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因為二維碼被告了,這個「外來物種」為什麼能在中國開花?

2019-09-13 07:27:48

微信又上了次微博熱搜。
只是這次不是更新,不是影響 11 億人的新功能,而是被告了。微信支付二維碼被北京微卡時代(以下簡稱微卡時代公司)資訊科技有限公司起訴侵權,起訴方要求騰訊公司、財付通公司及消費終端凡客誠品公司賠償各項損失共計 100 萬元。
有經驗的「碰瓷」公司,再次躺槍的凡客誠品
看到 #微信支付二維碼被訴侵權# 這個熱搜時,大部分人估計都會想到一個直擊靈魂的問題,為什麼只告微信,不告支付寶呢?這裡面是不是有什麼不為人知的 PY 交易。

事實上,這只是因為微卡時代公司去年就告過支付寶了。起訴用的理由都是一樣的——侵犯「採集和分析多欄位二維碼的系統和方法」的發明專利,連索賠的金額都一樣,都要求賠一百萬。
在這種情況下,支付寶的訴訟案對於微信支付二維碼被起訴一案可是很有參考價值的。
在這個參考的訴訟案中,支付寶贏了,微卡時代輸了。不僅如此,支付寶還反訴對方商業詆譭,再被對方提起上訴。最後在 2018 年 10 月 22 日,支付寶以「將與被告和解解決」為由,提出了撤訴申請。
總的來看,一切都和我們預測的差不多,大公司的法務表現出色,準備的證據充分,贏下了官司,並且及時反訴對方商業詆譭。
但在大公司之外,我還發現了一個不應該出現在這場訴訟裡的「老朋友」——凡客誠品。如果不是這個起訴,我可能有三五年沒有聽過凡客誠品的名字了,這個在 2010 年以凡客體而聞名的品牌,以一種讓人意外的方式,再次出現在了我們面前。
但它本可以不出現。對它而言,被捲入這個訴訟案完全是無妄之災。
銀河聯動是一家和微卡世代密不可分的公司,它去年 10 月也曾控告騰訊財付通公司及支付寶公司在二維碼方面侵權,當時「躺槍」的也有凡客誠品。銀河聯動董事長曾表示起訴凡客誠品並無特定理由,只是支付二維碼最終都會在使用者於購物結算時通過商家的介面實現,商家在整個侵權行為中亦存在關聯,他們只是從眾多商家中選擇了凡客誠品而已。
▲ 曾經的凡客
不過準確的說,他們是從眾多商家中選擇了總部在北京的凡客誠品。
支付寶和財付通在被起訴之後都有提交管轄權異議申請,一個想把案件移交杭州,一個想把案件移交深圳。
但他們都失敗了,因為一起被起訴的凡客誠品就是北京的。從形式上看,凡客誠品公司在網站上提供的多欄位二維碼會用於網際網路支付,這最終會通過財付通公司進行支付,所以二者確實存在共同侵權的可能性。而可能有侵權行為的凡客誠品就在北京市,北京法院對此確實享有管轄權。
這相當於用一個「躺槍」的凡客誠品,把微信、支付寶牢牢拴在了北京,不能跑回深圳、杭州了。
對於一個頻頻起訴微信、支付寶的公司而言,他們對某些小手段的運用已經非常嫻熟了。
雖然這次的訴訟還沒有結果,但大概率會和一年前起訴支付寶一樣敗訴。而騰訊財付通已經起訴對方商業詆譭了。
當然,對於普通使用者而言,這場官司也就是看看熱鬧,幾乎不會對掃碼支付有任何影響。
二維碼這個在中國發展更好的「外來物種」
在這個引人注目的話題下面,微博使用者 @鵝娘茄茄子 如此評論:
日本人修了一條路,放開讓大家走。有人騎個腳踏車上路,然後說以後在路上騎腳踏車的人都得給他錢。咋說呢,路不是他修的,腳踏車也不是他做的,要哪門子錢。不過要錢不多大概只是想出名吧。
之所以說車也不是他做的,是因為微卡時代所有的「採集和分析多欄位二維碼的系統和方法」專利也是買的。但在此之外,日本人修了一條路的二維碼歷史可能更值得說一說。
1949 年,條形碼橫空出世,兩個美國人申請其用於食品自動辨識領域。35 年後,Denso Wave 的日本工程師騰弘原發明瞭二維碼,用於在製造過程中跟蹤汽車零件。二維碼可以儲存更多的資料,相對於普通條形碼只能記錄 20 個字元,騰弘原發明的二維碼可以記錄 7000 個字元。

▲ 騰弘原在二維碼 25 週年的活動上

這是一種更為高效的資訊交流、溝通、儲存方式,因此二維碼很快就成為了常用的條形碼之一。但它並沒有迅速的擴大適用範圍,就連二維碼的創造者也沒有想到它會被廣泛地使用。「這種技術其實隨便找個網路工具就能實現,所以這麼簡單的東西,我就不收專利費啦。」
2014 年,歐洲專利局特地把歐洲設計大獎頒發給了創造二維碼的騰弘原,他們認為二維碼的社會價值和科技意義都同等偉大。但騰弘原在現場領獎時還有「二維碼最多還有 10 年壽命」這樣的驚人之語。
而作為二維碼的發明國,今天的日本移動支付普及率也不及預期,11.8% 的普及率遠遠低於其他國家。這其中有多種多樣的原因,比如 28% 的日本國民年齡都在 65 歲以上,這限制了新技術的傳播。穩定的貨幣體系、手續費、安全問題等也制約了二維碼作為移動支付基礎設施的發揮。
▲ 圖片來自:Ritchie
但二維碼這個日本的發明物卻在中國找到了新機會,成為了不可忽略的龐然大物,以另一種形態重回日本市場。
2018 年,支付寶登陸日本後,日本國內就有聲音說二維碼功能是日本人發明的,日本應該重新擬定收取二維碼的專利收益權的計劃,打算向每個中國的二維碼使用者收取 1 分錢。但 Denso Wave 其實多年前就已公開表示不會行使其中的幾項專利權,讓全世界更多人能使用二維碼了。
何況中國用於支付的二維碼也已不是最初的二維碼了,它所使用的更多技術專利也源於中國。
▲ 熊貓和二維碼,現在都是中國特色
2001 年,中國人王越在一家日本軟體公司工作了一年多,接觸到二維碼後他決定回國創業。他回國後和合作夥伴一同研發了第一款手機二維碼引擎;2003 年就獲得具有完全自主智慧財產權的「二維碼快速識讀引擎」。
而在 2011 年,中國人徐蔚申請註冊了「二維碼掃一掃專利」,他擁有了中國、美國、日本和歐盟等區域「採用條形碼影像進行通訊的方法、裝置和移動終端」的專利權。2017 年,他依靠海外專利授權就至少賺了 7 億。
為什麼二維碼能在中國開花?
技術儲備一直有,真正讓二維碼在中國推廣開來的還是我們今天熟悉的支付寶和微信,是我們的網購習慣,是迅速更新換代的智慧手機,是時代的發展節點。
2011年,支付寶因為淘寶的強力助推,已經成為了線上支付的無冕之王。支付寶開始關注線下更多的應用場景,而這時候的二維碼在很多國家已經被更多應用於付款環節。
在這種情況下,二維碼成為了支付寶的破局利器。
2011 年 7 月 1 日,支付寶推出了手機 app 二維碼支付業務,進軍國內線下支付市場。
而在 2012 年,馬化騰也意識到了「二維碼是連線線上和線下的鑰匙」。張小龍在朋友圈發文稱「PC 網際網路的入口在搜尋框,移動網際網路的入口在二維碼。」
▲ 當年備受質疑的觀點:移動網際網路的入口在二維碼。
一年後,2013 年 8 月 5 日,騰訊正式釋出微信 5.0 版本,開啟了微信二維碼支付模式,正式進入移動支付時代。
新事物的出現也總伴隨爭議和限制。隨著支付寶和微信迅猛突擊,銀聯的線下市場開始遭受威脅,但二維碼支付這個新東西卻還沒有相應的安全檢測標準。因此, 2014 年央行釋出了意見函,叫停了線下二維碼的支付活動。二維碼支付這個還在發展階段的新玩意兒,暫時被掐掉了小芽芽。
直到 2016 年 8 月 3 日,支付清算協會《條碼支付業務規範》(徵求意見稿)的釋出就像是洪水累積後終於開閘,被官方承認的二維碼支付開始以恐怖的速度擴張。
支付寶和微信開始在大街小巷為商戶免費製作二維碼,搶佔市場份額。而各個支付服務商則成為了這種程序中的受益者,一個二維碼可以同時用幾種付款應用掃描付款,聚合支付服務商也在二維碼的發展過程中賺得盆滿缽滿。
二維碼的存在改變了中國使用者的支付習慣,它讓不帶現金出門的你依然可以生活得很好。
在「2017 年 IT 領袖峰會」上,馬雲就用「劫匪連搶杭州三家超市僅得手 1800 元」來證明移動支付的發展程度。「杭州人出門只要一部手機,如果沒有手機,連要飯要錢都要不到。」
而在前不久的國際 QR 碼產業發展會議上,QR 碼技術研究所的總裁張超也表示「從產業鏈的角度來看,它(二維碼)是在至少一萬億元的產業。雖然中國不是 QR 碼技術的發源地,但它已成為 QR 碼應用的最大國家。到 2018 年上半年,我們可以說全球 90% 以上的二維碼應用都在中國。」
發明者的大度,監管者的開放,中國各大商業體在移動支付發展過程中的積極嘗試讓中國二維碼支付走到了今天。有一點陰差陽錯,但更多的還是順勢而為。
今天用於二維碼的移動支付也終於讓說出它只能活十年的發明者轉變觀念了,他現在認為二維碼的系統需要更新,需要更加安全。
在二維碼創立二十五週年之日,騰弘原在接受採訪時表示:
現在它用於支付,我覺得有責任讓它更安全。
題圖來自 unsplash。
👉 關注「知曉程式」,微信後臺回覆「微觀」,瞭解更多行業資訊。


▽ 點選「閱讀原文」,讓你的小程式開發快人一步。

文章已於修改
已同步到看一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