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中國網友捐了 18 億,除了花錢,他們還走路、養雞、養熊貓來做公益

2019-09-16 08:50:35

網際網路擅長造節。有的節假日因此失去了本來的意義,或者原有的意義被網際網路造節所賦予的新含義奪去了風頭。光棍節、618、雙十二,使用者在買買買面前都沒有理智。
九月也不缺網際網路造節的身影,只是和購物節不同,九月的網際網路節日大多與公益相關。
九月開始,阿里巴巴的 9·5 公益周就來了,這個才誕生兩年的節日現在已經成了阿里公益的重要組成部分;緊接著是騰訊的 99 公益日,打造過「小朋友畫廊」這一爆款專案的公益日也只有五歲。
▲ 圖片來自:unsplash
半年捐了 18 億的中國網友,大部分都很「吝嗇」
九月初始,民政部就公佈了其指定的 20 家「網際網路公開募捐資訊平臺」在上半年的籌款情況。全國的網友齊心協力,在上半年累計捐款超過了 18 億元。
18 億,聽上去很多,但聯想到我國移動網際網路使用者已經有 11.38 億,那半年捐了 18 億其實並不算多,平均下來每一個人半年捐了兩塊錢不到。
而資料也證明了這一點,在支付寶和淘寶上,網友半年的捐贈筆數已經超過了 50 億筆,47% 的捐款者來自三線以下的小城市或農村,95% 的捐款不超過一元。
來自支付寶的資料則顯示了網友在支付寶上半年捐款了 6 億元,佔全國總額的 1/3。騰訊雖然沒有公佈自己的具體捐款數額,但他們去年一年捐了 17.25 億,佔了總捐獻額的一半還多,今年上半年的數額應該也有 50% 左右的比例。換句話說,支付寶和騰訊兩大平臺就基本貢獻了 80% 左右的捐款額。
而其他的網際網路公開募捐資訊平臺你也一定不陌生,京東、新浪、百度、美團、滴滴、水滴、工商銀行……
除此之外,捐款額和捐款使用者佔比也有網際網路特徵。近一半的捐款人是身為網際網路原住民的 90 後,他們積極參與,但是相較步入社會多年的 70、80 後財力較弱,26% 的善款由他們捐出。而 70 後雖然只佔了捐款人數的 7%,但佔了捐款額的 21%,可以說參與的少,但掏的錢多。
平臺多,捐款次數多,但單次捐款額不多是網際網路募捐平臺的一個特點。網際網路平臺的存在讓捐款變得更容易了,很多人甚至有了每天捐款的習慣,只是每次捐的錢大多不多就是了。
阿黃是曾經一家公益平臺的志願者,現在每年在 99 公益日幫忙轉發原組織的捐款連結,是她和自己過去志願者經歷的交集。但經常參加公益活動的她,也沒有定期捐款的習慣。一年中會有兩三次,她會在籌款平臺上捐出十幾二十塊。
擅長找到各種優惠的小王則有定期捐款的使用者習慣,但她捐款的習慣和慈善本身沒多大關係。擁有多張信用卡的她在通過每次捐一分錢消耗掉信用卡的消費次數,因為信用卡必須使用一定次數才免年費。「我一年可能捐的錢也不超過兩塊。」
在朋友圈看到公益活動就會捐錢的梅梅捐款也不固定,她捐錢一般都在 1-10 元之間,但一年可能只有一兩次。
新婚的編輯 Tom 則沒有在網際網路平臺上捐過錢,他曾經嘗試在微信運動裡捐出步數,但這也不是他每天都會堅持的事。
玩螞蟻莊園的颯颯則是有捐款習慣的人,不過她坦言,之所以能堅持捐錢,還是因為捐款有飼料獎勵。
使用者不是在做公益,而是在社交、遊戲、塑人設
一分錢一分錢的累計,和一塊錢一塊錢的堅持,這是中國網友上半年捐出的 18 億。
18 億是使用者給出的真金白銀,但一切也不只有現金捐款。如果你有在微博上養過大熊貓,在螞蟻莊園裡餵過雞,在微信運動裡捐過步數的話,你就知道,做公益不一定要捐款,也可以捐雞蛋、捐步數、捐積分……
與其說這是一種公益,不如說這是一場遊戲。
▲ 圖片來自:unsplash
我們曾在《當遊戲侵入現實,人類的生活會變成什麼樣子?| 近未來 ⑦》中寫道,人類的現實生活,正在面臨一場來自遊戲機制的反向入侵。
螞蟻森林的能量排行榜,微信運動的佔領封面,微博的熊貓守護者,這些專案與其說是一個公益排行榜,不如說是一場遊戲。好友有互動,澆水偷能量;好友也有競爭,捐獻了多少雞蛋,積攢了多少能量,今天你比我多走了幾步,這都在遊戲的排行榜上一目瞭然。
這是公益,是社交,也是遊戲。
每天都在養雞的颯颯是支付寶裡的第一名,今天她已經捐了 1120 顆雞蛋,比第二名的好友多了將近一倍。她每個月基本都要在公益上花上 30 元,選擇自己喜歡的專案進行捐助。「如果我不養雞了,我就不會捐錢了。我是為了每天的飼料和獎勵捐錢,但我覺得這也是有意義的。」
她最喜歡的救助專案是空巢老人救助行動,為它捐了 54 元錢。她說看著那張照片就會想到自己的外婆,專案結束後還特意開啟看過專案進展公示。但她也承認,螞蟻莊園的小遊戲要是沒有排行榜,她就不會那麼熱心的養雞。「我就是很享受第一的感覺,第一有沒有意義也無所謂。」
而在朋友圈刷屏的小朋友畫廊則是另一個「遊戲化」的案例。這個半天內獲得了 2767 萬次點選,共計 578 萬人次參與,總募款金額超過 1128 萬的專案憑藉著超低的門檻和絢爛的畫作成功屠版。只需要一元錢,每個人都能成為一個充滿同情心,慷慨解囊的好人。
在今年,騰訊的 7 個真實人生劇本還用上了「打投」的方法。就像粉絲通過投票送自己的偶像上 C 位、走花路一樣,捐贈者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故事進行捐款。如果最後騰訊決定將某個故事拍成電影,那故事支持者的名字還會出現在片尾。
這並沒有錯,每一個應用和遊戲的設計者是這樣吸引我們玩下去的。公益用這樣的方法吸引我們,這其實是一件好事。
告別了受難者面對鏡頭的哭訴,躲閃而慌亂的眼神,隔著螢幕,隔著畫作,我們依舊覺得自己和受助人如此之近。總有人會受到這個「遊戲」機制的吸引,繼續玩下去,而需要幫助的人,也能獲得自己想要的。
曾參與《模擬人生》、《風之旅人》等專案的遊戲設計師羅賓·胡尼克(Robin Hunicke)就認為社交網路本身就是一個遊戲:「它鼓勵我們扮演那個最機智、最熱心、最風趣幽默的自己,獎勵則是朋友們的尊敬和自以為無可替代的自信。」
▲ 圖片來自:unsplash
社交和遊戲,都是公益的一部分,而公益也是社交和遊戲的一部分。
網際網路讓他們更貼近了,這沒什麼不好。
網際網路公益:更多人加入,從衝動到恆久的慈善
十年前,我家鄉的電視臺報道一個悲傷的故事。一個小女孩決定放棄求學去打工,她母親早逝,父親尿毒症,奶奶癱瘓,全家人一起住在十平米的棚屋房裡。為了撐起自己的家庭,她決定放棄求學的機會。
這是我們大多數人都曾聽過的故事,我們也總會被這類故事所觸動。
但在十年前,想要幫助小女孩的人只能往電視臺打電話,然後要到對方的銀行卡,給對方匯款,鼓勵她堅持下去。很多也想要幫助她的人,因為這過於繁瑣的流程退卻了。
現在這一切則更為方便,你受到觸動,點選「我要捐贈」就能完成一次幫助。
它變得更容易了。
隨著越來越多深諳人性的產品經理用遊戲化的產品設定為公益捐贈打通一條通道時,確實有越來越多的人通過這些有趣的產品接觸到了公益。當大家在刷屏的朋友圈分享小朋友的插畫時,也有不少有愛心但從未接觸網際網路公益的人打開了新世界。
即使一開始沒有想在網際網路捐錢的使用者,在捐步數、捐雞蛋、捐能量等捐贈後,也慢慢會嘗試針對某些公益專案進行捐助。
而像某品牌發起的轉發多少次就給女足姑娘發多少錢的活動一樣,網際網路公益也有品牌植入贊助的土壤。
就像 2017 年的 99 公益日,你捐一元,膳魔師也捐一元,最後還有騰訊公益的隨機配捐個人+膳魔師+騰訊公益捐款加倍。還有為支付寶運動步數捐贈的愛爾眼科,一起為慈善專案捐贈的民生銀行等,品牌想要的良好形象也能和使用者個人的捐助行為連線起來。
當越來越多的使用者因為好友的分享,或者某一排行榜被吸引時,這些品牌也一邊捐錢一邊開懷。
這是一個良性的機制,所有的功能設定最終都通向了公益和慈善。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成為了網際網路公益的捐贈者,平臺也開始希望公益不再是單一的衝動行善。阿里巴巴公益基金會理事長孫利軍就說過,企業踐行社會責任要用公益的心態、商業的手法,這樣才具有可持續性。
▲ 圖片來自:unsplash
落在個人身上,這個道理也通用。騰訊公益慈善基金會發起人陳一丹就說:
僅基於個體情緒的衝動型行善,往往流於一時或一事的付出,捐贈者是否能從理性的角度審視、真心認同自己從公益行為中獲得的共鳴,決定了是否會將一次性行為轉化為持久的行為習慣。
對使用者而言,每年在某一天拿出一元錢做慈善不難。但要想讓使用者成為持續的捐贈者,我們還需要更多的遊戲設定。
▲ 圖片來自:unsplash
用做網際網路產品的思維去打造一個網際網路公益平臺或許是個好辦法。成熟的產品經理們可以用自己的經驗打造一個對使用者更有吸引力的網際網路公益平臺,不管是每天一分錢,還是每天一萬步,從月月捐到永續性捐助,公益更想要的是你的「長情」投入。
在網際網路公益這場「遊戲」裡,你捐多少錢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願意一直玩下去。
👉 關注「知曉程式」,微信後臺回覆「微觀」,瞭解更多行業資訊。


▽ 點選「閱讀原文」,讓你的小程式開發快人一步。

已同步到看一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