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神又做了件大好事

2019-09-13 11:12:43

九月初,各地如期上映史詩級災難片——


《開學》。


同檔期的還有甜寵劇《我和暑假有個約定》,恐怖片《暑假作業失蹤懸案》,勵志片《懸樑刺股補作業》,虐戀片《依依不捨手機與床》,還有大型懸疑片《一樣的答案,到底誰是背後的作業老千》等等等等,可謂是好戲不斷啊。

開玩笑開玩笑。

對於很多學生來說,開學的確是噩夢般的存在。

起得早,作業多,睡得晚,還沒法找藉口打遊戲……

你說痛苦不痛苦?

應景的來了。

你看看人家的童年——

他鄉的童年


周軼君,《圓桌派》常駐嘉賓,駐加沙記者。

曾經作為一名戰地記者,戰火硝煙中遇到不少危險和死亡,讓她對國際關係有更深的理解。

她將這些中東衝突寫進書裡,引起更多人的思考。


在她筆下,國際關係不再是冷冰冰的術語、高高在上的統治者表演,而是一個個尋常無比的普通人的故事。

那麼這次,母親這個身份讓她疑惑,怎樣才算給孩子一個完美童年?

這不僅僅是周軼君的困擾,也是所有家長的煩惱。

這檔紀錄片,既是她在為自己解惑,也試圖引起中國家長對教育的思考。

毫不誇張地說,教育和成長質量,一定程度上決定了孩子們未來的生活質量。


所以《他鄉的童年》通過走訪五個各有特色的國家,走進孩子們的成長環境,最後回到中國,試圖找出一點點答案——

第一站,日本。

講到日本,首先想到他們對細節一絲不苟的完美追求。看那把整個上海人民都逼瘋了的“垃圾分類”(肉叔家上週天也開始了,週一晚上叫了個外賣又吃了個月餅。4種垃圾就集齊了,關鍵是第二天早上7點到8點集中倒垃圾,我……差點瘋掉),日本人就能做到極致。

習慣啊,都是從小培養。

藤幼兒園,以獨特的圓形建築設計聞名日本,讓孩子們可以自由出入各個教室,空間之間沒有隔離。

園內,處處都是“心機”。

在進房間的位置,會在地上貼滿鞋印的圖案。


當孩子一進門,無需提醒,就知道這裡不僅要脫鞋,還要將其擺放整齊。

除了鞋印圖案,還有關門設定。

門不能自動關閉——

不是因為壞了。園方故意不做成自動門,就是為了讓孩子有個心理效應。


特別是冬天的時候,靠近門的孩子會覺得冷,這就要求進出的孩子時刻記得把門關緊,而不是隨手一拉就完事兒了。

教育,對人最深刻的影響,並不是書本上的知識,而是在潛移默化中改變——

這個“關門機關”的終極目的,是要教育孩子們,做事要做徹底,吊兒郎當隨便應付不僅會影響自己,還會影響到他人。

這也是日本人一個鮮明的性格特點。

追求完美,是為了方便他人。


蓮花幼兒園。

這兒有一個六十年的傳統:讓孩子們四季赤裸上身。

2019年4月,迫於輿論壓力終止了這項傳統。

但儘管如此,園方還是保留了晨練的規定。

園長秋田光彥認為,早晨的時間應該充分利用,調整自己身體的節奏,去發散燃燒自己的熱量,感受身體中生命的甦醒。


這是身體教育的一部分。

除了身體教育,自由的思維也很重要。

藤幼兒園圓形設計的初衷就是想讓孩子們感到自由,隨心所欲。外面一大片不太平整的草坪也是故意為之。

面對不方便,孩子們會想該如何避免,這就形成了獨立的思考,形成自己的理解。

沒有什麼必須是完美的,但它必須是真實和自然的。

不僅如此,院長還在辦公室門口放了很多農作物或者昆蟲等。(肉叔追的日綜《DASH!鐵腕》提到過一個調查研究,小時候大量接觸過昆蟲和作物的小朋友,成年後往往更熱愛和親近自然,也更敬畏生命)

因此一定要在孩童時就多接觸自然
如果到了20歲,摸到洋蔥
心裡覺得好興奮,那就有點危險啦


生活是最好的老師。

從觀察、觸控、思考到探索,在這樣的迴圈中,孩子們會認知到更多課本外的內容。

在這一方面,芬蘭和日本達成共識。

芬蘭。世界公認這裡的孩子創意強,快樂無壓力。這和他們的教育模式有著很大的關聯——

卡蘇卡拉小學用一節沒有圍牆的課堂說明了一切。

沒想到吧?

人家在森林裡上的,不僅是自然課,還有……

數學課。

只不過節目沒拍到,他們拍到這一課——

一個小問題,森林裡有什麼顏色?

樹葉的綠色?枝幹的棕色?土壤的褐色?

在森林裡,卡蘇卡拉小學的老師先給小朋友們發了一張色卡,讓孩子們去森林裡面尋找跟色卡能夠相配的顏色。


綠色、褐色、灰色、紅色、黃色、藍色,甚至白色。

孩子們發揮想象,充分觀察,幾乎把所有顏色都找到了。

連周軼君都坦言,來之前,覺得森林只有綠色和土色,誰能想到還有這麼多五顏六色……

你看,當你沒去親自去接觸時,你永遠想不到這個世界如此多彩。

——很多事你未必不知道,只是被慣性思維禁錮了想象。

老師還帶隊讓學生尋找氣味。


不強求他們講出正確答案,只需要發揮想象力,用自己的語言描述出得到的感受,培養孩子和自然的關係,好讓他們學會愛護自然。

學習是為了回到生活,回到所在的環境。

在這裡,他們沒有考試和競爭,卻被稱為“教育最強國”。

正是因為他們並非追求分數的高低,更注重人對世界的看法。

在一次課堂練習中,“現象課程”的拉妮老師讓家長和同學們一起畫人像。

比誰畫的好?

不是。

學習畫畫技巧?

不止。

畫畫只是一種途徑。

畫畫時,同學們其實沒意識到,他們塗抹出的畫像,其實就是他們如何去“看”這個世界的表達。

看到這,深受中式教育影響的周軼君有點動容了。

小時候因唱歌不好聽,被旁人說“你唱起歌來就像在念一本書,別唱了”。

原來,她也曾是個“被否定”過的孩子。


在這個“自由表達”的瞬間,周軼君不是個媽媽,她成了拉妮老師的學生。

一個能自由地用畫畫表達自己的學生。

我們總是被說 你這個不行那個做不好
你不可能做到這個那個


太多的意見,太多的批評,限制了很多人的表達,讓我們變得過於小心翼翼。

在還沒長出稜角的時候,就被無比沉默的世界打造得圓滑。

而老師的作用,就應該為學生搭建起與世界溝通的橋樑,引導學生積極表達自我。

現象學習課程的拉妮老師不斷學習,不僅僅是因為自我提升,更在於她學到的,也正是她能授予學生的。


蘇霍姆林斯基就曾經說過:

世界上沒有才能的人是沒有的。問題在於教育者要去發現每一位學生的稟賦、興趣、愛好和特長,為他們的表現和發展提供充分的條件和正確引導。

芬蘭的教育會因材施教,根據每個孩子的喜好去教學。

不標籤化學生,不貶低人,平等對待。

當被問到,在這什麼是成功。

一個小男孩給出了令許多大人都驚歎的答案。

如果你有一份工作
有一個妻子,有點錢
你已經算是(成功)


多少人拼命工作追求成功,結果活了大半輩子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而活。

不少中國孩子的學習是為了考出好成績,以後考個好大學,卻不曾有過機會與自己對話,與他人對話。

多少孩子缺乏想象,忽略實踐,淪為“考試機器”了呢?

華中農業大學《農學概論》課的期末考試中,居然有一部分學生“五穀不分”,甚至把照片上的水稻錯認成高粱,把花生認成了紅薯。

教育的目的不是為了灌輸大量的知識,而是引導孩子不斷地從現實生活中去學,學習的最終目的是反饋生活。

但。

肉叔並不是說要照搬別人的東西,更不認為我們的教育一無是處。

中國曾經有非常先進的教育理念。

“憤怒的小鳥”的聯合創始人彼特透露,芬蘭人相信孔子提倡的“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的哲學觀念。


這不就是“快樂教育”的前身?

100年前,中國現代幼兒教育奠基人陳鶴琴創辦了中國第一所現代意義上的本土幼兒園,南京鼓樓幼稚園。

晚年的陳鶴琴與孩子們


這所幼兒園和伴隨它產生的兒童教育思想,迄今仍是中國兒童教育的典範。

他主張“活教育”教學原則。將兒童作為學習與創造的主體,而不是被動吸收知識的“填鴨”或“暖水瓶”。

尊重孩子的人格,愛護他的天真爛漫,滿足他的好奇心。


這些觀點,至今仍振聾發聵。

它們都是我們曾有過,卻遺忘了的先進思想啊。

當然,我們也不能指望迴歸傳統,或者一部紀錄片就能解決中國教育的現狀。

每個國家都每個國家的國情現實。

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的特色。


比如像芬蘭那種到森林教學的,在國內不太行得通。

現在國內學校不敢輕易組織一次室外活動,光是安全問題就讓人頭疼,萬一摔胳膊斷腿,誰負責?

但模式是可變的。

正如老師和周軼君討論時所說。

不同地方按照自己當地的特色
重點是讓孩子與他們生活的環境產生聯絡。


雖然探索出新模式這些巨集大目標並非一朝一夕的事,但至少,從我們在個人和家庭層面,是有辦法改變一些東西的。

例如,許多家長可以嘗試拋棄慣性教育,別一出口就是這些套路俗話。

爸媽這樣都是為了你好。
你怎麼這麼簡單都做不好?
你除了……還會做什麼啊!
別頂嘴……你要聽話……
別問了,長大你就知道了……

教育不應該僅僅是告訴孩子答案。

而是引導他們如何解決難題,得出答案。

對於孩子來說,保持好奇心和創造力,遠比單純得到一個結果重要。

家長的教育方式,很大程度上影響了他們的看待事物的態度。

我們都會老去,都將活在由孩子們創造的未來之中。

而且更重要的是,未來不應只有一個樣子。


編輯:郵差叔叔
肉叔猜你喜歡:
(點選圖片即可檢視)



孩子們,燃燒你的小宇宙吧

↘↘↘

已同步到看一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