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給世界留下的最後一條資訊 | 文末有福利

2019-09-16 11:19:48

隨著社會節奏的加快,人們的思想觀念也在不斷變化。死亡這個一向被人們忌諱提及的話題,已經逐漸不是什麼避之不談的事了。


生死交替,無可避免。面對死亡,這屆年輕人已經沒有那麼恐懼。90後開始選墓地,95後開始立遺囑,面對死亡本身,他們顯得格外坦然。更加看重的,是張揚自己個性的方式和儀式感。



在這樣一個被重新定義的世界裡去看當年那些作家、名人留下的遺言與墓誌銘,也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名人們的墓誌銘,常被看作是他們在這個世界上的謝幕演出。有的選擇為後人立下規矩行事的榜樣,有的選擇在最後一刻展露真實自我。墓誌銘是他們生命的總結——肉身雖已死去,有趣的靈魂不滅。

《墓誌銘圖書館》

[英] 薩繆爾·法努斯 著

黃蘭嵐 譯

2019年8月出版

掃碼購買本書


幾個世紀以來,墓誌銘的內容與形式,以及它們所傳達的情緒,都在不斷演變。中世紀的墓碑文字通常較短,往往包含祈禱逝者的靈魂,或勸誡路人也來為逝者禱告。還有各類有關死亡的影象(雕刻的頭骨、其他骨頭、沙漏、鐮刀、喪鐘),以及讓人們準備迎接死神降臨的警告。以上種種皆表明,17世紀至18世紀的墓碑是用以警示生者的。


然而,這一時期也是墓誌銘最繁盛的時代,它留下了一些最為有趣、無厘頭、輕鬆詼諧的碑銘,更不消說那些字字珠璣、意味深長的墓誌銘了:


而到了20世紀,一些墓誌銘似乎也體現了撰寫者的新目的:娛樂,尤其是通過幽默來呈現:




如果說墓誌銘是這些人在離開這個世界前,刻意留下供後人瞻仰的深邃話語。那他們在離開世界的最後一刻,說的最後一句話又是什麼呢?


假如我們能自主挑選臨終時刻,或許我們可以醞釀完美的言辭來概括這一生或確保關鍵資訊得以傳遞。然而可悲可嘆的是,因為死神的到來總是蠻不講理,即便你事先計劃了你的偉大遺言,死神也會出其不意將你擄走。

《遺言圖書館》

[英]克萊爾·科克-斯塔基 著

馮羽 譯

2019年8月出版

掃碼購買本書


偉大的化學家路易斯·巴斯德生前有許多科學創舉,包括最著名的以他名字命名的巴氏滅菌技術。他極有可能曾設想在生命最後關頭向世人傳授一些他天才的精髓。不幸的是,當身邊人向他遞送一杯牛奶時,他被記錄的最後話語竟然是——“我不能喝”


著名的作曲家理查德·瓦格納心臟病突然發作,瓦格納倒地的同時懷錶也掉了。他眼睛緊盯著掉下的懷錶,“哦,我的表……”竟成了他的臨終遺言。



人們希望用怎樣的文字長存世間?看似漫長的一生,如何用短短的三言兩語來詮釋。墓誌銘帶給人們的吸引力,如生命本身般永恆不息。


而每一則臨終遺言,也都引領我們穿越到某一特定的歷史時刻。我們無法知曉,在彌留之際,他們生命最後的篇章是瞬時情感的表達還是長久思索的結果。與此同時,遺言的流傳從來就不是由死者決定的,怎樣的遺言才會被未亡人認真記錄,甚至杜撰出來?


逝者與生者的聲音就這樣在寥寥數語中交匯,讓我們得以一窺死亡之於生命的分量。


文末福利

你給這個世界留下的最後一條資訊會怎麼寫?


我們將在本篇文章的上牆留言中,送出《墓誌銘圖書館》《遺言圖書館》各一本給點贊數最多的一位,截止日期為9月12日(本週四)。

期待你們的回答~


長按掃描二維碼關注我們

企鵝圖書| 故事啟迪人生

“我們的目標不是相互說服,而是相互認識。”

——赫爾曼·黑塞


企鵝閱品|企鵝明信片|企鵝手賬|布克獎|企鵝蘭登書單|知乎|從設計看企鵝|Coralie Bickford-Smith|書店|企鵝經典|小黑書|The Happy Reader|保羅•奧斯特|卡爾•奧維|卡爾維諾|辛波絲卡|F•S•菲茨傑拉德|


已同步到看一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