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摺疊(二)

2019-05-24 22:53:48

曼谷摺疊(二)

奈及利亞有句諺語:如果有品格,醜陋會變成美;如果沒有,美就變得醜陋。

在學長看來,用它來形容野生的斑們再合適不過了。有人對相貌醜陋、捕食方式下作的鬣狗心生厭惡,但事實上它是一種迷人的食肉,複雜的社會結構與狒狒等靈長類動物相似,擁有強大的智慧和不斷學習的能力。

它們的耐心和耐力是驚人的,樹上的進食時,它們可以安靜地坐在樹下兩天,等待最小的肉掉下來。

在自然界中,每一種動物都有適合自己的生存方式。相比外表斑斕卻隨時可能被其他猛獸獵食的母角馬,身體贏弱相貌平庸的鬣狗們堅忍不拔,不放過任何捕食機會。


曼谷摺疊(二)




的第二空間屬於數量龐大,貪婪又韌性十足的鬣狗們。

晚上七點,強強和姐妹們搭乘4號線往北京南站疾駛,晚高峰尚未退去,車廂像沙丁魚罐頭密不透風,充斥著各種複雜難以言說的氣味。草草在南站吃了點蘭州料理,幾個人又擠上了開往的城際。

十點鐘,從天津機場搭乘價效比極高的酷鳥航空飛往曼谷。紅眼航班的好,母角馬們不會懂,或者他們心知肚明,卻又無法放下身段,畢竟,他們需要T3貴賓室的定位、747的頭等艙照片去維繫自己的身份。

對鬣狗們來說,沒有人設負擔一身輕,他有點同情母角馬們偶像包袱太重了。

四月中旬,季風還在印度洋上醞釀,中南半島安享著雨季前最後的寧靜,這是湄南河平原一年中最迷人的季節,鬣狗們捕食的天然樂園。


曼谷摺疊(二)


離開工作地出去看世界的秀芬如此誘人,登機前,先在朋友圈發張9圖的機場環拍和自拍,然後補上一句歡脫跳躍的“我們曼谷見”,心滿意足地關機,等待起飛。

半夜的廉航狹小侷促,但這絲毫不影響強強的好心情,窗外濃黑如墨,除了機翼不停閃爍的航行燈,什麼都看不見。強強興致卻很高,把臉貼在窗邊一直朝外看,逼近獵物的興奮讓他根本睡不著。

凌晨兩點四十,飛機準時降落在廊曼機場,排隊入境的隊伍一眼望不到邊,慘白的燈光下,很多遊客一臉倦意,等得頗不耐煩。強強一點都不焦躁,對著廊曼排隊的遊客、入境處的標識和來來回回走動的機場員工一陣狂拍,在朋友圈狂發十條,再定位一個英文版的廊曼機場,給自己搶C位。


曼谷摺疊(二)


那幫還待在北京的苦逼野雞們一覺醒來,一邊打著哈欠,一邊去擠早高峰的地鐵,頭腦昏沉滿臉戾氣,開啟手機刷到強強的朋友圈,一臉黑線,想想就贏了。

這種時候,他學不來低調。

六點的曼谷,天光大亮,終於順利過關,在出口處排隊等待計程車,7-11旁,幾個穿著背心的歐美男旁若無人地大聲說笑,發達的肌肉恰到好處地露出來,寬膀杉細腰梁,活脫脫一個天然磁場。強強一邊排隊,一邊扭頭盯著幾個人。


曼谷摺疊(二)


對於鬣狗們來說,那是太過完美的獵物,在湄南河平原的狩獵場上,它們只屬於。他把快要流出來的口水又咽了回去,物產豐饒獵物眾多的曼谷,大自然同樣不會虧待他這樣普通又人數眾多的捕食者。

折騰到酒店時已經7點多,母角馬們的固定棲息地W酒店對他而言,是有點遙遠的空中樓閣。雖然心理羨慕嫉妒恨,但嘴上卻不屑一顧對姐妹說,那裡太可怕了,汙穢不堪,連下水道都會堵。

沙吞的ibis才是最適合他的家,便宜又好住,離Silom不過4公里,離最重要的狩獵場Babaylon更是一步之遙。

匆匆吃完酒店贈送的早餐,還不錯,但實在不適合拍照,忍痛損失一條朋友圈,抓緊上午時間在房間補覺。

中午的曼谷,陽光開始變得刺眼,熾熱的空氣略微有點灼人面板,不過,間或有一陣陣微風吹過,倒也十分舒服。

BTS上的全體人員都佩戴了手機防水套,場面十分壯觀,天軌在高樓之間蜿蜒穿行,發出悅耳的哐當哐當聲,戰場已經近在眼前,強強開始熱血沸騰。


曼谷摺疊(二)


Silom soi2,和des齊名的同志夜店DJ station的所在地,每到週末的夜,這條小巷裡可能集中了全曼谷一半的姐妹,可白天的主角並不是它,而是它旁邊的burger king 。

擁有三層臺階的漢堡王是所有101女孩們爭搶的vip席位。看似站在一起其樂融融,姐妹互相幫襯,實則凶險度堪比芭莎慈善晚宴,低腰短褲,緊身背心互不相讓。這裡就是亞洲各地捕食者與獵物的狩獵區C位。

臺階下的街邊就是亞洲各地捕食者與獵物的溼身肉搏之地。街上已經人山人海,一整條街的人追著跑、被電音震到窒息、被水潑到披頭散髮親媽不認的男男女女笑著用水槍朝對方身上狂射。

香豔誘人的小姐姐們和男朋友玩得不亦樂乎,有些直男自告奮勇去給被水槍射中的妹紙們擋子彈,上演了一場英雄救美,但他們並不是這場狩獵盛宴的主角。


曼谷摺疊(二)


姿態感人的小姐姐、花樣百出的金剛芭比還有像強強一樣其貌不揚,卻嗅著獵物的氣息蜂窩而至的鬣狗們才是這場溼身肉搏之戰的主宰。

強強看中了一隻獵物,還算不錯的一個肌肉熟男,他舉槍朝對面的獵物射過去,毫無防備的大叔被力道不小的水柱射了個正著,一臉懵逼,隨後,他反應過來,把緊身背心拉一拉,做出一個享受的表情。幾秒過後,猛地從身後摸出一把超大的水槍,對著強強一陣猛射,水量大的嚇人,而且還是冰水,殺傷力實在猛烈。

強強發出銀鈴般叫聲,誇張地用手擋住臉,邁著有點妖嬈的貓步,左右亂竄。


曼谷摺疊(二)


這時,不遠處來了三隻古銅色肌肉母角馬,鬣狗們與生俱來的嗅覺與團戰天性,讓他們不約而同把目光和槍口對準了他們三隻的上中下三段。待他們跨入漢堡王地界的一瞬,萬槍齊射,呼聲陣天。

最初那三隻肌肉母角馬還在奮力反抗,可始終寡不敵眾,於是倉皇逃走。鬣狗們猶如御駕親征的叢林王者,露出勝利的微笑。強強趁著這個空檔,趕快拿出兜裡最後兩枚硬幣,加滿冰水、架好水槍,開始尋找下一隻獵物。


晚上的DJ station,進場的人都排到了街邊的肯德基,被小吃和地攤擺滿的Silom,晚上添了一絲的嫵媚和煙火氣。

強強在舞池中和姐妹一起搖擺,恍惚間有種身在des的錯覺。


曼谷摺疊(二)


姐妹笑著對強強說,在Silom大街上掉下來一塊招牌,可能砸中的全是Gay,還有兩個是鴨子。然而這條大街卻也是曼谷的CBD,當你白天看到街上無數的白領來去匆匆的身影時,你很難想象華燈初上燈紅酒綠之時它又是另外一番模樣。

這就是曼谷的魅力所在,在無序中有序,在混亂中平衡。

酒精混著菸草,強強感覺靈魂漸漸出竅。他眯著眼看頭頂光怪陸離的霓虹,漠漠紅塵、亦幻亦真。

半醉半醒間,他想,曼谷的黎明最好永遠也不要來。


曼谷摺疊(二)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同雷同實屬巧合。圖文無關)

曼谷摺疊(一)

曼谷摺疊(二)


曼谷摺疊(二)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