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張圖100年:外國人眼裡的激盪中國

2019-09-11 09:31:00

    點選上方藍字,關注插座學院

《激盪中國》紀錄片,以《激盪三十年》和《激盪十年,水大魚大》為框架,獻禮新中國成立70週年。這篇文章,正是以此背景,闡述了近30年來,國民經濟、人口、科技產業的變化,值得我們每個人讀一讀。



作者 l 巴九靈  編輯 | 雙雙
來源 l 吳曉波頻道(ID:wuxiaobopd)


 

在漢字裡,十是10,廿是20,卅是30。如果“卅”字添上一橫,就成了“丗”,表示30年。


“丗”字還有另一個寫法——“世”,一世就是30年。


所以古人說恍如隔世,其實是如隔30年,即便在“車、馬、郵件都慢”的從前,30年的變化也足以讓人恍然。


如果換作近代以降,如果尺度拉長到40年、70年、100年,又會是什麼樣的變化呢?


今天我們不自吹自擂,來看幾張外國人制作的圖表,重新感受一個恍如隔世的中國。



1

人口100年來的變化



  本文圖片資訊量都偏大,可放大觀看,也可一掃而過


上圖題為“圖表說明英帝國與中華帝國之間的差異”,展示了全球不同國家及其人口數字,令人感慨之處有三:


其一,該圖發表於1916年,出自英國官員Lionel Curtis所著的《英聯邦》一書。與其說這是一張圖表,不如稱之為“資料視覺化”——你可能以為資料視覺化是近年來伴隨網際網路流行起來的玩意,其實100年前英國人已經這樣觀察世界了。


而當時的中國,尚未形成“數目字管理”的習慣。


其二,圖中所繪的“中華帝國”(其實當時已不是帝國)東南海岸,區隔出了四個小點——威海衛、膠州、澳門和香港,威海衛和香港被染上了英聯邦的紅色,而膠州底下寫著“(德國)”,澳門底下寫著“(葡萄牙)”。


列強並不認為它們是中國領土,那時的北洋政府也無力主張主權。


* 威海衛、膠州當時為租借地,澳門當時為葡萄牙管治下的中國領土。


此外,1842年《南京條約》割讓香港島,1860年《北京條約》割讓九龍半島南端,1898年《展拓香港界址專條》租借新界,自此以至1997年6月30日,英國在香港實行殖民式統治。但從法理上說,香港不曾是英國殖民地。


其三,就是100年來的各國人口變化。


1916年英國本土人口4500萬,如今6600萬。


1916年日本人口6800萬,如今1.26億。


1916年美國人口接近9200萬,如今3.29億。


1916年中國人口4.33億,如今14.27億。


* 其中中國大陸13.95億,中國臺灣2359萬,中國香港741萬,中國澳門62萬。


與此相伴的,是中國5歲以下兒童死亡率從30%以上降至8.4‰,人口預期壽命從32歲升至77歲。


或者,我們來看看氣候資料科學家Neil Kaye製作的另一張圖表:


  題為“我出生時的全球人口”,從左到右依次是:
中國、印度、亞洲其他國家、歐洲、非洲、北美、南美、大洋洲


經歷了“人多力量大”、計劃生育、放開二孩、鼓勵生育,100年來中國始終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國,這是近40年一切經濟奇蹟的現實基礎。

 


同時,值得注意甚至警惕的是,0~14歲人口數量,中國已經遠遠少於同等人口總量的印度,這也將是未來40年一切經濟局勢的現實基礎。



2

經濟70年來的變化



  無論是在《中國統計年鑑》還是世界銀行等國際機構的統計資料中,香港特別行政區(Hong Kong SAR)、澳門特別行政區(Macao SAR)、臺灣省(Taiwan Province of China)都與中國大陸(一般就寫作China)分別呈現,這主要是由於貨幣和統計系統各自運作,並不涉及主權問題


上圖可能不少人看到過,2018年全球GDP共計86萬億美元,其中中國大陸貢獻13.61萬億美元,佔比15.86%。


很直觀的一張圖,但是沒有反映變化,也沒有反映人均情況。因此我們再來看另一張圖:


  點選放大,或者直接看下文的解讀吧


這張密密麻麻的圖,是1950年至2016年全球主要國家和地區人均GDP的變化,以國際元為單位(剔除了通貨膨脹和各國物價差異的影響)。


每一條線段的左端表示1950年的水平,右端表示2016年的水平並以此排序。


近70年裡,全球人均GDP增長了4.4倍。


近70年裡,中國大陸人均GDP增長了16.3倍,從757國際元增至12320國際元,增速在金磚國家中名列第一,也足以傲視大多數發展中國家。


當然,對比亞洲四小龍(韓國32.2倍,中國臺灣30.4倍,新加坡27.5倍,中國香港11.7倍),中國大陸猶有不及之處。要讓人心服口服,就要更進一步。


但也不必妄自菲薄,在人口以億計的經濟體中,中國大陸增速最高(印度4.2倍,美國3.5倍),我們確實實現了最廣大人口的最大跨越。


這也意味著最廣大人口的脫貧奇蹟。



這張圖反映的是金磚國家中,極端貧困人口占總人口的比例變化。那條下降最快的紅色折線,就是中國。


按照世界銀行的標準,1990年的中國尚有66.6%的人口處於極端貧困的水平,而到了2016年,極端貧困人口僅剩0.7%——這背後是7.4億人口的脫貧,對全球減貧事業的貢獻超過七成。


接下來的目標,是讓最後的1000多萬人脫貧,是讓13.95億人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走向富裕。


2019年,以現價計算,中國的人均GDP將突破10000美元,算是完成一個小目標。 



3

科技與產業40年來的變化



經濟增長的驅動力從何而來呢?


1978年後的第一個十年和第二個十年裡,主要來自改革與開放第三個十年裡,主要來自全球化第四個十年裡,主要來自科技創新


如今,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推崇科技創新的力量。他們相信,一家企業的研發支出越高,越是一家好企業;一座城市的研發支出越高,越是一座有未來的城市;一個國家的研發支出越高,越是一個有希望的國家。


這不是因為那句“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而是源自40年來國民的切身體會。



這張圖表來自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橫軸表示,研發支出佔本國GDP的比例,中國為2%,最高的韓國為4.3%。


豎軸表示,每100萬居民中研發人員的數量,中國為1096人,最高的以色列為8250人。


圓形面積的大小表示,該國研發支出總額(按購買力平價),中國為3706億美元,最高的美國為4765億美元。


圖表中沒能展現的一點是,全球研發支出總額中,美國佔26.4%,中國佔20.6%,加和接近全球的一半。


這比上文圖中呈現的,中美兩國GDP佔全球的比例,更加誇張。


為什麼美國政府要堵截中國科技企業?答案不言而喻。無論中國政府是否扶持這些企業,美國都要堵截,這是在爭奪未來,沒有人要和你玩平等的遊戲。


同時,我們不難看到,有實力的科技企業並不靠扶持取勝。

 

 

這是近年來六大智慧手機品牌全球市場份額的變化情況,華為、小米、vivo、OPPO共佔超過40%。


若是換作中國市場的份額,則華為、vivo、OPPO、小米共佔超過80%。


在中國,手機行業並沒有什麼保護主義政策,2008年全球五大手機廠商是諾基亞、三星、摩托羅拉、索尼愛立信和LG,在中國市場同樣是這五家,份額總計80%,中國廠商只能分食小小的低端的一塊蛋糕。


十年之後,風雲變幻。不是因為政府扶持,而是因為拿出四家國產手機的產品來,我們都知道它們不輸於蘋果、三星,甚至在一些領域更優。


歐洲首款正式商用5G手機,在瑞士上市,就來自OPPO。


以華為、OPPO為代表的科技企業,正憑藉著持續的研發投入和創新能力,逐步成為5G領域中的領先者。


類似的,家用空調領域的全球前三是格力、美的、海爾,監控攝像頭領域的全球前二是海康威視、大華,消費級無人機領域的全球第一是大疆……


當然,從手握專利數量和質量上來說,國內手機廠商還追不上三星;從生態系統建設上來說,追不上蘋果;從品牌國際影響力上來說,中國品牌更有的追。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百年如夢,激盪中國,我們踐行,我們見證,我們建設。

 

關於作者巴九靈,本文已獲得吳曉波頻道授權,推薦關注知識服務平臺-吳曉波頻道。

廣告合作:微信 15201133910(手機和微信同號,聯絡請備註品牌+姓名)



 插座學院精編視訊大課!

 長按二維碼,立即學習!


 點選閱讀原文,立即購買

點個“在看”,一起成長進步

已同步到看一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