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採兒:老孃當然能掙錢,但老孃還想要男人的錢。

2018-11-16 11:38:57

陪在你的枕邊,給你一夜好夢

戳藍字一鍵關注 枕邊閱讀

枕邊閱讀


文:林宛央

來源:宛央女子(ID:Apple1990-kun)


1


一個朋友找我聊天,講她在感情裡的困惑。

 

在家看《妻子的浪漫旅行》,最新一期,是四對夫妻的大聚會。

 

大家彼此都聊到參加節目之後的改變,其中付辛博說,穎兒和以前不一樣了,說現在開始管他要收入卡了。如果大家看過之前幾期,應該知道,付辛博和穎兒以前是各管各的錢。

 


應採兒一向比較大大咧咧,聽到這句後,直接說:“怎麼了?錢花不花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老孃可以不花,老孃幹嘛花你錢,老孃明明掙錢。”

 


言外之意是老孃有的是能力掙錢,但作為老公,你願不願意給我錢?

 

程莉莎也接著說:“其實男人掙多少錢不重要,重要的是願不願意給到心愛的女人。這是一種被愛的感覺。”


 

而拿到了卡的穎兒,一反往常過度的小心翼翼,表現地很興奮。不住地點頭表示對應採兒和程莉莎說的那些話很認同。

 

我看到這裡的時候,忍不住感慨:女人啊,心心念唸的,始終還是那被愛的感覺啊。

 

也是在這個瞬間,我突然明白,為什麼程莉莎可以有勇氣放棄令她獨立謀生的事業,一心一意成為等待郭曉東回家的人。除了她個性深處的那份果敢外,我覺得是郭曉東給了她足夠的安全感。

 

一個男人,把自己所有的錢都交給這個女人,那意味著他沒有給自己留後路。離開你我將一無所有,所以我未曾有過絲毫離開你的念頭。


2


可是現在,大部分女人都要不起“我養你”這句話了。


因為太多男人所謂的“我養你”,是把自己的老婆當保姆,稍有服務不周,便不自覺拿出高人一等的氣焰。這樣的“我養你”對男人而言,處處是退路,對女人而言是絕路。

 

於是大家都變得自私、防備,你不肯為我放棄錦衣玉食,我又如何肯為你篳路藍縷?

 

女人是這樣子:只有在愛裡,才做得到心甘情願。


那麼一點點被愛的感覺,就能讓她從廢墟中站起來,重新建立自己的生活。

 

所以大概只有女人才能理解應採兒那句:“老孃明明掙錢,但老孃想要男人的錢。”不是要你的錢啊,而是要你的愛。

 

誰都知道錢重要,可你願意把自己重要的東西交給我,才見得那一點真心、那一點信任。


 

我近來讀三毛的書,又讀到她那個關於嫁給“富翁”的著名段落:

 

結婚以前大鬍子問過我一句很奇怪的話:“你要一個賺多少錢的丈夫?”


我說:“看得不順眼的話,千萬富翁也不嫁;看得中意,億萬富翁也嫁。”


“說來說去,你總想嫁有錢的。”


“也有例外的時候。”我嘆了口氣。


 “如果跟我呢?”他自然地問。


“那隻要吃得飽的錢也算了。”


他思索了一下,又問:“你吃得多嗎?”


我十分小心地回答:“不多,不多,以後還可以再少點”。


就這幾句對話,我就成了大鬍子荷西的太太。

 

最初的時候總是不懂,那個說著若喜歡億萬富翁也嫁的女子,為什麼可以對荷西如此例外?

 

後來讀完了三毛寫過的她和荷西所有的文字,讀到兩個人一起在艱難環境裡,仍然樂觀生活,將做飯、考駕照、荒山歷險,以及最初剛到沙漠時的不適應都寫得那麼生趣盎然;


讀到為了讓三毛生活的更開心,荷西願意工作地更賣命;讀到荷西對三毛的種種眷戀、憐惜、尊重,以及彼此的完全敞開心扉。

 

我就忽然明白了,為什麼荷西可以成為三毛生命中的唯一例外。因為,他們彼此都是另一個人的全部。

 

荷西有多少錢當然不重要,重要的是荷西願意為三毛付出所有,而一個一直願意為你付出所有的人,你們在一起,怎麼可能總是有捱窮的煩惱?


3

 

男人常常以為女人愛錢,我不否認這世間的確有女人愛錢如命。


但大多數女人,不過還是和應採兒一般,只是把金錢當作檢驗愛不愛的標準罷了。

 

你敢不敢為我付出所有?你敢,我就死心塌地愛著你。

 

老孃自己能掙錢當然是種安全感。


但我的男人願意給我他的所有,同樣也是安全感。

 

所以女人哪裡難懂了?女人明明是世界上最一根筋的物種。

 


男人也總是不懂,為什麼女人明明什麼都不缺,也什麼都自己買得起,何必老是期待男人為自己花點小錢。

 

因為,就是程莉莎說的那句啊。

“被愛的感覺很重要。”

 

張愛玲早年靠稿費贏得豐衣足食的生活,自然什麼都不缺。但她喜歡的男人花錢送了她一件皮襖,她便歡喜異常。

 

那男人在書中這樣寫:


“愛玲的書銷路最多,稿費比別人高,不靠我養她,我只給過她一點錢,她去做一件皮襖,式樣是她自出心裁,做得來很寬大,她心裡歡喜,因為世人都是丈夫給妻子錢用,她也要。”

 

你以為張愛玲真稀罕那件皮襖嗎?不過是稀罕,原來這世間有人記掛我。

 

我自己有幾隻還算拿得出手的包包,但至今最鍾愛的一隻,是老公出差去英國帶回來的一隻小小巴寶莉,樣式很簡單,價格也幾乎是店裡最便宜的。

 

但我出門永遠最愛背上它,只因當別人問起哪裡買的時候,可以滿臉驕傲地說一句:“我老公送的啊。”

 

其實心裡是驕傲:

 

原來,始終有人記得我,不管我在哪裡,他又在哪裡。

原來,他的愛翻山越海,也未絕息。

 

女人就是有這麼點痴念,也許男人不過是下班回家忽然想起老婆愛花,就順手帶了束鮮花,可她就會牢牢記住你曾經想起過她的那點好。

 

所以我真的常常覺得女人好天真啊,可為什麼男人總是抱怨女人很難搞定。

 

下次抱怨的時候,能不能問問自己,哪怕只是下班歸家時刻,你有沒有忽然想起過她。如果你有,你一定會感慨你的老婆是個可愛女人,從此以後只想對她好一點。

 

如果你從未,對不起,那不是女人難搞,而是你自私。

 

從來從來,在女人心裡,都是我想要很多很多愛,只是後來我們要不起很多很多愛,便選擇了要很多很多錢。


作者:林宛央:瀟灑派掌門人,暢銷書作者,未來知名編劇,一個不走千篇一律的人生,卻過得比誰都瀟灑的姑娘。忌矯情,專治拎不清,喜歡你的不盲從。微博@林宛央,個人公眾平臺:宛央女子(Apple1990-kun)。

 好文推薦 

(點選下方標題即可檢視)

徐靜蕾深夜表白:我脾氣不好,你哄哄就好

我今年30,終於成為了標準的好媳婦。

“劉濤,王珂都這樣了,你怎麼還不離婚?”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