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數人貪圖安逸,少數人超越自己

2019-09-13 10:00:04



如果從世俗的角度來看,尼采的一生是不幸的,他的結局是悲慘的。他是一個典型的失敗者:他的思想的發展未能達到預期的目標;在他生活的年代能夠理解他的人寥寥無幾,可怕的孤寂始終包圍著他;最後,病魔緩緩地悄然而至,甚至成了他的生命的一部分。但是,任何一個沒有偏見的人拿起尼采的著作,都會發覺它們才氣橫溢、光彩奪目、豪氣沖天。他熱愛生命,提倡昂然的生命力和奮發的意志力,肯定人世間的價值,開創了人類思想史的新紀元。



讀懂尼采,從這裡開始


多數人貪圖安逸

少數人超越自己

文 | 弗里德里希 · 尼采

圖 | 文森特 · 梵高



一個看過許多國家、民族以及世界許多地方的旅行家,若有人問他,他在各處發現人們具有什麼相同的特徵,他或許會回答∶他們有懶惰的傾向。有些人會覺得,如果他說他們全是怯懦的,他就說得更正確也更符合事實了。他們躲藏在習俗和輿論背後。


從根本上說,每個人心裡都明白,作為一個獨一無二的事物,他在世上只存在一次,不會再有第二次這樣的巧合,能把如此極其紛繁的許多元素又湊到一起,組合成一個像他現在所是的個體。他明白這一點,可是他把它像虧心事一樣地隱瞞著——為什麼呢?因為懼怕鄰人,鄰人要維護習俗,用習俗包裹自己。


然而,是什麼東西迫使一個人懼怕鄰人,隨大流地思考和行動,而不是快快樂樂地做他自己呢?在少數人也許是羞愧。在大多數人則是貪圖安逸,惰性,一句話,便是那位旅行家所談到的懶惰的傾向。



這位旅行家言之有理:人們的懶惰甚於怯懦,他們恰恰最懼怕絕對的真誠和坦白可能加於他們的負擔。唯有藝術家痛恨這樣草率地因襲俗套,人云亦云,而能揭示每個人的那個祕密和那件虧心事,揭示每個人都是一個一次性的奇蹟這樣一個命題,他們敢於向我們指出,每個人直到他每塊肌肉的運動都是他自己,只是他自己,而且,只要這樣嚴格地貫徹他的唯一性,他就是美而可觀的,就像大自然的每個作品一樣新奇而令人難以置信,絕對不會使人厭倦。


當一個偉大的思想家蔑視人類時,他是在蔑視他們的懶惰:由於他們自己的原因,他們顯得如同工廠的產品,千篇一律,不配來往和垂教。不想淪為芸芸眾生的人只需做一件事,便是對自己不再懶散;他應聽從他的良知的呼喚:“成為你自己!你現在所做、所想、所追求的一切,都不是你自己。”


每個年輕的心靈日日夜夜都聽見這個呼喚,並且為之戰慄;因為當它念及自己真正的解放時,它便隱約感覺到了其萬古不移的幸福準則。只要它仍套著輿論和怯懦的枷鎖,就沒有任何方法能夠幫助它獲得這種幸福。而如果沒有這樣的解放,人生會是多麼絕望和無聊啊!


大自然中再也沒有比那種人更空虛、更野蠻的造物了,這種人逃避自己的天賦,同時卻朝四面八方貪婪地窺伺。


結果,我們甚至不再能攻擊一個這樣的人,因為他完全是一個沒有核心的空殼,一件鼓起來的著色的爛衣服,一個鑲了邊的幻影,它絲毫不能叫人害怕,也肯定不能引起同情。



如果我們有權說懶惰殺害了時間,那麼,對於一個把其幸福建立在公眾輿論亦即個人懶惰的基礎上的時代,我們就必須認真地擔憂這樣一段時間真正是被殺害了,我是說,它被從生命真正解放的歷史中勾銷了。後代必須懷著怎樣巨大的厭惡來對付這個時代的遺產,彼時從事統治的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徒具人形的輿論;所以,在某一遙遠的後代看來,我們這個時代也許是歷史上最非人的時期,因而是最模糊、最陌生的時期。


我走在我們許多城市新建的街道上,望著信奉公眾意見的這一代人為自己建造的所有這些面目可憎的房屋,不禁思忖,百年之後它們將會怎樣地蕩然無存,而這些房屋的建造者們的意見也將會怎樣地隨之傾覆。與此相反,所有那些感覺自己不是這時代的公民的人該是怎樣地充滿希望,因為他們倘若是的話,他們就會一同致力於殺害他們的時代,並和他們的時代同歸於盡——然而,他們寧願喚醒時代,以求今生能夠活下去。



可是,就算未來不給我們以任何希望吧——我們奇特的存在正是在這個當下最強烈地激勵著我們,要我們按照自己的標準和法則生活。激勵我們的是這個不可思議的事實:我們恰恰生活在今天,並且需要無限的時間才得以產生,我們除了稍縱即逝的今天之外別無所有,必須就在這個時間內表明我們為何恰恰產生於今天。


對於我們的人生,我們必須自己向自己負起責任,因此,我們也要充當這個人生的真正舵手,不讓我們的生存等同於一個盲目的偶然。我們對待它應當敢作敢當,勇於冒險,尤其是因為,無論情況是最壞還是最好,我們反正會失去它。


為什麼要執著於這一塊土地,這一種職業?為什麼要順從鄰人的意見呢?恪守幾百裡外人們便不再當一回事的觀點,這未免太小城鎮氣了。東方和西方不過是別人在我們眼前畫的粉筆線,其用意是要愚弄我們的怯懦之心。


年輕的心靈如此自語:我要為了獲得自由而進行試驗;而這時種種阻礙便隨之而來了:兩個民族之間偶然地互相仇恨和交戰,或者兩個地區之間橫隔著大洋,或者身邊有一種數千年前並不存在的宗教被倡導著。它對自己說:這一切都不是你自己。誰也不能為你建造一座你必須踏著它渡過生命之河的橋,除你自己之外沒有人能這麼做。儘管有無數肯載你渡河的馬、橋和半神,但必須以你自己為代價,你將抵押和喪失你自己。


世上有一條唯一的路,除你之外無人能走。它通往何方?不要問,走便是了。“當一個人不知道他的路還會把他引向何方的時候,他已經攀登得比任何時候更高了。”說出這個真理的那個人是誰呢?



然而,我們怎樣找回自己呢?人怎樣才能認識自己?


他是一個幽暗的被遮蔽的東西。如果說兔子有七張皮,那麼,人即使脫去了七十乘七張皮,仍然不能說:“這就是真正的你了,這不再是外殼了。”而且,如此挖掘自己,用最直接的方式強行下到他的本質的礦井裡去,這是一種折磨人的危險的做法。這時他如此容易使自己受傷,以至於無醫可治。更何況倘若捨棄了我們的本質的一切證據,我們的友誼和敵對,我們的注視和握手,我們的記憶和遺忘,我們的書籍和筆跡,還會有什麼結果呢。


不過,為了舉行最重要的審問,尚有一個方法。年輕的心靈在回顧生活時不妨自問:迄今為止你真正愛過什麼?什麼東西曾使得你的靈魂振奮?什麼東西佔據過它同時又賜福予它?你不妨給自己列舉這一系列受珍愛的物件,而通過其特性和順序,它們也許就向你顯示了一種法則,你的真正自我的基本法則。



不妨比較一下這些物件,看一看它們如何互相補充、擴充套件、超越、神化,它們如何組成一個階梯,使你迄今得以朝你自己一步步攀登。因為你的真正的本質並非深藏在你裡面,而是無比地高於你,至少高於你一向看作你的自我的那種東西。


你的真正的教育家和塑造家向你透露,什麼是你的本質的真正的原初意義和主要原料,那是某種不可教育、不可塑造之物,但肯定也是難以被觸及、束縛、癱瘓的東西:除了做你的解放者之外,你的教育家別無所能。


這是一切塑造的祕訣:它並不出借人造的假肢,蠟制的鼻子,戴眼鏡的眼睛——毋寧說,唯有教育的效顰者才會提供這些禮物。而教育則是解放,是掃除一切雜草、廢品和企圖損害作物嫩芽的害蟲,是光和熱的施放,是夜雨充滿愛意的降臨,它是對大自然的模仿和禮拜,在這裡大自然被理解為母性而慈悲的;它又是對大自然的完成,因為它預防了大自然的殘酷不仁的爆發,並且化害為利,也因為它給大自然那後母般的態度和可悲的不可理喻的表現罩上了一層面紗。



本書獻給不願意根據名聲和輿論去評判一位重要思想家的人們。
讀懂尼采,從這一本開始。天才的命運是一再地被誤解,以及一再地被重新發現 。
周國平致敬尼采的激情之作暨成名作 ,兩位哲學家橫跨百年的碰撞和共鳴。第一本正面評價和熱情肯定尼采的著作,融入周國平自己的人生感悟,引起同時代人的強烈共鳴。周國平:我很慶幸自己在比較年輕的時候寫了這本書,現在來寫或許會有別的長處,但不可能有那樣高漲的生命激情了。
不瞭解尼采,就不可能瞭解我們這個世紀的西方哲學思潮、文藝思潮和社會思潮。孤獨的漂泊者已經倒下,他的影子卻籠罩了整整一個時代。當弗洛伊德正在醞釀他的精神分析學的時候,他吃驚地發現,尼采早已道出了他的基本思想。雅斯貝爾斯、海德格爾和一切存在主義者都把尼采看作為他們開拓了道路的人。而尼采的“重估一切價值”的號召,預示了西方社會價值觀念根本變化的一個時代。
觸及轉型時期普遍存在的精神危機,獻給在現代世界中迷失方向的人。尼采所談的問題是人人都能領會的,特別是現代世界中那些迷失方向的人。尼采哲學所表達的正是現代西方人在傳統價值崩潰時代的迷途的痛苦和尋求的渴望,這就是尼采哲學的生命力之所在。


長按並識別二維碼即可購買




長按並識別二維碼即可購買

梁漱溟紀念特別講演 《金陵刻經處》新書分享會 | 《謝辰生口述》新書分享會 | 杜春媚對話郭海平 | 千古聚訟《蘭亭序》| 對話舒國治 | 對話葉兆言 | 周文重大使講演 | 五作家文學冷餐會 博物館史對話 | 晚年柳詒徵 | 程章燦談胡小石 | 民國知識人 王笛《袍哥》新書分享會 | 黃盈盈:中國人的性、愛、婚 | 金光億:人類學與文化遺產 | 葉聖陶孫女回憶姑蘇葉氏文學世家 | 孫中興談愛情 | 長三角社會學論壇 | 生命科學與人類健康高峰論壇 | 胡翼青:大資料與人類未來 | 社會心理學會雲南暑期班 楊國樞先生追思會 | 鄭小悠:年羹堯之死 | 畢淑敏讀者見面會 | 高歡藏品展特別活動 | 魏定熙《權力源自地位》新書對話會 | 2018共讀南京之《南京城市史》中國首部書店話劇 | 四姝崑曲雅集 | 徐新對話劉成 | 莫礪鋒:開山大師兄 | 周琦教授品讀百年越南 福克《兩性》新書分享會 | 社會學十位長江學者聚首貴陽 | 你所不知道的金庸 文心雅韻:中國傳統人文之美系列講演 | 谷嶽南京分享會 | 


已同步到看一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