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12年,我有些話想說

2019-09-11 06:22:01

作為一個輕度抑鬱症患者,失眠根本是人生繞不開的坑。算下來我與失眠抗爭也有12年了,足足一個生肖迴圈,也是憂傷。


圖 | 圖蟲


高中轉學後,睡眠離我而去


追溯起來應該是高中轉學後。轉學前,我就是一個每天沾床就睡、兩個鬧鐘喊不醒、一個月至少遲到10天的普通學生。轉學到外地一所著名高中後,我的失(禿)眠(頭)生涯正式開始。第一次發現自己中午怎麼都無法入眠的時候,我震驚、茫然、失落,最後在床上偷偷地哭了。那時候的室友看我兔子一樣紅彤彤的眼睛,以為我是初來乍到想家,還好好地安慰了我一番。


睡眠真正開始崩壞是在高三第二學期。我從晚上12點躺下,到第二天早上6點還是清醒的。聽著窗外漸漸安靜,蟲叫鳥鳴,雨滴風吹,室友偶爾翻身囈語,空調嗡嗡嗡地響,我的身體像沉重的鉛,慢慢地、緩緩地沉到冰冷的水底。我的精神是極度清醒的,我的身體卻是麻木的


失眠會讓很多事物變得不真實。| 電影《搏擊俱樂部》


復讀的日子裡,我已經習慣了連續三天失眠的感覺,醫生確診為“神經衰弱”,吃了很多藥但依然不見好。我依靠安眠藥換得的幾小時睡眠和白天課堂上打瞌睡熬過了一年。然而大把大把掉落的頭髮和滿臉的痘痘真是讓我悲傷得不得了,可憐我才18歲怎麼就過上了禿頭爛臉的日子(抱頭)。


大學前兩年,失眠依然陰魂不散。我對室友12點後啪啪啪敲鍵盤、滴滴滴摁滑鼠和嗒嗒嗒來回踱步的行為簡直怨恨到極點,甚至對面床嘎嘎嘎響的風扇我都時刻想拍散它。宿舍關係當然不好,我一直也想給當年被我騷擾過的室友們道個歉,長期處於病態的我真是給大家帶來許多的麻煩。


為了對抗失眠,我試過了各種辦法


01

吃藥


初期,我依賴於醫院開的安眠藥。高考前壓力大、時間緊,我直接拒絕了做心理治療或尋求其他治療方法,就是一味地吃藥。一開始只需要半顆就能起效,後來兩顆甚至三顆的劑量我都無法安然入睡。那種煎熬實在太痛苦,我開始輾轉各個醫院開藥甚至騙藥,意圖獲得更大劑量和更有效的安眠藥。但醫院對這類藥品的監控很嚴格,我也發現自己的情況很不對勁,於是開始尋求一些“民間配方”。


那段時間裡,凡是廣告裡推銷過的、號稱幫助睡眠的非處方藥我都嘗試過。最危險的時候,我啃了三顆新買的褪黑素,當晚半夜起來,腳一觸地,整個身子就軟趴趴地倒下去了。好不容易爬起來,渾身都使不上勁,左搖右擺上完洗手間人就差不多虛脫了,直到第二天下午才恢復過來。當時身邊沒有父母親戚,也沒什麼朋友,萬一猝死在宿舍裡,也真是害了其他同學,想來才覺得後怕。


02

看心理醫生


失眠真正得到舒緩,是從我尋求心理醫生的幫助開始。因為作息衝突和“噪音”問題,我跟室友的關係漸入冰點。當時三番五次想換宿舍的我,被輔導員的幾句話說動了:宿舍換來換去都未必能如願,但你可以試試從根本上解決自己的問題,我強烈推薦你去看一次心理醫生


心理諮詢是失眠的常用治療方法。| 圖蟲


第一次做心理治療是在學校的輔導室裡。家裡一直不清楚我的情況,為免他們擔心,我只能預約了學校裡免費的心理治療。結果那天我在輔導室裡哭了三個小時。醫生耐心地跟我談了很久很久,把我的人生從頭到尾捋了一遍。委屈、難過、憤恨,彷彿都通過眼淚和話語宣洩了出來。那一次之後,我又斷斷續續地到當地的人民醫院、心理治療診所和網路付費心理諮詢室,進行了為期2年左右的心理諮詢。失眠開始好轉,直至今日,基本已經很少有失眠的困擾。


03


我是個特別愛哭的人,可能是平日裡特別愛裝堅強,晚上經常偷偷地在被窩裡哭。失眠最難受的時候幾乎都是在無聲地大哭。失眠的時候特別絕望,也特別地恨。我會痛恨命運的不公,痛恨為什麼只有自己會得這樣的病,痛恨別人為什麼不能體諒我、遷就我。這些極端的想法會在失眠的時候變得異常強烈。但情緒到達極點而哭出來後,這些想法似乎就會逐漸平復、消失。


這樣導致後來的我睡不著的時候甚至會找些特別難過的悲情小說來看,迫使自己哭一場。一般哭完大半個小時後就能睡著。當然也有失效的時候,哭三四個小時哭到有些抽搐了依然還會失眠到天亮,第二天頂著一雙水泡眼去上課的時候,都在懷疑自己是不是腦子進水才會能哭這麼久。


04

一個人住


寫到這兒簡直要喊一句:“經濟獨立萬歲!”畢業後搬出來自己一個人住,感覺簡直不能再爽。晚上睡不著就在屋子裡來來回回地走,開燈看會兒書,關燈玩會兒手機,扔下手機在床上打滾,滾累了閉眼休息,還是睡不著就乾脆起來開始追劇。不用因為擔心干擾別人而強迫自己躺著不動(這比失眠本身更讓我痛苦),更不用擔心別人的聲音會干擾到自己。


圖 | 圖蟲


那時我的失眠已經基本得到控制。哪怕入睡前三四個小時裡輾轉反側,最多隻是有些煩躁,那些極端、可怕的念頭再也沒有出現過。哪怕是整夜未眠,第二天起來依然能活蹦亂跳地去工作,當晚又困又累幾乎是倒頭就睡,睡醒又是一條好漢。活在我心底12年的惡魔,現在老了,跑不動了,再也不能折騰我了


對失眠的人想說的話


01

找到真正讓你失眠的原因


我埋在記憶裡的、讓我一生難以釋懷的痛苦,就是我失眠的原因。它或許不存在於日常生活的角落,或許不會出現在腦海的畫面裡,但它是無形的幽靈,能攜帶著不知名的焦慮和痛苦,成為失眠的元凶。它可能是童年的陰影,可能是父母忽視帶來的不安,可能是艱難生活難以擺脫的焦慮。找出根源性的、讓你無法安眠的原因,想辦法戰勝它,或與它握手言和,才是戰勝失眠的最關鍵一步。


02

失眠並不一定會讓你的生活變得很糟糕


讓我變得很糟糕的是我的濫用藥物和諱疾忌醫。缺乏必要的健康醫療常識,缺乏親友的監督和勸導,我將自己失眠的後果放大到某個不能容忍的地步,並採取了過激的手段來壓制它,導致我把“失眠”當成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讓“一旦失眠我就會很糟糕因此我不能失眠”成為我最大的精神焦慮,從而開啟惡性迴圈


對“失眠”本身的焦慮,常導致更嚴重的失眠。| 電影《超市夜未眠》


其實失眠並不會怎麼樣,睡少幾個小時第二天也不會精神崩潰。如常作息,第三天就恢復元氣。睡不著可以起床看看書,嗑一顆安眠藥也不會讓身體超負荷。人真的可以很強韌,只要你心態不崩,一切就都有辦法。


03

不要拒絕親友的關心


我有很長一段自怨自艾、不能自拔的時光,即便是現在我依然會偶爾湧起非常喪的念頭。現在我知道,這不是我的錯,我只是生病了。以前我從來不肯多說自己的事,怕父母擔心或責備,以至於現在還有親人以為我那幾年過得特別快活。但那時我媽給我打電話帶著哭腔說:“要不咱們就不讀了,我只想你平平安安活著。”我才明白有些事根本就瞞不住關心你的人。


現在我會主動跟他們講一些往事,雖然依然難以釋懷,或者矛盾不可調和,但他們比以往對我放心了許多。有時候連最親近的人也未必能完全明白我的想法,我就會說:“你閉嘴,我現在不開心,你不要惹我。”其實,那些結結巴巴、小心翼翼的關心總能讓我開懷。


失眠並沒有太可怕。我與它鬥爭了12年,可能餘生依然要糾纏下去,但我再也不會害怕


醫生點評

卓愷明

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精神科主治醫師


失眠是最常見的睡眠問題之一,失眠者常常抱怨睡不著、醒得早、多夢易驚醒等。相關調查顯示,我國普通成年人群中的失眠患病率為9.2%~11.2%左右。


失眠症可孤立存在,但是更多情況下卻是與各種精神障礙、軀體疾病或酗酒或興奮性物質濫用共同存在的。如上文中提到的,作者常常有情緒低落、哭泣、煩躁易怒並和室友關係緊張,且曾被診斷為“抑鬱症”、“神經衰弱”。


“神經衰弱”這個名詞在中國曾經廣為流傳,由於其解釋上更側重於軀體症狀,如頭暈乏力、慢性疼痛、耳鳴、心慌等等,雖然更容易為國人所接受,但也往往意味著深層次心理問題被掩蓋。如今隨著國人對“心理障礙”的看法更為寬容,這類情況已更多地被診斷為“抑鬱症”、“焦慮障礙”等


抑鬱症與失眠同樣密切相關,85%的抑鬱症患者曾經有過失眠症狀,即使抑鬱症狀得到有效治療,仍有71%的患者殘留失眠症狀;反之,失眠障礙患者中抑鬱症的患病率比非失眠障礙患者高3~4倍。因此,醫生會在治療失眠的同時,積極關注患者存在的各種心理問題。


失眠的治療通常包括心理治療、藥物治療、物理治療等。本文作者多年來嘗試了多種治療但效果不佳,其中存在的一些“誤區”一直未糾正可能是重要原因。


心理治療是失眠的常用治療方法,包括廣泛應用的認知行為治療(CBTI)。然而在作者接受治療期間,“找出不良的生活與睡眠習慣”這一重要前提似乎被忽視了,比如“關燈玩手機”、“睡不著起來追劇”等行為從一開始就沒有得到糾正。其實這些不良習慣或者誤區在生活中並不少見,諸如吸菸、睡前飲酒喝咖啡、晚間進行高強度運動、開著電視睡覺、白天賴床等行為均有可能導致失眠。因此,消除失眠者對睡眠的焦慮,重塑有助於睡眠的認知模式,首先要從樹立健康的睡眠習慣開始


還有一個問題是服藥。藥物治療也是失眠的主要治療手段,然而現實生活中失眠患者往往存在“擔心安眠藥副作用不敢用”,或“為了睡著濫用安眠藥”這一對矛盾問題。如文章作者就有過量用藥導致跌倒意外的發生。因此應該在醫生指導下酌情服用安眠藥物,同時接受必要的健康教育。而就個體情況而言,伴有失眠的抑鬱患者,除了安眠藥,也可能在必要時需要使用抗抑鬱藥物。


最後還有一點建議,白天適當運動,多到戶外接受陽光照射,也能更好地幫助提高夜間睡眠質量。


作者:跡冥

編輯:odette


一個AI

睡不著的時候,你都會做些什麼?


本文來自果殼,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如有需要請聯絡[email protected]

(歡迎轉發到朋友圈~)


果殼

ID:Guokr42

靠譜科普

就看果殼


已同步到看一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