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液2》導演鎖定“動作捕捉之王”,為啥?

2019-09-11 07:29:24


本文作者是小萬家族的@Noodles

天下的影蟲,都從蝕蛀全世界的電影開始



一邊是口碑差評(北美),一邊是票房狂收,要說去年最符合這種“特殊體質”的電影,非《毒液》莫屬。
 
低至29%的爛番茄新鮮度,卻最終拿下8.5億美元全球票房,《毒液》的成功再次驗證了媒體/影評人的口味與粉絲口味之間有時是存在巨大錯位的。


這樣一個“香餑餑”橫空出世,續集計劃當然很快提上日程。
 
不過由於導演魯本·弗雷斯徹在拍完《毒液》後就去忙著準備他的殭屍喜劇《喪屍樂園210.18北美上映),所以誰來執掌《毒液2》一時成為問題。
 
就在上個月初,索尼終於敲定了《毒液2》的導演人選——被稱為“動作捕捉之王”的安迪·瑟金斯正式接手。


 
安迪·瑟金斯也在第一時間發推,激動地說“It’s happening ”
 
他還將自己比作共生體的最新宿主,表示已經迫不及待地要投入其中。


看來這位“動捕之王”不僅是《毒液》的粉絲,而且早已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其他主創方面,身兼男主角和執行製片人的湯姆·哈迪、女主角米歇爾·威廉姆斯雙雙迴歸;
 

片尾彩蛋中登場的殺人魔“屠殺”的飾演者伍迪·哈里森也已確認為續集的大反派。
 

而據安迪·瑟金斯透露,湯姆·哈迪還兼任編劇深度參與了新一集的劇本創作(湯老師的鐵粉們又可以炫耀一把了)
 
作為導演,他也將延續前作黑暗狂野的基調,繼續挖掘這個混合了蜘蛛俠和綠巨人對立面人格的暗黑超級英雄的魅力。


一切準備就緒,就等今年深秋開機。

影片具體的資訊目前還處在保密階段,可是有一個話題倒是可以聊聊,那就是為什麼《毒液2》會選中安迪·瑟金斯

 
或者換一個說法,作為導演的安迪·瑟金斯,你瞭解多少?
 
安迪最被影迷熟知的身份,排在第一的當然是動作捕捉演員
 
55歲的他,至今已經塑造了三個足以列入影史的動作捕捉角色——“咕嚕(《魔戒》系列)、“金剛(《金剛》)和“凱撒(《猩球崛起》系列)
 
其中,2001年《魔戒》首部曲中他全程參與演出和配音的“咕嚕”一角被公認為影史動作捕捉角色的一大突破。
 

《猩球崛起》中的“凱撒”一角在表演厚度上完全不輸“咕嚕”,也證明了即使過了十年,安迪依舊是動作捕捉領域的無冕之王。
 
在美國《Premiere》雜誌選出的“電影史上100個最偉大角色”裡,“咕嚕”以高票位列10,魅力可見一斑。
 
動捕演出之外,安迪也參演了不少真人電影,其中就包括《復仇者聯盟2《黑豹》,他飾演同一個角色——軍火販尤利西斯·克勞。
 

不過在真人電影中,安迪的存在感顯然不如他的動捕角色,且往往是小配角。
 
即使回到最優勢的領域,在結束了《猩球崛起》三部曲這樣里程碑式的作品之後,安迪·瑟金斯的動作捕捉演出也很難再突破。
 

比如在《星球大戰8:最後的絕地武士》裡,他飾演的黑暗反派斯努克便被影迷們忽略了。
 
但就在《星戰8》上映的同一年,安迪·瑟金斯作為導演完成了他的長片處女作《一呼一吸》(2017),影片改編自真人真事,由安德魯·加菲爾德和克萊爾·芙伊主演。
 

僅隔一年,安迪導演作品《森林之子毛克利》,改編自經典童話《The Jungle Book》,也是迪士尼《奇幻森林》的原作。
 
連著兩部導演作品問世,安迪·瑟金斯演而優則導的跡象很明顯,並且是完全放棄演員身份,以純粹的導演身份站在攝影機後。
 
那麼安迪·瑟金斯的導演風格如何?


《一呼一吸》是溫暖、溫情的傳記愛情片,暖色調的攝影和催淚故事猶如一個夢幻童話;
 
《森林之子》依然是童話做基礎,但奇幻**元素同樣吃重,是一個關於人性選擇、自我覺醒的寓言,也是一場叢林裡的權力遊戲。


其實,按製作時間來說,《森林之子》才是安迪的導演處女秀,只因專案命途多舛且涉及大量特效,在漫長的後期製作期間安迪拍了《一呼一吸》並首先上映。
 
觀看《森林之子》,一定程度上倒是可以幫助我們理解安迪為什麼對《毒液》電影版充滿興趣。
 
首先,與迪士尼版《奇幻森林》不同,同樣的故事,安迪所拍的《森林之子》雖然口碑平平,但暗黑的調子十分鮮明。


影片一開篇便營造幽深與恐懼,伴隨著畫外音“我看到混亂和黑暗來到我們的土地”,密密的叢林裡,老虎在吃人、巨大的蟒蛇蜿蜒爬行。

在狼孩毛克利被猴子綁架到它們的老巢時,在毛克利的主觀視線下,巨大的猴子洞穴就像一個地獄,恐怖氛圍達到了頂點。

 
緊接著有一段群猴、老虎、獵狗、熊、豹子相互撕咬的動物混戰戲狂躁無比,動作場面很有《毒液》的味道。
 
如果再結合安迪最初賴以成名的“咕嚕”,可以發現咕嚕與毒液之間也有一個關鍵的共通點——兩面性/分裂性


 “毒液”是外星共生體與埃迪的結合,是被吞噬還是保有自我意識,埃迪必須處理他與這一外來者的共處問題
 
咕嚕同樣也是,他原本是一個霍位元人,只因魔戒引誘出了他內心的私慾和貪婪而成為了魔戒半人半鬼的奴隸。


可他還留存一定的人性,幾百年來都在矛盾的兩面人格中痛苦掙扎。
 
咕嚕還具有一種既邪惡又稚氣的怪異感覺,也與毒液既恐怖又幽默的氣質相投。
 

另外,也不要因為安迪·瑟金斯只執導了兩部電影而對他的導演資質妄下判斷。
 
他原本就是視覺藝術專業出身,最初是想成為畫家,然而機緣巧合之下成為演員,後來又投身動作捕捉,所以一直以來都是以演員身份面向觀眾。


可是如果你多瞭解一下幕後,就會發現安迪早在跟隨彼得·傑克遜拍攝《魔戒》與《霍位元人》時,就已經承擔了不少導演工作了。
 
到了老班底重聚的《霍位元人》三部曲時,安迪更被彼得·傑克遜指定為第二組導演,兩人一起完成了這個龐大的工程。


安迪曾說過,他非常感謝彼得·傑克遜給了他這個機會,讓他全面體驗了導演工作,且是這樣一個包含了那麼多角色、動作、特效還有怪趣味的視覺大片。
 
因此,無論是從表演還是導演經驗上看,安迪都已經做好了單獨執導一部B級口味A級大片的準備。
 
對了,他還與湯姆·哈迪是多年的老友,兩人彼此欣賞(都是人戲合一的瘋魔一派),早已期盼合作許久。


有如此深度信任的關係做前提,希望《毒液2》的成片能夠跳出常規大片的侷限,在保留前作黑暗狂野的基礎上,再打一場口碑的翻身仗吧。

注:本文部分圖片來源於豆瓣及網路,若有侵權請主動聯絡我們。

【Noodles往期文章】

點選即可閱讀


超A的白寡婦,搶了兩個光頭硬漢的戲


舒淇在大導演眼中是什麼樣子?


《寄生蟲》10個關鍵細節,幫你理解年度神作


已同步到看一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