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歲大學生從腹痛到死亡僅一天!這些被很多人忽視的問題你可能也在犯

2019-09-13 09:20:50

這個故事是我從一個法醫朋友處聽來的,初聽時有些惋惜,再思考時有些痛心!


因為這種悲劇原本可以有機會避免,卻因為各種原因而陰差陽錯最終導致患者死亡。如果在就診之時患者和家屬能夠提供詳細的資訊,如果在診療之時醫者能夠儘可能窮其究竟,是否會是另外一種結局呢?


患者是一位19歲的在讀大學男性患者,在一次同朋友聚餐後出現上腹疼痛。


因為疼痛不緩解,遂在出現上腹痛約半小時後被同學朋友送進醫院。


初入醫院時,患者上腹持續性疼痛,面色蒼白,伴噁心,無嘔吐,疼痛放射至腰背部,不能平臥,被動彎腰前屈**。


幾個同學甚至還在嘲笑患者:“現在酒量怎麼這麼差勁?”。


誰也沒有想到一場發生在患者體內的暴風正在襲來,誰也沒有想到看似普通的一次就診竟是患者人生的最後一次。


當時查血尿澱粉酶、血常規均在正常範圍之內,超聲提示胰腺周圍滲出。


於是,患者被診斷為急性胰腺炎收入病房進一步治療。


6個小時以後,再次複查血尿澱粉酶,結果均超出正常範圍之內,明顯升高。


結合患者上腹痛的症狀,血尿澱粉酶和超聲檢查的結果,腹痛前有過飲酒和進食大量肉質類食物的情況,急性胰腺炎的診斷似乎已經毫無疑問。


但是,在按照急性胰腺炎對症處理後,患者的症狀不僅沒有任何緩解,反而愈發的嚴重。


在從發病到入院的18小時之後,患者突發呼吸困難,血壓下降,繼而煩躁不安、意識模糊!


在患者感染症狀並不是非常嚴重的情況下,會什麼會出現血流動力學的異常?急性心肌梗死、主動脈夾層、消化道穿孔.......這些疾病要不要考慮?


事情的真相永遠沒有那麼簡單,隱藏在病魔背後的事實從不會輕易示人!


此時,值班醫生通過床邊胸片才發現導致患者胸悶氣喘、血壓下降、指脈氧下降,繼而意識模糊的原因:右側胸腔大量積液!


診斷性穿刺發現大量不凝血,遂考慮胸腔內血管破裂出血!


為什麼會這樣?


明明只是以上腹痛為主要症狀的急性胰腺炎患者為何突發胸腔內大量積血積液?


為什麼正在治療途中的患者的病情會從看似平靜的狀態中急轉直下?


這個世界上永遠不會有人無緣無故患病,更加不會有人突然莫名其妙的病情危重。


如果存在這種現象,一定是患者、家屬和醫者沒有發現那些原本已經存在的細微變化吧了!


比如,這位19歲的在讀大學生。不錯,患者的確是在聚餐飲酒之後出現了持續不緩解的腹痛!但是,患者之所以聚餐,正是因為學校裡剛舉辦了運動會,而患者正是在這場運動會中有著大量的劇烈活動!


活動後,患者出現了胸部隱痛,但是這種症狀被患者和朋友們認為是:岔氣!


緊接著當晚,一直在“岔氣”狀態的患者又參加了聚餐,出現腹痛後又陰差陽錯的沒有向醫生提及運動會和胸部的症狀。


事實上,在生活中有許多類似的患者,他們非常有“主見”。在就診的時候,因為自己認為同目前的症狀無關,便不會向醫生提及,甚至會處於某種目的而故意隱瞞病史。


比如,這位19歲的大學生和他的朋友們,有可能是因為自認為胸部症狀同上腹痛無關,也有可能是因為劇烈的上腹痛讓患者無暇提及胸部症狀。


當然,除了患者和家屬的因素之外,醫者也有難以推卸的責任。


因為我沒有直面當事人,而只是通過處理該案件的法醫朋友瞭解了事情的大概,所以,有些問題我只能略作推測。


首先,醫生有沒有向患者詢問除了上腹痛之外的症狀,除了聚餐飲酒之外的病史?


其次,醫生在體格檢查之時,除了腹部查體,有沒有做胸部體格檢查?


另外,為什麼在患者入院18小時內都沒有安排完善胸部X線片或胸部CT檢查?


最後,雖然患者被明確診斷為急性胰腺炎,但同時胸腔內在持續出血,除了上腹痛之外,患者可能會同時存在胸悶、胸痛,也應該會出現失血性休克的一些列症狀體徵,醫務人員注意到了這些變化了嗎?


初步處理後,患者胸悶氣喘的症狀稍稍緩解,為了明確診斷和進一步治療,胸腔穿刺引流勢在必行!但是讓人意外的是,悲劇終於徹底爆發了!


就在醫生為患者進行胸腔穿刺引流的時候,患者突發了心跳呼吸驟停!


經過一番搶救之後,患者不可避免地遠走了天國。


最終家屬將醫院和學校都告上了法庭,一場原本有機會可以避免的悲劇成為了事實。


為什麼我要說這場悲劇原本有機會可以避免?


第一、如果患者在運動會上出現胸部不適後,能夠第一時間就醫,或許就不會有後來的故事!


第二、如果患者當晚沒有前去聚餐,便不會出現急性胰腺炎,沒有急性胰腺炎便不會有明顯腹痛,沒有明顯腹痛,或許患者就會想醫生提及自己當時並不明顯的胸部症狀!


第三、如果接診的醫生能夠詢問患者的胸部症狀,或者做了詳細的體格檢查,也有可能第一時間發現除了急性胰腺炎之外的症狀體徵,從而避免事態的進一步惡化。


第四、從發病到首診醫生接診、在到入院後18小時之內,患者沒有被完善胸部影像學檢查,否則的話,也是有機會避免死亡的結局。


第五、陪同患者前來就診的朋友同學都處於驚慌失措之中,從沒有一個人向醫者提及患者的胸部症狀;被急性胰腺炎所迷惑的醫者,在一元論的固定思維的死衚衕之中打轉。否則,患者或許還會有一線生機!


可惜的是,這個世界上永遠沒有如果。如果存在如果的話,也必定是帶著撲面而來的血腥味的慘痛經驗!


聽完這個發生在七八年前的故事後,我不禁的要問自己:如果換作是我遇見了這樣既有急性胰腺炎又合併存在氣胸伴粘連帶撕裂的病人,會不會也是這種結局呢?


作為一名旁觀者,從這起悲劇中我們能夠學到什麼樣的教訓:除了體格檢查要認真仔細,除了向醫生提供真實詳細的資訊之外,我們還能做些什麼呢?生命只要一次,但願這個病例能讓所有醫生和患者及患者的朋友、家屬都引以為戒。(供稿:最後一支多巴胺;ID:last-dopamine)


請把這篇文章轉給所有人看到



最後,我還提醒大家,健康人生拒絕悲劇,請長按二維碼,關注三甲傳真,每天早上鎖定這裡,從閱讀一篇有溫度的醫學科普開始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喜歡三甲,請點在看 

已同步到看一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