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90後升級為95後!這老頭童心快趕上00後了

2019-08-23 02:43:43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

每年花開時節,我邀約朋友來家共賞。賞花只讓識花人。我們有時在露天,有時搬到客廳,有時搬進陽光房,輕鬆音樂,焚香品茗,談天說地;瓜果佐酒,漫論詩書。用一位作家朋友說的話,“醉裡挑燈看花”,是有意思的事:等待羞澀的美人,在在千呼萬喚中,一點一點地展現它的秀色。未開放時絳紫色的花苞象小家碧玉;開放時,它有著別的花所不及的氣度,潔白的花瓣,一點點向外舒展,如美人伸著懶腰,雖然柔情似水,但它開放的樣子,極其狂放,閉謝的姿勢也剛烈異常,象倒掛金鐘,不減姿態。宗彪、王寒夫婦,文字唱和,各領千秋。他們連續三年,每次堅守三五小時,觀察細緻入微,與我們共享曇花開放的美好時光。《江南草木記.曇花》,講到了這件樂事。撮影家葉曉光,為曇花留影作畫冊;盧霞客與臺嶽學子,詩詞唱和:小暑颱風送清涼,安心靜觀漸開花,妙曼多姿色。人到閒處,你我他。




賞曇花能讓人變得清明與寧靜。如果地球與宇宙相比,地球只是“太平洋上的一粒沙”。曇花雖然弾指芳華,轟轟烈烈,但也是剎那美麗,瞬間永恆!人呢,以百年記,也不過是三萬六千五百多天,在歷史長河中,能有雪爪鴻妮,實是不易。有一付對聯說得有意思:若不撇住終有苦,各能捺住即成名。橫批:撇捺人生。撇不出即苦,捺收得住是名,一撇一捺是人字。人生幾何?我欣賞曇花。巜人類簡史》中有一句著名的話:“新世紀的口號,快樂來自於內心”。

蜜多時,

每年花開時節,我邀約朋友來家共賞。賞花只讓識花人。我們有時在露天,有時搬到客廳,有時搬進陽光房,輕鬆音樂,焚香品茗,談天說地;瓜果佐酒,漫論詩書。用一位作家朋友說的話,“醉裡挑燈看花”,是有意思的事:等待羞澀的美人,在在千呼萬喚中,一點一點地展現它的秀色。未開放時絳紫色的花苞象小家碧玉;開放時,它有著別的花所不及的氣度,潔白的花瓣,一點點向外舒展,如美人伸著懶腰,雖然柔情似水,但它開放的樣子,極其狂放,閉謝的姿勢也剛烈異常,象倒掛金鐘,不減姿態。宗彪、王寒夫婦,文字唱和,各領千秋。他們連續三年,每次堅守三五小時,觀察細緻入微,與我們共享曇花開放的美好時光。《江南草木記.曇花》,講到了這件樂事。撮影家葉曉光,為曇花留影作畫冊;盧霞客與臺嶽學子,詩詞唱和:小暑颱風送清涼,安心靜觀漸開花,妙曼多姿色。人到閒處,你我他。




賞曇花能讓人變得清明與寧靜。如果地球與宇宙相比,地球只是“太平洋上的一粒沙”。曇花雖然弾指芳華,轟轟烈烈,但也是剎那美麗,瞬間永恆!人呢,以百年記,也不過是三萬六千五百多天,在歷史長河中,能有雪爪鴻妮,實是不易。有一付對聯說得有意思:若不撇住終有苦,各能捺住即成名。橫批:撇捺人生。撇不出即苦,捺收得住是名,一撇一捺是人字。人生幾何?我欣賞曇花。巜人類簡史》中有一句著名的話:“新世紀的口號,快樂來自於內心”。

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掛礙。無掛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盤。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羅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故說般若波羅蜜多咒,即說咒曰: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訶。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這幅畫是老頑童90歲的時候畫的,今年他95歲了,不知道又會畫一幅什麼樣的作品,還是乾脆在原作的“九十”後面加個“五”。


1924年7月9日(農曆六月初八),這個有趣的老頭黃永玉出生。



黃永玉,本名黃永裕,筆名黃杏檳、黃牛、牛夫子。1924年7月9日出生在湖南省常德縣(今常德市鼎城區),祖籍為湘西鳳凰縣的土家族人。


12歲外出謀生,14歲發表作品,32歲時名聲享譽全國,年過半百去學駕照,80歲時為時尚雜誌拍攝封面,93歲還能開著法拉利到處跑。連白巖鬆都說:老了要做黃永玉。


他年輕的時候,曾任瓷場小工、小學教員、中學教員、家眾教育館員、劇團見習美術隊員、報社編輯、電影編劇及湖南省吉首大學終身教授、中央美術學院教授、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


自學美術,文學,為一代“鬼才”,他設計的猴票和酒鬼酒包裝家喻戶曉。黃永玉被稱作“畫壇鬼才”,也是少有的“多面手”,國畫、油畫、版畫、漫畫、木刻、雕塑皆精通。平生舉辦畫展數十次、出版畫集幾十種。



對於別人尊稱自己為黃大師,他卻罵道:畢加索、吳道子才算大師,我算什麼大師。今天教授滿街走,大師多如狗。


作為一名資深的90後段子手,他不僅講段子,還用他的筆畫段子。比如下面這些——


做一天木魚,挨一天敲


我醜,但我媽喜歡


人罵我 我亦罵人


生個蛋犯得上這麼大喊大叫嘛?


開會了,不要玩手機


我拿耗子藥,當早餐


鳥是好鳥,就是話多



也不想一想,他為什麼對你這麼好









黃永玉曾說:“藝術讓人高興,讓人沒有距離”。

但是,你要是以為他知識會畫些小段子的話,那你就錯了。且看下面這些——

黃永玉很喜歡畫荷花,畫了8000多張。他筆下的荷花處處透著生機,有一種蓬勃生長的野性之美,就跟他這人一樣,鮮活、熱烈,生機勃勃。



黃永玉用色十分大膽,因此他的荷花會給你一種燦爛多姿、濃墨重彩的感覺。



這種別具一格的國畫畫法,難免會受到好事者的質疑,就有人說他的國畫不正宗。對此,黃永玉開玩笑的說:誰在說我的畫是國畫我就告他



除了荷花,黃永玉還喜歡畫各種動物。


郵票:猴


1980年,黃永玉設計出第一輪生肖郵票:金猴,是以他養的猴子為原型所創造的,而這枚在當時只值八分錢的郵票,現在已經暴漲30萬倍,而這也被譽為“集郵史上的神話”。2016年,正值猴年。黃永玉再度出山為猴年創作專屬郵票。



除去猴子,黃永玉也喜歡畫貓頭鷹,各種神態的貓頭鷹,每一個都具有十足的生命力,很萌!


人錯誤地把我們的眉毛當成耳朵


黃永玉筆下的貓頭鷹多是左閉右睜的神態,十分呆萌



黃永玉還為孩子出了一本動物書,叫做:《給孩子的動物寓言》。



左:野豬    右:老虎



人真不是個東西

——序

  動物比人好,動物不打孩子,人常常打孩子。

  人喂小鴨小雞好玩,養大了殺了吃了。雞鴨臨死前被卡住脖子的時候,不信人和它有這種生死關係。

  聽說舊時候雲南四川貴州的馬幫,一兩百匹馱馬走在路上,其中一匹老馬倒地不起時,馬群就會一齊仰天哀號。

  想起這些事,我總是不好過。

  我也是人啊!





報喜不嫌吵。 

——喜鵲




我醜,但我媽喜歡。

——小老鼠




慢慢地,連自己也信以為真。

——吹牛




致命的錯誤是我醜陋。

——癩蛤蟆




料理孩子,

我比我老婆還在行。

——海馬




不管我有時多麼嚴肅,

人還是叫我猴子。

——猴子




我要改名換姓了,

為了"紙老虎"的臭名聲。

——老虎




啊哈!

我偷吃糧食,

人卻叫我和平鴿。

——鴿子


你如果以為他只畫水墨,那下面這些作品肯定會讓你打破頭腦中的界限。黃永玉從14歲開始發表作品,後來有一段時間主攻版畫,他創作的《春潮》、《阿詩瑪》就受到很多人的喜愛。


作品:春潮


作品:阿詩瑪




藝術,在他的手中,沒有那麼多的界限了,多種材料,多樣的表現手法,多彩的內容,表現的都是一個豐富有趣的靈魂對於這個世界的感受。


注:本文來源於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供大家共同分享學習,如作者認為涉及侵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核實後立即刪除。

已同步到看一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