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權不下縣?沒有世外桃源——從“鄉官制”到“職役制”|歷史觀(《蹤跡》面相篇9)

2019-01-31 15:49:49

觀鑑  | 銳眼觀天下,毒舌鑑是非。點名關注

導語:皇權怎麼不下縣?

“皇權不下縣”的認識是不對的。

中國的中央集權帝制最基本的特點,就是皇帝直接可以向農民徵稅、徵兵,這正是皇權最明顯的宣示!

如果皇權不下縣,那麼秦始皇怎麼發百萬民夫,搞阿房宮、萬里長城、秦始皇陵和秦直道“四大工程”?如果皇權不下縣,那麼隋煬帝怎麼幾百萬幾百萬地徵民夫,修大運河、營造東都、三徵高句麗?


01 

皇權的拳手最粗最黑,力量也能一杆子捅到底的!

想想農耕帝國最基本的制度就是齊民編戶,都搞戶籍制了,清算到你幾口人,幾口地了,搞這個東西幹什麼?吃飽了撐的,就是統計一下數目?

“齊民編戶”的目的非常明確,就是皇帝要向你徵稅,向你徵兵。讀讀杜甫的《三吏三別》,其中有一句:

“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老翁逾牆走,老婦出門看。”

滿滿的皇權下縣既視感,你無處可逃的,必須交田租稅賦,必須服兵役。

“皇權不下縣”純屬某些人一廂情願的意淫罷了。

古代缺乏基層組織屬實,宋以後鄉村宗族勢力比較強大也屬實,但鄉村從來都不是法外之地,一縣除了縣官,還是鄉吏,基層社會還是一個“吏民社會”,談不上“宗族社會”的。宗族勢力並不是皇權的對立面,而恰恰是皇權的維護者。

考中國基層管理,大體以中唐為界,分成前後兩個發展階段的。

中唐之前是“鄉官制”,配套的“鄉里制”。

中唐之後是“職役制”,配套的“保甲制”。

“鄉官制”歷史相當悠久,始建於西周,已有3000餘年的歷史了。

先秦時的諸侯國,即使是周王室實際控制也是王畿之地。而王畿之地的老百姓分“國人”和“野人”的,其中“野人”並非“大腳怪”等傳說中的奇異物種,而是居住在鄉里的人,周朝就設定了鄉大夫、鄉師、黨正、族師、閭胥、比長等等官職的。

據史載,秦漢時期,“十亭一鄉,鄉有三老,有秩、嗇夫,遊徼……遊徼徼循禁賊盜。”朝廷授予地方官員一定的權力,即根據人口多寡可隨時調整和變動“鄉”的建制規模及員額編制的。

從一些史料就看到鄉官有一大堆的,什麼縣吏、鄉史、曹掾、學官、亭長、牢監、錄事……的確只有縣令一人算“官”,但他之下無數的縣吏也都是中央任命、管轄的。

這些鄉官是用來執行朝廷稅收等事務,而國家則對鄉官“命之以秩,頌之以祿”,是名正言順的“公務員”,而且拿的俸祿也不低!

但到唐朝中期以後,生產力不斷地提高,人們有了餘糧,就會考慮二胎問題,人口也多起來了。

人口多了,一方面一些新問題諸如因貧鋌而走險、自然資源緊張等都需要設立新部門來解決,另一方面,一些掉部門可能在社會發展的過程中失去了意義,但為了保持國家的穩定,在還養得起的情況,皇帝還不敢擅自裁撤他們官職,舊的不去,新的不斷來,官僚機構變得越來越臃腫,官員增長比人口增長的速度快,於是,皇帝在制度上設計動手腳了,能不能取消鄉官制,讓他們只幹活不領工資?這樣“職役制”就開始出現了。

在職役制中,鄉村的管理者們不再是政府官員了,也不由固定人選擔任,而是百姓輪流充任,上級賦予的權力沒了、工資也沒了,鄉村成為了真正意義上的基層自組織。

而隋唐實行“科舉制”本身為這個轉變創造了條件,已經“官”與“吏”分設,“官”作為“士”身居要職,而“吏”的地位逐漸降低,頗有義務服役的性質,鄉官從某種程度上講不再是官,鄉制逐步從“鄉官制”向“職役制”轉變。

自此,隋唐至清末的千餘年間,我國鄉里社會的政治下層,實由“官治”而淪為“吏治”(半官式之紳治)。在“鄉官制”之下,在基層做官,還是個肥差,相當於公務員的;而在“職役制”之下,在基層做事,那是苦差事,相當於服苦役。

而大家熱衷於的“皇權不下縣”的鄉村自治的情況,一般只在皇權衰落的時期出現,基本到了改朝換代的最後時期。

比如清末民初出現“鄉村自治”的形式,但不能將這個時期當作中國鄉村的慣例,這是隻特例!特殊時期的特殊現象。那個時期,不僅是鄉村了,連縣、省甚至大半中國都在搞自治了,比如東南搞自治、搞自保,那時帝制已經處於瓦解狀態。

從西周開始到清朝末年,無論是“鄉官制”,還是“職役制”,都能妥妥地實現皇權下縣、下鄉、下村,直到下到每家每戶,乃至每個人身上的。

所謂的“皇權不下縣”是在特定時代和地域才有的。在華南福建、廣東一帶,宗族的興起始於明朝,直到現在宗族在華南某些區域仍是相當強勢的。正是宗族的強勢抵消了部分皇權。這也部分解釋了,現在華南華東一帶的政府較之其他地方不是更強勢,市場經濟也相對繁榮。

事實上,從秦漢以來,並不鼓勵“宗族化”的,而且一直致力於拆戶的,魏晉南北朝雖然確實發生了宗族化,但中古的宗族化只發生在士族權貴中,而平民只是依附於這些大族的塢壁田莊中,本身並沒有宗族化,依然是核心小家庭為多,且後來的隋代又推行了拆戶政策。

從時間上講,中國農村的宗族化(如出現獨姓村現象),大概也只是宋代之後的事情,直到明清兩代才開始多起來,尤其是清代,大量宗族組織的出現和成型都是在清代。


02 

皇帝老兒端坐在龍椅之上,自己又不種地生產,那麼錢糧從哪裡來?如果權不下縣,那麼錢糧怎麼要上來呢?

“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你幾個小小鄉賢、族長搞“小清新”想鄉村自治,做土皇帝不成?你以為在“大一統”的地盤上,還想弄出個世外桃源,真你以為不生活王土之上了?

想想幾個場景,一般地方官員投降往往會奉上戶籍,代表的是什麼呢?戶籍裡面有老百姓的基本情況,就可以收稅,可以徵兵,相當於拿到能割的韭菜,才能維持統治。

完全有制度安排,來防止這種現象出現!

剛開始的“鄉官制”是拿俸祿的,“食君之祿,當懷君之憂”,而變成“職役制”就是你服役的義務。

面對鄉官或者鄉吏,作為老百姓可不可以傲驕地說:“天高皇帝遠,我不交,不交,就不交!”

皇帝就想著法子來治你,治你的方式是血淋淋的,完全是霸王條款,相當於“你不聽老子的話,信不信老子削死你,削死你全家,削死你全村,削死你全鄉……”

對,就是大搞連坐,在秦朝的時候,搞“什伍連坐”;在宋朝的時候,搞“保甲連坐”,這種“天子一怒,伏屍百萬”磨刀霍霍的“連坐法”伴隨著中國的帝制始末的。而連坐制能夠實施的基礎是什麼?就是戶籍編制的基礎上實行的!

那怕是宋朝後宗族勢力開始出現,但是宗族勢力依然不是皇權的對手,只不過,皇權的合作伙伴。

在明朝的時候,明朝大儒王陽明巡撫南贛期間,推行“十家牌法”,每家置一牌,上書家庭籍貫人口,有無暫住人口,以備官府考查。十家仍置一大牌,上書十家情況,日輪一家負責審察,如發現面目生疏之人、形跡可疑之事,應立即報告官府。若有隱匿,十家連罪。

正是有了連坐制的支援,基層組織成員的利益被深度捆綁了,皇權得以通過鄉賢及其控制的社會組織傳遞到基層,國家治理與基層治理實現了無縫銜接。

當鄉吏下來開展工作,一些鄉賢們主動包搞掂,是怎麼回事?而鄉賢們一般又是宗族之長?這是怎麼回事?他們知道自己不服從皇權,那就是要大作死,要遭到團滅、族滅的結局。

不要認為鄉紳階層成為鄉村治理的主導力量,就是鄉村自治了,這是皇權之下,抓大放小,搞掂幾個家長,就是水到渠成。

須知在皇權之下,沒有被遺忘的角落,更沒有世外桃源的。世外桃源只不過出現在陶淵明的作品裡。

就像文官階層成為帝國治理的主導力量,並不說明皇帝就像空氣一樣,不存在了,恰恰說明士紳階層、文官階層都從屬於皇帝,都在努力地為皇帝服務,完全可以“自幹五”地讓帝制執行起來。

所謂的“鄉紳”社會其實是種近代才有的東西,明清以來東南沿海經濟發展、國家動盪約束力下降的結果——即使是這樣還要有保甲呢。中國古代的集權力和對人身的控制絕對是同期全世界最強的,沒有之一。

中央集權,大家都圍著皇帝在轉,帝國的核心軸就是皇帝。


上篇《問祖》——祖先的走來的足跡:

1、“出非洲記”

2、“入亞歐記”

3、“進中國記”

正篇《脈絡》——歷史脈絡很粗很黑:

1、禪讓密碼——堯舜禪位的血腥遊戲

2、馬肝有毒——湯武革命的歷史隱義 

3、一把尿壺——生於不義的東周

4、百家爭鳴——諸侯爭霸的伴奏曲

5、秦漢帝國——古典華夏之形成【上】

     秦漢帝國——古典華夏之形成【下】

6、以武立國—可以下酒的漢家雄風【上】

     以武立國—可以下酒的漢家雄風【下】

7、亂世迷藥——自食藥丸的司馬晉朝

8、士族凶猛,皇權的敵人和盟友

9、子宮的黑暗——五胡亂華

10、隋唐帝國,華夏的黃金時代

11、藩鎮割據,唐王朝的養蠱之道

12、華夏弱腰,大宋姓慫【上】

       華夏弱腰,大宋姓慫【下】

13、 “黨爭”之禍,司馬光砸缸

14、王安石變法,變法流為變法子

15、元明清,斷裂性、繼承性和統一性

16、雪泥鴻瓜,不一樣的元朝

17、大明劫,最大劫數還是皇帝

18、特務政治——明朝廠衛制度

19、白堊紀恐龍,失道者清朝

20、清文字獄,民族基因性退化

正篇《面相》——歷史面相很厚很黑

1、皇權政治,走向孤獨的皇帝

2、相權衰變史,二號首長不好當

3、封建諸王,史上三次分封設計

4、勳貴功臣,“兔死狗烹,鳥盡弓藏”

5、外戚專權,後權參政的延伸

6、太監瘋狂,不過皇家的奴僕

7、軍頭政治,不止的狼煙

8、官僚制的誕生,“貨與帝王家”

書名暫定為《蹤跡:中華的來龍去脈》,計劃寫作30萬字,日更5000字左右,歡迎個人和機構友情資助。

歡迎不吝打賞,右下點贊、右上點分享

都是對觀鑑號最好的支援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