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茜:遠離所有的不平,寧可擁抱虛構的過去或未來

2019-04-14 05:59:22


點選上圖  購買文茜的愉悅學校




文:陳文茜


懷舊,看起來很美:其實是對失去的、消逝的、荒唐的、遺憾的過去,一種溫柔的抗爭。


它變成時尚、設計、海報、音樂、電影、自我編織的故事⋯⋯滲入不可能愉悅的當下。


它,像止痛劑。


懷舊如一杯威士忌,陳香,醇美,它怎麼來,發生了什麼事,如何釀造,都不重要。是的,那些年代已經永久且實質上地脫離了我們,可是沒有一種生活是簡單的,所以「懷舊」成為我們最佳的安慰劑


不過一個即將老去的人,如果一直懷舊,正如一直酗酒,那可是很痛苦的。


懷舊,看起來很美


你的容貌變了,你的體態不再優美了,除非你只活在「美圖秀秀」裡,否則一直看過去,懷念往事,這個人等於只是一個死亡記憶機:人沒死,卻也沒真正活著。成天想的、唸的,都是當年⋯⋯記得⋯⋯這樣的活著,等同一臺往事點播機。


這能算活著嗎?


所以威士忌之外,我們要加點調味,像調一杯美味的雞尾酒,我們仍然必須對未來,抱持一定的渴望。


你可能會質疑,老了,渴望什麼?不是會更挫折嗎?


我不以為然。


你可以美化過去,為什麼不能美化未來?


未來比過去更沒有影象。即使最厲害的鐵板神算,沒人算到電腦,沒人點出人工智慧。


既然未來不可測,何不夜夜編織美夢?年年許下願望?


除舊佈新


我 50 歲時告訴自己,從此以後每年跨年夜,我都要在不同的城市跨年。於是從紐西蘭陶波湖、紐約中央公園、巴黎 Cotes 旅館、巴厘島 Amankila 懸崖、加州 Big Sur 、比利佛山莊⋯⋯我時而看煙火,時而在寧靜的樹屋中⋯⋯直到去年,我太累了,突然發現這計劃的興奮感正在消失。


於是今年的跨年,本來要到悉尼的我,取消了行程。


過去十年,這似乎已成為我固定的跨年儀式。好像沒有煙火,沒有一個異地,無法突顯這個不平凡的日子。


但所謂從 2017-2018 的跨越,除了使我們每個人都多了一歲,往後簽署日期,沒有 2017 四個號碼,它的意義在哪裡?


它的白天並不特別長,氣溫也未必特別冷,純粹只因為人為刻度及地球自轉的計算,這一天世界都唱著相似的音符,然後儀式性地高聲倒數。


突然之間,分分秒秒,那麼特別,那麼珍貴,突然之間,就在今夜。


喜歡節慶的我,過去跨年一定參加 Party ,或者在不同的城市享受跨年,或者與友人在某個最佳景點一起觀賞煙火,似乎是走過歲月的必經過程。


臺北101元旦跨年煙火


Auld Lang Syne (《友誼地久天長》)友誼長存,不必哀悼。往事不必回憶,人生太短,可以相聚,說些好故事,聽些想流淚又不必流淚的歌曲,高歌歡唱之間,煙火炸了。


炸掉了瞬間的分分秒秒,炸掉了過去,那些㶷爛的色彩繽紛的世界,讓我們遺忘了所有的苦處與為難。


這一生,幾乎每個跨年皆如此。


但今年,滿 60 歲的我決定讓今年跨年夜迴歸平淡。本來還想到頂樓吃手扒雞,冷颼颼的寒風,打消念頭,不如家中抱著毛小孩暖和多了。


想想我 17 歲的小狗南禪寺還能陪我幾個跨年,或者更冷血理智地明白這可能是我和她最後的「友誼長存」跨年。


其實今夜,她就是我最好的煙火。


在媽媽懷抱中的南禪寺


於是 2017 年最後一天的下午,我煮了一鍋麻油雞,家中香味四溢,煤油爐火燒起,聖誕節的燈飾尚未拆除;院子裡已開的茶花,剪下來置放不同角落⋯⋯


過去為了把平凡的日子鬧得如此不平凡,還得舟車勞頓,跨國飛行;今年我決定把似乎不平凡的日子,過得平凡、簡單、安靜、且溫暖。


幸福,有些時候,不需要太多尖叫聲。


▲ 院子裡的茶花開了

▲ 剪一朵隨意擺放家中

渴望未來,會帶來興奮;若累了,就休息一下。這不是工作,非完成不可。它和懷舊一樣,甚至更沒有邊際,你可以任意塗鴉。


但永遠別放棄對未來的渴望和想象:無論你在什麼年齡,什麼狀況。當你擁有生命,還可以自由行動的時候,就要感受生命之美,世界之大,可能性之寬。


不要虛擲你的青春時代、黃金時代、中年時代⋯⋯任何時刻都不要去傾聽枯燥乏味的東西,尤其不要設法挽留無望的失敗,不要把你的生命獻給平庸、叼叼絮絮和悔恨。


遠離所有的不平,寧可擁抱虛構的過去或未來。


活著,把你寶貴的內在生命活出來。可以懷舊,也渴望未來。


什麼都別錯過。



這裡是「文茜的愉悅學校」

我們並不提供科學原理

只有活生生的人生經歷,以及歲月過後的人生思考

希望他們的人生態度能給你一些啟示

關於逆境、選擇、和解、死亡……

更多文茜專欄

春節感言:人生走到這裡,容易也不容易

這一生,我們錯過了多少次的圍爐?

一個「公主」與一個「乞丐王子」的情人節

今天除夕,用手寫封信,給最親愛的人

人生無悔是閱讀

病痛熬過的一天、任意揮霍的一天,都是一天

一個知道什麼是足夠的生命,啟發每一個自以為受苦的人

你不能抗拒死亡,但是你可以看穿它

關於愛,我交了白卷

愛錯人,比從不愛任何人好




- 商務聯絡 -

魏小姐

[email protected]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