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悄然的變化中雛形已現,印度的大國外交

2018-06-29 18:56:09

在悄然的變化中雛形已現,印度的大國外交印度人雖然經常有令人捧腹的奇葩語言和行為,但卻並不令人厭惡。因為很多人只是將其當成娛樂而已。從國家層面來說,雖然內部種姓制度和民族矛盾比較突出,但印度的政體制度卻很穩定。雖然歷史上曾出現過刺殺政界人士的事件,但近年來其生態明顯好轉,國家方向也更趨明確。隨著增速的持續和穩定,印度的整體實力也有了顯著增強,也使印度人的思維模式發生了變化。有朝一日成為超級大國已經成為他們的目標。作為印度普通民眾,他們較之以往更加關心國際問題了。就印度政府來說,自上任總理後,印度也在悄然發生著變化。

在悄然的變化中雛形已現,印度的大國外交一,印度外交政策的基石

印度外交政策的基石是由印度開國總理尼赫魯奠定的。這一基石就是不結盟運動的原則和宗旨。這個原則和宗旨被量化成了國與國之間的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和中國共同倡導),不結盟和五項原則也演化成了印度的外交戰略。不結盟運動是個鬆散的國際組織,由尼赫魯、鐵托和賽納爾在1961年9月共同倡導和發起,它的原則和宗旨就是獨立、自由和非集團化。其核心就是戰略自主而又不至於使印度深陷大國博弈和地緣政治的紛爭之中。實際上,印度所秉承的這一外交原則也使自己受益匪淺。特別是在冷戰時期,印度遊離於美國和蘇聯兩大陣營之間,既不偏向哪一方,又能以自己的戰略判斷髮聲,不僅美國和蘇聯都能善待他,同時也得到了其它國家的尊重,這一點,實屬難能可貴。實事求是的說,印度過去的外交政策既非傳統意義上的“中立國”,也非當下土耳其那樣的“騎牆者”。所以,印度當時既得到了大國集團的認可,又在一百多個不結盟國家中積攢了人氣和號召力。所以說,印度的外交政策具有其鮮明的特色。

雖然印度的外交政策不激進,也算比較溫和,但並不等於說印度會放棄自己的原則和利益。印度頻臨,是南亞次大陸國家。也是南亞實力最強的國家,他一直將南亞和印度洋視為自己的勢力範圍,對其周邊國家有著極強的控制慾。不僅因克什米爾問題與巴基斯坦發生過三次印巴戰爭,而且也在死死的控制著周邊小國。比如尼泊爾、斯里蘭卡、馬爾地夫等,包括吞併錫金。從吞併錫金的過程和結果來看,體現了當年印度外交成熟的一面。印度吞併錫金後,美蘇兩大陣營居然都沒有發聲指責,而更多的國家也都像那件事沒有發生一樣,由此可見一斑。當年印度奉行的外交政策不僅使印度在政治上獲益,在經濟上也同樣獲利匪淺。由於很多國家認為印度在政治上不具有危害性,所以對印度人也沒有過分的防備之心,這也使印度人在中東、南美、非洲,乃至歐美更容易融入所在國的社會各階層,也就更容易接觸到核心技術崗位和獲取財富。印度軟體業發達就是例證,而僑匯世界第一也為印度經濟發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在悄然的變化中雛形已現,印度的大國外交二,印度外交的悄然變化

隨著印度經濟的不斷髮展,整體實力的不斷增強,印度民眾和政府對國家未來的定位也在不知不覺中發生著變化。在過去,印度將南亞和印度洋近海視為自己的地盤和勢力範圍,將自己定位為地區大國。但是,近年來的事實卻證明,印度已經有了更高的目標和訴求,那就是有朝一日成為世界性大國。直白的說就是成為超級大國。既然有了這種願望,那印度原來的外交政策就有了侷限性,或者說是束縛了印度的手腳。所以就要調整,這種調整雖然沒有在明面上說出來,但卻實實在在的變化著。特別是莫迪上臺後的這幾年變化更為明顯。印度過去主要在意的是南亞和印度洋近海這片區域,對國際上其它熱點地區的事務也就是以不結盟運動領袖的身份表達一些原則立場而已。但自莫迪上臺後,其發聲的密度和範圍是既大又廣了,對反恐的表態也更有針對性了。比如對巴以衝突和敘利亞問題的發聲也比過去密集和明確了許多。而隨著印度軍力的增強,不僅向印度洋深海處進軍了,而且正試圖參與太平洋事務,曾一度試圖加入TPP。而在獨立紀念日邀請東盟國家領導人的參加則明顯具有了大國外交博弈的意思。而與美國簽定的《後勤交流備忘錄協定》則顯然有了拋棄不結盟政策的傾向。

外交政策的第一要務是服務於國家安全,自然也就離不開對政治和經濟的服務。仔細分析印度近兩年來的外交行為便不難看出,印度外交既有將政治和經濟的分離,也有將政治和經濟混合的現象。比如在巴以衝突問題上,印度一方面高調反對以色列,一方面又能和以色列心平氣和的做起了生意。再比如和美國簽定的《後勤交流備忘錄協定》,就是將政治、經濟和安全混在了一起。單從這點來說,印度實際上已經背離了不結盟外交的基石。當然,這並不是印度刻意要這麼做的,而是戰略目標提高後的形勢需要。再比如莫迪已經連續兩年沒有出席不結盟運動大會了,很顯然,莫迪認為如果再死抱不結盟原則的話,將會束縛印度在世界上博弈的手腳。不過,就目前情況看,印度的外交總體上依然是務實和溫和的。

在悄然的變化中雛形已現,印度的大國外交三,印度外交的未來方向

相對來說,儘管印度目前還比較貧窮,內部貧富差距、種姓和民族矛盾依然突出,會在一定程度上阻礙印度的發展。但也應該看到印度的優勢和潛力。比如貧富分化問題,這其實是個世界性難題,印度存在,別的國家也存在。隨著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以及融入世界程度的加深,種姓和民族矛盾問題肯定會有所改觀。人口問題也有可能會轉化成發展中的“紅利”,比如印度人口就不存在“斷層”問題。自拉吉.夫甘地提出“科技優先”後,印度的科技水平得到了明顯提高,工業體系也正在逐漸完善。以前屢遭詬病的軍工業其實也一直在追趕。儘管現在仍然依靠外購武器來支撐軍力,但由於印度的外交優勢想來也不愁得到先進武器。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這恰恰也能激起印度在軍工業上的奮起直追。而印度的最大優勢是政體的穩定,儘管在域外人的眼裡似乎有些混亂,但他們的政體結構還是很穩固的。如果辯證的看待問題的話,印度確實具備了成為超級大國的潛質和超級大國的雛形。而印度朝野也已經對成為超級大國的願望達成共識,那麼,印度外交政策的變化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可以肯定的說,印度將會逐漸拋棄不結盟政策,實行更務實,更靈活,更符合大國崛起要求的外交政策。將會更積極的參與含有結盟性質的組織,以及對其經濟發展有利的組織。會更深的介入國際事務和地緣政治的博弈。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