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你能被殘酷對待

2019-06-22 03:05:28



音樂資源載入中...
1


只見那四馬撒蹄兒奔將而來。震耳欲聾天地共振。

我望見,一匹火紅大馬。騎馬的貉躁鬍鬚,怒發渾如鐵刷,猙獰好似狻猊。還得了一把大劍,可奪天地和平,叫人互相殘殺。此為戰爭。

我望見,一匹漆黑大馬。騎馬的手持鐵秤一把,面圓耳大,三牙掩口髭鬚。叫喊道:“一升小麥一銀元,三升大麥一銀元。油和酒不可糟蹋。”此為饑荒。

我望見,還有一匹蒼白灰馬。騎馬的氣若游絲,身穿一領破爛肩袍,雙眼赤絲亂系,身後墓碑如林,緊緊跟隨。此為死亡。

三馬之外,還有一匹異樣白馬。騎馬的把一柄弓箭,頭有冠冕。光芒刺眼,能攪天動地,不可估量。此為征服。

羔羊解七封印,喚來四騎士。將戰爭、饑荒、瘟疫和死亡帶給接受最終審判的人類。四騎士的到來使天地失調,日月變色。世界毀滅。

這是《聖經啟示錄》中天啟四騎士的故事。為方便理解,我用水滸體演繹了一下。

啟示錄裡的四騎士,是隱喻中的戰鬥機。您可以把這四位仁兄套用在任何危機四伏的場景中,借來喻人喻事,毫無違和。

比如,用來比喻2019年全球金融市場三大風險共識:

第一個騎士:美聯儲加息縮表不停,誤判經濟週期。終導致美國陷入嚴重衰退,新興市場入徹底蕭條。讓1929年大蕭條看起來像是一個輕鬆愉快的寒暑假。

第二個騎士:我國投下了對付“You-know-what”的原子彈——讓我幣大幅貶值,引發全球信貸凍結。讓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看起來像是一個歲月靜好的小長假。

第三個騎士:義大利及其民粹主義政府diss掉希臘當年所有的慫,對德國和歐央行豎起了中指,導致歐元危機第二季。讓2012年歐債危機看起來像是一個百無聊賴的雙休日。

這三騎士就分別變成了黑天鵝、灰犀牛、和房間裡的大象。

本土化一下也同樣適用,就不多說了。反正也是一個國內版危機動物園。

2

如果這幾個騎士真的向您奔來,該怎麼辦?

不怎麼辦。 

沒錯。 即使紅黑灰仨騎士同時殺進了村,攪亂了本來舒舒服服的市場,您也不必改變你的基本投資理念。您依然可以將債券配著,基金買著,股債60/40分配著;您也可以繼續收聽財經節目,和投資顧問吹水,和基金經理聊配置,向偉大的多元化之神祈禱;您還可以繼續觀看西邊和太陽國央行進行的人類偉大實驗,繼續收取全球主要欠錢央行送的免費看跌期權。

換句話說,從資產管理意義上講,您大概率死不了。

為什麼呢?

因為紅黑灰這三匹馬,還有一個名字叫做“風險(Risk)”。

風險,如您所知,是一個能被“Price-in”的“已知的未知"。不僅不未知,還眾所周知,街頭巷尾,廣泛討論。市場上的交易,是“期望”和“現實”之間的區別。如果“期望”能被提前準備,那“現實”發生的時候,就沒有“區別”。沒有區別就沒有交易。這就是為什麼,您經常會看到重磅訊息驚現頭條,市場卻紋絲兒不動。

紅黑灰這仨騎士,每個都有清楚的定義。能被清晰描述出來的病症,就總能找到一味藥去治。

過去三十多年來,我們一直生活在一個沒有通貨膨脹(預期)的世界裡。不管是美國、上國、還是歐洲,紅黑灰三騎士不管哪一個進了村,帶來的風險都是嚴重的通縮衝擊。通縮風險,自2008年以後,所有老中醫都已經get到了,藥也抓好了。

這藥,就是上屆金融危機以來,幾乎每個“專業投資者”都在服用的那幾味:60/40股債分散組合大法、風險評價、全天候。

把長期政府債券當做溫暖的大棉墊子,它會幫您分散掉任何衝擊。它可能會用槓槓、稅、和費吃掉您的手,但不會吃掉您的心。繼續服用這幾味藥,就算三個騎士同時進村,只要趴在地上,打槍的不要,抱住頭順勢滾下山坡即可(推薦閱讀:什麼是風險平價)。

但是,永遠別忘了第四個騎士。

3

白馬騎士,能量不可估。它還有個名字叫做“不確定性(Uncertainty)”——“未知的未知"。

他長什麼樣兒?還是用電影情節描述一下:

《無間道》中,如果黃Sir沒死,劇情雖然危險重重,但所有“未知”均為已知(風險)。不管是好臥底露餡,還是壞臥底露餡,梁朝偉老師和劉德華老師的口袋裡,分別揣著應對工具。

當黃Sir從房頂上落到汽車頂上那一剎那,腦漿四濺,血滴如柱。誰也沒預料到的“未知”來了,劇情大反轉,沒有一個已知的“共識”主導情緒,舊故事線被新故事線取代。梁朝偉老師也就陷入了萬劫不復。

《切爾諾貝利》裡,最恐怖的感覺,不是核洩露那一剎那(風險);而是您意識到核輻射的影響無法被預知的那一刻。會擴散多遠?多久?多深?明天會不會到來?人的生命會以何種恐怖的方式結束?統統未知。切爾諾貝利,永遠是一個“不確定性”的經典象徵。

這些都是白馬騎士,終結者。

一個用今天的常識認為是不可能的未來,但又真實存在。沒人能為他的到來給出一個合理的發生概率,或者就算知道他要進村,但進村後果的潛在影響如此巨大,以至於概率、預期效用、風險與回報什麼的都弱爆了。不管您從什麼角度思考,統統沒有意義。

他將改變有關投資的一切。

白騎士一定會來嗎?

我要是知道就好了。但是劉慈欣老師和索羅斯老師比我聰明,他們似乎知道了,還寫了出來。

歡迎來到《三體》時代。

一個星系中有三個球。每個球的速度、質量、位置、執行軌跡和重力作用方式,您都知道。問:有沒有一個公式,能讓您知道未來的某個時點,這三個球分別在哪裡?

答案是沒有。

沒有答案。這是一個迄今為止,沒有任何人類能計算出來的“三體問題”。這樣的世界,如您所知,就是混沌體系。這裡沒有相關性,沒有能用來預測的模式,沒有任何一個藏在資料背後的演算法能摸到水晶球。不管您掌握多少歷史資料,對歷史模式挖掘有多深。劉慈欣老師說,這裡到處都是野生放養的“不確定性”。

金融市場上的三體時代會出現嗎?

索羅斯老師覺得會。他用經濟概念中最接近科學的理論——由波普爾老師創立,自己負責推廣的“反身性”理論,讓您看到了一個“市場價格”和“經濟現實”之間的迴圈互動:

您對現實1,有了感知A,做出決定A。決定再影響現實,現實1就變成了現實2。現實2再去影響您的感知,於是就出現了感知B和決定B。如此迴圈下去,您其實永遠也回不到A。結果是感知改變了現實。

系統動力學被索羅斯老師用在了看不見摸不著的金融市場上,非常精彩,也非常細思極恐。正因為此,“那個結果”會在什麼時點開始反饋,向什麼方向反饋,會反饋成什麼樣子?統統未知。

所以索羅斯老師早有分教:I don't predict. I'm observing(我從不預測,只暗中觀察)。

5

那您現在最該擔心的是什麼?

還真不是那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白馬騎士,而是您自己。

在一個不確定性四處玩耍的混沌體系中,“過去”和“歷史”能給您帶來的唯一東西就是“慣性”。慣性不會持久,那是一個海市蜃樓。它也許能給您點燃幾個小火花,但不會超過幾秒鐘,但它永遠不會給你那個“答案”,因為答案並不存在。

但是大部分人都不願意和“慣性”分手。

回到2008年,在經歷過一次相當於世界大戰的金融危機後,全球央行有了一個共同的敵人:崩潰和衰退。當大家在同一個戰壕裡蹲著時,步調很容易變得一致。如您所知,這就是共克時艱。

“保姆式QE”,於是變成了全球央行的一個自然選擇——因為大家不共克時艱的代價很清晰。為了讓遊戲場上的小朋友們感到更安全,爸媽發明了花式高智慧保護輔助。結果生下一個怪物,長達十幾年的全球負實際利率。

二十世紀上半葉充斥著銀行排隊*、經濟蕭條、幾乎沒有任何金融監管和世界大戰,可惜經歷過的人已經老了。新韭菜的基本生存本能——“警覺”已經退化。如果一定要祈禱,應該祈禱那個“轉折點”越遠越好。

但是轉折點還是不可避免的來了。

國際政治中,如果有一條地心引力一樣的鐵律,那就是:“合作競爭相對論”(詞是我編的)。國家之間永遠有“互動”,互動永遠不絕對。一旦“互動”開始從合作轉向梭哈,再從梭哈轉向競爭;一旦男女一號其中一位決定背叛規則,放棄承擔,不當老司機,去搭便車。那“新博弈”唯一的均衡狀態,就是所有一號演職人員都放棄合作,開始相互競爭。

共同的敵人找不到了,“風險”就變成了“不確定性”。於是博弈就從“合作”變成了“算計”和“you-know-what”。

國際政治如此,央行政策也如此。天下沒有獨立的央行。是要繼續給全球當保姆,還是要開始照顧家裡那個更愛哭鬧的,叫做“選票”的小朋友?齊步走的節奏變了,正反饋給“不確定性”,“不確定性”再正反饋給“步調不一致”。白馬騎士近了。

考慮到被封號的不確定性,下面的劇情就不描述了。都是您正在經歷的“you-know-what”、“you-know-what”和“you-know-what”。

6

假如,我只是說假如,上面所有的“you-know-what”讓您和我突然進入一個超級通脹的世界——一個今天幾乎沒有一根兒新韭菜經歷過的世界,會發生什麼?

別的情節不確定,但過去幾十年的所有投資聖經,一定都會變成故紙堆。

我知道您一定不同意。說好的科技進步呢?說好的人口老齡化呢?我媽1993年用浴缸存醬油的事件永遠不會再發生。我們的世界是緊縮的(別人是這麼告訴我們的),這不是常識嗎?

但是常識是可以改變的。

如果常識真的改變了,該怎麼辦?

Again,我要是知道就好了。這一回,估計劉慈欣老師也不知道。

想了半天,還是把大法官羅伯茨老師在一次畢業典禮上的演講送給您吧:

“在未來的歲月裡,我希望你們會受到不公平的對待,這樣你們就會懂得正義的價值。我希望你會遭到背叛,因為這會教會你忠誠的重要性。

我希望你能時不時的感到孤獨,這樣你就不會把朋友當成理所當然。 我再次祝願你時不時地走黴運,這樣你就會意識到“機會”在生活中的作用,明白你的成功不是完全應得的,其他人的失敗也不是完全應得的。

我希望你會痛苦、被忽視,這樣你就會知道“傾聽”的重要性。學會同情。 ”

不管有沒有人希望這些事情發生,它們都會發生。但願您能被殘酷對待,越早越好。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