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總是在暗地搞小動作

語言: CN / TW / HK

日本安倍在特朗普當選總統後第一時間跑到美國向特朗普說希望和美國一起圍堵中國。使一個不懂外交的特朗普在四年來一直和中國較勁。拜登在總統選舉後選擇“不使用特朗普思想”的策略,但日本又反覆派人向拜登說明日本,美國,澳大利亞和印度這四國聯盟不是特朗普的思想,而是日本的一種願景,並且使拜登政府接受繼承了四國聯盟戰略。
日本,美國,澳大利亞和印度這四國聯盟誕生於2004年12月蘇門答臘地震期間人道主義救援援助的日本,美國,澳大利亞三個國家合作。兩年後的2006年安倍呼籲在印度太平洋提出四個國家進行戰略對話,並在2017年召開辦公級會議和2019年9月,2020年10月外長級會議,2021年3月召開首腦會議形成“亞洲版北大西洋公約組織”。這個聯盟最初完全是日本搞的鬼。日本在四國中充當馬前卒、並背後積極主動制定相關外交與安全等政策。

日本人總是在暗地搞小動作

但是,這四個國家對中國的看法也存在溫差。特別是印度,它強調“不結盟”和全向外交的傳統,在軍事和安全方面被納入“對中國圍困”的警惕,不願舉行首腦會議。出於這種考慮的結果,該聯合宣告避免使用中文名稱,而將重點放在為新的冠狀病毒和海洋安全工作提供疫苗方面。在(1)海洋安全(2)確保供應鏈安全(3)包括5G合作在內的先進技術(4)開展合作外交,以利用四個國家的多樣性展開活動。例如,日本已經與包括緬甸在內的東南亞國家聯盟(東盟)建立了良好的關係,並主動加深了與東南亞國家以及與大洋洲島國的合作。日本提供各種網絡合作技術和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