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文基努裡維斯都會嘗試的角色

2019-09-13 08:19:24


本文作者是小萬家族的@Noodles

天下的影蟲,都從蝕蛀全世界的電影開始



有句話說,好演員應該演什麼像什麼,而不是演什麼都像演自己。
 
真正痴迷於表演的演員,願意嘗試更多不同型別的角色,也願意在自己既有的形象定位上做一番顛覆。
 
小萬就注意到一個現象,很多出身於文藝片/藝術片,並且以正面角色知名的演技派男星,不少都會在到達一定年紀時選擇演一次殺手過一回殺手癮。
 

本週五即將上映的新片《最長一槍》裡,53歲的王志文就首次飾演了一個人狠話不多的老牌殺手。
 
片中,王志文著一身黑色大衣、梳銀髮相間的大背頭,神情嚴肅行事低調,在殺手和錶店老闆兩種反差極大的形象間切換,槍戰和動作戲碼也齊齊上陣。
 

“老戲骨”王志文突然出演一部殺手題材的動作片,相信很多人都沒有料到。
 
因為在過去將近三十年裡,王志文一直以現實題材電視劇和文藝片被觀眾認識。
 
像《過把癮》《週末情人》《求求你表揚我》《手機》,最近幾年則有與李小冉合作的《大丈夫》,以及飾演魯迅的《黃金時代》等。
 

放在90年代初的話,王志文還是名副其實的文藝青年+偶像明星。

但要說,王志文的畫風突變是一次即成嗎?也不是。
 
在諜戰懸疑片《風聲》中,他已塑造過陰森的特務處長,刑訊周迅的那一幕看著讓人害怕。


年歲的增長褪去了所謂的文藝氣,演技的沉澱則幫助演員駕馭起狠角色來同樣自如。
 
正在上映的《騾子》中,年屆90的“老牛仔”伊斯特伍德是另一個例子。
 
影壇常青樹伊斯特伍德老爺子最初以60年代美國西部片中的牛仔形象成名,後來的一系列都市犯罪片也都有西部片的影子,即都是牛仔英雄的變體。

《荒野大鏢客》,1964

轉眼到了90年代,彼時西部片早已沒落,但出身於西部片傳統的老東木硬是用一部《不可饒恕》1992革新了西部片面貌。
 
片中他飾演一個年輕時曾是殺人暴徒的老牛仔威廉,一起連環罪案突然打破了他晚年平靜的日子,為了社群的安全,老牛仔重新出山,再度踏上殺戮之旅。
 

《不可饒恕》走反型別路線,老東木自導自演這部電影時也已經62,他以自己沉默又富有爆發力的表演重新演繹了屬於牛仔的西部故事。
 
其實,奉行個人英雄主義的牛仔本身就遊走於正邪之間的模糊地帶,“殺手”這一身份實際上隱含其中。


所以《不可饒恕》中伊斯特伍德所演的老殺手角色雖在常規之外、但在常理之中,是對自身經典的牛仔形象的一次多層次、反刻板化的再塑造
 
有的演技派男星則不同,完全不給你反應的時間而直接帶來一個超出你想象的、純粹狂野的殺手形象,這樣的例子比較典型。


來自西班牙、以出演阿爾莫多瓦電影正式出道的哈維爾·巴登90年代初走紅的偶像男星,以奔放健康的性感形象聞名,他的老婆是女神佩內洛普·克魯茲。
 
哈維爾本是歐洲藝術片導演的愛將,但隨著演藝生涯拓展至好萊塢,38歲的他與科恩兄弟合作了《老無所依》(2007),首次演一個行事利落的冷峻殺手。


有人把哈維爾塑造的殺手形象比作肉身版的終結者,一把氣槍、復讀機般的嗓音、始終圓睜的雙眼,帶來一種強大的壓迫力。
 

片中兩處他自己處理傷口的血腥段落被處理地平淡不驚,被撞斷的骨頭刺出面板外,他只用一件襯衫做包紮。


然後一瘸一拐離去,成就一個足以列入影史的冷酷殺手形象。
 
與哈維爾·巴登相像的,還有“拔叔”麥斯·米克爾森


這位憑藉超高口碑電影《狩獵》拿下戛納影帝的“丹麥最性感男人”今年出演了Netflix的一部限制級暴力電影《極線殺手》

 
影片同樣講述了一個簡單至極、俗套無比的復仇故事——

一個職業頂級殺手即將退休,然而他的主僱公司為了吞下他的佣金而派出一另批殺手想要置他於死地,被逼到絕境的他最終以一己之力滅掉整個幕後集團。
 

這是麥斯·米克爾森繼《漢尼拔》系列之後再度演繹極端角色。

雖然邋遢粗獷的外型設計仍擋不住他身上獨有的憂鬱與貴族氣,但《極線殺手》完全拋棄了優雅的外衣包裝,以直白的方式展現拔叔最狂野最純粹的荷爾蒙氣息。
 

片中充滿各種剝削意味強烈的暴力動作與裸露戲,甚至出現了“凌遲”極刑。

但主人公始終頑強地活下來,因此有人稱這是拔叔版的《疾速追殺》,只不過更R級更殘暴,喜歡拔叔的夥伴們千萬不要被驚到。
 
既然cue到了《疾速追殺》,那就把最後一例留給基努·裡維斯吧。

《美夢成真》,1986

基努·裡維斯雖然一出道便是公認的混血花美男,但他一直都不願將自己定義為文藝偶像。
 
繼《黑客帝國》系列火遍全球十年後,基努在他50的時候又憑藉一部復仇動作片《疾速追殺》成為了John Wick,一個為了一條狗狗而與全世界為敵的男人。


西裝、蓄鬍、孤獨、沉默、滄桑大叔,導演將基努·裡維斯塑造為一個遊走於大都會紐約中的現代俠客。

在漫溢的雄性氣質和男性幻想包裹下,在眼花繚亂、極具代入感的動作戲中,作為殺手的John Wick的過度殺伐都已變得不重要。


觀眾沉浸於單純的感官快感中,各具氣質的男演員們也得以暫時拋卻過往人設、形象定位,只是純粹地迴歸到型別片中過一回殺手癮、來一次荷爾蒙狂歡,又有何不可?

注:本文部分圖片來源於豆瓣及網路,若有侵權請主動聯絡我們。

【Noodles往期文章】

點選即可閱讀


R級驚悚黑馬,迫不及待想看


《毒液2》導演鎖定“動作捕捉之王”,為啥?


超A的白寡婦,搶了兩個光頭硬漢的戲


已同步到看一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