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CHAO我看

2019-04-14 00:02:37



左起:程青松、楊科、祁驥、辛奇


12月1日下午14:00,在北京三里屯CHAO舉行了第二屆86358短片交流周獲獎影片《雨季不再來》、《一隻藍色的蝦》和《男孩們》的放映活動。評委會大獎影片《一隻藍色的蝦》的導演祁驥,最佳導演獎影片《男孩們》的導演楊科,映後與觀眾進行了坦誠的交流。柯首映負責人辛奇,86358短片交流周評委程青松也出席了放映活動。


導演楊科認為這是他參加所有展映單元收穫最多的一次:“因為從觀眾的提問之中我突然悟出的了一個道理就是'人物'和'人物關係'是兩回事,有時候導演可能光顧著塑造人物了,卻忽視了人物關係。'一切都是人物關係',我忘記了是在那本書上看到過這句話,但這句話現在就在我腦海中不斷閃耀,我會好好消化今天這次展映的收穫。”


祁驥


導演祁驥也表示特別感謝此次展映活動放映他的作品,給像他這樣的青年導演一個跟觀眾見面交流互動的機會。


劉爽


影迷互動


謝星


影展現場


附:《雨季不再來》《一直藍色的蝦》《男孩們》第二屆86358電影短片交流周評委會評語


【最佳短片:《雨季不再來》(導演:黃驍鵬)】

評委會評語:《雨季不再來》,三段暗湧的青春故事,清新、自然地蘊釀、傳遞和鋪陳,荷爾蒙的氣息撲面而來,雖然是關於青澀年華的記憶,視點切換自如,顯示出成熟的敘事掌控能力。當雨季過去,人生就完成了第一場刻骨銘心的洗禮。


【評委會大獎:《一隻藍色的蝦》(導演:祁驥)】

評委會評語:《一隻藍色的蝦》,講述了一位歷經傷害的女性如何以“母愛”修補殘缺人生的過程,女主角精彩的表演使其更具說服力。生命或許並非上帝給予我們的美好饋贈,代孕這一敏感話題的呈現,頗具眾生皆苦的意味,藍色代表憂鬱,渺小個體則如汪洋中的蜉蝣。


【最佳導演:《男孩們》(導演:楊科)】

評委會評語:《男孩們》,一起校園失竊事件演化為暴力事件,翻湧出少年們的“恩怨情仇”,導演用略為黑色的方式營造出男主角的孤獨處境,劇情的翻轉則充滿荒誕的意味,“真相”總是不存在於群體之中,“男孩們”應證了這個疑問。





《雨季不再來》是一部描繪青春校園中懵懂情感的電影。高三男生方又圓因為參加**禮的節目終於得到了接觸心儀女生夏晚的機會,但很快他發現,組織該節目的班長李純以及他的鐵哥們韓天對他的感情也並不簡單。幾個少男少女的關係交錯,在大同小異的高考壓力面前,經歷著大相徑庭的青春成長。





電影《一隻藍色的蝦》反映了社會的現實一角,葉紅為一對委託人夫婦代孕生子,檢查的時候意外發現自己懷了一對龍鳳胎。生產之後,女嬰因患有先天性疾病被委託人夫婦拋棄,而葉紅在手術中突發意外,無法再次生育。面對她唯一的“孩子”和自己的未來,她艱難的做出來抉擇。





電影《男孩們》講述了青春時期男孩們之間的摩擦。主角林寬曾經因偷盜而被同學排擠,於是在一起失竊案被曝光時,林寬被同學們再度懷疑了。遭受不白之冤的他試圖製造一個周密的計劃來為自己洗白,卻沒想到被另一個同學打亂了。當失竊案的真相逐漸浮出水面時,林寬被推到危險的浪尖上。



CHAO精心策劃每週末不同的藝術文化活動,將以表演、影片放映、工作坊、大師課程班等方式呈現,旨在充滿創意的輕鬆氛圍中為參與者打造品質卓越的生活體驗平臺。


CHAO藝術中心是一所綜合型藝術機構,它以“無界藝術空間”的概念,匯入各種藝術形式,成為中國首家大型全體驗式藝術展演中心。


CHAO藝術中心致力於打破疆界,面向當代任何優秀的藝術形式提供更具表現力的展演平臺,使那些真正的藝術家及創意領袖們能夠理所當然地站到時代的最前列。


中心通過策劃和組織多元的文化交流活動,集合當代藝術、電影、音樂、戲劇、舞蹈、寫作、時尚、設計以及建築等各界最具創造力的思想和形式,推動當代中國新文化事業的發展。


中心還將發揮獨特的資源優勢與國際上有影響力的學術機構、文化基金會、美術館、電影節、音樂節、戲劇節、藝術博覽會等建立網路化互動,並參與多極文化合作,製造和提升中國當代優秀文化的世界影響力。


中心將同時建構專業的文化服務體系,公共藝術、工作坊及教育的創新模式,積極促進藝術與社會、藝術與生活的連線。


中心倡導無疆界創意理念,以開放的姿態全方位地迎接各界優秀人士,共同參與融合、延展以及創造最具時代風貌的文化與藝術。





CHAO Subscriber是一個創新的會員制度,我們希望通過線下活動提供高品質的生活方式體驗,達成有共識的價值觀,主動提升自我、社會與環境意識,掃描下方二維碼加入CHAO Subscriber。




秉承著“無界藝術空間”的概念,CHAO特別創立藝術展覽專案Wo Art CHAO,以探索展覽方式的多樣性研究及定義新的文化藝術類型為主旨,大膽採用超常展示形式,帶入並引發新的藝術事件及內容,以形成具有時代記憶特色的可持續全新展覽模式。


2018年11月3日,作為Wo Art CHAO藝術展覽專案的首度啟動,CHAO藝術中心創新將“臆想”裝進“倉庫”,於三裡屯CHAO地下一層的寬闊藝術空間,開啟為期2個月的沉浸式藝術展覽體驗。藉由多樣媒介形式與空間規劃,CHAO將與參展藝術家、管理人員及觀眾共同打造出一間別開生面的“臆想倉庫”。


· 別出心裁的倉庫入口


· 觀者在“無導覽”的特殊展覽語境中,自由探索貨架上的藝術品


· 展覽空間區域性圖



在展覽的主展單元中共集結了52位不同文化背景和領域的藝術家、設計師及收藏家,通過五十餘組大型貨架,千餘件裝置、雕塑、綜合材料、繪畫、攝影、新媒體藝術等作品,打造出一個別開生面的沉浸式展覽“臆想倉庫”。


它將提供貨架的迷宮、有限的空間、卡片、編目和神出鬼沒的倉庫管理人員,同時自帶管理規章,甚至有自己的一套分類方式和邏輯。臆想倉庫會向觀者提供儘可能大的自由度,但不主動。觀者或在其迷宮般的貨架中兜兜轉轉,或在目不暇接的作品間回味駐足,通過倉庫的標識和索引,尋找和發現也能成為一種體驗。


· 展覽空間區域性圖


· 部分藝術家作品現場圖


· 策展人部分設計手稿


臆想倉庫是一個隔絕現實和時間,展示奇觀異景的封閉空間,一個妄想和巨集大計劃的避難所,同時也是身份不明事物的中轉站,它蒐集、儲存、研究和展示人類思維歷史程序中產生的所有溢位之物。


所謂臆想之物,主要是指一些題材或內容上卓爾不群、思維主觀、難於分類、風格異常的藝術作品,如家族樹、密碼學、祕戲圖、退相干、西洋景箱、思想模型之類。但並不侷限於製造幻象和異色風景。固然臆想往往披著現實的羊皮,但歸根結底,所有的藝術都是幻想的。另外涉及見世屋、附會學、獨立文化、自發博物學等來歷不明而又脫離實證僅存於個人臆想的特殊物品也可歸入其中。因這些東西是歷史產物,既不能不儲存,也不能隨意利用來毒害群眾,使之產生不良臆想。故應封存於特殊之所。


· 策展人部分設計手稿


在臆想倉庫中,我們不再遵循美術史的任何脈絡,傳統展覽模式將被顛覆:作品被放置在佈滿全場的倉儲貨架之上,正如藝術家自己的庫房。同一個人的作品甚至沒有擺放在一起,而是分散到各個角落。除了作品本身,同時展出與作品相關甚至無關的私人物品,兼顧展示與功用。以往展覽中作為焦點的作品可以被邊緣化,遮擋、傾斜、倒置,甚至與其他無關的物品堆積在一起。一幅倒置的畫或雕塑絕不是觀眾預期中的,但也是非常值得一看的奇觀。


展覽前言


有人說倉庫一直存在,並且還將繼續存在。


義大利人利瑪竇於1583年來中華帝國傳教之前,曾經自創出一套據說非常有效的記憶術名曰記憶宮殿。首先需要在腦海中虛構一座壯麗宮殿,有各種各樣的大廳、房間、閣樓和櫃子,然後把想記住的事物或知識分存其中,日後通過回憶宮殿的種種細節,可以巧妙地取出記憶的碎片。他試圖用這種技術再加上其他奇技淫巧勾引中國的士大夫們走近上帝,但顯然不甚奏效。中國的科舉本身就是非常複雜的指代記憶系統,各種典故和正規化可以套用到任何地方,乃至於整個歷史都是建立在隱喻和重複的記錄之上,大學士們進諫皇帝時不斷地在引經據典,彷彿排演歷史劇本。而做到這些並不需要在腦海中建立秩序井然的宮殿,只需經過多年苦讀形成條件反射即可。


· 布展花絮


一座記憶宮殿其實就是倉庫。利瑪竇的發明提醒我們所有創造和妄想的最終歸宿可能也是如此。書籍、標本、專利卷宗、研究成果和設計圖,古董、不可告人的祕密檔案乃至於足以毀滅世界數次的恐怖武器,無不沉睡於倉庫中,當然也包括無數堆放在庫房和畫室的藝術品。就像盧浮宮兩萬多張藏畫一樣,其中能夠被展出的也就兩千多幅。而紫禁城的180萬件藏品據說要上百年才能輪流展完。


作品一旦完成,在離開藝術家之手的瞬間便進入了記憶的領域。藝術品本身就是個完善的索引,每處壓痕和筆觸、材料在時間作用下的變化都在豐富這個系統。當然索引的資訊也會丟失,但時間和想象力會彌補失去的部分。當觀眾散去,寂靜無人的博物館是其最感人的時刻。此時每件物品都在時光流逝中沉默著,永恆不再只是個抽象概念。


· 布展花絮


在臆想倉庫中,同一個人的作品甚至可能沒有擺放在一起,而是分散到各個角落,尋找和發現也能成為一種體驗。除了作品本身,我們同時存放與作品相關甚至無關的任何東西。傳統博物館空間中通常作為焦點的作品可以被邊緣化,遮擋、傾斜、倒置,和其他無關的物品堆積在一起,這種新的關係在傳統展廳裡很少見到,卻是倉庫的常態。一幅倒置的畫或雕塑絕不是觀眾預期中的,但也是非常值得一看的奇觀。


和博物館尤其不同的是倉庫更意味著平等。物品在這裡只有目錄編號的區別,價值判斷讓位給基於空間的實用性。這種平等讓一些平時不太可能碰面的物品之間產生新奇的聯絡,正是不同的記憶系統碰撞出的閃光或煙霧。給各類物品編輯目錄這件事本身就已經究極了無窮的想像空間,這是套完整的儀式:出庫、入庫、標籤、目錄卡、卡片櫃、再加一位管理員。管理員是冷漠的倉庫之神,他必須不被各種流行或刁鑽的品味打擾。


· 布展花絮


倉庫中凝固的時間製造出了一個永恆的模型:莊嚴、靜止、自成一體。每件展品實際上也是現實的鏡子,與那個龐雜喧囂的外部世界一一對應。長時間處於這個環境中會被這種虛妄的永恆所影響,沉迷於其中蘊含的意義。但有可能這個編碼系統就像博爾赫斯描述過的那個可笑的中國百科全書一樣,每件事情都被其他東西所指代,在無比複雜之中消解自身。


妄想是思維的終極形式,主觀、執著,重複,是基於個人和群體歷史的狹隘觀點被無限強化。偏見也是創造力的源泉,種種妄想和偏見的堆積被叫做文化。正如博物館是歷史的墓地,倉庫更加純粹。


· 布展花絮


我們製造一個虛假的倉庫,是對光鮮亮麗的博物館的一種玩笑般的修正。


倉庫是關於世界的各種隱喻之一。無論是巨集偉博物館的地下室,還是某人雜亂的閣樓,世界上的每個倉庫都是相通的,一張隱祕的大網將它們連成一體。再次回到宮殿和燈光下之前,倉庫裡的一切都靜靜蟄伏著,也許需要無限的時間。在這裡,瘋狂和安詳並存,光明與黑暗同在。我們不期待倉庫提供什麼答案,它本身就是答案。


(盧悅 2018年10月記於清邁)


一個“倒行逆施”的藝術展

楊君談“臆想倉庫”


[歷時10個月的籌備,52位藝術家,超過1000件作品,展品總重18噸,出動運輸車20餘次,覆蓋北京、上海、杭州、貴州等多省市運輸,徵募布展志願者60餘人,現場搭建52副重型工業貨架……]



《Wo Art CHAO-“臆想倉庫”》開展以來,引起各界的關注,參觀者絡繹不絕,這一在主辦方看來並不想刻意強調另類的藝術展,卻因在展示形式上給外界呈現出了“非常規”的觀看印象,而使它在眾多被約定俗成的各類展覽中顯得尤為與眾不同……


為此,我們採訪了藝術總監楊君先生,聽他如何談論“臆想倉庫”。



Q:CHAO藝術中心在一個怎樣的契機下促成了這個展覽?

 

A:  CHAO是一個綜合藝術機構,各種各樣的文化藝術活動不斷,而年度藝術展是我們的重要環節。從今年的1月份CHAO藝術中心就開始著手規劃這個展覽,我們決定把“Wo Art CHAO”做為一種可持續的展覽模式確立下來,在此期間我們特邀獨立策展人大石和盧悅—兩位“積極的攪局者“,一起商討首展的形式和內容。經過反覆醞釀,一個“非常規”藝術展的構想逐漸成型,這就是現在我們看到的“臆想倉庫”。它集合了52位藝術家的上千件作品,在一種非尋常的空間氛圍中以不曾有的觀看方式被展現出來。對此,我為藝術家的冒險精神深感欽佩。


Q:  我注意到你用“積極的攪局者”定義兩位策展人,為什麼?


A:我們需要對一些習慣了的事物重新判斷,包括你認為已經正常了的東西。


Q:是否可以聊聊“Wo Art CHAO”這個概念?

 

A:  這是一句偶然拼組的詞彙,我們以為只要它聽起來方便記住即可,至於有關“Wo Art CHAO”的概念實際還在形成之中。我們希望通過一系列的活動展現文化的不同特色,它包括我們無法確認的文化型別。CHAO是一個新鮮事物的發生地,我期待這裡發生從未發生過的事情,倘使這種“發生”能帶給人們某種時代性的記憶那就再好不過了。



Q:  “臆想倉庫”的展覽風格和我們所看過的展覽完全不同,為什麼會決定進行這樣一個創新或者改變?


A:  新奇不是它的目的,這個世界不缺新奇的事物。對於藝術展覽而言,一個組織者如果不能意識到他所做的事情連自己都很難複製的話,那麼可想而知,他會給這個世界要帶去多少的無趣。所以嚴格地說,對於創新我們並不十分的熱衷,倒是改變是重要的。改變不一定一昧要用創新的姿態,倒行逆施未嘗不是一種顛覆。


Q:  您認為此次展覽會給北京當下的文化藝術帶來哪些影響?CHAO藝術中心希望給大家看到怎樣的藝術?


A:  我們到處可以看到打破“習慣”的作法,其實有些打破實則是在向另一種勢利看齊。在生活中我們會面對各種各樣的錯誤,世界是由錯誤構成的,無需對“錯誤”提出懷疑,相反的“正確性”是值得懷疑的,在文化領域,這一懷疑尤其重要。


Q:  當下很多展覽都通過網際網路傳播,成功吸引了大量的公眾。您如何看待“網紅展”的現象?一個展覽的流行與否,能不能可以成為我們判別它成功與否的一個標準?


A:  文化在遭受各種社會因素的影響之下,已經被賦予了某種世俗化的魔力,但實際我們都很清楚,表面的繁榮不代表文化的本質。尤其當藝術被納入某種權利的框架之後,這一繁榮或會伴隨大量的藝術家在偏離自身目標的挺進過程中成為犧牲品。藝術是一種表達術,不是生存術,精緻主義正在改變文化作為普遍性存在的意義。從這個角度《臆想倉庫》展或許並不另類,相反它似乎在恢復一種本來面目,無論是誰,也無論他(她)在何處,及身份與地位的高下…我們看到藝術家在自己的處境中發聲。


流行的藝術展已經打上了約定俗成的烙印,“臆想倉庫”看起來是與眾不同,這無關緊要,我想說的是,那種向著一種勢利——即使是新的勢利看齊的做法令人生厭。



展覽資訊



Exhibition

《 Wo Art CHAO - “臆想倉庫” 》

藝術展


主辦機構

 CHAO


藝術總監

楊君


策展人

大石  盧悅


展覽時間

2018年11月3日 — 2019年1月2日

(週一至週日)

13:00 - 23:00


展覽地點

北京朝陽區工體東路4號

三里屯CHAO


購票請掃下方二維碼

     

推薦閱讀

   

   誰為短片而燃燒?


    HISFF X 柯首映 I 全球徵片2084部,五大單        元初審全面啟動,質量超預期


2018HISFF五大單元冠軍揭曉!


 往期回顧 

                                               

2016布拉格短片電影節入圍《密友》| 首映


2016卡爾加里電影節入圍《粉紅絲絨山谷》| 首映


2017加拿大里嘉德電影節《窄巷中的生活》| 首映


2014維拉杜康德國際短片電影節《死亡時刻》| 首映

 

              2017戛納國際電影節短片入圍《推》 | 首映                                

                               

2018 PYIFF 回顧


第二屆平遙國際電影展盛大開幕 影人齊聚星光閃耀 | 2018PYIFF Day 1


第二屆平遙國際電影展佳片連映 產業專案隆重亮相 | 2018PYIFF Day 2


《親愛的兒子》《蝠鱝》《寶貝兒》PYIFF首映 ,“平遙一角”學院日氣氛熱烈 |  2018 PYIFF Day 3


 李鴻其兩部新片入圍PYIFF,洪尚秀新片亞洲首映,中外影評人齊聚一堂 | 2018PYIFF Day 4


李滄東燃燒了我的卡路里 | 2018PYIFF Day 5


表演不是表情包,華語青年導演嶄露頭角 | 2018 PYIFF Day 6


徐崢 VS 青年影人,誰怕誰?(視訊PK版)| 2018PYIFF Day 7


誰這麼過火,燃燒了整個平遙?| 2018 PYIFF


電影大師親身授教,紅花綠葉盡情綻放。 | 2018 PYIFF Day 8


這座古城裡,“拉扎羅”和“片警”成了最幸福的人 | 2018 PYIFF Day 9


賈樟柯:我這幾年做的所有工作都圍繞“電影”和“山西”來做!


倒計時1天 | 2018第二屆平遙國際電影展亮點提前看


在平遙,約故人相見


來平遙,發掘看電影的更多可能 ...


世界頂級電影大師平遙開講!


回顧致敬 影展之最


山西這座小城,憑什麼能吸引全球25個國家和地區的人們來?


賈樟柯:“平遙元年”後,讓電影迴歸市集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