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的崩潰瞬間:“我想成為任何人,除了我自己”

2019-09-11 10:59:09


圖 | 網路

來源:衷曲無聞(zhongquwuwen)


01


前些天,有個高中同學邀請我參加他的婚禮,他高一沒讀完就輟學了,我們之間沒有多少交集。


當時只是聽到一些小道訊息,他有病,無法繼續讀書了。


在我讀大學期間,班上組織的一次同學聚會,他也來了,散場之後我們有過一次促膝長談,才知道他曾遭到了校園霸凌。


初中的時候,因為沒人照管,他就讀於一所寄宿學校,在那段黑暗的日子裡,他的床單被潑髒水,眼鏡布被拿去擦鼻涕,暖壺被施暴者假裝喝醉摔碎,趁他睡著的時候,對方還把臭襪子放在他臉上……


他也嘗試過反抗,和對方在教室裡打過一架,鼻子、牙齒被打出血,嘴脣腫脹,同學們冷漠地看著這一切,像看兩隻狗打架,無動於衷。


告訴老師也沒用,根本沒有人替他說話,為他作證。施暴者沒有受到任何懲罰,受害者卻要提心吊膽過日子,這讓他曾經的那些信仰瞬間崩塌。


後來他如願考入重點高中,新的學校讓他看到了新的希望,關鍵是可以走讀,一個人自由自在。


可是,一次檢查又將他推入深淵——中度抑鬱和焦躁症。


母親接到電話,表現得很不耐煩:“你就是不好好讀書找藉口,就你還抑鬱症,怎麼不死了一了百了。


他沒有一個朋友可以傾訴,只能把自己反鎖在石棉瓦蓋的出租房裡哭。


高一第二學期,班裡很多同學得了流感,家長把他們都接走了,他發燒到迷迷糊糊,想請假回家休息幾天。


電話裡,母親的答覆是,“你不能忍幾天嗎?不嚴重的話繼續上課,掛了。


從電話超市走出來,他踉踉蹌蹌回到出租房,躲在被窩裡面哭了一天一夜,然後決定不讀書了。那是他人生中最崩潰的一次,父親出事離開人世的時候他還小,還沒有學會傷心。


後來的人生裡,他也有很多值得崩潰的瞬間。一個人在家做飯,切菜切到了手;一個人排隊買盒飯,輪到自己飯賣光了;一個人開車送貨,爆胎在半路;一個人深夜加班理清單,電腦突然宕機……


可他早已明白,崩潰沒有用,最後還是得背起包袱往下走。只有自己變得足夠強大,才能把包袱一個一個卸下來。



02


我有一個女性朋友,從校服到婚紗,如願和初戀攜手走進婚姻的殿堂,他們的感情一直都很好,是朋友圈子裡公認的靈魂伴侶。


但婚後不到三年,在極為偶然的情況下,她發現老公精神出軌她的一個閨蜜,大家在同一個圈子裡,相識多年。


細細回想老公的一些表現,其實早就留下了蛛絲馬跡,但因為她是個磊落坦蕩之人,並沒有往陰暗的方向去想,她甚至還多次製造了兩人單獨相處的機會。


她遭遇了來自愛情和友誼的雙重背叛,撕心裂肺,曾經相信的一切轟然倒塌,明明正當盛年,卻發覺人生恍如廢墟。


後來,歷經無數次深夜裡的失聲痛哭與暴怒指責,以及漫長反覆的溝通深談和對方信誓旦旦的承諾悔改,她決定選擇原諒。


某天,去商場閒逛,她看到一套華美的米白色蕾絲內衣,便決定買下來,回家後立即清洗,並用衣架掛起來。


晾晒的時候,她的大腦裡突然閃過一些問號:這個深色的衣架,真的適合掛淺色的衣物嗎?是否會褪色導致染色?


念頭只是一閃而過,她轉身就去做其他事情了。


幾天後去陽臺收衣服,衣架果然褪色,白色內衣染上了汙漬,她瞬間呆怔原地。此前安穩與平靜的假象,已經無法再勉力維持。


回過神來,她把內衣拿到洗手池搓洗,手指用力得彷彿要將布料纖維撕扯穿透,然而就如曾經預料的那般,汙漬已經洗不去了。


她開始在浴室裡抽泣起來,然後漸漸變成大哭,她徹底崩潰了。


原本平常的一個下午,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如同一個絕望的隱喻,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讓一個成年女子蹲在地上放聲痛哭,心如死灰。


彷彿她愛過的一切都已逝去,試圖挽回而付出的努力,也是徒勞。


成年人的崩潰,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叫做絕望。



03


學生時代,彷彿身邊的每個人都在給我們灌輸一種思想,努力考個好大學,你就能擁有一切,走向人生巔峰。


那時候的人生很簡單,就是學習考大學。


你可以什麼都不用想,只要卷子一張一張做起來,題目刷起來,人生就會一點一點好起來。這樣的信念,可以支撐你五點半起床學習,一直到晚上十二點。


對於很多人而言,那個時候能讓人難過的事,就是考試沒考好。


後來上了大學,才知道長相、家境、階層、情商……每一樣都是人與人之間無法跨越的鴻溝,打破了用成績來評判成功的定式思維,讓人難免感到失落。


長得好看的很多人圍著轉,運氣都不會太差,而你只能得到一張好人卡;家境好的吃穿用度和你不一樣,他們談起一些名牌,你完全搭不上話;有背景的父母早已替他們計劃好未來,而你只能一個人負重前行。


後來,你又經歷了一些事情,終於體會到了崩潰的滋味。


可能是感情裡,相識多年的戀人離你而去,無法挽留。你喜歡的人不喜歡你,只能遠遠欣賞,不敢靠近,不敢表白。


可能是工作上,面試四處碰壁,好不容易有了工作,卻被上級為難。天天加班,只能默默承受,不敢反抗。


可能是生活中,家人催你結婚,至親離你而去,沒有人理解你現在做的事,你也不敢開口說出你的難處。


然後某一天,你突然發現,自己只是個普通人,沒有絕好的運氣,也無法從人群中脫穎而出,甚至沒有一項拿得出手的特長,平凡得就像小時候上學路上踢到的石子。


明明是生活在燈紅酒綠的大城市,卻永遠看不到屬於自己的十里洋場、風花雪月,光是生存就已經筋疲力盡了。


成年人情緒的引爆不是火山爆發,不是汪洋傾瀉,而是鈍刀割肉,是經年累月的傷痕,是雞毛蒜皮的負面資訊,是瑣碎的生活中每一根負重的稻草。


崩潰的開始就是每一份不敢與不安的情緒,所有的負面情緒都在悄無聲息堆積,積重難返,然後崩潰只需等待一個火星點燃。



04


成年人最慘的是,從來不敢輕易宣洩自己的負面情緒,連崩潰都要選時間看場合。


明明指頭碰一碰就碎了,卻還是要等回到家避開所有人,關上門的那一刻才化成灰。


每次崩潰的理由,在別人看來可能是小題大做,只有自己心裡清楚,這根稻草到底壓垮了幾千斤重的難過。


這是一個壓力快要能凝固成冰塊的時代,卻連崩潰都悄無聲息。


你不敢摘下面具,尊嚴交給老闆踐踏,信任拿給朋友辜負,真心留給戀人傷害,夜深人靜時的無奈,才屬於自己。


你不敢生病,一病回到解放前,一場重病的高昂費用,就可以將你的夢想生吞活剝,你的苟且得建立在健康的基礎上。


你不敢娛樂,不敢花太多時間玩遊戲、看電影、追劇,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多睡一秒是一秒,要不明天趕不上地鐵會遲到。


你甚至不敢訴苦,不敢哭,不值錢的尊嚴和體面,奪走了你肆無忌憚宣洩的權力。你最多是抱怨一下,“我想成為任何人,除了我自己”。


然而,不管你在深夜經歷了怎樣的泣不成聲,有多少負面情緒,早晨醒來生活還是要繼續。這個城市依舊車水馬龍,哭也好笑也罷,新的一天還是要面對。


成長是一個不動聲色的過程,你只能選擇一個人悄悄崩潰,再慢慢與自己和解。一個人走過一段路,熬過一些苦,才能無所畏懼。 


惟願你明天推門而出時,依舊是那個強大而體面的自己。 




衷曲無聞,簡書作者,已出版《這世間沒有不可安放的夢想》。微信公眾號:衷曲無聞(zhongquwuwen)




已同步到看一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