接連出現怪象,很多牲畜也不明原因的死亡或失蹤。周林海每天都起個大早,在山裏巡邏一天,等夜色降臨的時候,正好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可有一天出現了突發狀況,周林海在清晨巡邏的時候,在一顆筆直的松枝前面,看到了厚厚的雪地裏面有東西,他急忙跑過去查看情況,一開始以為是一個小動物受傷了,但走近後發現,這是一個長滿紅褐色毛髮的“孩子”,兩隻手上都留着尖尖的指甲,眼睛就像是金魚一樣鼓了出來,一根睫毛都沒有,嘴巴更是小的看不到。不過他和正常的人類並不一樣,而是四肢着地,嘴裏一直髮出嗚嗚嗚的聲音,就像是在求救一樣。


黑龍江森林活捉“野人”,護林員發現野人後代,四腳着地滿身紅毛

周林海也沒多想,以為是哪家淘氣的孩子跑了出來,趕忙抱着這個奇怪的孩子去了醫院,可當地的醫院看完孩子後,認為情況不對,立馬把孩子轉移到了省會的大醫院救治,據説當時鬧得人盡皆知,他們一開始都認為這是野人的孩子,就連哈爾濱的專家小組都紛紛趕來,想要第一時間對“野人”進行研究,令人沒想到的是,這個孩子慢慢恢復過來後,醫生才發現,身上的皮毛不是他自己的,孩子的基因也和人類的完全相同,只不過是一個“畸形兒”,智力方面有很大的缺陷。只是外表看起來像孩子,其實已經是一個20歲的成年人,只會最基本的生存本領,因為雪天找不到食物,吃了毒蘑菇充飢,才會被周林海發現。


黑龍江森林活捉“野人”,護林員發現野人後代,四腳着地滿身紅毛

雖然孩子並不是孩子,也不能當作野人存在的證據,但在孩子醒來後,專家發現他嘴裏發出的聲音,貌似存在某種規律,就像是人類的語言一樣。難道在大興安嶺的深處,還生活着人類尚未發現的種族部落或是野人嗎?於是當地政府派了專業的野外探險小組前去尋找,根據當地人提供的線索,苦苦尋找了好幾天之後,終於在大山深處找到了“野人的蹤跡”。他們似乎有一個聚集的地點,在附近的大樹上面都會做好標記,就像是他們特有的祭祀活動,探險小組的人跟着雪地裏的腳印,終於看到了隱藏在原始森林的部落,“野人”的房子都是用樺樹的樹幹做固定的支架,外面圍着動物的皮毛,“野人”身上的毛髮也很濃密,用樺樹皮或是獸皮遮擋住了重要的身體部位。平常白天都不會出去活動,只有在夜晚的時候,才會出去打獵或是摘野果野菜等食物果腹。


黑龍江森林活捉“野人”,護林員發現野人後代,四腳着地滿身紅毛

但派去的小組也不敢輕舉妄動,只能先原路返回報吿此事,當地的一個老兵給提供了重要的線索,原來他們並不是我們想象中的“野人”,而是鄂倫春族的人。雖然現在的鄂倫春人早已擁有了自己的自治旗,過着現代人的生活。但當年大興安嶺被清軍控制以後,他們把鄂倫春族趕到了這片原始森裏面,希望他們可以自生自滅,所以小部分鄂倫春族的人,被迫生活在了深山老林之中,慢慢的變成了與世隔絕的“野人”。


黑龍江森林活捉“野人”,護林員發現野人後代,四腳着地滿身紅毛

聽到這裏當地政府決定慢慢地幫助他們,還特別設立了教育基地,讓他們開始學習和外界溝通,不過他們脱離社會時間太長,很多習慣都已經無法改變,雖然説他們是“野人”,但其實和人類是沒有區別的,只是他們迴歸到了最自然最原始的狀態,即便是上了年齡行動不便老人,也不願意回到政府提供的房子中養老,反而更喜歡生活在堆滿獸皮和木材的洞穴中。不過傳説中的“野人”究竟存不存在,現在還沒有答案,如果野人的數量龐大,恐怕早已暴露身份,但如果數量太少也不能繁衍生息,所以“野人”的存在與否,還是一個很矛盾的問題。但神祕相信“野人”的謎題終將解開,我們只能把答案交給時間了。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