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的文理兩重性:相對中文它是理科,相對數學它是文科,學好英語需遵循其二重性。

2019-10-03 00:21:22


學貫中西不易,

留學只是教育之選項,無他。

回到根本,做好閱讀,拓展視野;

日積跬步,名校咫尺。 



在教學中我曾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規律:那些中文寫作(尤其是抒情類散文)好的學生,往往在英文寫作中犯邏輯不清的錯誤。他們寫的文章常常句和句之間缺乏清晰的邏輯和連線,文章的漢語化思維痕跡非常明顯。另外,我發現自己很多時候更樂於閱讀英文,更樂於用英文寫作,尤其是在理解具有複雜邏輯關係的問題時。相信這樣的感覺很多英語熟練到一定程度的國人也有。上述的現象,反映出本文想討論的第一個論點:相對中文,英文算是一門理科。


所謂理科,我們指某門學科內部存在自洽周全的邏輯體系。對於一門語言來說,這個邏輯體系首先是語法。就語法體系而言,這個世界上恐怕沒有什麼語言比中文與英文更不同的。一個很有意思的證據是,李光耀先生在新加坡努力推行了中英文雙語教育後發出慨嘆:要把中英文都學到母語的程度幾乎是不可能的。這一點在海外華人家庭裡也很常見:美籍華人家庭的第二代孩子中,很少有能同時以母語的熟練程度掌握中英文的書面語言。但同樣有意思的是,一些來自歐洲的移民家庭,例如父親是德國人,母親是法國人,孩子出生併成長在美國,這樣的孩子往往能以母語的熟練程度掌握英語、法語和德語這三種不同的書面語言。這期間的原因值得玩味。


仔細思考中文的表述習慣,你會發現中文和英語有很大的差異。我們以前曾談過英文中有動詞時態和單複數的概念,名詞有性的概念。但這實際上還不是中英語法最核心的差異。中英文在語法上最大的差距在於:中文強調意合,也就是意思上的連線,而不強調形式的連線,因此在寫作時可以天馬行空,肆意揮灑;而英文強調形合,也就是形式上首先遵循嚴格的規範,句子和句子要有嚴密的邏輯聯絡。我們試舉一例來說明中文和英文在表述意群時的差異。


“只有四嬸,因為後來僱傭的女工,大抵非懶即饞,或者懶而饞,左右不如意,所以也還提起祥林嫂。”(摘自魯迅《祝福》)


原文只有一句話,但有兩層意思,而且兩層意思之間是因果關係。譯者將原文拆成兩句話,“四嬸是唯一還提起祥林嫂的人, 是因為…”, 所以翻譯成下文。


“My aunt was theonly onewho still spoke of Xianglin’s wife, because most of the maids hired afterwards turned out either lazy or greedy and none of them amounted to satisfaction.”


但翻譯成這樣,我們便會發現這個邏輯其實有問題:為什麼其他的女工懶惰了就一定會導致只有四嬸才會提到祥林嫂呢?是不是說其他的女工懶到不願意提祥林嫂?如果是那樣,那饞嘴又是什麼邏輯呢?這樣的文章,雖然是文學巨匠魯迅所寫,但給西方人看,他們必然會提出這樣的疑問來。說實話,我也有同樣的疑問。


再舉一例,“他不幹,我幹”,就這沒麼一句話,至少可以有四種理解:1.假設關係:(如果)他不幹,(那麼)我(來)幹。2. 因果關係:(因為)他不幹,(所以)我(才)幹。3. 轉折關係:他不幹,(但是)我幹。4. 讓步關係:(即使)他不幹,我(也)幹。


在此我們大抵可以看得出,中文的表述隱去了許多邏輯關係,而且這些隱去的邏輯關係其實不太經得起推敲。上述兩例都還是現代漢語。要知道,現代漢語還是五四運動時一些接受了西學影響的先驅們將漢語進行了現代化並融入了西洋語系的很多特徵後形成的語言。所以,我們能想象我們祖先使用的古漢語,沒有標點,不拘泥於有主謂,更別提連詞,那種肆意揮灑、飄逸靈動的感覺了。


例如,《詩經·鄭風·子衿》裡說“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咱們先不說這個意境英文可否表述,這其中的邏輯關係已經完全是超出英語語法的能力範疇了,因為這兩句話中間壓根就沒啥明確的邏輯關聯。


所以,我一直以為,中文是一門相當寫意的語言。說得好聽點,詩意、飄逸、靈動。說得難聽點,隨意、混亂,不夠嚴謹。例如,某著名公眾號前兩天推轉的某篇文章“教育走得太快,靈魂跟不上”這樣的心靈雞湯,就是中文的拿手好戲。其中有句話“教育非他,乃心靈的轉向”,我對此琢磨了許久也沒有弄明白轉向的意思是什麼。是從愚昧向啟蒙轉向?還是從功利向淡泊轉向?從文章的內容看似乎都不是。


對於中西語言的差異,著名語言學家王力先生曾經說:西洋語的結構好像連環,雖則環與環都聯絡起來,畢竟有聯絡的痕跡;中國語結構好像無縫天衣,只是一塊一塊的拼湊,湊起來還不讓它有痕跡;西洋語法有很多呆板的要求,如每一個clause裡必須有一個主語,而中國語法只以達意為主,如初系的目的語可兼次席的主語,又如相關的兩件事可以硬湊在一起,不用任何的connective word。”這樣的評價,其中有沒有民族主義意味和夜郎自大的心態,各位自行判斷。


語言是一個民族最重要的文化標記,是文化的載體。語言的發展和演化是一個民族的思維方式的結果,但又反過來影響這個民族的思維方式。中文的特點反映了華人幾千年的重意、重神、重風骨、重玄虛的傳統哲學和美學思想影響,而英語的特點則反映出西方人重視邏輯,重實證的思維方式。也許,這樣的差異能否解釋東西方文明在進入文藝復興後南轅北轍的發展方向呢?


洋洋千言,旨在把中文和英文在行文組織這個最底層上的差異講清講透。在這一點上,中英文的差距是如此之大,以致於學好英語必須要徹底拋棄漢語思維才可以。但這一點對於德國人學法語和英語就不適用。因為整個西方語言都遵循大致相同的語法規則。這樣,也許我們更容易理解為什麼馬克思能學好那麼多們語言了。對西洋人而言,學習一門外語無需太多思維的轉換,因而難度也低了許多。


所以,我們中國人在學習英語時,一定注意英語相對於漢語的數學屬性。弄通弄透其中的語法規是必須的,死記硬背是沒有用的。記住,對於母語是中文的英語學習者而言,英語有些類似計算機程式設計C語言:他們都遵循嚴格的形式邏輯。


那麼,英語就等同於數學嗎?當然不是。它還是一門語言。凡是語言都有約定俗成的靈活性,都遵循熟能生巧的規律。所以,當我們開始學習英語時,我們需要藉助理性來搞清某個語法或文法,但在熟練以後我們的人腦就自然具備了一種近似於直覺的處理能力去輕鬆應對這些規則。就像我們的人腦可以迅速地判斷某一張臉型是美還是醜,而不用去分析計算眼睛的間距和嘴巴大小之間的比例等問題。所以,從這個層面上說,語言相對於數學而言又是一門文科。學好它需要經歷一個大量的操練應用並內化的過程。而完成這個過程最好的辦法就是大量的閱讀。在閱讀中,英文的語法和組織方式被反覆地呈現和被解析,久而久之,這些規律就逐漸融入了我們的直覺中了。


所以,中國人要學好英文,必須要兼顧其理科屬性和文科屬性。充分理解語法規則,大量閱讀,兩者缺一不可。至於他們之間的先後順序,我們的經驗是:因人而異。但有一點肯定的:沒有語法基礎的大量閱讀難以施行,基本無效。而這個語法體系如何建立呢?我們的經驗是,按照中國學校教科書的語法體系無法做到高屋建瓴式的領悟,學生們往往是隻能建立一些支離破碎的塊狀知識,並且常常只見樹木,不見森林。所以,需要經驗豐富的老師按照科學的、邏輯的、深入淺出的體系把語法講通講透。並且這個過程需要在閱讀中逐步進行。所以,除非孩子是無師自通的天才,否則不能期望孩子通過自身的廣泛閱讀而學好英語。


【作者介紹:周立偉,原澤邸聯合創始人,現波士頓善恩教育創始人。】


...七年...


點選瞭解七年社群,和5000家長一起

開始酷酷的素質留學之路。




七年學院(澤邸)創辦於2008年,多年來探索基於通識教育的留美準備私塾模式,在倡導中英文閱讀,戶外歷練(英雄之旅),深度遊學(壯遊世界)等方面卓有成效。先後被《第一財經日報》和美國《福布斯》雜誌專題報道。『把每個教育專案都打造成教育藝術品』,七年成為在『功利主義盛行的留學市場中的一個獨特存在。


已同步到看一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