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槊到底是不是中國原創?“槊”與“矟”又有何不同?

2017-08-24 19:03:24




馬槊,很多冷兵器愛好者心目中以一種中國古代特有的騎兵長柄兵器。曹操的“橫槊賦詩”,更讓無數國人將槊與三國深深的聯絡在了一起。不過“橫槊賦詩”,其實是小說《三國演義》的場景,《三國志》裡並沒有記載。而且這個成語最早的出處卻是唐代詩人元稹的《唐故檢校工部員外郎杜君墓系銘》。而僅憑唐代的詩歌與明代的小說,就將“槊”這種武器認為是東漢末年就已經有的武器,顯然就有些證據不足。


▲橫槊賦詩


其實有關於槊這種武器的詳細記載,是南北朝時期的南梁簡文帝蕭綱編纂的《馬槊譜》。在這本規格極高的書中,記載:“馬槊為用,雖非遠法,近代相傳,稍已成藝”。顯然,對於南北朝時期的中原人來說,槊是一種新出現的武器,而不是“自古以來”。雖然在這之前,更早的《說文》和《釋名》兩本東漢時期的書中,也有關於槊的記載。不過由於這兩本書,前者已失傳,現流傳的版本為宋代版本,後者則是明清時期整理而成。因此僅憑這兩本書,難以證明槊就是在東漢時期出現。不過兩書中,對於馬槊的定義則可以為我們提供極好的參考,其中“槊,矛也。亦做矟,”“矛長丈八尺曰矟。馬上所持,言其矟矟便殺也。”則可以說是槊的一種極好的定義。


▲槊刃


南北朝時期是我國曆史上一個極為特殊的時期,五胡亂華、衣冠南渡,民族之間的碰撞與融合,在這一時期表現的淋漓盡致。如果馬槊真的是誕生或者說開始流行於這一時期,那麼這個日後成為一種幾乎被神化的傳統兵器,究竟是從何而來,又為何獲得如此之高的重視呢?



實際上,在中國的騎兵首次大規模登上歷史舞臺的漢代,這些騎手們真正得心應手的武器並非槊這種長矛,而是較短的戟。漢代以及漢代之前,中國也存在著諸如夷矛之類的長柄武器,但是這些大多是戰車之間拼殺所用的武器。在騎兵興起之後,伴隨著戰車一起走下了歷史的舞臺。而另一些諸如鈹和鎩,則是步兵使用為主。尤其是常常被誤認為是馬槊前身的鈹,在《左傳》中記載:陽虎前驅,林楚御桓子,虞人以鈹盾夾之,陽越殿。“鈹盾”這種使用方法,說明鈹極有可能是一種主要為步兵所使用的武器,並且鈹的裝柄方式是扁莖,即將的鈹鋒插在柄裡。顯然這種裝柄方式,結構強度不如矛類的銎式,即將柄插入矛鋒,不適合具裝騎兵那種高衝擊力的作戰模式。因此鈹與馬槊之間就不大有可能存在什麼繼承關係。當然,也有一種學術觀點認為,鈹到了西漢開始轉向銎式,並更名為鎩。但其是否用於騎兵作戰還需要進一步的可靠考古證據。


▲鈹


那麼馬槊這種武器究竟是起源何方呢?實際上,類似於馬槊的這種重型騎槍,在古典時代的其他文明中,其實是一種極為流行的武器。最早證明這種武器威力的,是伴隨著亞歷山大大帝和繼業者們征戰四方的“夥伴騎兵”。這些希臘精英騎兵們,可以說是世界上最早的衝擊型重騎兵,他們憑藉著手中3.5米~4.25米的沉重騎槍,給同樣有著重騎兵傳統的波斯和斯基泰人留下了深刻的影響。


▲夥伴騎兵的長矛


與亞歷山大大帝征服和繼業者戰爭相伴的,是廣袤的中東、中亞,乃至印度部分地區的希臘化運動。尤其是很多希臘式的武器,都對這些地區後來的國家產生了深遠的影響。這其中包括取代塞琉古帝國的帕提亞帝國、薩珊帝國,以及來自中亞,收到希臘化影響極深的大月支所建立的貴霜帝國,甚至遠在黑海北岸的薩爾瑪提亞人。他們不僅模仿著繼業者們的重騎兵發展著自己的具狀騎兵,並且他們使用的武器,也是如同夥伴騎兵們一樣的重型騎槍。當然重型騎槍並不只是一種單純的文化流行產物。正所謂“矛與盾”,重型騎槍與具裝騎兵是一種共生關係。大量具狀騎兵的國家和民族,在發展具狀騎兵的同時,也不得不相應的不斷髮展著自己的重型騎槍,試圖以更好極好的破甲能力,圖在戰爭中打破對方越加厚重的鎧甲。比如帕提亞鐵甲重騎兵根據記載,使用12英尺長的康託斯騎槍,長槍的刃很長,並且槍尖粗大,就像劍一樣。


▲波斯人的具狀騎兵


2~3世紀,伴隨著絲綢之路的開通,漢朝自然也接觸到了這些國家,以及他們的具狀騎兵和重型騎槍這些軍事技術。不過漢代的騎兵發展方向與帕提亞、薩爾馬提亞、貴霜這些擁有大量具狀騎兵的國家都並不相同。首先在東亞地區,擁有步兵堅陣的只有中原王朝,而且困擾著漢帝國的敵人,也並不是這些有著大量具狀重騎的國家,而是草原上那些“忽如蟻聚”的匈奴騎兵。


▲以騎射著稱的匈奴騎兵


匈奴的國家結構是一種極為鬆散的部落聯盟式王國,雖然作為國家領袖的單于擁有者極為龐大的兵力,但是大部分匈奴人的裝備相對簡陋。真正作為匈奴軍隊核心的,是匈奴各個部族首領所率領的少量的親衛部隊,這些騎兵他們無論是戰馬、武器還是鎧甲,都比普通的匈奴騎兵要好的多。匈奴人的軍事體系,使得漢帝國的騎兵們必須更加註重機動能力,尤其是漢武帝時期的北伐,在茫茫的大草原上尋找並消滅這些部族首領的親衛部隊,騎兵的機動能力就成了成敗的關鍵。這也使得漢帝國很長時間內,都沒有出現與中東相似的具狀騎兵。而且匈奴騎兵們大多貧弱的護甲和對騎射的倚重,也使得漢帝國的騎兵所使用的武器,更加註重實用性和多功能性,這也就是為什麼樸實堅固的環首刀,還有兼刺、砍、啄、勾等於一身的戟要比重型騎槍更加收歡迎。這不僅減輕了騎兵們的負重,以及漢帝國的戰爭成本,同時也可以來自中原的騎手們,依靠自己的肉搏優勢,來抵消他們在騎術上的劣勢。


▲使用戟將匈奴騎兵勾下馬的漢帝國騎兵


不過重型騎槍伴隨著絲綢之路傳入中國之後,在漢代也有著緩慢的發展。尤其是到了東漢末期,伴隨著國內戰爭的越演越烈,具狀騎兵在戰爭中的地位也逐漸水漲船高。不過一直到西晉時期,中原地區的具裝騎兵們習慣使用的長柄武器依然是戟。比如直到西晉末年的八王之亂時代,在太安二年(303年)的洛陽會戰中,西晉禁軍騎兵面對華北大區的西晉地方軍隊也是用戟,“乂司馬王瑚使數千騎系戟於馬,以突鹹陳,鹹軍亂,執而斬之”。



真正讓重型騎槍,或者說馬槊登上歷史舞臺的,還是西晉末年的“五胡亂華”。相對於中原習慣於使用戟的具裝騎兵,這些北方遊牧民族更多的收到了來自中亞乃至波斯的影響,因此他們更加習慣於使用重型騎槍。尤其是後來居上的鮮卑人,他們吸收了之前在中原地區橫行的遊牧民族以及漢族的軍事經驗,組建起了自己的具狀騎兵。而他們所使用的重型騎槍在當時南北記載中的不同稱呼,也表明了槊對於中原人來說是一種全新的武器。因為在北方的記載中,基本稱其為槊,而南方則是“槊”、“矟”兩種叫法。很顯然,面對槊這種新式武器,很多南朝人只知其音而不知其字,因此鑑於這種武器類矛,所以生造出一個形聲字“矟”(shuo 四聲)。這種記載上的混亂,也說明重型騎槍在這一時期才開始出現與流行,驗證了《馬槊譜》,“馬槊為用,雖非遠法”的記載。同時,由於這一時期的馬槊地位過於重要,導致步兵用長矛甚至反過來常常被稱為“步槊”。


▲北魏時期壁畫中的具狀騎兵


正如在中亞地區重型騎槍的流行,南北朝時期出現的馬槊同樣也是雙方具狀騎兵發展所帶來的結果。尤其是這一時期馬鐙的出現,讓騎兵們操作戰馬變的更加便利,因此具狀騎兵的鎧甲也可以變的更加厚重。馬槊的發展也極大的反映出這一時期具狀騎兵互相發展對抗的激烈,馬槊的矛頭相比於漢代的長矛,不再是八邊形或六邊形的截面,而是一種更加扁平的形狀,這樣馬槊就更加容易刺入對方鎧甲的縫隙。同時,馬槊在南北朝的激烈戰爭中,相對於中亞重型騎槍,也出現了新的變化:矛頭變得越來越長,甚至於一些出土矛頭達到了驚人的84釐米。這有助於增加馬槊的重量,並且避免馬槊的矛杆被對方用刀劍砍斷。在這一基礎上,原本更加註重機動性和多功能性,而忽視殺傷力的戟最終退出歷史舞臺,也就是一種潮流所致的結果。畢竟任何一種武器都永遠是戰爭體系中一份子,而戰爭體系的發展也最終會淘汰掉所有多餘的東西。


本文冷兵器研究所原創稿件、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特色內容。主編原廓、作者明憶,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

平民吊打法國騎士的破甲武器


為何古代中國板甲沒有大規模運用


環首刀    漢劍    鞭鐗    陌刀    唐刀    鉤鑲     輕呂   戰錘    石斧   馬槊   殳  西域鑌鐵大刀   朴刀   兵馬俑青銅劍   鐮刀   清弓   中國傳統弓  明式小稍弓  英國長弓   國產刺刀大全   中國騎兵軍刀   英國軍刀  空軍傘兵刀    海軍寶劍   山文甲    明光甲    歐洲騎士板甲   鱗甲   古埃及赫梯彎刀   阿昌族戶撒刀   蒙古刀  保安腰刀   西藏武備   英吉沙小刀   西班牙Navaja折刀   芬蘭國刀   印度虎爪   長鉞   睪丸匕首  印度軟劍   麟角刀  亞塔安刀   日式刺刀   恰西克馬刀 日式刺刀 又鬼山刀   白堊紀魚骨劍   伊斯蘭盔甲   匈人武器    突厥兵器      伊朗古兵   喪屍武器   越南弩   手擲類暗器  廚刀  世界盾牌    歐洲細劍   日本天皇佩刀  東瀛名刀譜  玉鋼神話 兵馬俑青銅劍    趙雲亮銀槍   關羽青龍偃月刀   張飛丈八蛇矛   呂布方天畫戟   豬八戒九齒釘耙   唐僧毗盧帽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