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諾獎得主 I 基德蘭德:AI時代的經濟增長公式

2019-09-11 10:15:38


近日,2019年世界人工智慧大會在上海召開,本刊記者受邀出席由合合資訊主辦的未來金融論壇。經濟週期理論權威,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芬恩·基德蘭德(Finn E. Kydland)教授在本論壇做了題為《創新與經濟增長》的主題演講,並接受本刊記者專訪。


以下為演講及採訪實錄。


分享 & 受訪 | 芬恩·基德蘭德(Finn E. Kydland) 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卡內基-梅隆大學和加利福尼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教授

採 訪 | 齊 卿


AI技術變革對金融領域會產生怎樣的影響,這是一個非常好的議題。首先我們看一下世界各地巨集觀經濟的現狀是怎樣的。下圖是美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三個國家的人均GDP增長情況。我們看到這三個國家的增長是非常良好的,我們以這三個國家作為基準,在此基礎上,我們比較其他國家的情況,看看為什麼其他國家無法達到這三個國家的水平。



下圖增加了三個東南亞經濟體的情況,分別是日本、韓國和中國香港。我們可以看到這三個經濟體,在20世紀50~70年代有一個低谷時期,在此之後就開始迅速地爬升。再看另外三個拉美地區國家,墨西哥、阿根廷和智利。它們的情況更糟。


有的人可能會問,這後面的原因是什麼?為什麼它們表現如此糟糕?我認為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為他們政府做出的不同的經濟決策,這也是我今天演講的主題之一。



我們看上圖中的哈薩克和亞塞拜然。它們一開始的時候也是舉步維艱,但在最近的15年中也在慢慢的恢復當中。中國經濟大概是以每年7%~8%的增長率在攀升。根據國家GDP來衡量,中國在未來很有可能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


但是我們看人均GDP是什麼樣的水平呢?下圖是加入中國之後的資料,我們看中國的曲線沒有那麼漂亮了,但因為中國的起點比較低,這樣的成績已經不錯了。



決定經濟增長的三大動力


對於一個教授來說沒有方程式就不形成一個演講,下面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方程式。這個方程式中有幾個因素是非常重要的,不僅可以解釋我們的經濟總量,也可以解釋我們所經歷的經濟週期。



我們剛剛展示了幾張各國GDP發展情況的圖片,巨集觀經濟學為什麼要研究GDP?因為雖然家庭活動對於整個經濟和市場也有著非常重要的影響,但是一個家庭單位的產量是難以衡量的。所以,GDP更容易告訴我們一個國家的經濟情況,更容易告訴我們全球各個國家和地區之間的差異性。


這個方程式是一個生產函式。它告訴我們,技術、資本和勞動之間的互動關係。我們的工廠、企業、機器、辦公大樓所有的元素加在一起,可以生產出各類商品。這些商品,可能是投資商品、也可能是消費商品,或者是政府採購的商品,當然還有一些用於進出口的商品。所有這些商品構成了一個國家的GDP。


方程式中,Z指的是技術水平;K指的是資本,包括機器、辦公大樓、工廠等;L指的是勞動。其中技術水平Z是非常重要的因素。我們今天大會談論的人工智慧就是Z的一部分。為什麼Z如此重要呢?因為,如果K和L固定的話,Z每上升1%,就能夠大大的提高GDP的水平。因為Z提高的是全要素生產率(TFP),全要素生產率的提高,可以驅動企業投資建立更多的工廠、採購更多的裝置以及僱傭更多的工人,這樣的話我們的收入也會提高,整個經濟也獲得增長。


但是有個問題,尤其是Z和K這裡有一個問題,這兩個要素都是前瞻性的。為了讓K和Z增長,我們需要付出一些成本。比如我們要建立一個新的工廠,可能需要數百萬元的投資,而且在幾年之後才會看到這個工廠的竣工,並取得投資回報。


什麼是好的經濟政策?


在當下我們需要做出合理的經濟決策,這時候就需要政府的介入,因為政府可以影響這些未來回報的規模。這裡有幾個因素需要考慮。在大部分國家,這些投資的回報都是需要繳稅的。我們要計算未來稅後的回報,就需要確定的稅率,否則就沒法計算。同樣,Z也非常重要,不僅僅是因為人工智慧這個技術非常重要,而是因為很多的技術因素將影響未來的生產率。包括我們開發新的產品,或者有新的工作方式,我相信人工智慧在未來也會影響我們的工作方式和生產方式。


這方面我們所需要做的決策也需要付出一定的成本,並且回報要在幾年之後才可以看到的,同時這些回報也是不確定的。未來的稅收環境,以及未來其他的監管環境等,都是政府需要介入的,如果我們能夠確定未來的監管和稅收環境,我們在當下也就更容易做出決策,由此影響經濟的增長。


所以,到底什麼樣的經濟政策是是好政策,這是我們需要考慮的。比如需要有一個好的承諾機制,可以讓政府堅持自己連貫的經濟政策,能夠制定出穩健的貨幣政策、稅收政策、監管政策等等。


我們看一下政策對經濟的影響。首先看歐洲四個主要國家,英國、法國、德國和奧地利。從下圖可以看到,這些國家都保持著高速的持續增長。



現在我在圖中加入義大利,義大利在此前很長的一段時間都跟上了這三個國家的增長,但最近陷入了困境。我又加入了希臘,希臘的經濟更糟糕。我再加入愛爾蘭。愛爾蘭在1990年之後出現了一些非常重要的變化。


在1990年,愛爾蘭政府制定了未來確定的稅收政策。它們的政策基本上是這樣的:如果你在愛爾蘭設立一個商店或者是企業,你的稅收政策是確定的,不僅僅是在當下1~2年,而是一直到2009年稅收政策都是確定的。所以這項政策對於愛爾蘭接下來十年的經濟發展都具有非常重要的影響力,我們可以看到,接下來它的增長率超過了這些國家。這告訴我們,如果我們能確定未來的經濟政策,這對於經濟增長是非常重要的。



金融對經濟的推動作用


我們再看墨西哥和智利的情況。在這裡我們看到這兩個國家在1981年的時候他們的情況是類似的。我們看到這張曲線上,當時他們的銀行系統處在水深火熱中。在智利,人們的存款出現了流動性的問題。所以他們政府進行了介入,在2~3年的時間內,政府私有化了整個銀行業。所以它的利率後來發生了一些改變,貸款也是發放給了最優質的專案。



而在墨西哥,他們的政府拒絕進行銀行業的私有化,當地的官僚主義者控制了整個銀行系統。而這些官僚主義者,他們並不知道最好的專案在哪裡,沒有辦法有的放矢。所以,我們在勞動人口平均GDP曲線中可以看到,墨西哥經濟的復甦花費了更長的時間。


在中國很多初創型、中小型的科技企業去融資,這些前瞻性、長期性的科技成果,往往需要相似領域的專家來評估專案的好壞,以此確定銀行是否為這些專案融資。但是這些專家是比較匱乏的,如果人工智慧技術能夠在金融系統應用,幫助銀行對這些專案進行判斷,以此來推動融資流程的進展,做到有的放矢的融資,這會促進經濟的增長。我認為這是AI技術對經濟增長很重要的貢獻作用。


專訪 | 如何看待經濟週期


《中歐商業評論》:過去經濟週期理論通常認為,經濟週期通常有一個固定時間長度,如康波週期大約為60年。現在巨集觀經濟環境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從您的研究來看,現在經濟週期是否還遵循固定的時間長度?


芬恩·基德蘭德:我不同意經濟週期有一個固定的時間長度,我自己的研究發現,一個經濟週期可能是十年,或許更短。比如說20世紀80年代末或者是70年代經歷的經濟週期,在那個時候經濟的恢復速度其實非常快,但是不久之後結果又陷入了一次經濟低迷。


《中歐商業評論》:對經濟週期產生影響的主要因素是什麼?


芬恩·基德蘭德:在經濟週期影響因素方面,我覺得20年前最大的因素就是科技方面發生了改變。我們很難預知科技方面變化。我們從資料的角度進行衡量,會發現這是一個比較隨機的狀態。從理論上說,隨機性是不可預測的。政府政策的不確定性對經濟週期也會產生影響。因為,從長期來看,政策的不確定性對投資領域會產生一定的影響,進而影響到經濟增長。


《中歐商業評論》:政府如何調節經濟週期比較有效?


芬恩·基德蘭德:最理想的情況是政府做適當的管理,政府維持政策的相對穩定,剩下的經濟週期會自己執行。



芬恩·基德蘭德

挪威經濟學家。現任卡內基-梅隆大學和加利福尼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教授,以及德拉斯儲備銀行和克里蘭儲備銀行的副研究員。基德蘭德的研究領域主要是經濟週期、貨幣和財政政策和勞動經濟學。


2004年基德蘭德與愛德華·普雷斯科特一同獲諾貝爾經濟學獎。據諾貝爾獎評審委員會介紹,兩位學者的獲獎成果主要體現在他們分別於1977年和1982年合作完成的兩篇學術論文中,其成就主要集中在兩個方面:一是通過對巨集觀經濟政策運用中“時間一致性難題”的分析研究,為經濟政策特別是貨幣政策的實際有效運用提供了思路;二是在對商業週期的研究中,通過對引起商業週期波動的各種因素和各因素間相互關係的分析,使人們對於這一現象的認識更加深入。同時,他們的分析方法也為後來者開展更廣泛的研究提供了基礎。


【本文根據芬恩·基德蘭德教授的演講及採訪內容整理,略有刪改。


 END


已同步到看一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