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贛江流域商時期文化格局變遷

2019-08-27 18:57:06

以吳城遺址和新干大洋洲遺存等為代表的考古發現,揭開了贛江流域商文明的神祕面紗。經過四十多年的研究,前賢們對該區域商時期文化格局已有初步認識,這也為充分理解中原文化圈之外的地方性文明奠定了基礎。近年來,贛江流域新開展了大量田野工作,尤其是九江蕎麥嶺、新干牛城等遺址的發掘,大大充實了我們對贛江流域商文明的認知,由此也引發了關於以往學術觀點的重新思量。以此為契機,本文試圖在前賢研究的基礎上,基於對目前已有考古材料的梳理,重新解讀贛江流域商時期的文化格局。
 
本文所討論的贛江流域指的是以贛江中、下游及鄱陽湖為中心的江西省北部地區。這一區域北依長江,與安徽省划水為界;西部自北向南排列著幕阜山、九嶺山、武功山等一系列近乎平行的東北—西南走向山脈和西北—東南走向的羅霄山,構成與湖北、湖南二省的省界;東部則自北向南排列著東北—西南走向的懷玉山、仙霞嶺、武夷山,與浙江、福建二省相隔;南部丘陵起伏,形成與贛南的天然屏障。在邊緣山地、丘陵的包圍下,贛北地區成為一個獨立的地理單元,贛江貫穿南北,並與撫、信、修、饒四大河流共同構成以鄱陽湖為中心的向心狀水系。先秦時期,鄱陽湖的大面積水**於長江北岸,南岸是一片河網交錯的平原景觀[1]。湖域向南的大面積擴張,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我們對先秦遺址空間分佈的認知。
 
從自然地理的角度,自南向北而流的贛江將贛北分割成了西、東兩塊,該地區商時期考古學文化的分佈亦可大致依贛江劃分為西、東兩區。
 
一、贛江流域西部地區:從石灰山文化到吳城文化
 
以往學者多將贛江流域西部地區的考古學文化統一命名為“吳城文化”,部分學者認識到贛江中游與下游商文化的差異,進一步提出“吳城型別”、石灰山型別”、“神墩型別”、“龍王嶺型別”、“石灰山文化”等概念[2]。上述考古學文化的劃分均以地域為基礎,忽視了時間、空間的動態描繪。
 
贛北地區經正式發掘的商時期遺址數量不多,遺址儲存狀況不一,資料零散。通過對儲存狀況較好的典型遺址分析有助於梳理贛江流域西部地區考古學文化變遷的時空脈絡。本文旨在闡述文化格局變遷,對具體年代的判斷僅為選擇性簡述。由於大多贛北遺址並無碳十四測年,文中對典型遺址典型單位的分段與年代分析主要基於以陶鬲等為代表的具有較好年代標識意義的典型器類[3]。
 
贛江流域西部地區最早階段的商時期遺存以龍王嶺遺址為代表[4]。據發掘簡報,該遺址堆積共計三層,其中第2層又劃分為A、B兩個小層,遺蹟有水井一口,記為J1,開口於第2B層下。根據器物的型式演變及地層的疊壓打破關係,可將遺址分為兩段。1段的典型單位有J1,出土陶鬲兩件,均為薄胎、卷沿、尖圓脣、鼓腹、三袋足、尖錐狀實足根,腹部施細繩紋,器物的形態、紋飾特徵與中原地區早商一期前後陶鬲接近,如二里崗遺址陶鬲H9∶36。2段的典型單位有2A、2B層,出土陶鬲、盆、豆、大口尊等器類。其中,陶鬲T4②B∶4、T6②A∶12、T4②A∶7仍為尖圓脣,脣面與胎體稍厚,器身素面或施繩紋,較J1出土陶鬲表現出稍晚的年代特徵,與中原早商二期陶鬲更為接近,如二里崗遺址陶鬲H17∶118。大口尊T1②B∶1、T6②B∶5口徑稍大於肩徑,折肩明顯,與中原地區早商二期大口尊形態接近,如偃師商城IVH134∶8。遺址亦採集有假腹豆一件,記為採∶2,平折沿、圓脣略外翻,假腹,腹部較淺,與中原地區早商三期假腹豆形態接近,如偃師商城D4H24∶63。綜上所述,龍王嶺遺址的年代約從早商一期延續至早商三期(圖一)。
 

圖一 龍王嶺遺址出土器物
1~4.鬲(J1∶3、J1∶5、T4②A∶1、T6②A∶12)5.假腹豆(採∶2)6.盆(T4③∶2)7.盤(J1∶1)8.罐(J1∶4)9、10.大口尊(T1③B∶1、T6②B∶5)
 
贛江流域西部地區商時期第二小階段遺存以石灰山[5]、陳家墩[6]等遺址為代表。石灰山遺址歷經兩次發掘,以第一次發掘為例,遺址堆積分為4層,其中第3層可細分出A、B、C三個小層,第4層可分別細分出A、B兩個小層。該遺址延續時間較長,在此僅討論以第4A、3C層為代表的1段遺存及以第3B、3A層為代表的2段遺存。1段出土有圜絡紋大鬲T3T4隔粱④A∶10一件,方脣、折沿,個體較大,頸部施一週附加堆紋,這一類陶鬲流行於中商階段,如盤龍城楊家灣PYWH6∶37。2段出土陶鬲T10③B∶1、T10③B∶2均折沿、方脣、袋足肥碩、尖錐狀實足根,器寬約等於器高,襠部較高,腹部施中粗繩紋,與中原地區中商二、三期前後陶鬲特徵一致。綜上所述,石灰山遺址兩段遺存的年代約當於中原地區的中商一至三期(圖二)。陳家墩遺址亦歷經兩次發掘,以第一次發掘為例,堆積分為6層,主要遺蹟均為水井,遺物也大多出土自水井中。由於水井遺蹟具有使用時間長、堆積過程複雜等特殊性,主要依靠型別學研究判斷陳家墩遺址的年代。J4出土陶鬲J4∶24、J4∶3,均為折沿、方脣、鼓腹、三袋足、尖錐狀實足根,口徑約等於器身,襠部較高,器身施中粗繩紋,與中原地區中商一期陶鬲形態、紋飾風格相仿,如小雙橋遺址陶鬲VG3∶24。陶鬲J4∶15、J4∶21則袋足更為肥碩,襠部更為低垂,整體器形更為矮胖,與中原地區中商二、三期陶鬲更為接近,如洹北商城陶鬲98M9∶1、98M6∶2。綜上所述,陳家墩遺址亦存在有約當於中原地區中商一至三期的堆積(圖三)。
 

圖二 石灰山遺址出土陶鬲
1.T3T4隔粱④A∶102.T10③C∶33.T10③C∶44.T11③B∶55.T10③B∶16.T10③B∶2

圖三 陳家墩遺址出土陶鬲
1.J4∶32.J4∶243.J4∶154.J4∶21
 
贛江流域西部地區第三小段的遺存以吳城遺址為代表。有關吳城遺址的分期與年代,前賢做過詳細的研究[7],本文采納《吳城:1973~2002年考古發掘報告》的觀點[8],於此不再贅述。報告將吳城遺址劃分為三期七段,其中二至三期遺存年代約當於中原晚商階段。
 
通過前文分析,贛江流域西部地區在商時期的文化發展具有延續性,這也是前輩學者多將其統稱為“吳城文化”之根源。事實上,儘管該區域商時期文化的發展綿延不斷,其文化內涵卻發生了重要變化,因而需要區別看待。
 
從文化內涵來看,上述第一小階段、第二小階段可歸為一大階段,年代從早商延續至中商。通過文化因素分析,這一階段遺存既受到中原地區的輻射,如鬲、盆、大口尊、原始瓷尊、假腹豆等均為典型的中原式器類;也接受了來自長江中、下游的影響,如出土有大量夾砂紅陶缸以及鼓柄豆、敞口斝等來自長江中游的器類;此外還可以看到來自贛江流域東部地區的萬年文化的因素,以甗形器及印紋硬陶、原始瓷器類為典型代表。在以上多方因素的綜合作用下,自早商一期始,贛江流域西部地區形成了一支極具特色的土著文化,並一直延續至中商三期,以石灰山遺址為典型代表,可命名為“石灰山文化”。除上述遺址外,目前經正式發掘的石灰山文化遺址有瑞昌銅嶺[9]、檀樹嘴[10]、焦炭廠[11]、九江神墩[12]、蕎麥嶺[13]、蚌殼山[14]、米糧鋪[15]、湖口下石鐘山[16]、銅鼓平頂堖[17]、吳城[18]等,從分佈情況來看,呈現出以贛西北地區為中心密整合群的特點,向西可抵銅鼓地區,向南延伸至贛江中游的清江盆地。該階段發現有石範及青銅小件器物,未見有青銅禮器出土。
 
第三小段遺存年代為晚商時期,《吳城報告》根據文化因素分析法將吳城遺址器物群分為六組:甲組陶器有鬲、甗、甑、盆、大口尊、爵、斝等,受到商文化因素的影響;乙組主要為折肩類的罐、甕、尊類,是本地文化因素;丙組代表性器物是大口缸,受到來自長江中游盤龍城型別的影響;丁組器物主要是鼎、釜、瓿形器,是贛西和湘東特有的文化因素;戊組以硬陶為主,是贛東地區的萬年文化因素,同時與浙西、環太湖地區及浙東北地區關係密切;己組以帶把和帶系作風的平底盂、平底缽等平底器,是寧鎮地區湖熟文化因素。在多方文化因素的影響下,吳城遺址形成了風格特徵明顯的文化面貌,尤其是圈點紋、燕尾紋等裝飾,具有束頸、癟襠等特徵的陶鬲以及銅器器耳立鳳鳥或虎的作風成為吳城遺址的代表性符號。以往“吳城文化”之概念常被用來指代整個贛江西部地區商時期的考古學文化,通過前文分析,該區域商時期的文化是一個動態變遷的過程,不宜將“吳城文化”的內涵無限延展。本文沿用“吳城文化”這一概念,指代以吳城遺址為代表的贛江流域西部地區晚商階段考古學文化。除上述遺址外,經過正式發掘的吳城文化遺址有:牛城[19]、彭澤團山[20]、德安陳家墩[21]、德安石灰山[22]及新干大洋洲遺存[23]等。從遺址的分佈情況來看,吳城文化以清江盆地為中心,北可抵長江南岸,西界尚不明晰,東在進賢曾採集有一片帶圈點紋的陶鬲殘片[24],表明吳城文化的影響已然東越贛江。除青銅小件外,鋤獅堖遺址發現有年代約當於吳城遺址二期的兩件青銅鼎[25]、宜豐、修水發現有晚商時期的青銅鐃[26]、都昌縣發現有吳城遺址二期的一件銅甗[27]、大洋洲商代墓葬隨葬有百餘件青銅禮器[28]、新干中堎水庫出土青銅禮器群[29]以及吳城遺址出土多件青銅禮器[30]。
 
石灰山文化是商文化南下與贛北地區的首次接觸,以陶鬲為代表的炊器強勢入侵,部分替代了本地鼎、釜類器,說明中原地區的飲食習俗已然影響贛北地區。銅器鑄造技術也在這一階段由中原傳入贛北地區,青銅小件、石範等多有發現,從器物的形制與裝飾風格來看,與商文化銅禮器無異[31],表明中原青銅文明在贛北地區實現了從技術到思想禮制層面的飛躍,但石灰山文化尚處於對商文化的被動接受階段。石灰山文化的發展態勢是與中原商文化早中商階段向南方地區強勢擴張的歷史背景相吻合的。在石灰山文化階段,遺址集中分佈於贛西北地區,遺址面積多在1~2萬平米之間,除黃牛嶺遺址發現有一處具有集聚、祭祀功能的雙層長方形土臺遺蹟外,尚未發現高等級建築設施,亦未發現中心聚落。此階段長江中游的盤龍城遺址發展興盛,作為商王朝在南方地區的據點,很可能承擔了資源轉運的重要功能[32],其強勢的政治、軍事、文化地位一定程度上影響到了周鄰地區,處於盤龍城型別的輻射圈之內,贛江流域西部地區文化發展受到了極大的限制。
 
進入晚商時期,中原地區在南方地區勢力呈現出了消退之勢[33],標誌性事件即盤龍城遺址的衰落。在這一歷史契機下,贛江流域西部地區的吳城文化興起。事實上,在中商二期前後,石灰山文化便自北向南擴張至清江盆地,以吳城遺址一期混雜的部分石灰山文化階段遺存為代表,開啟了孕育吳城文化的先聲。吳城文化以清江盆地為中心,發展出了大型城址聚落吳城和牛城,發現有多座銅器墓及性質頗有爭議的大洋洲銅器群。同時,地域文化特色也在此階段得到了豐富,具體體現在器物種類和裝飾風格等方面。此階段的青銅器地域色彩顯著,如圈點紋紋飾帶、燕尾紋紋飾帶、器耳立鳥、虎造型等。以上均說明通過石灰山文化階段的學習與模仿,吳城文化在物質、技術、禮制層面開始構建自己的思想體系,形成了獨具特色的區域文明。
 
通過前文分析,可以對商時期贛江流域西部地區考古學文化格局作一個動態描繪:該區域在商時期歷經了一次文化中心的時空更迭,以中、晚商之際為節點,其商文化可以劃分為早中商、晚商兩個大階段,早中商階段分佈著以龍王嶺、石灰山、神墩等遺址為代表的石灰山文化,這一階段是商文化波及之始,文化中心在贛西北地區;晚商時期分佈著以吳城遺址二、三期為代表的吳城文化,這一階段,在商文化勢力從南方撤退的歷史契機下,文化的中心由贛西北地區轉移至清江盆地,區域文明興起。
 
二、贛江流域東部地區:萬年文化
 
萬年文化是在萬年縣諸遺存調查的基礎上命名的,用以指代贛江流域東部地區的一支土著文化[34]。萬年文化的發展大致可以劃分為三個階段,以典型遺址為例分別敘述。
 
第一階段以角山窯址為代表[35]。據發掘報告,遺址可分為二期四段,各期段年代輔以碳十四測年資料為佐證。其中,一期早段的相對年代為二里頭文化一期或更早,絕對年代為2030BC~1760BC;一期晚段相對年代應為二里頭文化三期至四期偏早;二期早段相對年代為二里頭文化四期至二里崗下層一期早段,絕對年代為1610BC~1430BC;二期晚段相對年代為二里崗上層一期偏晚,絕對年代為1540BC~1410BC。報告對角山窯址的年代判斷基本正確,角山窯址二、三期年代約相當於中原地區的早、中商階段。
 
第二階段以婺源茅坦莊遺址為代表[36]。據發掘簡報,遺址堆積分為兩層,商時期遺物出土於第2層及各遺蹟單位中,其年代相近。萬年文化的主要炊器甗形器較上一階段已發生明顯的形態變化,主要表現在上腹部。根據甗形器的上腹部形態可將其分為兩類:一類弧腹近直,如H1∶16、H1∶18,與吳城遺址1993ZW採∶5形態接近;一類圓弧腹,如G1∶43、G1∶標8,與牛城遺址出土甗形器形態接近。兩類甗形器的年代約當於吳城遺址二期,即晚商階段。據此,茅坦莊遺址的年代約當於晚商時期(圖四)。
 

圖四 婺源茅坦莊遺址出土甗形器
1.H1∶162.H1∶183.G1∶434.G1∶標8
 
第三階段遺存以都昌小張家遺址為代表[37]。小張家遺址出土器物主要有外附耳甗形器、聯襠陶鬲、旋斷繩紋陶鬲、帶扉稜陶鬲、鳥喙狀鼎足等,其甗形器帶角狀外附耳、陶鬲器身施旋斷繩紋等作風,受到位於該遺址上游地帶的湖北陽新大路鋪遺址的強烈影響,年代應約當於商末周初(圖五)。
 

圖五 小張家遺址出土陶器
1、2.鬲(G4③∶2、G4③∶3)3、4.甗形器(G4②∶8、M2∶2)
 
除上述遺址外,目前經正式發掘的萬年文化遺址還有廣豐社山頭[38]、萬年肖家山、送嫁山[39]等。另撫河流域[40]、上饒縣[41]、浮樑縣[42]等地開展了系統的區域調查,均發現有萬年文化遺址。萬年文化的分佈範圍北至都昌、西至贛江沿岸,南至樂安、宜黃一帶,東至上饒,散佈於整個贛江流域東部地區。
 
相比於贛江流域西部地區的相容幷包,萬年文化自早商至商末周初,始終保持自身強烈的地域風格,以甗形器、三足盤、各類印紋硬陶、原始瓷器為主要特徵。角山窯址的發掘表明該區域窯業技術的成熟與興盛,尤其是以印紋硬陶及原始瓷尊為代表的器類,在盤龍城、鄭州商城等大型高等級商文化聚落多有發現,表明贛江流域東部地區陶、瓷產品向中原地區的流動。
 
三、小結
 
在前人研究的基礎上,本文重新界定了“吳城文化”之內涵,指代分佈於贛江流域西部地區晚商時期的考古學文化;並提出“石灰山文化”之概念,指代分佈於贛江流域西部地區早、中商階段的考古學文化;萬年文化則是分佈於贛江流域東部地區的一支約當於商時期的考古學文化。
 
贛江流域商時期的文化格局大體可依照贛江分為西、東兩大區域。贛江流域西部地區經歷了從石灰山文化到吳城文化的變遷,兩支文化在年代上前後相繼,分佈地域基本重合:早商二期至中商一期階段,贛西北地區分佈著石灰山文化;中商二期前後,石灰山文化向南拓展至銅鼓平頂堖、清江盆地;中晚商之交,該區域文化面貌發生突變,吳城文化興起,覆蓋整個區域,並在清江盆地形成區域文明中心,直至商末消亡。這一變遷是在商文化南下繼而又規模性撤退的背景下發生的。贛江流域東部地區始終以萬年文化為主導,可細分為分別以角山、茅坦莊和小張家遺址為代表的三個階段。儘管東部地區受到商文化的影響較弱,但以印紋硬陶、原始瓷為代表的文化輸出卻顯得十分強勢。
 
關於贛江流域商時期文明興衰的動因,以往多認為與資源關係密切。中、晚商之際贛江流域西部地區歷經了文化中心的更迭,銅嶺遺址商時期目前僅發現石灰山文化階段的開採證據,贛江流域的青銅禮器年代也多集中在中商時期,種種跡象表明贛江流域文化格局的變遷與中原王朝對當地資源需求的變化保持幾乎同步的節奏。以角山窯址為代表的部分萬年文化印紋硬陶、原始瓷產品在商文化的高等級聚落中多有發現。東西兩區域呈現出不同的文化發展態勢與其分別擁有的銅、陶瓷資源具有相關性。這揭示了資源背景下,中原文明與地方性文明之間的交流互動,也為我們今後深入探討資源與社會的關係提供了案例參考。
 
 
註釋:
[1]張修桂:《中國歷史地貌與古地圖研究》,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6年,第162~180頁。[2]宋新潮:《殷商文化區域研究》,陝西人民出版社,1990年,第171~172頁;彭明瀚:《吳城文化研究》,文物出版社,2005年,第116~117頁;豆海鋒,《長江中游地區商代文化研究》,吉林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11年,第196頁。
[3]此處關於商文化的分期標準採用社科院考古所編《中國考古學·夏商卷》之觀點。
[4]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九江市文化名勝管理處、九江縣文物管理所:《九江縣龍王嶺遺址試掘》,《東南文化》1991年第6期。
[5]江西省文物工作隊、德安縣博物館:《江西德安石灰山商代遺址試掘》,《東南文化》1989年第Z1期;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江西省德安縣博物館:《江西德安石灰山商代遺址發掘簡報》,《南方文物》1998年第4期。
[6]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德安縣博物館:《江西德安縣陳家墩遺址發掘簡報》,《南方文物》1995年第2期;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德安縣博物館:《江西德安陳家墩遺址第二次發掘簡報》,《東南文化》2000年第9期。
[7]李伯謙:《試論吳城文化》,《文物集刊》1983年第3輯,第133~143頁。
[8]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樟樹市博物館:《吳城:1973~2002年考古發掘報告》,科學出版社,2005年,第391~425頁。
[9]江西省文物研究所、瑞昌博物館:《銅嶺古銅礦遺址發現與研究》,江西科學技術出版社,1997年,第1~90頁。
[10]朱垂珂等:《江西瑞昌檀樹嘴遺址試掘》,《南方文物》1994年第4期;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江西瑞昌市檀樹咀商周遺址發掘簡報》,《考古》2000年第12期。
[11]崔濤、劉薇:《江西瑞昌銅嶺銅礦遺址新發現與初步研究》,《南方文物》2017年第4期。[12]江西省文物工作隊等:《江西九江神墩遺址發掘簡報》,《江漢考古》1987年第4期。
[13]資料待發表。
[14]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江西德安蚌殼山遺址發掘簡報》,《南方文物》1994年第3期。
[15]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江西德安米糧鋪遺址發掘簡報》,《南方文物》1993年第2期。[16]江西省文物工作隊、石鐘山文管所:《湖口縣下石鐘山遺址調查記》,《南方文物》1985年第1期。
[17]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銅鼓縣秋收起義紀念館:《江西銅鼓平頂堖遺址發掘簡報》,《文物》2012年第6期。
[18]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樟樹市博物館,《吳城:1973~2002年考古發掘報告》,科學出版社,2005年。
[19]江西省文物工作隊等:《江西省新干縣牛頭城遺址調查與試掘》,《東南文化》1989年第1期;朱福生:《江西新干牛城遺址調查》,《南方文物》2005年第4期。
[20]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江西省彭澤縣文管所:《江西彭澤團山遺址發掘簡報》,《南方文物》2007年第3期。
[21]同[6]。
[22]材料未發表,現存江西省所庫房。
[23]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江西省博物館、新干縣博物館:《新干商代大墓》,文物出版社,1997年。
[24]江西省文物工作隊、進賢縣文化館:《江西省進賢縣古文化遺址調查簡報》,《東南文化》1988年第Z1期。
[25]江西省博物館、清江縣博物館:《近年江西出土的商代青銅器》,《文物》1977年第9期。[26]王子初主編:《中國音樂文物大系II·江西卷、續河南卷》,大象出版社,2009年,第19頁;徐長青:江西永修發現商代青銅鐃》,《南方文物》2002年第2期。
[27]同[25]。
[28]江西省博物館、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新干縣博物館:《新干商代大墓》,文物出版社,1997年,第8~141頁。
[29]彭適凡、李玉林:《江西新干縣的西周墓葬》,《文物》1983年第6期。
[30]同[18]。
[31]唐際根、荊志淳:《商時期贛江流域的青銅文化格局》《三代考古(三)》,科學出版社,2019年,第236~246頁。
[32]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盤龍城——1963~1994年考古發掘報告》,文物出版社,2001年,第502~504頁。
[33]孫卓:《論商時期中原文化勢力從南方的消退》,武漢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17年。
[34]江西省文物管理委員會:《一九六一年江西萬年遺址的調查和墓葬清理》,《考古》1962年第4期;江西省文物管理委員會:《一九六二年江西萬年新石器遺址墓葬的調查與試掘》,《考古》1963年第12期;江西省文物工作隊、萬年縣博物館:《江西萬年型別商文化遺址調查》,《東南文化》,1989年第Z1期。
[35]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鷹潭市博物館:《角山窯址——1983~2007年考古發掘報告》,文物出版社,2017年。
[36]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江西婺源縣博物館:《江西婺源縣茅坦莊遺址商代文化遺存發掘簡報》,《南方文物》2006年第1期。
[37]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江西省都昌縣博物館:《江西都昌小張家商代遺址發掘簡報》,《南方文物》1999年第3期。
[38]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廈門大學人類學系、廣豐縣文物管理所:《江西廣豐社山頭遺址發掘》,《東南文化》1993年第4期;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廈門大學歷史系考古學專業、廣豐縣文物管理所:《江西廣豐社山頭遺址第三次發掘》,《南方文物》1997年第1期。
[39]同[34]。
[40]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西北大學文化遺產學院、撫州市文物博物管理所等:《江西撫河流域先秦時期遺址調查報告I:安樂縣、宜黃縣》,文物出版社,2015年;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西北大學文化遺產學院、撫州市文物博物管理所等:《江西撫河流域先秦時期遺址調查報告II:金溪縣》,文物出版社,2017年。
[41]江西上饒縣博物館:《江西上饒縣古文化遺址調查》,《東南文化》1991年第6期。
[42]劉慧中:《江西浮樑兩處古文化遺址調查記》,《南方文物》2003年第4期。



圖文來源:《江漢考古》2019年02期

作者:王昌月(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

責編:靜靜

稽核:鄭媛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