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有一種不快樂,是不需要被治癒的

2019-10-03 18:53:45

今日早餐很簡單,從樓下面包店買了一個迷你牛角包,一個迷你巧克力包,總共花了1歐元。一口一個,和標準大小的沒有味道上的區別,上面字牌寫的是“tiny”和什麼什麼,由於是法語,我並看不懂。

不過其實很多法語和英文很像,比如啤酒,beer和Bière,公園park和parc,桃子peach和Pêche。

這還挺浪漫的。

 

沒有吃飽,我又自己配了一碗藍莓麥片酸奶。

是這樣的,很多浪漫都不管飽,它們只是看著好看。

 

中午的時候犯了懶,又在另一家街拐角的麵包店買了個簡單的法式三明治。法式三明治是用法棍做的,裡面夾了番茄,火腿,雞蛋,生菜葉和芝士片,沒什麼滋味,可如果你想象是在模仿當地人吃簡單的午餐,也便有了津津有味的動力。

法棍是很神奇的麵包,即便剛出爐的新鮮法棍,依舊很難咬,通常吃下不到半根法棍,我都會覺得腮幫已經疲憊無力了。可法棍吃起來卻可以真實感受到面的味道,即便不甜,也有真實的真摯的一種味道,像麵粉的發酵,像最質樸的滋味。

 


我用文字和語言形容不準確,甚至形容不出來,它的味道。

我覺得法棍好吃,還可能單單因為它的名字罷了。

交朋友,談戀愛,都這樣,“第一眼”和“感覺”最重要。

 

此時此刻是巴黎時間下午的4點50分,外面天色正好,我放下手中的咖啡杯,伸了個懶腰,原來我已經坐在這裡改了整整一天的稿子了。

走到窗邊,推開窗子,看著外面馬路上的摩托車,他們大聲地馳騁而過。至於鳴著笛的是警車還是救護車,我一直無心仔細區分它們。

突然間覺得很不快樂。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而且這種莫名的不快樂,這不是第一次。

我絕對知道,這不是第一次。

 

 

巴黎的天氣總是很好,藍天白雲,可能是因為氣候原因,這裡的雲彩都顯得距離地面很低很低,假得像鑲嵌上去的。

也可能和地勢有關。

在出發之前,我期待著擁有一種新的生活方式,去改變自己的心情,而且我也為自己有能力去改變自己的生活而感到舒心。可真正抵達了,獲得了,卻又有新的空落落的感覺席捲心裡。

每天晚上都是我寫稿和改稿最佳的時間,國內時間已經是深夜,再也不會有微信發來,就連朋友圈的小圓點也不會有,全世界彷彿消失了一樣安靜。

偏偏巴黎天色黑的又晚,到晚上九點鐘,正是天色雲彩最美的時候,直到十點鐘,天色才暗下去。

藉著黃昏,藉著晚霞,藉著寧靜的夏天,我開一瓶波爾多的葡萄酒,寫我的稿子。

 

有過那麼一瞬間,我會真實地對著天空感慨:“啊,生活可真的是美好。”

不管是對於晚霞的感動,還是對於時間的感恩,或是對於葡萄酒的感情。

然而大多數時候,我還是要面對煩惱。

 

寫得不滿意,改得不順利,我覺得自己又進入了一種糟糕的自我否定的怪圈裡。

想著編輯問候我“一切是否順利”的聲音,我又抵觸,又反抗,又懊惱。

我像個不懂事的小孩子,總是沒辦法獲得大人的堅強。

 

我熟悉或陌生的你,很多時候也會這樣吧?

無名地就開始失落,難過,明知道自己是矯情,可是還是不自主地陷入一種壞情緒的定義裡。

對待學習,或者工作,總是一團亂糟糟。雖然已經付出了很多的努力,應該收穫回報的時候還是兩手空空,最重要的,即便已經久負經驗,可還是會在很多個焦頭爛額的時候,顯得不知所措。

都說生活是一場渡劫的遠行,可是每一關的終結,都似乎來得好慢好慢。


 

給一個朋友發去微信,她正要起飛,跟我抱怨著航班延誤到了凌晨一點半,現在終於要飛了。因為趕這個專案,她已經有一天沒睡覺了,聞著自己頭髮糟烘烘的味道,打心底裡不喜歡自己。

太累了,成年人的世界太累了,工作的人太累了。

她這樣跟我說。

沒多久,她就滑行著起飛了。

 

再給一個高中的好朋友發去微信,談了六年的戀愛,前幾天分手了。我冷靜地問原因,她也冷靜地平復地答,冷靜到我覺得似乎這根本不是一場爭吵的分手,而更像一場問題的和平解決。

好像是長大了,擁有了承受的能力,可以接受突然的變故,接受不得不面對的現實,可以不哭不鬧,可以無聲無息,可以不喜不悲。

她和我說著,沒什麼,睡一覺不好的話,就再睡一覺。

總會好的。

 

我想不管做什麼樣的工作,處在什麼樣的人生階段,本身是幸運兒還是可憐蟲,我們都會有很多次情緒失落的時候,甚至是失控,會覺得大人的世界真的好殘忍,心碎的時候還要努力在別人面前裝得堅強。

雖然可能真的是有些矯情,有些不至於,但是仍然會不可避免地和這些糟糕的負面情緒撞個迎面而來。

每當這時候,我都跟自己說——

我想有一種不快樂,是不需要被治癒的。

 

就痛哭一場吧,就寂寞到發慌吧,就暫時性地大傷大悲吧,就去他的吧。

不再強硬地逼迫自己調整過來了,也不再硬生生地鼓勵自己了,不再不依不饒地要求什麼了,就這樣了。

別叫醒我,我只是想單純地喪一下。

這沒什麼,單純地想放任這一刻的不快樂,和單純地想製造欣喜,本就是一模一樣的事情,沒有高低貴賤,也沒有什麼有何不妥。

 

所以親愛的成年人,如果你有一刻覺得自己沒那麼快樂,別擔心,這不是你的問題。

你就當是天氣忽然轉陰,然後來了暴風雨。

 

希望看完的你可以有一些輕鬆,或者是豁然開朗。

畢竟暴風雨都不怪你,你又何必為難自己。

 



 


已同步到看一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