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了幾十年大帥比,這回成了慫老頭?

2019-09-11 09:39:17

他來了,他帶著新作來了——


克林特·伊斯特伍德(Clint Eastwood)


——今年89歲的東木大爺。


或許你覺得這名字陌生,但你一定見過這個神槍手:


《黃金三鏢客》


這個引起全球模仿熱潮的西部牛仔經典形象,就是東木在鏢客三部曲中塑造的


(最近小李子還在昆汀那部大熱的《好萊塢往事》裡重現了上圖中的電影場景)


自1955年從影以來,東木就在不斷突破自我:當完演員當編劇,當完編劇又當導演、配樂、製片……

至今執導作品已超40部,參演作品超70部。


無論是其指導作品還是他主演角色的風格,都讓東木成為了公認的“硬漢”代表。



生命不息,折騰不止。


年近90的他又自導自演了一部由真人真事改編,關於販毒的電影。


原本,肉叔以為他這回又演一個炸裂帥氣的硬核老頭,來一部血脈噴張的動作大片……


沒想到,這部電影竟然是老牛仔的一封浪漫家書——


騾子
The Mule



這裡的騾子並非牲口。


在北美洲,“騾子”是運毒人士的代稱。


電影原型來自史上最高齡的騾子,二戰老兵萊奧·夏普。


他曾為墨西哥販毒集團運送毒品長達十年,2011年被捕時已經90歲。《紐約時報》專門為他寫了一篇人物報道,後被影視公司買下拍成電影。


電影中,由東木飾演的主角叫厄爾,是個開花場的退役老兵。


在外春風得意,幽默有型,人緣極佳,培育出來的花還在業內多次獲獎。



但在家完全相反,厄爾簡直是神憎鬼厭。


因早年沉迷種花不能自拔,他幾乎沒有怎麼陪伴過家人,別說妻子的生日、紀念日從來都記不住,就連女兒婚禮這麼重要的事,他都放了飛機。


結果就是家人徹底跟他分居,在街上碰見都要掉頭走。



網際網路時代來臨,洶湧的網路營銷瞬間擊潰了這個對電子產品一竅不通的老頭。


厄爾的花場破產了。


一窮二白的他邋邋遢遢就跑去參加孫女的訂婚儀式,遭到了妻女當眾嫌棄辱罵。


這時,場上一個年輕人走過來給厄爾出主意,勸他到時出錢給孫女辦婚禮,挽回自己的家庭地位。


還“好心”地給厄爾指了一條財路:


幫人運“貨”。


於是,厄爾就這樣迷迷糊糊地走上了販毒的道路。



別一聽到販毒,就想到刺激的黑幫槍戰,懸疑的警匪周旋……


這片子通通都沒有。


犯罪的緊張感?沒有。


你看電影裡這個老騾子厄爾,運個毒品跟春遊似的。


窗外陽光正好,哼著小曲一路飛馳,毫無壓力。



作案過程的低調性?也沒有。


厄爾一點也不怕惹事,在路上看到有人汽車拋錨了,就熱心地下車教人換胎。


中途餓了,就帶著監視他的匪幫小夥去人最多的網紅餐廳嘗招牌菜。


也不急著趕路,困了累了就找個小旅館停靠過夜,“深夜客房服務”也絕不會錯過。



犯罪人員的心虛?那就更沒有了。


路上三次遇到警察,厄爾一點沒害怕,反而像跟鄰居拉家常一樣輕鬆閒聊。


不但不心虛,還藝高人膽大地劍走偏鋒。


這天,厄爾的兩個匪幫同伴遭到警察懷疑,雙方都準備掏槍了……


此時,厄爾一把拉著警察走到車後,邊說“我有些好東西給你”邊開啟車廂,幾大袋的毒品明晃晃地暴露在警察眼前。



你以為他害怕得立刻自首?


呵呵,人家一個經歷過槍林彈雨的二戰老兵,難道還怕你們幾個小屁孩拿著槍、跟過家家似的互相叫囂不成?


厄爾這是要拿出毒品……旁邊的美食特產,來討好警察。


就是這麼一小桶零食,順利阻止了一場流血槍戰。



正因為厄爾看起來只是個孱弱老頭子,所以從沒人懷疑過他。


又因為沒有犯罪人士的謹慎心思,從不按套路出牌,因此警方摸不著他的犯罪規律。


整個故事,幾乎就是厄爾一次次地春(運)遊(毒),警察一次次地撲空。


有點好笑,卻算不上令人捧腹的喜劇片;


有點驚險,又算不上震撼刺激的犯罪片;


有點催淚,但也算不上特別深刻的家庭片。


好像什麼型別都佔一點,但又每個方面都沒做到極致。


有觀眾就說了,拍得這麼鬆散,老東木這是年紀大腦子糊塗了嗎?


當然不是老糊塗了。


《騾子》爛番茄新鮮度70%,IMDb僅7.1分,在東木執導的作品中分數僅排19名。

仔細想想啊,年近90的東木大爺,拍過那麼多叫好又賣座的文藝片、商業片,他會不知道怎麼拍電影嗎?



肉叔覺得,這很明顯就是東木一部很私人化的作品


你在這部片中找不到任何商業大片的模式,也沒有好萊塢一貫的敘事套路,彷彿一開始就不是衝著票房和口碑去拍的。

沒錯,東木就是藉著這部電影,展示了自己這輩子的心路歷程


幾乎所有電影裡的事物,都能在現實中找到對應的解讀。


電影裡的“犯罪”,其實是指現實中對家人的忽視。



在犯罪的道路上,厄爾的成就是越來越大了,但心裡卻越來越發覺家人的重要性。


這其實就像現實中的東木。


文章開頭其實已經提過,東木從影六十多年了。


又是導演又是編劇又是主演又是配樂的,參與過的各類影視作品有上百部。


用腳趾頭都能想到,他哪裡有時間陪伴家人?


藉著電影裡的厄爾一角,東木把自己的“罪行”一條條數了個遍。



什麼東木老矣,不再叛逆?


乍一看,片子裡的厄爾跟故事原型的“老騾子”萊昂不同。


現實中,萊昂用老年痴呆的藉口,讓自己運毒多年的重罪變成了短短3年刑期。


但電影中的厄爾在審判時,明明律師在幫他辯護,他卻堅定地大喊了一句“我有罪”,把罪名全部攬下,接受嚴酷的審判。


這才不是什麼政治正確的狗腿編排。


這句話,根本不是說給前面的法官,而是說給坐在他身後的女兒聽的。


認罪,就是他對家人最誠懇的道歉。


(在片中飾演厄爾女兒的演員,就是現實中東木本人的女兒)


後面坐著東木的女兒,艾莉森·伊斯特伍德


而種花,其實就是拍電影。


厄爾沉迷種花,還獲得了獎項,就像是熱愛電影的東木在電影界取得了成就。


(這個鮮花獎如此隆重,太像電影頒獎典禮了)



但是厄爾的花場很快過時了,跟不上網際網路時代了。


厄爾走上運毒的道路,最開始確實是想給孫女的婚禮買單。


但後來,為什麼還有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


還不是因為他始終放不下那些花。


為了贖回自己最愛的花場,他開始徹底走上了犯罪道路。


現實中,當好萊塢不再愛牛仔,除了養家之外,不甘心的東木也想再攀高峰,更徹底地把自己埋進工作裡,化身電影高產勞模。



再後來呢?


厄爾用多次成功運毒證明了自己,運送的毒品一次比一次多,成為了業內的傳奇。


而現實中,東木大爺後來有多少成功作品,就不用我多說了吧。


(別人最多運5公斤,厄爾一來就是100+公斤



再後來,厄爾逐漸在聲色犬馬中迷失自我,錢越賺越多,但是家人也越來越討厭他……


直到妻子患病即將離世,這個時候,厄爾才發現自己身上的“罪”。


什麼賺錢養家,什麼最愛的花朵,他早已經背離初衷,只剩下麻木的追名逐利了。


於是他不再管你什麼運毒規則,只想迴歸家庭,抓緊時間贖罪。


就算被販毒頭子追殺,他還是擅離職守長達一個月,回家照顧妻子,在妻子彌留之際獲得了家人的原諒。



現實中,在2014年,跟東木生活了18年的第二任妻子患了抑鬱症,跟他離婚了。


然後就有了2018年的這部,一點都不符合市場和觀眾口味的《騾子》。


你說,巧合不?



老實說,對於在電影屆泡了大半輩子,曾拿下5座奧斯卡小金人的東木大爺,實力是絕對不用懷疑的。


他做得好的型別片,已經足夠多。


遠的,有《完美的世界》《廊橋遺夢》《不可饒恕》……


近的,有《百萬美元寶貝》《美國狙擊手》《薩利機長》……


他不需要用這部片子去換票房,不需要走套路去迎合大眾口味,不需要向世人證明他的實力。


這部《騾子》啊,其實是東木大爺一封最深情的家書


借用一個傳奇人物的軀殼,裡面裝著東木本人的靈魂,緩緩地向家人訴說自己的歉意。



在“認罪”之後,跟家人和解的厄爾,在監獄裡安心地繼續種他最愛的花。


看著這朵與名利無關的花朵,他露出了滿足的笑容。


或許,這部《騾子》,也是他最私人的,不以票房、獲獎為目的,但卻最真摯的一部作品。


這個老牛仔,真的太浪漫了。


直到最後還是用自己最熱愛的方式,以一部不顧世人看法的電影向家人傳達自己的心底話:


我這輩子就如一部電影。

而你們,是成就這部電影的主角。



對了,今天肉叔也要用像東木那樣浪漫,給我最重要的讀者們送上一波誠摯的小福利~


《速度與激情》正版周邊:


「 懸浮跑車套裝 」
100套!
0元免費領!



一共三件套:


酷炫的杯子+存錢罐+懸浮小跑車玩具。


小車不耗電,直接在桌上蹭一下就可以玩。

在存錢罐上來一波反重力“速度與激情”,酷!


平時還能變成掛飾或鑰匙扣哦~



想要這套正版周邊,只需要在肉叔後臺對話方塊輸入關鍵詞:

小車


就可以把又實用,有好玩,又酷炫的三件套帶回家啦~


100套,送完即止,大家快去吧!


給寵家的東木or寵粉的肉叔點個在看嘛~

↘↘
已同步到看一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