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亭中學校友力挺範亭中學“最嚴校規”

2019-10-03 12:49:55


“不允許學生帶手機進校園,一經發現立即摔壞或拋入水桶;不允許學生穿奇裝異服,髮辮不得超過21釐米,一經發現,立即勸其剪短”。近日,山西範亭中學出臺的“學生管理十不準”規定引發社會關注。


在微博上,範亭中學的現象一度成為熱搜。


作為範亭中學的校友,我力挺範亭中學“最嚴校規”!


範亭中學:悄無聲息好多年


1988年,我初中畢業升高中進入範亭中學讀書。當年,原平籍的學生只能到範亭中學讀書,而範亭中學似乎也不再招收非原平籍的學生。


似乎是從那一年開始,範亭中學就進入了下降通道。


作為山西省曾經的“南康傑、北範亭”(山西南部有康傑中學、北部有範亭中學)之一,範亭中學的學子們似乎沒有多少能夠為母校爭得更多榮譽。


我到北京讀書工作以後,得緣常常跟幾位範亭中學的老校友聚會,其中有幾位都是北京大學畢業,後來都在重要的工作崗位上做出貢獻。


我離開範亭中學很多年以後,我在原平的弟弟妹妹乃至小一輩的,好多都到忻州一中去上高中了,而我大範亭中學,明顯在原平人的心目中也被遺棄了。


那天這個訊息出來以後,我在高中同學群裡邊開玩笑說:“讓範亭中學出名一下,也讓咱沾沾光”,同學開玩笑說:“得自己出名讓學校沾光。”雖然都是玩笑話,確實代表了不同的視角,其實,學校和校友是利益共同體。


校友需要努力,那隻不過是個人的事情了。

學校更需要努力,那可是關乎幾代人甚至一個區域的振興。


傳說,新到原平任職的官員都要關心一下範亭中學校友們的意見,不知道這些年可還有這種現象。


所謂力挺,其實並不樂觀


這個新聞出來以後,範亭中學校友群裡當然也是意見不一。


力挺的有,擔憂的也有。


我當然是力挺的。


不過,我力挺的是一種作為意識和作為行動,倒不一定是這種形式。


但是,作為局外人,如果對一種意識做肯定的話,那麼具體是什麼形式其實不重要了。


我欣喜的,倒在於網路上的熱搜。


範亭中學作為一個區域性的中學,山西本來在全國就屬於教育水平比較低的,原平在山西肯定不屬於教育水平畢竟高的,在這種情況下,舊的局面就是每天你好我好大家好地得過且過地過日子,這樣肯定不行。


如今,通過這樣一種引起爭議的手段讓範亭中學的氛圍發生一些改變,肯定不是什麼壞事。


當然,作為一所地方有點名氣的中學,這個事情一出,各方的意見肯定不一樣。


這個時候,各方對校長的支援度到底有多高,直接決定了學校的短期風氣。


進一步說,校長在這個“最嚴校規”之後,還有什麼後手,才是關鍵。畢竟,這只是管的紀律,一個學校的關鍵的關鍵還在於教學質量,如何在短期內或者說如何在一個任期內提升教學質量例如高考質量,這才是校長的殺手鐗。


校長有沒有殺手鐗,校長有沒有機會使出殺手鐗,這些,都得往後看。


原平如何借勢“範亭中學”輿情


到目前為止,這一波範亭中學的輿情還是中性的,或者說中性偏良性。


畢竟,全人類尤其是中國人苦手機久矣。


只不過,這手機就像那林則徐大人禁止的那玩意兒一樣,扔不掉啊。


當然,很多人會說,社會上不好的東西多了,你還能都扔了,但畢竟人性的弱點太多,所以大多數人都會被手機治理得人不人鬼不鬼。從這個角度說,校長賈福民做了一件善事。


眼下,原平如何借勢這一波“範亭中學”輿情才是硬道理。


如果主政者不借勢,得,這事玄了。


如果有人借勢,那對於原平,真的是一個機會。


畢竟,一個縣級市,要想獲得網路的熱搜、要想獲得國內主流媒體的關注,那是相當地不容易的,或者說,幾乎是不可能的。


原平太需要好好宣傳一下了。


這不是剛剛才開過“果商大會”嗎?借力加油啊!!!


至於如何借勢,這個,其實不用我說吧。


實在不會,再來問我,呵呵。


【本來最近學習王陽明“心學”,實在想在無事的時候磨一磨。但是,遇到這個事情,也是實在不能不動心。從前,在外征戰的王陽明有一次惦記父親,弟子說,先生不是說不能動心嗎?王陽明說,在父子這層關係上,哪能不動心呢?範亭中學是我的母校,原平是我的故鄉,有這輿情,我哪能不妄議一下呢。呵呵】


已同步到看一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