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代聯裝戟的出土竟證明了郭沫若對先秦青銅戟的形制猜想?

2017-12-09 19:55:13


戟流行於先秦時期,關於這種武器的形制,一度是個謎。先秦時期沒有留下能夠證明戟的外形的典籍,而後世的戟與先秦時期的戟形制差別較大,實際是不同的東西,因此在很長一段時間裡,中國的金石學家都搞不清楚戟的具體樣子,只能根據自己的想象去復原傳說中的戟,結果畫出來的復原圖千奇百怪,什麼樣的都有,雖然也有個別跟真實中的戟比較接近,但更多的是和戟風馬牛不相及的造型。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情況,與金石學家的侷限性和當時的時代背景都有關係。


▲秦俑坑中完整的戟


先秦時期的戟以聯裝戟為主,戟頭為矛頭和戈頭組成,用繩索捆綁在竹木所制的柲上柲。而金石學大興於清代,距離先秦時期兩千餘年。在兩千年的時光洗禮下,這些戟被發現的時候,用於捆綁的繩索和柲都已腐朽,到了金石學家手裡的時候,戟已經變成了矛頭和戈頭。任誰也想不出來它們原來組合在一起,共同構成了一種武器。


▲秦代相邦七年戟


那有人可能要問了,就算木柄腐朽,墓地中還是會留下痕跡的嘛,包括組成戟頭的兩個部件,戈頭和矛頭的位置也還是它們原來的位置,有這些資訊,還是可以復原出戟的形態的嘛。

理論上是不錯,但上述這些東西有一個前提,就是“在科學的考古發掘之下”,而古代的中國並不存在成系統的田園考古活動。金石學雖然與考古學相近,但側重方向不同。盜墓者掘墓的目的在於謀取錢財,也不會注重記錄墓中痕跡。


▲郭沫若


這種情況直到20世紀初才開始發生改變。,現代考古學傳入中國。20世紀30年代,河南汲縣山彪鎮出土了兩件水陸攻戰銅鑑,上面鑄有用戟作戰的士兵形象;1937年,河南輝縣琉璃閣出土了一件聯裝戟,木柲痕跡尚存。

隨著這些文物的出土,學界對於戟開始有了新的認識。郭沫若經過考證,認為戟應該是由戈和矛聯裝而成的武器。郭寶均為了梳理關於戟的知識,親身參與多次發掘,對戟的演變做出了詳細的闡述。


▲臺西遺址


建國後,各地都出土過許多聯裝戟,其中不少帶有柲的痕跡,關於東周時期戟的結構,最終有了定論,那就是戈和矛的結合體。

中國現存最早的一把戟出土於1973年,地點是河北蒿城臺西。在藁城的臺西、莊合、故城、內族四村之間,分佈著三個高大的土丘,分別稱為“南臺”、“西臺”、“北臺”,當地村民建築用土多來源於三個土丘。1965,臺西村的村民在西臺取土時發現了一件玉戈,其後又多次發現青銅器和其他文物。1973年,河北省文管處組建考古隊對臺西遺址進行正式發掘,經考古人員鑑定,臺西遺址由商代中期的居住遺存和墓葬組成,而最早在這裡生活的是仰韶文化時期的居民。


▲臺西出土的戟


臺西遺址的17號墓中出土了一件青銅戟。該戟一件由柳葉形矛頭和一件直內無胡戈頭聯裝而成,戈頭與柲呈90度夾角。柲長64cm(一說85cm),截面為扁圓形。


▲臺西出土的商代鐵刃銅鉞


這件戟是現存最古老的戟,也是唯一一件商代時期的聯裝戟。商代軍隊以步兵為主,主要格鬥武器是矛和戈。學者們認為,這件戟的主人有可能是一個腦洞大開的發明家,出於改良兵器的考慮,把一件戈和一件矛組裝在了一起,由於這件戟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意外,因此也沒有在當時流行開來。


本文冷兵器研究所原創稿件、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特色內容主編原廓,作者滾滾,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

中國古代獨有的破甲神器:李綱制鐗


鑲金雕龍嵌東珠的乾隆皇帝大閱胄


環首刀    漢劍    鞭鐗    陌刀    唐刀    鉤鑲     輕呂   戰錘    石斧   馬槊     西域鑌鐵大刀   朴刀   兵馬俑青銅劍   清弓   中國傳統弓  明式小稍弓  英國長弓   國產刺刀大全   中國騎兵軍刀   英國軍刀  空軍傘兵刀    海軍寶劍   盔甲    山文甲    明光甲    歐洲騎士板甲   鱗甲   古埃及赫梯彎刀   阿昌族戶撒刀   蒙古刀  保安腰刀   西藏武備   英吉沙小刀   西班牙Navaja折刀   芬蘭國刀   印度虎爪   長鉞   睪丸匕首  印度軟劍   麟角刀  亞塔安刀   日式刺刀   恰西克馬刀 日式刺刀 又鬼山刀   白堊紀魚骨劍   伊斯蘭盔甲   匈人武器    突厥兵器      伊朗古兵   喪屍武器   越南弩   手擲類暗器  廚刀  世界盾牌    歐洲細劍   日本天皇佩刀  東瀛名刀譜  玉鋼神話 兵馬俑青銅劍    趙雲亮銀槍   關羽青龍偃月刀   張飛丈八蛇矛   呂布方天畫戟   豬八戒九齒釘耙   唐僧毗盧帽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