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豪手稿 | 你也曾有過這樣的日子嗎

2019-06-22 03:05:34


每個人都有過一段狼狽不堪的高三時光,那時候的我也時常想,這樣的日子究竟何時才是盡頭,可最後也只能告訴自己,快了,真的快了。我不知道是什麼力量支撐著我一路走下去,甚至不確定這些夜以繼日和不辭辛勞是否真的值得。但是我一直告訴自己,別無選擇的時候,只要走下去,就一定對了。

 

高一、高二的時候,我的心態相對輕鬆,上課的時候還總和老師鬥嘴,常常跟年輕的生物老師你來我往一句又一句,逗得全班同學哈哈大笑。她在前面講“爺爺”,我在底下貧嘴答應;我學她說話,她又氣又笑;有時候我貧得過分了,她一喊我名字,我便推搡哥哥說:“叫你呢,老師叫你呢。”

 

跟同學們打打鬧鬧,開起玩笑也是嘴不把門分寸全無,為此我還獲得了一個人見人愛,人愛人怕的綽號——“小討厭”。

 

可是一到高三,這些日子就都一去不復返了。我的高三和大多數人一樣,也和大多數人不一樣。

 

吃飯很快,總是狼吞虎嚥;每晚睡眠不足,還時不時有噩夢相伴;時刻都覺得疲乏,以致常常開啟窗戶邊吹冷風邊看書。看到鏡子裡狼狽不堪的自己,竟覺得十分陌生。

 

我也曾一度懷疑,這還是我嗎?

 

在高中千篇一律的日子裡,只有煩惱渺小而明亮。

 

因為它們提醒著我,我是那麼真切地存在著,與這世間每一個行走的築夢人別無二致。


 

高三這一年,懷揣著非北大不去的夢,我知道我只能更加努力。

 

大家甚至都覺得我變了一個人,再沒有心情去調侃老師或同學了;每天都爭分奪秒,中午在食堂只吃盛好的炒飯或者炒麵,不捨得多花幾分鐘去排隊買可以自己選菜搭配的午飯;吃飯的時候還不忘拿本書,在咀嚼的時候一行又一行地看,等到全部吞嚥下去,再把視線從書上移到飯碗上,夾起滿滿一大口,放入口中,視線便又重新回到了書上。

 

我也知道,這樣的我狼狽極了。

 

記得很多個夜晚我都是在痛苦的失眠狀態下熬過來的,那時候我和哥哥住在一個房間一張床上,他學習了一天很累,躺下就能睡著。我睡不著,就想和他說說話。

 

我側過身,叫他,哥,哥哥。

 

他通常都是沒有絲毫反應的,我便繼續,拿個棉籤塞進他耳朵或者鼻孔裡,但他也僅僅是醒一下而已,便又接著睡過去了。有時候我狠一點,捏住他鼻子把他憋醒,然後很快地和他說話怕他睡著。

 

我一遍又一遍地問他——

“哥,哥哥,你說我還有機會上北大嗎?”

 

他都是點頭哼幾聲,然後也不再理我就睡了。很多次我都覺得他沒有個哥哥樣子,明明我這麼難受痛苦了也不陪陪我,所以就很用力地踢他幾下,然後再打他幾下。有幾次把他打醒了,就輪到我裝睡了,他皺皺眉,說我有病之後也就安靜了。

 

我躲在被子裡咯咯地笑,笑完後又總覺得沮喪和落寞。

 

有人不是這樣說的嗎,大笑的人一定內心最悲傷。

 


自主招生失利後,我的情緒更加低落,成績一度墜入谷底。最要命的是無論我多努力,成績都毫無起色。

 

那時候我的名次一直排在全校十名左右,按照歷年的情況來看,這樣的成績想要考上清華北大是完全沒有可能的。我不知道為什麼,自主招生前的自己,每次考試不是全校第一就是全校第二,是學校考過最多次狀元的學生,但是經歷過自主招生後,我的成績怎麼也回不到過去的高峰了。

 

幸運的是,在我人生最低谷的時候,校長和老師沒有一個人放棄我,他們一次次跟我聊天,鼓勵我,幫我驅散心底的鬱悶。

 

但成績仍不見起色。

 

那些日子過得很辛苦,我就像瘋了一樣,和哥哥吵架,大動干戈,跟朋友冷戰,亂髮脾氣。但其實我發脾氣並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到最後我連脾氣都不發了。

 

記得最消極的時候,我就躺在床上告訴自己,該放棄了。我甚至不想再起來,想就這樣一直躺著,躺到高考。

 

你也曾有過這樣的日子嗎?

 

極度懷疑自己,否定自己,你對自己說你努力了但就是不行,你做不到,你所有的付出都無法贏得哪怕小小的、僅有一次的成功,你甚至開始懷疑通宵達旦的苦讀敵不過生來的聰穎和天賦。抱怨和鬱悶慢慢衍生出恐懼、絕望,你覺得這個世界真的不公平,你覺得全世界都在與你為敵,即使你不甘,你不服,可是現實就是要響亮地告訴你——你,就是不行。

 

但是我並沒有投降。



我渴望考上北大,我甚至從未懷疑過北大就是我唯一的選擇。我難以忘記一年前在北大參加夏令營時體驗的生活,我渴望那樣的教學樓和那樣的教室,渴望閒散了就坐在湖邊看看書,疲憊了就走到林子裡呼吸幾口新鮮的氧氣,渴望迷失自己後又在這個園子裡與自己重逢,厭惡自己後又在這個園子裡找到自信的大學生活。

 

我渴望北大,是的,我很清楚。我覺得除了北大,沒有一所大學可以讓我心安,讓我臣服。

 

頹廢過後,我收拾好自己的壞情緒,繼續在奔赴高考的最後一段征程。那時候哥哥已經拿到了20分的加分,再加上狀態和成績一直都還不錯,因此有很多的精力來照顧和鼓勵我。我一直覺得我和哥哥就是最佳拍檔,在我成績好的時候,我有心情和精力來幫助他;在我成績飛速倒退而他勝券在握的時候,他又可以反過來幫助我。

 

每天清晨,我都會很早起來,先背五組單詞,然後去洗漱,我在衛生間的牆壁上貼滿了各式各樣的字條,有文學常識,有字音字形,有英文單詞,還有成語釋義。刷牙的三分鐘裡,我會盡量把牆上所有的字條看一遍,從莫泊桑看到曹雪芹,從《悲慘世界》看到《資治通鑑》。

 

到校後馬上開始複習書中的知識點,我把書翻開,擡起頭閉著眼背誦每一課的知識,我覺得所有的知識體系都已經深深刻在我的腦海裡了。上午的課總會感到睏乏,我多數是站起來聽課的,就站在教室的最後面。一下課就拿著習題跑去老師的辦公室,問問題的時候我緊跟老師的解題思路,分秒都不敢分心。做廣播體操的時候,我就拿一個古詩文的小本,做操前就低頭默默地背,直到廣播操響亮的音樂聲響起,再將本子放在兜裡,開始做操。

 

中午回家,午飯總是很豐盛,補充足夠的營養可以幫我更好地對付一天的苦戰,但我也總是在20分鐘內解決午餐,之後便到臥室裡做題。

 

每天中午,都是固定的英語時間,一篇完形、兩篇閱讀,我相信熟能生巧和聚沙成塔。午休40分鐘,醒來後陽光正好,客廳的桌上總是擺放著家裡人準備好的水果,蘋果、橙、櫻桃,都已裝好,是下午補充能量的“重要裝備”。下午的課間我也很少浪費,10分鐘的課間就可以做一道數學大題。

 

等到晚飯後,我又會做15道英語單選,再走去學校上晚自習。去學校的路上,我總是計劃著晚上要學習什麼,安排一下晚自習三節課的學習內容,之後便嚴格地去執行。晚自習大約10點結束,回到家中,喝一杯酸奶,便又開始學習。困了,就去洗臉,或者舉啞鈴,這是哥哥想出來的消除睏乏的辦法,相當好用。


夜半時分,任務完成,便洗漱睡去,睡前我總會告訴自己:“這一天,真幸福。”


 

的確,高三很苦,我們連吃飯、洗澡的時間都要精打細算,我們不能看電視,不能玩電腦,甚至連與朋友閒聊、逛街、聚會的時間都少之又少。每天早上要忍著睏乏硬撐著起床,去學校一坐便是一上午,中午做短暫的休息,然後又是一個漫長的下午,晚上也還要學習到深夜,方能休息。

 

我們的桌子上堆疊了很多的書、很多的筆記本、很多的卷子,這一切彷彿總也沒個盡頭。我們的草稿紙上佈滿了密密匝匝的數字,手掌心上寫滿了要買的習題冊的名字,桌上貼滿了各式各樣鼓勵自己的話。考試前會緊張得睡不著覺,痛苦地失眠,身體勞累不堪,考試後又會為不盡如人意的成績懊惱苦悶,甚至躲在被子裡失聲痛哭。

 

看著牆上或者桌上貼著諸如“我的大學”這樣的字,總會很心動,但是心動也伴隨著心痛。我們總感覺前途迷茫,夢想就像遠在天邊觸控不到的雲霧,或者稍縱即逝的流星。

 

但這真的就是高三。

 

誰不是這樣長大的呢?

 

要相信,那些吃過的苦,受過的累,扛過的艱辛歲月,總有一天,會化成一束束光芒,照亮我們跋涉的路。

 


本文摘自,北大勵志雙胞胎學長苑子文、苑子豪2019年首次合體之作《青春的夢,在青春做完》一書。

 

這本書記錄了兄弟倆的日常生活,從中學的刻苦學習到和家人的溫暖相處,從考入北大到初次接觸社會成為大人。

 

《願我的世界總有你二分之一》誠意夢想升級版,帶你回望六年前有關高考的那段日子,為了夢想而努力爭分奪秒地學習,無論身處多麼漆黑的角落,也總有一束亮光,引領我們前往,風雨兼程,跋涉探險,在所不辭。



這本再版書已經全面上市

希望你們會喜歡!


我超可愛的,喜歡記得分享關注哦

文豪微信

識別二維碼,讓我做你的樹洞

哥倆日常|文豪手稿|旅行遊記|你的樹洞

WEIBO @苑子文 @苑子豪

合作郵箱:[email protected]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