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群的愛情故事

2019-08-26 00:20:17

來源:楚山雜談


    葉群是個生性風流的女子,當她還是一個初中生時,就開始談戀愛。在南京時曾和一個國民黨CC特務教官眉來眼去,關係曖昧。到延安後,又愛上一個山東青年,兩人曾海誓山盟要結婚。後來那個男子被派到山東後,背棄了諾言,使得葉群一直對他又恨又想。

 

  1942年春,林彪從蘇聯回國不久,在一次報告會上葉群目睹“常勝將軍”林彪的風采,美女怦然心動,產生了愛慕英雄的戀情,隨後她主動找林彪示愛。林彪帶著與張梅離異的沮喪,帶著與傾心女友孫維世模稜兩可的答覆,一路鬱悶不解地回到了延安。情感上落泊的林彪此時正需要愛戀來填補精神的空虛,需要愛戀來撫慰滋潤這顆孤傲的心。葉群的出現,重新點燃了林彪的情感火花。於是林彪與葉群算是“情投意合”地走到了一起。當林彪的婚戀故事在延河岸邊、寶塔山下再次重演時,遭來不少人的羨慕和忌妒。

 

  葉群比林彪小十二歲,她愛林彪既是美女對英雄崇拜的人之常情,更多的是政治考慮。論年齡、相貌,葉群肯定看不上林彪。但三十出頭的林彪已是我軍赫赫有名的高階軍事將領之一,是一位政治前景無量的新星。葉群在接觸林彪不久,當得知他過去的未婚妻叫汪靜宜,就很惱怒地將自己的原名葉靜宜改為了葉群。


    當葉群又得知林彪與張梅的婚史,心裡更平添了許多矛盾和酸楚,但為了傍上政治大腕,想到夫貴婦榮的未來,葉群還是不露聲色地進入了林彪獨居的窯洞,投入了林彪的懷抱。弄到現在中國的許多史學家到現在都不知道林彪與葉群究竟是什麼時候結的婚。只知道葉群在1944年生下了女兒林豆豆(林立衡),1945年生下了兒子林老虎(林立果)。


  葉群有了兩個小孩後,大多時都以隨軍家屬出現在林彪身旁。新中國成立後,她掛名過林彪的祕書,從事過俄文翻譯工作。1960年,林彪主持中央軍委工作後,中央考慮林彪身體欠佳,需要人貼身照顧;公務繁忙,需要人幫忙打理,就將葉群任命為“林辦”主任。級別是正師職大校。葉群是那種八面玲瓏,善於交際,十分有心計的女人,也是我們常說的女能人、女強人之列的人。

 

  隨著林彪的升遷,葉群成了中國的“第二夫人”,實現了夫貴妻榮的夢想。有了林辦主任這一職,給了她參政並干政的巨大舞臺。由於林彪少言寡語,不善交際,加之身體欠佳,林彪的很多事都是由她操辦,很多指令都由“林辦”的葉主任說了算。就連狂傲的親生兒子林立果對她也懼讓三分,每每見到葉群都只能尊稱“葉主任”。可以說林彪叛黨出逃很大程度也是葉群扯虎皮作大旗,結黨營私,拉幫結派造成的。

 

政治婚姻


  少女葉群算不上上乘女子,倒也楚楚動人。她的腦子反應特別快,是個善解人意的“人精。葉群的同學、高崗的妻子李力群曾這樣評價她——“對人從無真心,要利用你時,或者要達到一個什麼目的時,可以把你捧上天,說得天花亂墜,沒有的事,她可以說得活靈活現。待她用完你時,對她不利時,又可以置你於死地。”這就是少女時葉群留給人的印象。

 

  林彪有了紫色光環的籠罩,有了擇美的資本,有了縱情理由。離開蘇聯時,林彪信誓旦旦地對孫維世表白:“ 非你莫娶”,回國不到半年又與葉群戀得如膠似漆,不到一年林彪就與葉群走到了一起。這也說明林彪雖是英雄,也是凡夫俗子一個。從林彪與葉群的婚戀來看,林彪也沒有走出“自古英雄多好色,好色英雄少真情”的定律。

 

  不說假話辦不成大事。“不說假話辦不成大事”,這是林彪的座右銘之一。人的一生為了某人、某事,難免不說“假話”。人們經歷的這類所謂“假話”,大都是善意的。如老人病重,子女們會安慰他說“不要緊的”;張三背後說李四的壞話,李四問你,你為了朋友的友誼,你會說“張三講了你很多好話”。但林彪為了其政治野心、為了其集團利益,時常是假話連篇。如林彪常說“永遠忠於毛主席”全是假話;“宣告”葉群是處女,更是假的讓人噁心。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林彪與葉群不是一種親密的夫妻關係,是一種政治婚姻,是一種相互利用,相互借重關係。葉群依賴林彪實現了政治上的飛黃騰達。林彪依賴葉群處理好了他政治生活中“與人以共事難”的極其複雜的人際關係,使林彪在並不顯山露水中,一躍成為中國人民的“副統帥”。這些應該說很大程度歸功葉群。她這個“賢內助”,八面玲瓏,會來事、會處理複雜的人際關係,彌補了林彪為人處世的很多不足。反過來說,林彪政治集團的組成,林彪“9.13”的倉促出逃,也是葉群促成的。

 

  1971年9月12日,毛澤東南巡突然改變行程回到了北京,這讓實施“5.71”工程敗露的林彪如坐針毯。9月13日,林彪稱病,想到山海關空軍基地坐飛機“上天轉轉”。周恩來得之這一異常情況後,打電話給葉群,擬到山海關“看看生病的林彪”。這時葉群報告林彪,說“周恩來要動手了”。這時心虛如驚弓之鳥的林彪一家登機倉惶出逃了,最後在蒙古的溫都爾汗墜機身亡。葉群陪著林彪走完了他們的最後人生。

 

“處女證明”


  林彪與葉群的政治婚姻,使雙方都有難言之隱。林彪不太滿意葉群的攬權,但他的政治生活還離不開葉群幫忙張羅。因為葉群精力充沛,敏感活潑,愛張羅,話多,會來事,一般不擺元帥夫人和“第二夫人”的架子,人緣關係較好,因此林彪的政治活動還真少不了這個“葉主任”。當然林彪也不滿意葉群有時煽情性地張揚,時不時地有關葉群的緋聞也進入林彪的耳目。最典型的是“文革”之初,陸定一的夫人嚴慰冰揭發了葉群的老底:說葉群是混進黨裡的投機分子;說她風流成性,與林彪結婚前就與文壇狂生王實味戀情非同一般等。

 

  林彪為了不戴“綠帽子”,為了自已的尊嚴和麵子,更重要的是為了其政治形象,也為了還葉群一個“清白”,1966年,林彪召開了一個專門會議,確定了陸定一夫婦的“反革命”罪,並將其打倒收監,還親自為葉群寫了一份“處女宣告”,送給了政治局。

 

  林彪是這樣寫的。我證明:1、葉群在與我結婚時是純處女,婚後一貫正派。2、葉群與王實味根本沒有戀愛過。3、老虎、豆豆是我與葉群的親生子女。4、嚴慰冰的反革命信,所談一切全系謠言。林彪 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四日。


  林彪的這一“宣告”,完全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之舉。事實上葉群在與林彪的婚前的確與多位男士有過戀情。婚後由於林彪病蔫蔫的身體,使其難過正常的夫妻生活,這是葉群一生最大的難言之隱。1961年11月,葉群回福州老家時寫過一篇日記,她大罵林彪毀了她的青春;說與林彪生活如同伴隨著一具殭屍。從“9.13”後對林彪集團的審判材料及林立果錄下的“葉主任”與黃永勝電話錄音來看,葉群與黃永勝等確有說不清的曖昧關係。

防失聯,長按二維碼關注備用號

延伸閱讀

葉群與黃永勝的電話錄


黃、葉之間的關係在一次長達三小時的電話中顯露無遺。這次電話後來官方發表了錄音,說是林彪的兒子林立果偷錄的,但毛搞竊聽的可能性不能排除。錄音這樣說:

葉:我再就是怕你追求生理上的滿足闖出禍來。我跟你說,我這個生命同你聯絡在一起的,不管政治生命和個人生命。
……

葉:我的孩子,還有新潮[吳法憲之子] ,我們的加在一起,至少有五個吧。五、六員大將,他們將來不會矛盾,一人把一個關口,也是你的助手嘛。
黃:呃?太感激你了!
葉:在北戴河都沒講。而且我又採取了那個措施。萬一要有[懷孕] ,如果弄掉的話,我希望你親眼看我一次。[哭聲]
黃:我一定來!一定來。你不要這樣,這樣我也難受。
葉:再就是你不要因我受拘束。你對周圍的人,可以開開玩笑。我不能老陪著你,我這裡也忙。我心中不狹窄,你跟別的女人,可以跟她們熱一點,不要顧慮我,我甚至把她們當小妹妹一樣。

黃:那我不贊成。我只忠於你一個。
葉:你喜歡別人,也可以。但有一條,嘴巴要特別嚴。如果她講出去,把我牽連上,那就會發生悲劇。我家也會發生悲劇。


葉:我覺得我們要處理得好的話,對於你有好處,對我有好處,對於我們後代都有好處。你相信嗎?
黃:相信!相信!相信!

既有炙熱的真情,也有冷峻的政治打算,新總長的命運便跟林家拴在一起了。

林彪把空軍建成他的基地。他的親信把他二十四歲的兒子、小名“老虎”的林立果提拔為作戰部副部長,向空軍宣佈林立果可以指揮空軍的一切,調動空軍的一切”。林的女兒豆豆當上了空軍報副主編。

已同步到看一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