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曾國祥到許巨集宇,陳可辛與許月珍的金牌監製之道

2017-05-07 06:33:13

 點選↑藍字即可訂閱

源 | 新浪電影  作者 | 阿輝 攝影 | 王遠巨集

在剛剛結束不久的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上,陳可辛、許月珍監製的電影《七月與安生》攬下12項提名,曾國祥與杜琪峰、周星馳等前輩導演競爭最佳導演獎,而該片不過是他獨立執導的第一部長片。早前的金馬獎上,該片以七項入圍大熱,並驚人地為周冬雨、馬思純兩位年輕女演員摘得雙影后桂冠。

 

緊隨金像獎的腳步,陳可辛與許月珍監製的另一部新導演作品《喜歡你》被選為第七屆北京國際電影節的開幕片。這是知名剪輯師許巨集宇的首部導演作品。處女作即能揭幕國際電影節,這也是十分少見的。在之後的點映和路演中,《喜歡你》又獲得了觀眾的好評。 


你要拍一部電影,拍得開心拍得舒服,不一定是跟我合作。但是你要拍一部電影,拍得好,拍得成功,可能是應該跟我合作的。”陳可辛說。 


身為大導演,陳可辛最早是以監製身份成名的:“早期馬偉豪、陳德森他們的第一部電影都是我監製的,中期包括彭順、彭發兄弟,他們就跟我拍了一部成功之後,他在外面拍攝更容易了。”


如今,這位公認的、最接地氣的香港導演,聯同他的金牌搭檔許月珍,又在內地展開了監製事業的新藍圖。本期《新航標》對話陳可辛、許月珍、曾國祥、許巨集宇,探尋金牌監製助力新導演的成功之道。


壹、從香港到內地,為什麼陳可辛許月珍選中他們?


陳可辛、許月珍、曾國祥、許巨集宇


香港尖沙咀的某間酒店裡,曾國祥和許巨集宇正靠在牆邊聊天,雙手不約而同地放在褲子口袋裡,我們的攝影師輕聲建議:“麻煩兩位導演站近一點。”兩個人配合地挪至更近距離,也不知道是誰先說了一句“好尷尬啊”,房間裡霎時間笑聲一片。


回頭看的時候,陳可辛已經抱著手臂站在了攝影師的後方,再往後一點,是倚著臥室門框的許月珍,她同樣抱著手臂,鼻樑上比之前多了一副黑框眼鏡。


四個人看起來更像了。


“我們四個人都有一點點聰明,也有一點點才華,但是也不是那種很固執的,我們願意先去看清楚。”許月珍總結,“還有就是,我們四個都很有型。”


《七月與安生》被影迷認為有陳可辛在UFO年代的風格,陳可辛自己則蓋章像“女版《中國合夥人》”。《喜歡你》導演許巨集宇甚至開玩笑稱自己是陳可辛“親生的”。無論從外形氣質還是作品的調性,陳可辛、許月珍與他們所監製的兩位新導演都相當的一致。

 

許巨集宇


談過很多導演,真正願意讓陳可辛監製的很少


實際上從《十月圍城》(2009年)開始,陳可辛就有意在內地構建新的人才架構,《親愛的》的編劇張冀,《七月與安生》的兩位女編劇李媛、許伊萌,都是這些年才被網羅至麾下。即使參加熱鬧的電視節目,陳可辛也能挖掘到新的人才。


作為在內地最成功的香港導演之一,陳可辛手中的專案一直很多,但他也曾經說過,如果他做導演的作品佔太大比重,他的電影公司“我們製作”的電影產量就會很少。

 

陳可辛


“曾志偉常常語重心長跟我說,電影不是這麼拍的,你每部電影都太費勁了,這不符合經濟原則。我沒辦法。我拍戲本來就這麼慢,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路。因為我是一個控制狂,每一個環節都得自己做的。我做一個導演,三年拍一部戲。”


陳可辛說,他一直特別希望能夠監製內地導演的戲。但談過很多導演之後,真正願意讓陳可辛監製的,其實很少。“我談過很多次,談的時候都說是‘粉絲’,很高興和我合作,談完再去找他,已經跟別人開機了。”


分析原因時,陳可辛毫不諱言:“導演來到我們的公司,進到我們的會議室,跟我們聊一趟,所有很有個性的導演都知道,在這兒不容易混的。我是外圓內方的,但是我的團隊是強勢的,一個那麼強勢的團隊,才能做出這些東西。製作上每個環節我們都懂,所以每個環節我們的掌控都很強。”


“我們希望保障一部電影的成功,但這個成功的保障是有代價的。而這個代價對藝術家來講,是很難受的。你要到一定年齡才知道,其實電影工業這個世界原來沒有純藝術家的。”


“其實現在整個電影圈很浮躁,錢很多,傻錢更多。就是那些不懂電影的、外行的資本進來電影圈,然後所有這些資本都去追捧能做內容的導演。但是,內容太少,資本太多。能做內容的電影人更少。”


曾國祥


“在這種情況下,新導演是完全不愁錢的。而這些新導演碰到這些外行的錢,也容易忽悠這些錢。對這些年輕導演來講,可能這種機會下,他更能做一個完全的藝術家,就是‘我也不用給人管’。那陳可辛來找我,對他們來講,我就受了一個有很多的市場和商業經驗的導演(監製)的監管。可能對他們來講,他寧願跟那些不懂的。更自由,更自主。”


許月珍也見過不少新導演,很多是朋友介紹的,“上來就說很喜歡我,想我幫他做監製。但是,他又說他重視他的創作,也希望我能重視他的創作,意思就是他的東西不要改太多之類的。我有時候覺得,都還沒開始你怎麼就……電影是一個藝術,但它也不完全是一個藝術,所以還是要把心開啟。”  


“除非你是個天才。”許月珍說,以前拍藝術片的那批人當然是天才,但是在電影工業裡面拍的,肯定不是天才。“因為他要帶這麼多人,說服這麼多人,靠這麼多人。天才才不想和別人溝通那麼多,帶領好幾百人去做一件事情。我不太相信電影工業裡有天才。”


從業三十多年,許月珍認為,作為監製,面對不同的導演應該使用不同的方法,而前提是你要對合作者有足夠的瞭解。她以自己的好朋友劉偉強舉例說:“他是一個用本能拍戲的人,有點像古代的一匹狼。對他來講,片場是一個戰場,他進去,拿著刀就去砍了,不要突然走到他面前說,‘哎,我們停一停好不好’。有什麼東西可以提前跟他講,但不要在現場講。”


“我可能不是一個好的監製,但是一個能理解導演的監製。”許月珍自評。


徐月珍


沒有有意培養,是工業培養了他們


曾國祥和許巨集宇的英文名都叫“Derek”。監製們往往會以後面加個姓氏的方式來區分,但更多時候都是直呼其中文大名。兩人和陳可辛、許月珍均相識超過十年,早已默契十足。


2001年,陳可辛與陳德森創辦的Applause Pictures成立一年之際,許月珍加入並擔任監製工作。此前,她曾擔任陳可辛導演處女作《雙城故事》的副導演,一直與陳可辛合作無間。


同年,曾國祥從加拿大完成學業歸來,其父曾志偉把兒子推薦到Applause Pictures,陳可辛回憶:“不是當做導演培養的,就是見習生,真的是在打雜。”後來,曾國祥當了演員,也小試牛刀,和朋友合作執導了幾部電影。其中,《戀人絮語》還獲得了臺灣電影金馬獎、釜山電影節的獎項提名。


許巨集宇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電影系,以陳德森的助理身份入行。在陳德森拍攝電影《童夢奇緣》(2004年)時,許巨集宇在公司第一次見到了陳可辛。當時,陳可辛忙於愛情片《如果·愛》。


2007年,陳可辛執導電影《投名狀》,許巨集宇的任務是拍花絮。由於電影素材很多,剪輯師李棟全就叫上許巨集宇幫忙。有一場徐靜蕾突然出現在戰壕裡的戲,拍這段的時候有一個鏡頭是反了軸的,許巨集宇就把反軸的鏡頭剪了上去。這段戲得到了陳可辛的認同:“我當時就驚為天人,怎麼有一個小孩那麼會剪片?以後我的每部電影幾乎都是他剪的。唯一一部《中國合夥人》不是,是因為他去了美國剪好萊塢大片。”


《投名狀》之後,許巨集宇受導演黃建新之邀,擔任了電影《建國大業》(2009年)的剪輯師。這是他獨立剪輯的第一部電影。此後,除了《十月圍城》、《武俠》、《親愛的》、《七月與安生》等陳可辛導演或監製的電影,許巨集宇還剪輯製作了《趙氏孤兒》、《建黨偉業》、《我是路人甲》、《夏洛特煩惱》、《陸垚知馬俐》等近30部華語電影,三次提名香港金像獎,兩次提名金馬獎的最佳剪輯獎。


許月珍說,其實團隊並沒有把許巨集宇和曾國祥當作導演來培養,是工業培養了他們。


陳可辛與徐月珍


“我們能來內地拍戲是很幸運的。全世界的電影工業是怎樣的?就是韓國電影把好萊塢重複了一遍,現在是中國電影把好萊塢重複了。我們現在還可以重新經歷電影的整體發展,空間是特別大的。年輕導演要好好珍惜。因為真的可能也就四五年。你知道,現在什麼都被消耗得很快。以前種一千棵樹,人家要花一年把它砍掉。現在一個月就把它砍掉了。”許月珍說。


具體到專案,陳可辛坦承,他並沒有有意去尋找和自己品味、風格等各方面都很相似的導演。然而,“來找我的戲肯定是先來找我導演,不是先來找我監製的。人家會選擇適合我導演的戲才給我。我會選擇的,也是我喜歡的東西。” 


《七月與安生》是嘉映影業發起的專案。除了與嘉映老總覃巨集十幾年的朋友關係,陳可辛看中的還有原著小說背後的80後集體回憶。


“本來覺得幫他們找到一個導演,我能掛個名做監製,給一些意見,可能就幫到忙了。”陳可辛說。兩年後,這個導演依然沒找到,他就想到了曾國祥。


曾國祥和許巨集宇


“不可能啊!別想。”許月珍說,當初聽陳可辛提起要找曾國祥來拍《七月與安生》,她並不認為曾國祥會有興趣。“他(曾國祥)想的更多的是文藝的東西,而且,他也不太懂在內地拍戲,也怕審批麻煩,所以就一直留在香港拍。”許月珍透露,《七月與安生》之前,她和陳可辛找過曾國祥幾次合作拍電影,但對方都不願意。


意外的是,曾國祥非常喜歡《七月與安生》的故事。而對於陳可辛和許月珍都說,一旦找了曾國祥,這個戲就不能只是“掛個名,給些意見就行了”,而是“得像對自己的電影一樣對待”。


和曾國祥同步,當許巨集宇在電影剪輯領域展露鋒芒,就一直被陳可辛看好可以當導演。這幾年,陳可辛遞了很多電影專案給許巨集宇,最終,許巨集宇選擇了《喜歡你》這樣一部帶點瑪麗蘇的愛情片。


陳可辛坦承:“《喜歡你》的原著裡有很多我不喜歡的東西,不是普通不喜歡,是非常不喜歡。”不過,許月珍卻爆料,陳可辛嘴上說著“不喜歡”,在拍攝現場倒是很開心:“我有一次問他,你在現場真的很開心啊?他說,‘對啊,其實最喜歡拍這種戲,但是我就是不可以拍啊’。陳導是追求快樂的人,《喜歡你》就很快樂。”


貳、從分工到成片,陳可辛許月珍的監製之道


《喜歡你》劇照


曾國祥與許巨集宇的不同,很早就被陳可辛和許月珍看在眼裡。


從創作角度講,曾國祥從小跟著媽媽、外婆長大,身邊女性特別多。他在國外求學,喜歡歐洲文藝電影,更文藝青年一些,在許月珍看來也“更任性一些”——“總要試一下不一樣的東西。”


而許巨集宇從紀錄片拍攝、電影剪輯入行,崗位的高度服務性使他懂得觀眾的期待,許月珍說,“那幾年的訓練,讓他變成一個目標更清楚的人。”


從個性上來說,兩個人的人緣都很好,許月珍的比喻非常好玩,她認為,許巨集宇比較善於做兒子,曾國祥則比較像很多人的兄弟。


許巨集宇大學期間曾是樂隊主唱,這個樂隊就是後來在香港很紅的rubber band,來到內地生活十多年的他,搬來北京生活後,也經常和民謠歌手玩在一起,愛笑又活潑。許月珍說:“很多他幫忙剪過片的導演都變成他的乾爹。我們經常笑他‘很多幹爹啊’。”


這一點在《喜歡你》路演期間也口語看的出,性格開朗的許巨集宇一路圈粉,微博粉絲數量一路飛漲,評論區也是收穫告白不斷。


曾國祥和父親曾志偉的個性很像,很重兄弟情誼。曾國祥曾多次請許月珍幫助《一念無明》在內地發行,因為導演黃進是他的好朋友。在做《一念無明》的那幾年,黃進因為潛心於寫劇本和拍攝,收入不多,但曾國祥總會盡力幫他。


許月珍說:“大家都還沒成功,肯定會有互相比較、互相競爭,但是,曾國祥就把他當成弟弟一樣,這很讓我感動。”


正是基於對兩位新導演的瞭解,陳可辛和許月珍從專案分工到成片,都起到了明確而強有力的作用。

 

分工


《七月與安生》主要由許月珍來掌控,陳可辛則在後方給出大的方向。許月珍解釋道:“因為我跟曾國祥更親近一點。他以前在公司是跟我的,我跟他可以比較玩得來。陳導對曾國祥來說,畢竟是長輩。”


《喜歡你》開拍時,因為許月珍在忙於《七月與安生》的宣傳和路演,於是,陳可辛就成為這個專案的主力把控者,許月珍則在製作上負責監督以及管理創作上的關鍵事項。


許月珍說,她和陳可辛都沒有刻意為兩位導演設定題材和風格。“我不太相信能有一個監製製作一部戲是先想好了‘我要怎麼樣’,再找來一個導演把它完全控制到監製想要的結果。即使是陳可辛這麼成功的監製,也不可能。”


選角


許月珍和陳可辛都喜歡特別的人。她說:“我們以前用周迅、趙薇,很喜歡演員用本能去演戲,而不是我想好怎麼去演,會給你很多驚喜。那種演員是開啟心給你去觸碰的,是需要勇氣的,因為那是最脆弱的一個東西。”


在電影《心花路放》裡,飾演“殺馬特少女”的周冬雨引起了許月珍的注意,“當時我就覺得,那個女生應該很厲害。”


《七月與安生》很早就定下馬思純和周冬雨主演了但是誰演“七月”、誰演“安生”,大家一直沒有想好。後來,陳可辛提議讓兩個演員換來換去地試戲。


許月珍回憶:“我都記不住誰先演誰了,反正兩條過後,陳可辛就突然跟我和曾國祥說,‘你們兩個過來一下’。我們去了別的房間,陳可辛就說,‘哇,實在太好了’。”後來,周冬雨就成為了那個追求自由的安生,而馬思純則演繹渴望安定的七月。


“她們兩個真的很好,馬思純真的很穩,真的很照顧周冬雨。因為周冬雨有時候演著演著就不知道去哪裡了,但是我們鼓勵她這麼演,馬思純不僅要配合,還要保持七月的性格,真的也很厲害。”許月珍對兩位演員讚不絕口。


2014年8月,陳可辛執導的電影《親愛的》上映,不僅票房不俗,還取得了很好的社會效應。同年年底,《喜歡你》這個專案交到了許巨集宇手上。 


在找演員的過程裡,《喜歡你》一直沒有修改劇本,鎖定金城武后,陳可辛“花了漫長的時間說服他”,那時候女演員也沒有選好,又在等金城武的檔期,因為他在拍《擺渡人》。過程中,《七月與安生》要開拍了,《喜歡你》的編劇李媛、許伊萌前去現場寫劇本,後期基本都是她們在片場邊寫邊拍出來的。


《七月與安生》拍攝結束後,李媛、許伊萌回到《喜歡你》的團隊,開始圍繞金城武重新設計劇本。後來,因為陳可辛和許月珍太喜歡周冬雨,她成了《喜歡你》的女主角。


“陳可辛說要用周冬雨!”從監製口中得知女主角人選的計劃,許巨集宇立刻告訴了曾國祥。因為原劇本里的女主角是個標準的女神,不是周冬雨這類機靈古怪的女生,這意味著整部戲需要做很大的調整。曾國祥哈哈大笑,對許巨集宇說:“恭喜你!恭喜你!”


許巨集宇認真地問曾國祥:“周冬雨怎麼樣?”曾國祥說:“冬雨是一個讓你又愛又恨的演員。”


一個月後,電影《喜歡你》開機。但拍了一段時間後,許巨集宇建議停下來調整劇本,因為他覺得自己有點找不到拍周冬雨的感覺。他回看了已有的拍攝素材,試圖找出問題在哪兒,也找許月珍聊了很久。後來,一切漸入佳境。


許巨集宇明白,“她的那種不可控的感覺,其實正是這個電影需要的,那我們就儘量去發揮她。”

 

《七月與安生》劇照


片場


《喜歡你》於2016年8月開拍,陳可辛基本上都在拍攝現場。早上7點通告,他大約會在10點去。 


“因為我答應了金城武,我一定每天都在,金城武是需要安全感的。而且,他特別喜歡跟熟的導演拍戲。這十幾二十年,他接的戲都是那兩三個導演。”不過,陳可辛第一天到現場,就發現金城武已經在和許巨集宇直接溝通了。除了中間請假去給《擺渡人》配音,金城武其他時間都沒有離開過《喜歡你》劇組。


在陳可辛看來,曾國祥和許巨集宇都“太慢”。 


“許巨集宇對技術、美感的要求跟我這個年紀的人不太一樣。我覺得講故事比美感重要。”曾國祥就“更慢一些”,拍戲非常完美主義,要拍到最完美的一條才收貨。


不過,大多數時候,陳可辛都放任他們了。“我覺得年輕導演第一次做,你也別管他,你就給他做吧,最多就再貴一點點又怎麼樣呢。現在電影市場比較好,你能賣的時候也不差那一點錢。”

 

《喜歡你》試映後被不少觀眾認為超有少女心。實際上,片中很多讓少女心萌動的點,都是許巨集宇堅持保留的,監製們也尊重了他的想法。


比如,影片開頭有一場周冬雨掉落到金城武陽臺的戲。劇組選擇了一家上海著名的古董酒店來拍,許巨集宇很喜歡,但真的很貴。許月珍說:“你拍十個小時也是這個錢,你拍24個也是這個錢,那你肯定拍24個小時。”然後,她去說服金城武。許巨集宇還記得那個畫面:“他的經紀人走過來跟我說,金城武真的一輩子都沒有這樣熬過夜,沒有連拍24小時的通告,你是第一部。”


還有一場金城武開車闖進菜市場告白周冬雨的戲。一開始,很多人都反對拍。因為菜市場場面不可控,金城武又不習慣太多人。但許巨集宇很堅持,他希望通過這個儀式化的場景,表達出金城武飾演的霸道總裁走進了周冬雨飾演的小廚娘的生活裡——“這是一個好有意義的點。”最終,這場菜市場告白感動了很多觀眾。


許巨集宇說,電影原本還有一場周冬雨做噩夢的戲——她夢見一隻很大的河豚(代表金城武飾演的路晉)要吃掉她。“我覺得很可愛、很夢幻,但Jojo(許月珍)說這個戲肯定用不上。我說,我不管我就要拍。拍完之後確實是被剪掉了,我親手剪的。”

 

成片


《七月與安生》的片尾設定了三個反轉,許巨集宇在剪輯階段拿掉一個,整體會更容易講明白七月與安生各自的性格。他認為,感動是最重要的。陳可辛也對許月珍和曾國祥表達了自己的想法:“你們那麼做好像違背了觀眾的意願。”


“但我們都不理他的,哈哈。”許月珍笑道。


針對分歧,這個團隊有自己的解決方法,常用的就是讓觀眾鑑定。 


頭一回做觀眾測試是電影《中國合夥人》。許月珍回憶,當時這個型別的影片在內地是第一次,營銷和發行的夥伴也抓不準它的宣傳點——“發行覺得我們的票房是1個億,只有我們自己覺得票房要3個億。”再加上影片還存在文化差異和觀眾共鳴的問題,團隊決定進行觀眾測試。


“我最記得的就是杜鵑去了外國,認識了老外。我們有幾場戲,就是她怎麼認識老外,跟那個老外接吻。後來觀眾測試的時候,大家都說,我們都知道她一去國外就跟別人走了,你不需要給我看,我們就把這些內容拿走了。”


《七月與安生》的觀眾測試場則是許月珍特地做給曾國祥的,她認為:“新導演,你去跟他辯論是沒有意義的。你應該聽我的,還是我應該聽你的?拍電影是沒有絕對的對和錯。”


那時候,《寒戰2》做了好幾場觀眾試映。許月珍和《寒戰2》導演梁樂民、陸劍青很熟。聽說他們連觀眾對音樂的意見都改,許月珍也做了一場《七月與安生》的觀眾測試場。


果不其然,曾國祥在聽完觀眾意見後,對一些地方進行了調整。 不過許月珍說,“有些他還是不願意改的,你要跟他慢慢來。有時候小點,不影響票房,我會放它。但是比如兩個很重要的點要改,他說我給你這個點,前面那個點留給我,我就會說留給你,但是過了一週回來,又把他那個點改了。”


叄、我們製作:大家都可以合作



金馬獎公佈入圍名單那一天,許月珍、許巨集宇、周冬雨都在《喜歡你》的片場,他們圍成一團聽直播。 


“開始公佈剪輯,有我,很高興,到最後是冬雨和思純,還有曾國祥的最佳導演提名。”許巨集宇很高興,但無形之中又感到了壓力。陳可辛看到許巨集宇眼神有變,對他說:“你別想了。每個戲都不一樣,你這個戲更多的是商業片,不是拍來拿獎的,是拍給觀眾的。”


目前,《喜歡你》正在國內影院熱映中。許巨集宇已對下一部戲有了自己的想法。他想拍一個改革開放後,民謠歌手去鄉鎮走穴的故事,“那時候,每個人都在追求自由,所有人的眼睛是發光的。我在內地生活了十多年,很想去做。”


陳可辛說,曾國祥和許巨集宇都是我們團隊的一分子。“曾國祥大學畢業就在我們公司。他出去拍了很多戲,做了很多戲的演員,現在回來做導演。下部戲,我也希望繼續跟他合作。但是他的身份真的是導演的身份,就不是那種核心團隊的身份。因為核心團隊的身份就是,你不是導演的時候你也在團隊裡面給意見,主要是創作、剪輯、後期等等。”


許巨集宇和曾國祥都有自己的公司,但在許月珍看來,這並不會限制雙方的繼續合作。而且,她認為:“他們兩個去到別的地方肯定做不出這麼好的東西。我不是驕傲,有時候不單單是能力的問題,是你要去理解那個人。”

  在香港,很多行業還有師道傳承的規矩,成龍、洪金寶為代表的香港武行便是如此。陳可辛說:“我也有師父,曾志偉就是我師父。我現在跟曾國祥也是一種徒傳。但是問題是,給面子就叫你師父,因為大家都知道,其實就是合作的關係。”


2002年到2005年,陳可辛曾擔任彭順、彭發的監製,後來分手。陳可辛評價:“他們要快,我們慢。你在我這裡肯定是一年拍一部戲,他們要一年拍三部戲。他們說,他們是兩個人,一份導演費還要兩個人分,一年拍一部戲怎麼辦呢?我覺得既然這樣就沒辦法了,就你們出去做吧。” 


至於未來能不能發展出類似於“銀河映像”那樣的廠牌,許月珍並不著急:“你現在有兩個小孩,但不知道後面生不生得出來。有才華的人可能也有不少,但是必須要懂得溝通,因為電影是必須溝通才能完成且做好的。”

E / N / D

招聘

商務助理、編劇經紀人、法務專員、影視策劃(專案評估)、產業記者(兼職)、文案策劃 —— 2-3年影視行業相關工作經驗,簡歷與作品投遞至[email protected]

公司、專案合作 ◇ gangqinshi01

專案、影視宣傳合作  rene0602

編劇經紀、劇本代理 ◇ zqy24680

回覆“我要加入分會”加入編劇幫全球分會

投稿  [email protected]


已同步入駐以下平臺

今日頭條 | 搜狐自媒體 | 一點資訊

介面 | 百度百家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