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代的石斧竟能一下砍掉人頭?

2018-03-18 13:52:08

對於原始人來說,石斧具有重要的意義,人類早期的武器和工具之間沒有明確的界限,以石斧為例,它是原始人重要的武器和工具,既能用來砍伐和捕獵,也能用來搏鬥殺敵。邳縣大墩子的一座墓葬中,墓主手持石斧和石質短劍仰臥在坑中,學者認為,之所以使用石斧和短劍陪葬,是因為這兩種工具是墓主生前最重要的工具和武器。

洋堵良渚文化遺址出土過一件製作精細的石斧,這件石斧所配備的木柄上鑿有一個孔,安裝時需要把石斧插在孔裡,然後再用繩索將木柄和石斧紮緊,木柄的頂端有冒,末端有柄首。這種結構的石斧在多地都有發現,如臨汝閻村新石器時代出土的彩陶缸上便繪有這種石斧的圖案。


整體上說,原始社會的石斧造型眾多,包括了條形、有孔、有肩、凹槽、束腰等若干種造型,其中最多的就是長方形和梯形,道理很簡單,這倆造型最容易造,便於大量生產。

這些石斧的裝柄方法也不一樣,有側綁,穿孔側綁,環繞捆綁,鑲嵌法等不同方法。

裴李崗文化的墓葬中有50%以上都出土過石斧(部分報告中稱其為石鏟),沒有出土石斧的墓葬則會隨葬石棒和石磨盤等工具,一般認為前者的墓主為男性,後者墓主為女性,也有部分墓葬中,既隨葬石斧,又隨葬石棒和石磨盤。


出於對石斧的熱愛,部分原始部落會製造出一些專門用來陪葬的明器斧,如江蘇海安青墩新石器遺址就出土過作為明器的陶斧。這也是人類常見的一個習慣,喜歡什麼東西,就用什麼東西陪葬,如果不能用這個東西陪葬,那就造一個模型來陪葬。


新石器時代中晚期,人類開始製造專用於戰爭的武器,用作武器的石斧被稱為石鉞,在外形和材質上都與普通石斧存在明顯區別。一般來說,任何一個社會都有這麼一個道理,就是最先進的科技和材料往往首先使用在軍事領域,原始社會也是如此。石鉞的石質通常比較優良,加工也比較細緻。和石斧相比,石鉞的體型較為寬大,外形為扁寬梯形或風字形;本體較薄,厚度多在1cm以下;石鉞的刃部圓弧鋒利,鉞身上打有圓孔,方便穿繩捆綁。


普通石斧一般較為厚重,因為石斧是砍樹的,你造薄了,樹還沒斷,石斧先壞了就比較杯具了,厚重的外形可以避免斧刃在砍伐樹木時損壞,同時也增大了石斧的破壞力。

石鉞的形體相對較薄,這樣可以保證刃部更加的鋒利,同時減輕重量,便於使用者操作。原始社會並沒有什麼太先進的盔甲,士兵在大部分情況下要靠自己的身體直接承受武器的打擊,鋒利的石鉞可以更加容易的對人體造成傷害,而武器製造的越輕便,操作者的招數就越靈活。由於在格鬥時,石鉞會和敵方的武器進行碰撞,因此為了避免鉞頭脫落,石鉞在裝柄時需要捆綁的比石斧更加牢固。


除早期石鉞外,大部分石鉞都採用切割法制成,良渚文化遺址和石峽文化遺址中出土過一些頂部收縮有肩的石鉞,與後世銅鉞的外形較為相近。

石斧還是一種刑具,原始社會時期,人類的砍伐類武器有石刀和石斧,但前者形體較薄,無法承擔刑具的任務,而石斧形體厚重,可以很容易的砍掉人的頭顱,因此經常被用於行刑。


河北邯鄲澗溝遺址的2座龍山時期的房基中各發現過3具人頭骨,考古人員除去這些頭骨表面的鈣質結核後,發現每個頭骨上都有若干條長條狀的斧砍痕跡。經推測,這些人被砍掉頭顱後,施刑者還用石斧剝去了他們的頭皮。


由於斧鉞類武器經常被用來行刑,因此逐漸被引申出執法和權力的意義。原始社會晚期時,鉞便與地位緊密相關,不少地區都出土過一些製作精美的玉鉞或石鉞,這些鉞往往伴隨其他玉質禮器出土,是持有者地位的象徵,其中部分玉鉞還刻有代表部落的圖騰符號。

如餘杭良渚文化遺址的11座墓中,有9座出土了石鉞,這些鉞通長70~80cm,柄部塗有硃砂,並鑲嵌玉粒,末端有柄首。


本文為冷兵器研究所原創稿件,主編原廓、作者滾滾,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