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解放軍大將,比許世友還莽撞,軍銜比許世友還高

2019-05-26 09:30:00

在解放軍如雲的眾戰將中,誰稱得上是莽撞的猛?多數人會認為是虎眼歪脖的。許世友有多“張飛”?在延安學習時,他要帶兵出走去四川打游擊,因為違反紀律被紅軍大學警衛隊捉拿,結果,他竟仗著 一身武功,跳到房頂上,對警衛部隊對抗。要不是跑過來,好說歹說,把他弄下來,他就與紅大警衛部隊幹起仗來了——你說這是不是一位猛張飛?

這位解放軍大將,比許世友還莽撞,軍銜比許世友還高

不過,縱使是許世友,還排不上解放軍猛張飛的一號。還有牛人是誰?熟悉許世友也熟悉這些牛人,且參加革命比許世友還早的中將說:“他是個地道的‘大炮筒子’,性格與正相反,比許世友還‘莽撞’些。有些像歷史人物李逵和魯智森。他到了紅軍,有些改變,但性格也不易改。”——這不是像一些自媒體作者寫文章為吸引人動不動就冠以“最”或者“第一”那般亂說哦,有根有據,並且來自權威的親歷者。那麼,他是誰呢?

他就是開國大將。徐海東有多魯莽?徐海東出身“窯花子”,有個綽號叫“徐老虎”。早年他在舊軍隊當過幾天兵,捱過長官的打。後來,當了小官,天天手裡拿著一根皮帶,也來教訓不聽話的士兵。他愛罵人,有個口頭禪,開口好說個“娘賣皮的”。他極能喝酒,不用菜就能喝一大碗,而且是三口兩口就“報銷”了。打仗,他更是莽夫一個,比張飛、李逵還不要命。

這位解放軍大將,比許世友還莽撞,軍銜比許世友還高

一次,紅軍丟了黃安城,被敵人重兵追得私下跑。“左”傾的省委書記批評徐海東不該丟了城,要處分他。徐海東一聽,起身就退出了會場。然而,在軍部呼呼大睡。突然門外大亂,槍聲響起。追兵又打將上來了。徐海東火了,嘩啦啦把身上的衣服全脫了,穿著大褲衩,操著一把大刀就迎上去,與敵人搏殺。

在激戰中,老天爺下起了大雪。在風雪中,紅軍戰士與敵人展開了一場罕見的白刃戰。腥風血雨中,只見光著膀子的徐海東還在舞著大刀,一顆顆人頭割韭菜般落地。就這樣,敵人被打垮了,退了下去。戰後,省委再也不敢說要處理徐海東了。古今中外猛將如雲,“張飛””李逵”,各種各樣,而穿著大褲衩與敵人拼大刀的莽將,歷史上恐怕只有徐海東一人。

這位解放軍大將,比許世友還莽撞,軍銜比許世友還高

(徐海東右二)

一次紅25軍在轉移途中,3000人被敵人一萬多人包圍。激戰了一天,都打不出去。黃昏的時候,徐海東急了,莽張飛的性子起來了,親自組織六七十名機槍手,端著機槍,然後,排成橫隊,向著敵人陣地的一個方向衝去。結果,這種不要命的打法,把敵人嚇呆了。徐海東殺出一條血路,全軍突了出去。

隨後,敵人見遇到這樣的悍軍,連追都不敢追了。1935年9月4日早晨,紅25軍集合在甘肅省合水縣板橋鎮。正準備出發,敵人1個騎兵團向他們衝來。眼看敵軍向我進逼,徐海東命令參謀長馬上組織轉移,自己帶領幾十名騎兵前去攔截敵人,掩護部隊撤離。

在徐海東率領下,幾十名勇士向敵群衝去,敵人立刻亂了陣腳。雙方騎兵混在一起,敵人一個團應付不了徐海東幾十個人,只得丟開紅軍主力,全力對付徐海東等人。經一兩個鐘頭的廝殺,徐海東見主力部隊已遠去,便命令騎兵邊打邊撤,而他帶著兩個警衛員繼續與敵人周旋。

敵軍見只剩下徐海東三個人了,當官的便大喊大叫:“抓活的!別讓他們跑了!”一齊向徐海東撲來。然而,徐海東毫無懼色,憑著一身膽子和武藝,大有張飛喝斷長阪橋的氣概,邊殺邊走,硬是與兩名警衛員殺出了重圍。正當全軍為徐海東的安全焦急的時候,他趕回了,樂呵呵地說:“敵人能把我怎麼樣呢?莽他一下也是可以的!”

徐海東打仗凶猛,他的部隊也猛。一次,徐海東帶著部隊,沒料到與敵一個師相遇。對方喊:“哪個部隊的?”一個排長說:“打一梭子!”一個戰士舉著槍,朝天上打了一梭子子彈。敵人立即喊起來了:“快快快,走走,是徐老虎的部隊!”不戰而退。

這位解放軍大將,比許世友還莽撞,軍銜比許世友還高

由於愛撒狠,打仗不要命,徐海東先後9次負傷,身上留下17處傷,指揮打仗才幹十幾年,於1940年就不得不當了病號,長期臥床。但是,毛主席誇他是“中國的夏伯陽”,是硬骨頭。對於這樣一位猛將,除了敵人,沒有人不喜歡。以會打硬仗出名的元帥對徐海東更是喜歡得不得了,曾經一日搓著手,大聲地對徐海東說:“老虎,要是我們能結為親家多好啊!”——竟然想傳承一點徐家血脈呢!豈料,徐海東的孩子長大時,徐向前的孩子也長大了,他們還真的結為了兒女親家。

這位解放軍大將,比許世友還莽撞,軍銜比許世友還高

徐海東夫婦,1955年,徐海東被授予大將軍銜,夫人周東屏被授予為上校軍銜。)​

來源:飄逸的紅裙子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告知刪除。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