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在這裡的原因

2019-08-22 17:37:40

聲音資源載入中...

來島第二天,經紀帶我去金鐘看房。此地端坐於資本主義洪流正中心,鄰居一水兒投行精英,我頓覺逼格提升百分之六十三。

更重要的是,房租居然出奇公道。剛要籤,經紀說嗯嗯有個小問題,需要跟你說明一下:這間房的隔壁,曾經發生過一個小案子。沒啥,就是美銀美林的交易員殺了兩個菲律賓**,把屍體裝在行李箱,在陽臺上放了一個禮拜。

我一個箭步衝下樓去,頭也沒回。

衝出大門,見街上人來人往。水果攤,法餐廳,雲吞麵,特斯拉門店,Cucci LV Prada……一切如常。

變態殺人魔和吃麵的茶餐廳,僅一門之隔。這個島真是無比詭異。

我在很多國家(和地區)生活過。每到一個地方,完成親密接觸的過程都是在公交車上。

尤其是這個島。也許是小,但這裡是唯一一個坐公車繞幾圈,生老病死、週期輪迴、喜怒哀樂、天堂地獄…便能一目瞭然的地方:

第一站青衣,滿是墳墓的山頭,前面只圍一座牆。圍牆外的人行道上,推嬰兒車的媽媽路過。從搖籃到墳墓,只隔一座牆。

第二站紅磡,落站知名學府理工大。看虎狼之年們如汩汩清流湧出學校,穿過馬路——對面便是島上最大的火葬場,青煙股股。從生到死,就隔一條馬路。

在這個島上,大家走路急,做事急,吃飯急,有時候還很凶,面如石膏。還有一項特異功能:頻道可以迅速切換,跟自己無關的記憶能瞬間清零。

在這裡,你的眼睛就是三觀,相信什麼就能看見什麼。忙碌清閒,成敗得失,生老病死,一年又一年。經歷的事,見到的人,終究會隨著雙層大巴士,奔向下一站。

這大概就是周伯通老師“空碗盛飯,空屋住人”之境界吧——放空,清零,才能滿。去了就去了。無論您得意了,失意了,有戲了,沒戲了,明白了,還是更糊塗了,都無關緊要了,重要的是速速給自己按下重啟鍵。

這大概是人間煙火的另一個境界,也是島人教給我的重要一課:最重要的在當下。

“豉油西餐”,全世界只能在兩個地方找到:島上茶餐廳的選單裡,和蘇荷Soho的旮旯裡。島就是個能用牛頭肉代替頂級肋眼扒,用蠔油代替法式醬汁的地方。白天是滿街孤獨的後腦勺,晚上就變妖嬈之城。第二天又變回地鐵裡的那聲“小心站臺空隙”。

小波老師說,對生活做種種設定是人特有的品性,不光設定動物,也設定自己。古希臘有個斯巴達,那裡的生活被設定成了無生趣——男人設成為亡命戰士,女人設成生育機器,前者像鬥雞,後者像母豬。這兩類動物很特別,但它們肯定不喜歡自己的生活。但不喜歡又能怎麼樣?人也好,動物也罷,都很難改變自己的命運。

後來小波老師遇到的那隻特立獨行的豬,二師兄活得好不瀟灑,還學會了汽笛叫。

然而這個本領終於給它招來了麻煩。老鄉們說,這豬不正經,好多人痛恨它。從此二師兄便活在了所有“寧做我”的人心中。

這個島上有好多寶貝,但是渾如家常的人,永遠不會注意到這些破破爛爛。然而為了能永遠吃到灣仔街頭臭臭的咖哩魷魚和魚蛋,有人等了幾百年,還願意再多等幾千年。

文藝青年的毛病就是愛把一切舊的東西化為悲傷情緒的來源。幾年影像,給島留著個念想吧。

多圖預警。




此時彼刻


黑咖啡不加奶


紅葉和垃圾桶


登手登腳


赤柱の舟


做好便是


長洲午休


MOMA


Hardcore文化


古惑街


哪裡都可以架起的


竹竿


新年快樂


容易放飛的地方


夏天的尾巴


一粥一飯


一鴨一鵝


念想


不許動


昨日的世界


young and free?


土地公公要回家


藥不能停



永遠能找到的昨天




龜苓馬蹄


你從哪裡來?


免傭


通渠


瀨尿蝦的家


夫子還想說什麼?


水泥糊面


神筆馬良


富人的公交


free...dom


大王翅


鹹蛋超人



蘭桂坊的坡兒


在夜晚復活


很多孤獨的後腦勺


永遠的cowboy




如何打發零打碎敲的日子


不能飛的小飛機






生活不是劇


它只是一團人間煙火氣


已同步到看一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