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應用和互傳聯盟,手機廠商正改變著 Android 的體驗生態

2019-09-11 06:30:30

Android 是一個系統,但中國手機廠商正聯合起來打造另一套生態。
8 月 19 日,小米、OPPO、vivo 聯合官宣,正式公佈「互傳聯盟」。在這套體系下,小米、OPPO、vivo 三家廠商的手機能基於一個協議實現跨品牌互傳,打破過去不同品牌不同協議的傳輸壁壘。
這對於使用者來說顯然是一件好事。過去我們總希望 Android 陣營有類似蘋果 AirDrop 的功能,這樣就能方便手機之間傳輸檔案,無需依賴第三方 app。現如今的互傳聯盟更是將傳輸協議統一化,即使我用的是小米,也能把檔案 0 流量分享到同事的 OPPO 手機裡。
事實上,「互傳聯盟」並不是中國手機廠商第一次聯手打造 Android 系統之外的生態系統。為了抗衡 iOS 陣營,中國手機廠商正聯手構造著一個又一個的生態聯盟,今天的互傳、過去的快應用……在開源的 Android 之上,他們正肩負著讓 Android 更加本地化的任務。
理想十分豐滿的快應用聯盟
猶如過去介紹對 Android 的各種神優化,今年手機廠商在釋出會上總會提到一個新專案,那就是「快應用」。
快應用的誕生,可以說是手機廠商前無先例的一次大聯盟,甚至比五年前的「硬核聯盟」還要大。其中成員除了有華為、中興、聯想這些跨國企業以外,我們還能看到小米、OPPO、vivo、一加等等經常活躍在線上線下的手機品牌。
而在這些品牌已有使用者數量基礎上(官方資料為 10 億),快應用擁有著比肩微信的使用者數量,這個邏輯就像是逆向的「擁有手機的人就擁有微信」——擁有手機的人就會開啟應用市場,開啟應用市場就會接觸到快應用。
▲ 在應用市場中開啟攜程快應用
本質上,快應用和小程式可以被劃分為一個類別,他們都有著「用完即走」的方便、沒有廣告的輕量、直達功能的高效,從大眾角度來看,這些應用不但不佔用手機太多的記憶體空間,而且還能實現和下載 app 同樣的功能,顯然都是 app 行業在未來應該朝向的發展方向。
一點即觸達,無需安裝,用完即走。節省空間的同時,也節省了時間,進一步提升 Android 平臺中的 app 體驗。
從理念上看,快應用的問世對於使用者來說是利好的,但在細節上他們還有不少沒有考慮到的地方,這也直接或間接導致了快應用至今仍處於半溫不火的狀態。
首先,快應用聯盟成員在開發程序上並不一致。成員最活躍的小米在去年公佈的註冊開發者數量是 1 萬人,並且還將小愛同學接入快應用,讓使用者通過語音控制應用查詢、訂票等等。而華為也在今年的 HDC 上宣佈將於 9 月在全球上線華為快應用。
但除了這兩家企業,其他成員對快應用的發展計劃,外界至今仍未明晰。
其次,雖然快應用能在發展初期就坐擁著與微信同等量級的使用者,但體驗邏輯卻是和小程式完全相反。
小程式是基於微信這個超級 app 內的已有服務構成一個微信自有的生態體系,讓使用者在使用微信的過程中自然接觸小程式;而快應用則是在廠商的應用市場中以「秒開」、「無需下載」的方式強調與傳統 app 對比的優勢。
簡單來說,小程式能夠被廣泛使用者接受,其實除了微信本身的傳播力以外,還離不開微信已有的生態體系,使用者能夠循序漸進地從公眾號中接觸到小程式,繼而逐漸適應小程式。
而快應用則相對獨立,通過與傳統 app 體驗的差異去改變使用者的使用習慣,但是這個方法在缺少統一的平臺和共識條件下,實現難度和成本都明顯要比微信要大很多。
知曉程式和知名科技評論人 Keso 曾在《尷尬的快應用》和《快應用抗衡小程式?》兩篇文章中評論了快應用的前景和處境。儘管快應用的理念是好的,但內部成員發展不均衡、開發者對專案熱情度不高,間接地讓快應用陷入泥潭——直到今天。
微信也正在積極推動手機新生態
如果說快應用是眾廠商對抗微信小程式的策略,那麼微信和三星兩家企業的軟硬合作就是對這個策略的迴應。
8 月 21 日,微信和三星幾乎同時宣佈達成小程式入口合作,作為終端方的三星,將會在手機負一屏和側屏抽屜提供小程式卡片,而作為軟體方的微信,則會在這兩個卡片中提供小程式入口,方便使用者直接觸達。
這是雙方首次進行系統層面的合作。也就是說,「在側屏開小程式」這一功能只在三星國行系統中提供。在建立小程式卡片後,使用者可以直接從桌面開啟微信小程式,而無須在微信客戶端中二次操作。
根據知曉程式早些時候對微信的採訪獲悉,微信和國內手機廠商的合作也在探索當中。換言之,三星是第一家提供小程式介面的企業,但不會是最後一家。
相比於快應用的商業模式,微信與手機廠商的合作邏輯主要是分為兩個層面:
第一層面是微信自身對小程式入口的調整,從微信這個超級 app 的唯一入口移到了手機系統表層,讓使用者快速觸達小程式,從而節省二三級操作的操作成本。
而實際上,將小程式入口調整到更容易被開啟的地方,主要目的其實還是要培養使用者的使用習慣——高頻使用小程式的使用者可以有一個快速觸達功能的入口,低頻使用者能更方便去了解到小程式,繼而開始嘗試使用、習慣使用小程式功能,繼而保障開發者和小程式的留存。
▲ 初期小程式的入口是在微信「發現」頁內
大約是在三年前,我曾在飛機上採訪過一位去北京演講的微信小程式產品經理,當時小程式的入口還是在不顯眼的「發現」頁內。她問我,若是站在普通使用者看,小程式有哪些可以調整的地方,我的回答是「調整更顯眼,讓使用者能看到、接觸到的位置」和「豐富小程式所能辦到的功能」。
在 2017 年 12 月的 6.6.1 內測版更新中,微信將小程式入口調整到了微信首頁下拉抽屜的位置,比起過去在「發現」頁至少三步的操作,新設計被縮減到了兩步;今年初,微信再次給小程式入口改版,將小程式頁變成一個滿屏面,逐步完善使用者擁有多款小程式下的排布和使用。
從今年開始,微信至少對小程式功能進行了 5 次調整,其中包括了調整小程式頁面、增加使用滿意度評價、增加小程式浮窗收納、提供「建議使用」......直到今天與三星達成系統級合作,可見使用者在開啟小程式時更加方便了,行程對小程式的使用慣性和認可,也更便於今後小程式應用的傳播。
在知曉程式對小程式新功能使用者的採訪中,經過過去半年的使用,使用者 Jason 已經習慣了用三星的側屏開啟小程式。尤其是在運營崗的他,「熱門微博」和「公眾平臺助手」已經是他每天必點的兩個小程式。
合作的第二層面是手機企業通過小程式去增強系統本地化功能。自 Galaxy S8 開始,三星一直在完善國行系統的本地化體驗,從最基礎的 Samsung Pay 支援國內 10 城公交卡,到 Galaxy S9 釋出會高調宣佈與騰訊遊戲共同優化《王者榮耀》,三星在近年一直在完善系統在國內的本體化體驗。
而這次新增小程式卡片,除了是給高頻使用者提供更快捷的觸達入口,優化國行系統本地化體驗以外,對於三星來說,其實還有著通過小程式帶動系統功能的附加作用。
一方面是培養使用者對負一屏 Bixby 主頁的使用。通過小程式卡片,使用者能通過 Bixby 主頁開啟小程式,從而讓使用者關注負一屏中的其他功能,帶動其他卡片功能的作用和留存。
另一方面是提升側屏快捷操作的優勢。過去,側屏被譽為是三星曲面屏手機的招牌快捷功能,在這個功能內使用者能加入 app、書籤的快捷方式,然而該功能自推出至今已有數年,卻一直流行不起來。
因此,藉助小程式快捷方式的加入,側屏功能有望能重新成為三星曲面屏手機的優勢功能之一。
所以從微信和手機廠商合作這一動作看,我認為是個對雙方利好的合作。於微信來說,小程式在手機系統中有了更顯眼和易觸達的入口,便於培育使用者習慣;於手機廠商來說,借力微信的超級生態,手機系統本地化得到更進一步完善,提升品牌影響力轉化銷量。
互傳聯盟不但是實現互傳,還打通了品牌之間的割裂生態
「互傳聯盟對手機行業帶來什麼?」這個問題我過去一直在思考,畢竟三家廠商罕見地站在了一起推出一個協議,在收益主導網際網路服務的今天絕對不是一件易見的事。
不過在仔細分析後,我也觀察到了其中的一些端倪。手機廠商推出互傳協議,其根本目的並不是為了單純增加系統功能,而是為了提升 Android 陣營的使用者粘性,進而縮減該陣營份額流向 iOS。
相比起給系統加入更多的功能、更多本地化定製,互傳聯盟是通過 Mobile Direct Fast Exchange 這項協議去實現系統級的跨品牌檔案傳輸,其本質是讓小米、OPPO、vivo 三個品牌的使用者能夠繼續留存在品牌聯盟當中,以「跨品牌互傳」作為三家廠商的核心競爭力,讓使用者即便是更換手機也依然留存在這聯盟品牌當中。
就像一些使用者已經習慣或身邊的人都在使用 AirDrop,繼而在之後的產品中都選擇蘋果的手機、平板電腦、電腦。而互傳聯盟所做的就是增加 Android 使用者在該陣營中的保有量,讓已經在用小米、OPPO、vivo 的使用者繼續選擇這三家廠商的產品。
▲ 在「互傳」基礎之上,不同品牌的手機之間能實現一鍵轉移內容,簡化使用者換機成本
實際上,在各家廠商推出品牌自有的傳輸功能之前,作為和 Android 關係密切的 Google 也不是沒有嘗試過在系統裡提供跨平臺傳輸的功能,無論是最早基於 NFC 的 Android Beam 還是今年被曝光的 Fast Share,Google 都一直在做跨平臺傳輸的研究。
然而,儘管 Google 的 Fast Share 在初次曝光就飽獲稱讚 ,但它的進展時至今天卻尚未明晰。
▲ Fast Share 使用者介面曝光照. 圖片來自:9to5Google
顯然廠商也知道到這一點,不然最終也不會三家聯合起來推出互傳聯盟。站在使用者體驗角度看,手機能實現跨品牌傳輸,這必然是一件喜聞樂見的事,然而無奈 Google 遲遲不上線 Fast Share,甚至在最新的 Android Q Beta 當中也沒有看到這個已經曝光了半年的重磅功能。因此在數月前,三家廠商走到了一起,選擇以合作的方式去扭轉當下 Android 裝置廠商「各自為政」、生態割裂的局面。
對於「互傳聯盟」會不會有第四家廠商的加入,我認為極大可能會有,而且這家廠商絕對是比小米、OPPO、vivo 同等體量或體量更大的頭部廠商,因為通過更大的使用者覆蓋面,互傳聯盟的根本作用「增加 Android 使用者粘性」才能被真正發揮出來。
在互傳聯盟的訊息被公佈後,有人猜測這個聯盟其實是三家企業聯手對抗華為的 HUAWEI Share,但是我並不完全同意這樣的說法。
雖然 HUAWEI Share 已經實現除傳到手機到手機之外的跨平臺的互傳,但互傳聯盟的本質是提升 Android 使用者的體驗,兩者其實並不成立競爭關係。相反,我認為兩種協議可以考慮並存,HUAWEI Share 負責華為及榮耀系裝置生態,同時相容跨品牌的檔案互傳。
所以,若要徹底啟用增加 Android 的使用者粘性,頭部企業的加入非常重要。試想當中國 Top 5 出貨量的 Android 裝置企業構成一條互傳生態,所擁有的是一個 845 萬用戶總量(以 Q2 出貨量資料作為參考)的龐大體系。
但是華為最終是否會加入這個聯盟,決定權還是在華為手裡,畢竟加入聯盟後,任何廠商都需要冒兩個必然的風險。
一方面是更好的換機體系是否會變相讓原使用者流失;另一方面是在這種統一協議下,原獨有的互傳協議是否會因此而被削弱。作為已經擁有 HUAWEI Share 這麼一套成熟互傳體系的廠商,華為的確也是要三思再後行。
Android 的開源,讓廠商擁有「創造」另一個生態的可能
手機廠商積極推動 Android 生態體驗,在我看來是一件對消費者有利的事。儘管作為新生態的快應用目前發展前景不明朗、微信和手機廠商的小程式合作暫時只有三星一家、互傳聯盟也只有小米、OV 三家廠商在做,但這些新生態本質上其實還是為了讓使用者更容易觸達到系統功能,進而提升 Android 陣營的使用體驗和使用者粘性。
「手機廠商為何會頻頻抱團打造新生態?」類似的問題在過去幾個月裡其實一直有網友向我提問,這方面我認為和國產廠商需要在 Android 的基礎上打造另一套軟體生態離不開關係。
一直以來,中國手機廠商在 Android 這個「水桶」當中進行過不少嘗試,定製 UI、定製品牌獨有的功能,優化系統,其最終目的其實也是為了在提升使用者體驗的同時,提升品牌品牌影響力。
而這一次互傳聯盟的成立,其實也是中國手機廠商從單一的「優化」功能轉為「創造」功能的縮影,但需要注意的是這絕不是試圖脫離 Google 或 Android 系統的策略,而是在 Android 的基礎上進行深度定製,以此逐步減少 Google 對 Android 功能開發的依賴。
相比於 Google,中國手機廠商更瞭解中國使用者的需求,這也可能會讓中國手機出貨量在未來 1~2 年內繼續保持全球領先的位置。
當然,手機廠商能在 Android 內進行嘗試,這也是得益於系統本身開源的特性,它就像是個水桶,裡面能夠根據需求來裝任何東西,而中國手機廠商和網際網路企業正在這個桶內締造另一個符合國內使用者習慣的小水桶,這個小水桶叫做「系統生態」。
不過對於企業聯盟打造的系統生態,我還是有一些顧慮。其中一點是快應用聯盟內部成員對這項業務的發展是不均衡的,比如小米的確擁有獨立的快應用開發部門去做這件事,但其他手機廠商對快應用的開發情況卻頗為隱祕。
究其根本,在快應用的背後,實際上還包含著每家廠商的利益算盤,有的企業的確想做好這件事、有的想通過快應用去抗衡小程式、有的則是搶佔網際網路的風口給收穫品牌影響力。儘管這是一個「大家一起造」的聯盟,但卻並不是一起往一個地方發力。
另外,諸如使用者熱情度不高、缺少使用者流量、與傳統應用市場衝突......在聯盟企業獲得利益共識之前,快應用聯盟顯然不是一個成熟的體系,而這也會影響著今後快應用開發者的動力和去留,最終也會影響到這個專案的命運。
當然,我所擔心的東西並不只是這些,諸如快應用和小程式之後是否會產生生態割裂、 互傳聯盟對 Android 陣營的影響,這些都需要時間才能給到我答案。
題圖:餘承東與雷軍在 2017 年烏鎮世界網際網路大會上碰杯
👉 關注「知曉程式」,微信後臺回覆「微觀」,瞭解更多行業資訊。


▽ 點選「閱讀原文」,讓你的小程式開發快人一步。

已同步到看一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