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心靈史:從滅霸到買買提(3)大消費小幸福

2019-06-05 06:35:12



經濟學心靈史:從滅霸到買買提(1)

經濟學心靈史:從滅霸到買買提(2)窮人靠變異,富人靠科技


1

有一天,我在茶餐廳裡吃麵。咖哩魚蛋,單面煎蛋,凍鴦走甜。

餐廳裡空無一人,只有老闆一人在門堂算賬。牆上一臺大電視,一籠鮮肉小籠包又唱又跳。我沉浸在一片祥和的氣氛裡,突然覺得很幸福。不由得開始眯眯笑。

老闆突然問:這位客官,你為何快樂?

我擡頭,正撞上老闆深邃的眼神——原來他是個哲學家!蘇格拉底style:讓自己偶遇路人甲乙,然後問他們關於人生,關於快樂,關於意義的終極問題。

於是我認真思考了幾分鐘,想給老闆一個蘇格拉底的回答。我為什麼這麼快樂呢?

或者,我有什麼理由不快樂呢?我乘著一條金屬巨龍專座,在地下橫穿半個城市來到這裡,只花了15分鐘。只要我高興,我的龍還可以隨時載我去任何地方。 

我來到這間茶餐廳,兩位大師傅從小苦練,切、 片、剁、劈、拍、剞、翻勺、抓鍋...磨練手藝許多年,就是為了今天給我做出最好的一碗麵。無論我選牛腩,蘿蔔,豬大腸,牛肉丸,墨魚丸,還是粗麵,幼面,油麵,蛋面,公仔麵,全都有求必應,讓我吃好。

老闆怕我一個人吃麵寂寞,為我準備了娛樂節目。大螢幕上,幾十個頻道,幾十個節目策劃團隊,竭盡所能創造最好的節目,爭奪我的注意力。螢幕裡的小籠包和小姐姐們,著魔一樣節食,減脂,健身,塑形,把自己身體推向極限,展示最好才藝,就是為了哄我開心——如果不喜歡,我還可以刷抖音,看視訊、讀部落格、聽播客。

這比皇上還爽的生活,唾手可得。我為什麼不快樂呢?

老闆沉吟半響:我是想問今天牛丸入味了沒。

看來老闆沒有get到我。沒有關係,亞當斯密老師一定可以。

斯密老師知道我為什麼快樂,不是因為賬戶裡的錢比皇上多,也不是因為我的享受比皇上多。而是因為,同樣的“快樂”,我幾乎瞬間得到,花的成本也比皇上低得多。

那皇上時代的“快樂”,要花多少時間和成本呢?

斯密老師拿出一根針:

有了它,您可以得到縫一件新衣服的“快樂”。但要得到這根針,唐代的老奶奶要磨鐵杵,一磨可能就是十幾年。幾百年後,有了更先進的技術和工具,也得磨好幾十天。今天,磨一萬根針,可能一秒鐘都不到——在幾百年的時間裡,針給您帶來“快樂”的效率,提高了幾萬倍。

這幾萬倍效率哪裡來?

專業分工。把鐵杵磨成釘, 亞當斯密老師一共數出了十八道工序:拉絲、校直、切斷、磨尖、制鼻、磨鼻、熱處理、研磨、串亮、精磨針尖、拋光。

十八個人,十八個工種,分工帶來專業,專業成就技術創新。新工種上再細分,細分之後更專業,專業之後再創新……就這麼無限正迴圈,人類社會一路小跑,國家更富裕。

有了專業分工,才有了為我開地鐵的司機,為我做魚蛋的師傅,為我娛樂的小姐姐。才讓每個人以極低成本,過上了皇帝般的生活。

2

但您為什麼還是不快樂呢?

人世間,有一個久治不愈的問題:為什麼人在工作中總會感到痛苦?

答案就在您的名片夾裡。

在這裡,您會發現,這個世界上令人費解的頭銜越來越多——溝通協調員、學習專員、資料採集師、風險前瞻專員、中臺後臺左右臺、首席各種官……當一切都實現了工業化,您和我,還有成千上萬遍佈全球的他們,都變成了龐大機器上的一個個小齒輪。

而這臺機器到底長什麼樣子,可能永遠不會出現在您的頭腦中。您想破腦袋,也get不到自己996的意義——專業化分工給了您皇帝般的生活,也讓您失去了工作的意義。

失去意義也就算了,它還把人類“自私”的基因推到了極致。

茶餐廳的師傅,地鐵司機,電視裡的小姐姐們不停工作,把身體推向極限,難道真的是為了哄我我開心,讓我過上皇上般的生活嗎?

當然不是,他們根本不知道我是誰,也不關毛線心。任何人的996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或賺錢,或出名。人類的才能天然有差異,把專長髮揮極致,能為自己積累財富,如此而已。

人本能自私,能把這種本能無限發揮的是什麼群體? 

孟德斯鳩老師說,當然是追逐利潤的富人們。

高效變成了剩餘,剩餘壘成了財富,財富生出了中產,中產開始需要奢侈品,奢侈品讓人變得邪惡,邪惡的慾望加劇貧富分化。久之,皇帝般的快樂就沒有了。

那真正的快樂在哪裡?

斯密老師出生前,“快樂”,在孟德斯鳩老師講的故事裡:國家、政體,就像您和我的身體。要健康要快樂,我們的身體上就要插上一根發條。這個發條叫做“德性”——愛祖國,愛同胞,愛平等,愛法律。

“德性”要怎麼表達?

愛節儉。勤儉節約,斷私慾。

斯鳩老師的故事鏗鏘感人:愛民主就是愛平等。如果“幸福”像餅一樣可以切割,每個人的份量應該一模一樣,無差別之極端平等,才是真平等。要做到無差別,唯有無私慾,斷舍離,剩餘歸公,“幸福”才夠平均分。

如果做不到,私慾會吃掉您的德性,腐爛您的心。結果就是毀滅。

3


so smart


斯密老師不同意。他講了一個消費升級的故事。

私慾不會吃掉您的任何部位,它可以服務整個社會。人類需要被教育,教育如何消費,如何追求更高質量的消費——這樣才能拯救資本主義。

奢侈消費,產生過剩的財富。水滿則溢,只有溢位來,才能澆灌到社會中最弱小的成員。

一部分人最高階慾望的滿足,才有另一部分人最低階慾望的滿足。

那追逐利潤,無限接近於邪惡的資本家呢?讓他們放飛自我嗎?

斯密老師說,等等我的故事還沒講完。

人,有一種難以理解的能力:能判斷並剋制私利。追逐利潤的資本家,只要在生產關係和社會關係中控制自己的感情和行為,極高明而道中庸,便可共建和諧社會。

您對富人有誤會。他們真正關心的不是錢,而是榮譽和尊重;他們拼命斂金,不是因為貪婪物質,而是為了得到喜愛和認可。

加稅,富人的心可能依然冰冷,甚至攜款逃離國家。所以與其徵稅,不如給予其榮譽和地位——他們一定會回報社會的。

對資本主義的未來寄予迷人希望的斯密老師,三觀本來很正點。然而依然沒有逃脫被自己的故事“演繹”的命運。

他的故事片段,被長江後浪主流經濟學家演繹成經濟學“第一原則”。如您所知,這就是幾乎所有西方經濟學理論的假設:經濟人。

“經濟人”本無殺傷力,但是“自利心”這三個字,太容易被講成故事;“自利原則”這個理論,也太容易被聯想。被政治需求切片、加料、大火翻炒,一個“社會人被打造成金錢奴隸”的故事,就講好了:追求個人利益膨脹,違背宇宙發展規律。

斯密老師也變成了“自私經濟學”的鼻祖。

4

斯密老師“極高明而道中庸”的《道德情操論》,給什麼是“富有的人”畫了個像。

他接著問了個更重要問題:那什麼是“富有的國家”呢? 

肯定不是打貿易戰的國家。

如您所知,這就是斯密老師的故事第三章:國富論。

(未完待續)

經濟學心靈史:從滅霸到買買提(1)

經濟學心靈史:從滅霸到買買提(2)窮人靠變異,富人靠科技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