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書展 | 卡夫卡的書信世界

2019-08-31 00:48:35


The Schocken Kafka Library系列是對我們這個時代的標誌性作家之一——卡夫卡作品的英譯全集,由知名設計師Peter Mendelsund設計。他選擇用“眼睛”這一既能帶來親近感又能製造被妄想症包圍的恐慌的意象來表現卡夫卡,配以鮮豔的色彩,對卡夫卡進行多重解讀。此次書展我們挑選了這一系列中的書信集合,讓大家瞭解一個更私密、更豐富的卡夫卡內心世界。



(定價125元,書展售價100元)


這些時間跨度超過二十年的書信在他去世後由他的朋友和文學遺產執行人 Max Brod整理,是寫給他關係最為親密的那些人的。早至他在20世紀初在布拉格學習的那一年,直到他在維也納附近療養院度過的最後幾個月。


這些書信有時包含令人驚訝的幽默,有時有著令人痛苦的悲傷,它們中有寫給學校朋友的簡訊,有寫給 Brod的關於他作品的進展,有與他的出版商Kurt Wolff就正在撰寫的手稿、可能的書籍標題、裝幀設計和版稅宣告的通訊,還有一些與當時包括Martin Buber、 Felix Weltsch等在內的年輕作家的交流,當然還有向他的父母、姐妹和朋友們報告他每況愈下的身體健康的訊息。


(定價125元,書展售價100元)


卡夫卡於1912年8月在他的朋友 Max Brod的家中遇見了Felice Bauer。這位二十五歲的祕書精力充沛,腳踏實地,積極向上,而這些恰恰是是卡夫卡所缺乏的,他立即被迷住了。因為他住在布拉格,而她住在柏林,他的求愛主要是通過書信來實現——他每天都會寫下自嘲和充滿焦慮的信件,有時甚至每天會送出兩到三封信。但在他們1914年宣佈訂婚後不久,卡夫卡開始擔心婚姻會干擾他的寫作和他對孤獨的需求。


卡夫卡寫給Felice的五百多封信,見證了他們的分手,1917年的第二次訂婚,以及他們在那年秋天的最後一次分手。當時卡夫卡開始感覺到肺結核對他的影響。這些信件充分揭示了他內心的混亂,以及他平衡對人群的渴望與孤獨的嘗試。


(定價85元,書展售價68元)


卡夫卡於1919年11月給他的父親Hermann Kafka寫下這封信。卡夫卡的文學遺產執行者Max Brod說,卡夫卡實際上把這封信交給了他的母親,讓她交給他的父親,藉此希望緩和緊張氣氛重新建立聯絡。但卡夫卡在探討導致他們關係破裂的深層問題時,既沒有饒恕他的父親,也沒有放過他自己。他忍不住將父子之間的溝通失敗視為在更大的存在困境中的另一個時刻。他母親可能意識到她兒子的嘗試是徒勞的,所以沒有送信,而是把它歸還給了作者。


(定價100元,書展售價80元)


卡夫卡還從未像在Letters to Milena中那樣在其他任何一部作品裡如此自我剖白,這些信件始於商業來往,但很快發展成為熱情滿滿的愛情。Kafka的捷克翻譯家Milena Jesenská是一位二十三歲的年輕人,她具有超凡魅力,擁有能洞察Kafka複雜的天才和他更復雜的角色的獨特能力。對於三十六歲的卡夫卡來說,她是“我從未見過的活生生的火。”對於Milena而言,他向她透露了最私密的自我,並最終委託她保管他的日記。


(定價105元,書展售價84元)


這些日記記錄了卡夫卡1910年至1923年的生活,也就是直到他四十歲去世的前一年。它們為深入瞭解卡夫卡在布拉格的生活、他對夢想的描述、他對他所崇拜的父親的感受,以及他因無法與摯愛結婚心懷的內疚以及被拋棄的感覺提供了一個犀利的角度。如此種種表明了他是在一種怎樣“不可承受之重”中生活。


全套定價540元,上海書展現場售價可享受八折優惠432元。更多展位和買贈資訊請看下圖,快來上海找我們玩兒吧~



長按掃描二維碼關注我們



企鵝圖書| 故事啟迪人生

“我們的目標不是相互說服,而是相互認識。”

——赫爾曼·黑塞


企鵝閱品|企鵝明信片|企鵝手賬|布克獎|企鵝蘭登書單|知乎|從設計看企鵝|Coralie Bickford-Smith|書店|企鵝經典|小黑書|The Happy Reader|保羅•奧斯特|卡爾•奧維|卡爾維諾|辛波絲卡|F•S•菲茨傑拉德|



已同步到看一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