樸素,低調,這樣的美國隊我喜歡

2019-09-10 22:25:26


美國隊肯定會打到五棵松的,八強淘汰賽沒有問題,但能在這裡挺多久,現在還不能做出判斷。


不過,經過首戰對捷克的比賽,我有兩點突出的感受:第一,美國隊有隱患,尤其在內線,可用的人好像比咱們中國隊還少,遇上歐洲強隊會有大麻煩;第二,這是美國籃球史上以NBA球員組成的國家隊當中,最樸素、最低調、最聽教練話的球隊,也是最無私的球隊之一,這樣的美國隊反而讓我好感大增——三個字:我喜歡。


捷克隊讓美國隊遇到了一點小麻煩,在遭遇戰的第一節曾以11-7領先,10分鐘的比賽美國隊只得了17分。其實捷克隊的實力在歐洲只能排中下游,上屆歐錦賽只排在第20名;他們只有一個突出的球員薩託蘭斯基,因為在NBA打球而無懼美國黑人球星,其餘能打的只有中12號中鋒鮑爾文、7號歸化球員赫魯班、17號博哈奇克,總共4個人。



美國隊雖然眾星退出,但照樣集訓時間短,熱身比賽少,所以波波維奇需要用一節比賽來試驗陣容,第一節換人頻繁,除了普拉姆利沒上,每個人都打了。回想中國隊打象牙海岸第一節,李楠不也是這樣嗎?


波波維奇接下來把他準備的東西都拿了出來:肯巴·沃克和米切爾負責進攻發起和得分,特納內線主防,用斯馬特一對一死盯薩託蘭斯基,讓巴恩斯和塔圖姆拉出投籃。到第四節,波波維奇還用了“波波五小”:巴恩斯打中鋒,塔圖姆打4,投手哈里斯打3,米切爾和米德爾頓同時在場。


至於他在馬刺隊發掘的愛將“小白”懷特,波波刻意壓制了時間,只打了14分鐘,在12人中只排在第10位,其實懷特特別適合打國際比賽,6分3次助攻,在全隊正負值排第7位。



我們已經可以看出這支美國隊最受波波重用的球員:米切爾、沃克、斯馬特、特納、巴恩斯和塔圖姆。懷特是他不好意思重用,但如果遇到麻煩,他可能是波波的祕密武器。


除了普拉姆利和洛佩斯兩個大中鋒,其餘的人上場時間差不多。出手機會是米切爾和塔圖姆各11次,沃克和巴恩斯居次。這個隊沒有機會凌駕於他人之上的球員,每個人都在傳球,把得分留給機會最好的那個隊友。但如果手裡有球,當機會出現,米切爾、巴恩斯和沃克又會毫不猶豫地出手。


波波在全隊報到第一天就給了這條“戒律”:傳球或出手,球不要在手裡停留超過半秒。


美國隊會越打越好,核心結構逐漸突出,核心人物是米切爾。


但隨著世界盃深入,美國隊的小陣容會先後遇到土耳其、希臘、巴西的小組賽和複賽挑戰,在淘汰賽很可能要過法國和西班牙兩關,或者換成澳大利亞,如果幸運進入決賽,很有可能碰上塞爾維亞(參見《塞爾維亞VS美國:未必發生的決戰》)。這些球隊,無一例外都有強大的內線。


美國隊上一次在中國打比賽還是2008年在五棵松,那是美國隊自1992、1994和1996年以後的另一個夢之高峰。和現在這支球隊相反,那時候美國隊裡有科比、詹姆斯、韋德、保羅、基德和太多的天皇巨星。


五棵松球館是為北京奧運會的籃球比賽而建,那年的8月,我幾乎全部在這裡度過。11年彈指一揮間,但我們的生活真的已經徹底變了,尤其是資訊的獲取方式。你們曾在電視上膜拜那支“夢之隊”,如今在手機上見證這支低調樸素的美國隊如何生存。



北京奧運會舉辦,是在電視直播體育比賽的黃金時期,也是體育紙媒的黃金時期,我們的《籃球先鋒報》洛陽紙貴。我每天去五棵松球館,下午解說一場比賽,晚上看一場中國隊或美國隊的比賽,回去再寫一場比賽。


在電視時代,媒體服務的最高標準就是有沒有足夠和及時的資料提供,記者間是不是有夠多夠大的電視螢幕,以播放各個賽場的直播畫面,讓記者“足不出戶”就可以看到奧運會每一個角落。


在2008年,我們其實已經進入網際網路時代,告別了撥號上網,但總是被那根網線限制了距離。我們來到媒體中心,第一個問的就是“有沒有足夠多的網線”,然後是“要多少錢”。我記得北京奧運會的上網絡卡很貴,要幾百塊錢,11年前的幾百塊錢真的是幾百塊錢。


我第一次用手機上網,是在奧運會開幕那天。手機也可以上網?那時用一臺愛立信的手機,螢幕差不多是現在的五分之一大,我找到瀏覽器,將信將疑地開啟,輸入www.nba.com,看著螢幕一橫條一橫條地起變化:先出來一條藍色,藍色擴大,露出來NBA幾個大字母,然後橫條一點一點往下展開……幾分鐘後,手機螢幕上真的出現了NBA的官網首頁!才用了幾分鐘啊!要知道1995年我第一次用電腦上網的時候,開啟的也是NBA官網首頁,用了整整兩個小時。



如果沒有這樣的經歷,現在的4G對你一定如空氣般存在。我們看球的方式已經徹底被顛覆了,無論在哪裡,想知道比賽資訊,想看比賽直播,下意識地就是拿出手機,尋找騰訊體育APP。將近五年來,球迷已經養成了這樣的條件反射,覺得只要有籃球比賽——無論是NBA、CBA還是國家隊,任何一場比賽——騰訊體育上面一定會有。以至於中國男籃對巴西隊的那兩場熱身賽時,球迷們沒有在騰訊體育的APP上找到直播,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任何比賽都是有版權的,騰訊體育只是砸巨資連續買下了NBA10年的版權,並且是今年籃球世界盃的官方合作伙伴,我們在想起來看比賽的時候,才能隨時隨地開啟,隨時隨地都能看到。



和2008年不同,這次世界盃我全程被“關”在北京首鋼產業園的一個巨大的水泥筒裡——這裡是“西十筒倉”,已經有整整100年曆史,是當年首鋼存放礦料的料倉,現在其中兩個料倉被騰訊體育改造成為現代化的豪華演播室。每天晚上18點到22點,我像一個看門人一樣,在當晚最重要的一場球開始之前,迎接大家的到來,直到比賽結束,送大家回去睡覺。


騰訊體育差不多每兩年就會推出令人驚歎的演播室。最早在知春路的希格瑪大廈,我們私下稱主演播室為“大屋”,從2015-16賽季開始連續兩年,最重要的比賽都在這裡。但“大屋”之名早已不在,因為騰訊體育在2017年又在酒仙橋找了一個巨大的倉庫,搭建了更大的“大屋”,我們稱為“四德”,因為隔壁有一個叫四德的籃球館。在首鋼,這兩個料倉的正式名稱是“騰訊首鋼演播群”,但我們私下稱為“首鋼”,也許過了一定的時間,當“四德”與“希格瑪”逐漸從記憶中淡去,“首鋼”才會有自己獨特的小名。


這些在球迷看來,視覺上不會有特別大的變化,因為我們還是坐在一張玻璃桌前侃侃而談,略有不同的是玻璃桌的樣子和LED背景板的形狀,頂多是我和小王子中間多了一個林書豪。


小七、美娜、佳伊、雪兒或者其他的美女跟過去一樣,會站在一邊和大家互動。稍有不同的是,她們和球迷互動的方式又多了新的花樣,比如她面前的地板一會兒是籃球場,一會兒變成一面浩瀚的星空,球迷發的彈幕不再是一行行的字,而是貼在一枚枚火箭上騰空而起。


早幾年這是很神奇的製作,其實在我看來,這只是非常簡單的AR虛擬技術,雪兒腳底下變幻的籃球場和星空只是LED屏。經過這幾年在騰訊直播籃球,我覺得騰訊體育直播的精髓是專業、面向球迷、有趣、傳達真正的體育精神。這些AR和LED小花樣只是“有趣”的那一面。


其實,真正有變化的是騰訊體育直播世界盃的方式。


早在“四得”直播NBA時,我們就已經習慣了重要比賽的賽前賽後都有前方的現場採訪,這種跨空間的直播在過去有非常大的難度,現在已經很常用。我坐在首鋼的演播室,和你們一樣看到畫面在北京五棵松和上海東方體育中心現場、首鋼演播室之間進行多次切換,最讓我們意外的是,中國隊戰勝象牙海岸隊後,畫面切到了中國男籃的更衣室,李楠在和隊員們進行賽後總結和動員。


這才是專業的祕密所在:把現場儘可能地還原,呈現給球迷,讓他們身臨其境。籃球世界盃有八個賽區,小組賽的重點在北京和上海,因為有中國男籃和美國隊;隨著複賽來臨,中國隊如果出線就要奔赴佛山,美國隊則要去深圳,那裡又會成為跨空間製作的重點賽區。



還有一個變化,是球迷無論如何看不出來的,那就是這次籃球世界盃的廣州賽區,比賽公共訊號製作——就是我們看到的西班牙大勝突尼西亞、波多黎各對伊朗大逆轉的每一個畫面——是由騰訊體育完成的。


這是中國的民間企業第一次取得國際最高規格體育賽事的公共訊號製作權,其意義相當於11年前央視的製作團隊為奧運會製作籃球比賽的公共訊號。自己製作訊號並不是騰訊體育第一次,他們悄悄地從大學生比賽入手,學習籃球比賽的直播訊號製作,然後接下了WCBA的聯賽訊號製作。這些都是他們在學習、練手,而籃球世界盃的訊號製作,相當於一次重要的考試。


用NBA那樣現成的訊號包裝比賽,再華麗也是別人的,當他們開始自己製作訊號、自己包裝比賽,騰訊體育的直播能力和水平,已經發生了質的飛躍。


當5G時代來臨,越來越成熟的騰訊體育,不知道會給我們帶來多少驚喜。


如果漏過下列文章


請點選圖片和標題

文章已於修改
已同步到看一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