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網路神化的馬槊究竟是什麼樣的破甲武器?

2017-05-20 22:49:00

擁有良好破甲能力的馬槊(有時也被寫作“矟”),就成為甲騎具裝騎兵手中最重要的兵器。馬槊這種武器,在《三國演義》、《隋唐英雄傳》、《水滸傳》等我國古典小說中多次出現。比如當陽長板橋奪槊三條的趙子龍,橫槊賦詩的曹操,使用金釘棗陽槊的好漢單雄信。又比如唐太宗李世民年輕還是將領時,曾豪言,他親自執弓,有尉遲敬德持槊,天下無可當者。


橫槊賦詩的曹操



不過在近幾年的網路上,槊逐漸被神話。尤其在某些小說中,騎兵長槊由於柄杆使用“積竹柲”導致其是一件昂貴到誇張的兵器,製作一根需要消耗大量布帛、桐油、木材等物料並費時數年。事實上,“積竹柲”的製作工藝在古代並不那麼昂貴,實際工期也沒有多漫長。其中,包裹竹篾的目的是為了防止長柄被敵方所砍斷,用織物包裹上漆是為了防止其受潮損壞,並增強整體結構強度。



在西漢長安武庫遺址中,以及我國其他地區所出土的漢代鋼鐵長矛中,就發現了大量的該種長柄。實際生產中,該種長柄完全可以使用類似“流水線”式的生產模式。每一個步驟有專人負責,大批量一批接著一批製造,可以有效的提高產量,降低平均成本,而且還能保證隨時向軍隊提供充足的武器。總而言之,在現代人看起來會覺得很昂貴的“積竹柲”,在古代其實是一件優質但很理所當然的消耗品,其成本甚至要低於優質的木柲。



真正使得長槊成本較高的主要原因在於:鋼鐵製造的槊鋒。鍛造一件鋼質槊鋒需要消耗較多的優質鋼鐵材料,當時生產條件下,優質鋼材很多時候甚至比金銀還要珍貴。同時鍛造長而鋒利的槊鋒,更需要經驗豐富技術熟練的鐵匠(在古代,鐵匠是技術含量最高的工匠,其培養難度遠勝於木匠等其他工匠。由於其特殊性,很多時候鐵匠往往被官府進行直接的人身控制。)。另外,必須說明的是:槊是漢代鋼鐵長矛進化的產物,並非由鈹這種長柄兵器發展而來。儘管扁平的槊鋒看上去是繼承了鈹的造型,但是鈹的插入連線方式與槊的套接完全不同,實際上漢代也有鋼鐵長鈹存在,這一點有出土實物可以證明。



兩漢之際,使用長兵器的突擊騎兵首次出現於中原,當時的騎兵們主要的兵器還是環首刀與長戟。隨著技術的發展,鋼鐵鎧甲逐漸普及裝備,戟作為舊時代流傳下來的兵器,面對新的戰場已力不從心。騎兵平端長兵衝擊時,戟的小枝失去了其意義。鉤、啄、推、叉的殺傷方式對於衝鋒中的騎兵沒有太多意義:即不方便出招,也容易因鉤掛造成兵器的遺失。同時由於鋼鐵鍛造中,其小枝與套筒的鍛造工藝麻煩,導致了成本上升。刺殺類的長柄兵器更便於騎兵的作戰方式,也利於擊破日益堅固的鎧甲。因此槍矛類刺殺兵器在漢代的發展十分迅速,在考古發掘中,同時出土了大量漢代的長鎩、鋼鐵長矛,鋼鐵長鈹。從出土實物的年代上看,越到後期長鈹與長鎩的比例越低,直至消失。

我們可以從出土文物,看到漢代鋼鐵矛頭演化的過程。


從上到下:漢代鐵環首刀,鐵劍,鐵鈹,鐵鎩


第一個發展趨勢:矛鋒由八面(截面為八邊形)逐漸轉變為六面、四面,這一點是與材料效能和鍛造工藝緊密相連的。早期鐵矛頭簡單的沿用了青銅長矛造型,由於材料效能的限制,青銅矛頭不得不採用八邊形或六邊形截面的造型來提高結構強度,同時受到鑄造工藝的限制,其造型也比較圓潤。改用鋼鐵材料後,由於鍛造工藝的大量運用,矛頭鋒的部分造型逐漸變得扁平。同時由於材料效能的提升,矛頭不再需要複雜的多面體結構與相對很大的厚度來提高強度。並且鍛造多個平面的工藝過於繁雜、費時費力,逐漸被簡化為四面結構。


第二個發展趨勢:金屬矛頭的長度越來越長,從早期的鐵質矛頭長度不過20釐米左右,發展到後期全長已經超過半米。一些出土的南北朝時期槊鋒,其全長甚至達到了84釐米!造成這一現象出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直觀來看,尺寸較長的金屬矛頭,可以防止因木柄被敵方刀劍砍斷而失效的情況(這一時期刀的發展十分迅速)。鍛造一個較長的鋒比鍛造一個長的套筒工藝難度低很多。另外也要看到,這樣長的鋒可以用來揮砍,還可以利用其重量砸擊。同時,造型細長的槊鋒對堅固鐵鎧的穿透能力也十分強悍。與之對比,明清時期的金屬槍頭普遍偏短,為解決對重甲目標穿刺力不足的問題,出現了一種鋒刃細長的“透甲錐”槍頭來專門對付重甲。


馬槊和明清槍頭的對比


可以看出,製造一柄南北朝甲騎具裝的長槊,其槊鋒就必須用優質的鋼鐵——材料效能必須兼顧其強度(保證其在突刺過程中不會彎曲變形)、韌性(保證細長的槊鋒不會因衝擊而折斷)與硬度(破堅甲的先決條件)來鍛造,這樣的優質鋼材在古代自然價值不菲。更何況馬槊還會被當做標槍來投擲使用,這就更進一步的造成武裝一名具狀甲騎的成本直線上升,我們常能在史冊中看到某位武將“負數槊”上陣。比如南朝猛將蕭摩訶成名之戰,就是擲槊殺死了一名敵將而獲大勝的。


▲槊頭和其中殘存的積竹柲


其實歐洲中世紀騎士的騎槍在很多時候,也是會當標槍來投擲的。比如我們在反映黑斯廷斯戰役的巴約掛毯中可以看到,諾曼騎士常用的戰術中就包括奔馬擲矛來殺傷結陣步兵。在一些歐洲騎士小說中,我們也可以看這一戰術。比如波蘭著名作家、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顯克維支所著《十字軍騎士》中就有大量描寫,可見無奔馬擲矛這一騎兵戰術在東西方都是通用的。


本文經指文烽火工作室授權釋出,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特色內容。主編原廓,作者廉震。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

環首刀    漢劍    鞭鐗    陌刀    唐刀    鉤鑲     輕呂   戰錘    石斧  殳  西域鑌鐵大刀   朴刀   兵馬俑青銅劍   清弓   中國傳統弓  明式小稍弓  英國長弓   國產刺刀大全   中國騎兵軍刀   英國軍刀  空軍傘兵刀    海軍寶劍   士盔甲    山文甲    明光甲    歐洲騎士板甲   鱗甲   古埃及赫梯彎刀   阿昌族戶撒刀   蒙古刀  保安腰刀   西藏武備   英吉沙小刀   西班牙Navaja折刀   芬蘭國刀   印度虎爪   長鉞   睪丸匕首  印度軟劍   麟角刀  亞塔安刀   日式刺刀   恰西克馬刀 日式刺刀 又鬼山刀   白堊紀魚骨劍   伊斯蘭盔甲   匈人武器    突厥兵器      伊朗古兵   喪屍武器   手擲類暗器  廚刀  世界盾牌    歐洲細劍   日本天皇佩刀  東瀛名刀譜  玉鋼神話 兵馬俑青銅劍    趙雲亮銀槍   關羽青龍偃月刀   張飛丈八蛇矛   呂布方天畫戟   豬八戒九齒釘耙   唐僧毗盧帽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