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一生的五次婚戀,哪位女子讓他最動心

2019-08-26 00:20:22


1907年12月7日,林彪出生在湖北省黃岡中部回龍山的一戶大戶人家。其父林明卿當時已30歲,望著黎明前漆黑的夜空,聽著初生嬰兒清亮的啼哭聲,經過一番苦思之後,他給兒子取名“林育蓉”。


林彪的初戀

林彪於1921年春進入了由惲代英籌資創辦的“竣新”學校,接受馬克思主義思想的教育,並於1923年加入了青年團。當時他的大堂兄林育南是中共湖北區委負責人,還代理社會主義青年團的中央書記職務,當林彪從“竣新”學校畢業後,他就把林彪送進了武昌的“共進”中學學習。

陸若冰

在“共進”中學讀書時,林彪開始了他短暫的初戀。對方叫陸若冰,是黃岡回龍山戴家沖人,與林彪家只相隔三里路。他們早在童年時就認識,到武漢後兩個人接觸得十分頻繁。陸若冰比林彪大一歲,正值花季少女,肌膚白嫩,眉清目秀,雙眸中流露著少女脈脈的情愫。少女獨有的體香讓林彪心猿意馬,但他又苦於無法表達自己的這份感受。


陸若冰的哥哥陸沉曾擔任中共江西省委書記、中共中央候補委員,1924年8月陸若冰靠其兄長的關係到安慶女子師範讀書。這更讓林彪如坐鍼氈,於是就接二連三地給陸若冰寫信,把當面無法表達、難以啟齒的話語用文字的形式寫給了陸若冰,而且是字字句句直抒胸臆。熾烈的語言讓陸若冰心慌起來,她沒想到平時沉默少語的林彪居然能寫出這樣的話來;況且在當時少男少女的婚事都要按傳統的“媒妁之言”,很少有直接寫信求愛的。


看著林彪厚厚的一大堆來信,陸若冰十分鎮靜地給林彪回了一封信。信十分短,只有幾十個字,只是勸林彪安心讀書,她還太年輕沒有考慮個人的婚事。言辭十分客氣,用婉轉平和的語氣拒絕了林彪的請求。當時的陸若冰僅僅是把林彪當作一個小弟弟看待的,拒絕林彪的理由除了信中提到的年輕外,還有其它幾條理由,當時怕過分傷了林彪的自尊心,便沒有講出來:一是林彪當時長相太差,滿頭的黃癬讓人看著不舒服,性格也十分怪異;二是林彪家中還有未婚妻;三則是陸若冰另有所愛。


林彪收到陸若冰的回信後,用擅抖的雙手開啟信時,信中的言語傷透了他那顆孤傲無比的心。他呆呆地坐在房間裡,被痛苦和失望包圍著。陸若冰對林彪的請求真的像冰一樣,林彪的初戀就這樣終止啦!隨後他通過長時間心理上的自我調整,發誓要幹一番偉業,決不再涉足情場。他靜下心來讀書,本來就少得可憐的言語變得更加少了……

林彪從沒有見過面的第一任“妻子”

翻開林家大灣儲存的《林氏宗譜》,林彪的名字後面寫著三個妻子:列在第一位的是汪靜宜,過去有些資料認為她姓王,這是不正確的;列在第二位的是劉新民,也就是張梅;列在第三位的是葉群。


汪靜宜原名汪伯梅,比林彪晚一天出生,與林彪訂婚後,按林家的提議才改名汪靜宜的。汪靜宜的父親汪友誠與林彪的父親是最好的朋友,一次汪友誠到8公里外的林彪家做客,見林彪與自己的女兒一般大小,就向林彪的父親提出兩家結親。林父滿口答應下來。隨後按當地風俗,林家在1914年農曆正月初四辦了兩桌訂婚酒席,當時的林彪只有7歲。


1925年10月,林彪報考廣州的黃埔軍校,並考入了黃埔軍校第四期,隨後與家裡的聯絡就中斷了。


1926年底,林明卿收到兒子林彪的來信,知道林彪隨國民革命軍第四軍獨立團正在武漢休整,就立即把信拿到汪友誠家。林明卿又與妻子陳氏商量對策,決定以謊稱陳氏病危把林彪騙回家來。與此同時,林、汪兩家開始積極為林彪籌備婚禮,並向親友發出結婚的請柬,許多親友提前便把禮品送了過來。


農曆臘月二十八,林彪一身戎裝回到家來,當得知讓他儘快結婚的訊息時,受到新思想洗禮的林彪當場就向父母提出拒絕這門親事的請求。林父聽後對林彪大罵道:“沒有退婚的道理!”自幼就怕父親的林彪當即就默不作聲了。


第二天,按父親的吩咐林彪就帶著禮品和一件紅綢嫁衣來到汪友誠家。按照當地習慣,姑娘出嫁時的嫁衣都要由男方做好送來。看著嫁衣,汪友誠就問林彪結婚的具體時間,林彪卻顯出十分為難的樣子,說此次請假只有四天,不可能急急辦完婚事,並懇請汪家諒解。汪友誠沉默了許久後,說:“我與你父親是多年的老朋友,處於這種關係,我才肯把女兒許配給你。你是個知書達禮的人,你千萬別誤了靜宜的青春啊!”林彪當場果斷地說:“等北伐勝利後,我會迅速地回來完婚的。”看著林彪誠懇的面孔,汪家人一個個都放心了。汪靜宜躲在房間裡沒有出來,她從門縫裡偷偷地看了林彪許久,心裡高興極啦!


大革命失敗後,林彪就與家裡徹底失去了聯絡,逢年過節林父總會派大兒子林慶佛代林彪去汪家看看,兩家人都十分著急。直到1937年國共第二次合作後,林彪才與父親通了信。知道兒子的下落後,林父就立即給林彪寫信讓他派人把汪靜宜接到延安去結婚。為了逃避這門婚事,林彪就匆忙與劉新民結了婚,並把兩個人的照片郵給了林父。林父收到信後向汪家說明原由,汪家人氣憤不已,但又無可奈何。


1954年夏,林彪回故鄉時,提出想看看這位名叫汪靜宜的女子,汪一聽便躲了起來。林彪只好託人轉告汪靜宜不要等他了,並留給她許多錢,建議她儘快嫁個人家。汪靜宜事後卻說:“烈女不嫁二夫”。


50年代末,汪患了肺病,瘦得只剩下一副骨頭,1963年秋她撒手人寰,臨終時說:“我這輩子真是命苦啊!”人們在料理她的後事時,發現她枕頭下藏著那件紅綢嫁衣及林彪送給她的那一疊厚厚的錢。林家人知道此事後,無不震驚。在修家譜時,林家人同情汪靜宜一生的遭遇,便在林彪的名字下寫下了她的名字,並注了一個“聘”字,指的是沒有過門的意思。


在北京的林彪知道此事後,驚歎道:“世上竟有這種女子……”


陝北一枝花”張梅

張梅算是林彪真正的第一位妻子,關於張梅與林彪何時結婚,各種書刊上說法不一。


《上海灘》雜誌1992年第9期刊載了吳欣峰的文章《我為林彪當祕書》,其中說平型關大捷後,林彪被閻錫山手下的士兵誤傷,林先在延安醫院裡治療,後又送蘇聯養傷。中央為林配備了工作人員及護理人員,其中有一名叫張梅的陝北姑娘,長得很秀氣,為人誠懇爽直,在蘇聯與林彪經過半年的接觸,便結為夫妻,還生下了一個女兒。林彪的父親聞訊後,按林氏族譜為孫女取名林曉霖。



有些資料上卻說,1937年,林彪擔任“抗大”校長時,這時他已30歲了,他便以“閃電”式的方式結識了“抗大”的“校花”劉新民,並快速結婚,劉新民後來改名張梅。還有資料說是林彪為逃避父親逼迫他同汪靜宜結婚,才匆匆與張梅結婚的。還有資料說是平型關大捷後,林彪威名大振,知道他還沒有結婚時,許多少女蜂擁而來,紛紛向林求婚,林最終選中了張梅。


不管林彪與張梅的婚姻是如何開始的,但他們還是以離婚而告終。張梅原名劉新民,被當時的人們稱為“陝北一枝花”,其長相算是女人中的極品,這讓林彪無可挑剔。但兩個人之間性格的差異卻非常大:張梅性格開朗,活潑好動;而林彪卻不善言辭,經常是靜靜地坐著,然後表情木訥地陷入深深的思考中。自從在平型關被誤傷後,林彪變得更加鬱悶,話語更少了,每天只是靜坐在房間裡,偶爾看一些軍事方面的書籍,嚴肅得似一尊木雕,而且要求張梅每天靜坐著陪伴他。但張梅活潑好動,常去外面最熱鬧的地方,這讓林彪非常反感,林彪常常為此大發脾氣,甚至於阻止她外出。兩人間的矛盾越來越大,1942年1月兩人在蘇正式提出離婚。


讓林彪最動心的女人

讓林彪一生中最動心的女人就是孫維世。

孫維世


孫維世天生麗質,藝術氣質極濃,孫維世的父親叫孫炳文,曾接任周恩來出任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兼總教官職務。周恩來一生沒有子女,他就把孫維世當作養女看待。在她18歲時,經毛澤東批准又被送到莫斯科東方大學和莫斯科戲劇學院表演系、導演系深造,此時林彪正在蘇聯養傷,而且常常為張梅外出大發脾氣。


平型關大捷後,林彪便成了當時年輕人的偶像。在蘇聯留學的中國學生總是想方設法與林彪認識接觸,常邀請林參加他們的各種集體活動,但性情孤僻的林彪總是想辦法回絕。有一次林彪外出被一群年輕人發現後,被硬拉著去參加他們的活動,一個身著白色連衣裙的少女驚得林彪嘴巴張得大大的。她高雅無比的氣質,俊秀的容顏深深打動折服了林彪那顆平靜已久的心。


儘管每次林彪見到孫維世時,總是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靜,但他還是用頑強的毅力剋制著自己的情緒。通過一段時間的接觸,林彪覺得時機已經成熟,就單獨約孫維世吃飯。席間林彪向孫維世表白自己的心跡,並向孫維世敘述他的人生煩惱,然後懇請孫維世嫁給他。當時孫維世對林彪的話語沒有任何思想上的準備,竟一時語塞——她畢竟只有20歲。最終她逃似的跑回了住處。


不久林彪收到中央的命令,讓他儘快回國到抗日前線去。他與孫維世話別,兩個人沿著莫斯科的大街慢慢地向前走著,林彪又一次向孫維世懇求,讓她同自己一道回國。孫維世卻委婉地拒絕說:“我還沒畢業,我要珍惜這來之不易的時光,我確實不能回國。”無奈之下林彪向孫發誓非她不娶,就這樣,林彪於1942年2月一個人悵然地回到了延安。


不久又一個女人闖進了林彪的生活,這個女人就是葉群。林彪與孫維世之間的愛情就這樣曇花一現。據說後來林彪又與孫維世單獨見過一面,林彪依然顯出很少有的激動,雙眸中閃著光……

防失聯,長按二維碼關注備用號


陪林彪走完最後人生的第二位夫人葉群

葉群與林彪


帶著孫維世模稜兩可的答覆,林彪回到了延安,一時間林彪精神上顯得很有點空虛。與張梅的婚姻給他留下了不少精神上的傷害,孫維世的出現又引得他思緒不寧,他必須要找一個女人來填補孫維世給他留下的心靈上的空白。這時,一個叫葉靜宜的女人一不小心走進了他的生活。


葉靜宜小他十幾歲,早年就讀於北京師大附中,是個大家閨秀。她長得細皮嫩肉的,又來自於大都市,有風度、有學識,舉止得體。抗戰初期她在國民黨操縱的一家電臺裡當播音員,清脆甜美的聲音讓孤獨中的林彪變得興奮起來——林彪畢竟是個鄉下人。


林彪和妻子葉群及子林立果、女林豆豆(林立衡)合影


葉靜宜與林彪接觸後不久,在得知林彪過去的未婚妻叫汪靜宜時,她就十分氣憤地改名叫葉群。不久他們倆就結婚了,又過了一段時間他們的孩子出生了。當時葉群在延安延河對岸的醫院裡生產,林彪疼愛葉群,就在住處買了只母雞燉了一鍋雞湯。


適值八、九月間正值延河的汛期,苦於河水猛漲,秋天的河水冰冷刺骨,最後是林彪的警衛員冒著生命危險頭頂雞湯游水送到對岸醫院。同房的嚴慰冰(也就是陸定一的夫人)也在生孩子,對此十分不滿。


嚴慰冰曾多次寫匿名信,揭示葉群過去的老底,驚得林彪府上終日為此事不安,並責成公安部門限期破案。嚴慰冰過去同葉群是同學,她對葉群十分了解,特別是葉群與文壇狂生王實味之間的愛情故事。為了還葉群一個清白,1966年林彪專門開會,併為葉群寫了一份“宣告”。


林彪的這一手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但晚年的葉群在個人問題上確實存在著問題,主要原因是林彪的身體狀況一天不如一天,每天病蔫蔫的躺在床上。


1971年9月13日林彪在蒙古溫都爾汗地區墜機身亡,葉群陪著他走完了這一生。

已同步到看一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