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戰爭中十大“王牌軍長”

2019-05-24 10:01:00

38軍軍長:梁興初

38軍是原東北野戰軍1縱,是東野的主力部隊。在國內戰爭中,相對於其他野戰軍的兄弟部隊來說,38軍雖然戰績赫赫,但要說全軍排頭,那肯定會有許多部隊不服氣。如果沒有戰爭,38軍就絕不會有今天這樣的地位。

38軍初入朝鮮第一仗就是打熙川,本來是要包了韓8師,結果卻夾生了。原因僅僅是得到了誤報,說熙川有一個美國黑人團。梁興初一含糊,韓8師就跑了。為此,老彭發了雷霆震怒,連“斬馬謖”的話都出來了。

二次戰役可以說是38軍的奧斯特里茨。戰役之初,梁興初就打了包票,要獨個打下德川,結果一仗就端了韓7師。接著38軍插向軍隅裡、價川方向,準備大迂迴兜住美第9軍。在戛日嶺,38軍和旅練開了刺刀對長刀,把這幫突厥人的後裔打了個落花流水。突破之後,38軍迅猛穿插,其113師14小時跑了145裡,終於搶佔了三所裡和龍源裡,卡住了美第9軍的南逃之路。接著,就是一場驚天動地的血戰。38軍獨自一個軍頂住了南逃的美第9軍美2師、美25師、韓1師的進攻,又擊退了北援的美騎1師和土耳其旅。南北之敵最近處只相距1公里,可就是衝不過去。後續中國軍隊源源趕到,整個價川地區成了一個巨大的肉搏戰場。萬般無奈之下,美第9軍只好拋棄全部重灌備,向西翻山越嶺逃至肅川沿海公路,會合美第1軍南逃。整個二次戰役中,38軍獨自斃傷俘敵11000餘人,繳獲各種火炮239門,汽車1500餘輛,殲敵總數佔全軍殲敵總數的33%。大喜,當即去電嘉獎,高呼“38軍萬歲!”梁興初和他的部隊終於一戰成名,奠定了中國部隊中的老大地位。

在四次戰役中,38軍擔負西線戰場的阻敵任務,為保障東線橫城反擊戰役的勝利,拚死阻擊美軍的進攻。這一路都是美,包括美騎1師、美24師、英27旅、韓6師、希臘營等。在火力兵力相差懸殊的情況下,38軍官兵以血肉之軀苦苦拒敵。當時的報紙就幸災樂禍的稱這一仗為“火海洗人海”。在左右友鄰部隊都撤過後,38軍仍獨守南岸,終於完成了保障東線進攻的任務。在接令後撤不久,漢江就解凍了,好險全軍覆沒。這一仗幾乎將38軍的精銳打光了一半,是其軍史上最慘烈的一仗。

38軍參加了朝鮮戰爭一至四次戰役,然後奉調回國休整。1952年,38軍再次入朝,前往中部戰線擔任守備任務。在當年的秋季攻勢中,38軍負責攻取白馬山。因戰前一個參謀叛變投敵,導致軍情洩露。結果這一仗打成了艱苦的攻堅戰。當面之敵韓9師極為頑強,雙方反覆拉鋸,白馬山打成了紅血山。經9天苦戰,38軍傷亡6700餘人,仍然沒能攻佔全部高地,不得不撤出戰鬥。韓9師也傷亡9000餘人,幾乎打光。這一仗成全了韓9師,戰後被國防部授予“白馬部隊”稱號。後來的韓國總統時任韓9師參謀長。其後不久,38軍撤回西海岸守備,再就奉調回國,結束了其“萬歲軍”的朝鮮征程。

20軍軍長:張翼翔20軍原屬第三野戰軍第9兵團,其前身可以追溯到南昌起義餘部。時為新四軍第1縱隊,後改編為華東野戰軍第1縱隊。在任何一支軍隊中,能有第一的稱號,如果不是有顯赫的戰功,則必有輝煌的歷史。20軍亦不例外。

9兵團原是作為解放臺灣的主攻部隊,一直在江浙沿海進行渡海登陸作戰訓練。因朝鮮戰爭局勢急轉直下,轉而作為第一批入朝部隊急趨東北。

1950年11月11日,20軍在輯安渡過,祕密進入朝鮮。志願軍司令部給9兵團的任務是:趕往東線長津湖地區,接替42軍的防務,力爭在運動中痛擊長驅北犯的美第10軍。其時朝鮮東部蓋馬高原已是天寒地凍,最低氣溫達零下40度。9兵團官兵因入朝緊急,未能裝備寒帶冬裝,大部分人穿著薄薄的溫帶冬裝,還有很多人穿著夏裝。這使9兵團在接下來的作戰中付出了巨大的犧牲,也成為了兵團高階指揮員們心中永遠的痛。

其時阿爾蒙德指揮的美第10軍進展很快,陸戰1師和美7師衝在前面,幾乎與9兵團同時對進。因敵而動,部署9兵團20軍和27軍部隊沿下碣隅裡至柳潭裡地段設下埋伏,靜待美軍入伏。9兵團的隱蔽偽裝做得非常出色,美軍竟毫無察覺。

11月27日,戰鬥打響。9兵團兩個軍迅猛出擊,一舉將美軍前鋒部隊切成五段。張翼翔率領20軍集中圍攻下碣隅裡的陸戰1師主力,並以2個師部隊分別攻佔了柳潭裡與下碣隅裡之間的死鷹嶺、下碣隅裡和古土裡之間的富盛裡,掐死了陸戰1師北進南逃的通路。

陸戰1師是美軍中戰鬥力最強的部隊,擁有數百門火力強大的重炮,並且有支援。20軍沒有重炮,只有一些輕型火炮,因天冷,好多還打不響。戰士們只好依靠手榴彈作為進攻。白天美國空軍飛來進行狂轟濫炸,志願無法進攻,只好隱蔽。慘烈的血戰每天夜裡都在進行。志願軍戰士反穿著與雪地一樣顏色的白色棉衣,不停地撲向美軍陣地,頑強地爭奪各個制高點。美軍則依仗充足的火力,向志願軍的進攻方向進行徹夜不停地炮和式轟擊。在這場鋼鐵與血肉的搏鬥中,20軍部隊反覆衝擊,犧牲重大。儘管屢次突入下碣隅裡,但因後備兵力不足,又全被擊退。由於武器的威力不足,給美軍造成的傷亡也並不嚴重。雙方大量的減員則主要是由於過於寒冷的天氣。

為避免被全殲,陸戰1師開始拼死突圍。在死鷹嶺及下碣隅裡周圍的高地上,雙方展開了血腥的搏殺。志願軍因火力薄弱,堵不住美軍正面進攻,只能化整為零,層層阻擊,反覆進攻,死死纏住美軍。在下碣隅裡東南的1071高地上,一位志願軍連長楊根思在打到彈盡援絕後,懷抱炸藥包撲入美軍人群中,產生了志願軍部隊中的第一個特級戰鬥英雄。

陸戰1師出動兵力拼死向北接應,終於救出了柳潭裡的兩個團,又全軍向南突擊。在漫天的大雪中,激戰再度展開。負責阻擊的20軍部隊,衣著單薄,已斷糧多日。但仍頑強苦戰,直到全部戰死或失去戰鬥力。陸戰1師在優勢火力的支援下,衝破層層阻擊,終於逃出志願軍的包圍圈。

在長津湖之戰中,張翼翔的20軍部隊在極端困難的情況下,奮勇作戰,儘管沒能全殲敵軍,但擊潰了陸戰1師,完成了東線作戰的戰略任務。同時,全軍傷亡7000餘人,凍傷11000餘人,付出了巨大犧牲。長津湖之戰後,9兵團部隊足足休整了5個月。在五次戰役中,20軍以極快的速度攻過了昭陽江,然後猛插五馬峙,一舉包圍了韓3師和韓9師,成為志願軍各軍中進攻最快的部隊。20軍繼續發起猛攻,韓軍2個師完全潰散,戰前23000餘人的部隊只剩下了2000餘人。

五次戰役後,20軍隨9兵團擔任東海岸守備任務。1952年10月,張翼翔率20軍班師回國。

抗美援朝戰爭中十大“王牌軍長”

彭德清

27軍軍長:彭德清27軍隸屬於三野9兵團,為原華野9縱,第一任軍長是赫赫有名的“黑虎”聶鳳智。這支軍隊打仗一貫勇字當頭,敢打先鋒,曾打出過“濟南第一團”和“渡江第一船”。在渡江南下後,聶鳳智調任華東軍政大學教育長,23軍副軍長彭德清接任27軍軍長。

27軍也是攻打臺灣的主力部隊,因朝鮮軍情緊急才奉調北上。二次戰役中,27軍擔負的任務是與20軍一起圍殲美陸戰1師和美7師。彭德清部署是:27軍80師和81師一個團攻擊新興裡的美7師31團;27軍79師攻擊柳潭裡的陸戰1師2個團;81師主力則阻擊美7師後續部隊北援;27軍94師為預備隊。

陸戰1師是公認的美軍中最強的部隊,曾參加過瓜達爾卡納爾島之戰、硫磺島之戰和沖繩島之戰,戰鬥力自不待言。相對而言,可能很多人對美7師有些輕視。實際上這個師曾參加過二戰中的誇賈林島之戰、菲律賓萊特島之戰和沖繩島之戰,也是個能打硬仗的部隊。

與美軍的優勢火力和裝備相比,志願軍的火力不僅弱,而且缺乏禦寒裝備。當時長津湖地區的溫度已降到零下40度,戰鬥還沒打響雙方就出現了大量的減員,而志願軍的凍傷人員更是數倍於美軍。在這樣嚴峻的形勢下,為了抓住戰機,中國軍隊仍奮勇出擊

朝鮮北部多山,柳潭裡和新興裡地區都是山嶺圍繞的盆地。因此,爭奪各個山頭制高點則成了控制戰場的關鍵,爭奪激烈的血戰亦於此展開。志願軍穿著與雪地同色的棉衣與白色披風,利用暗夜從四面八方撲向美軍陣地。美軍用所有戰車與重火器將陣地圍成一圈,猛烈地向四面發射。士兵們則用自動火器掃射攻到近處的中國軍隊。中國士兵在這樣的瘋狂彈雨下傷亡慘重,卻仍然不停地以小叢集反覆發起衝擊。在夜間,中國軍隊在付出巨大代價後,經常能突破美軍防守,在一片白刃戰中攻下陣地。到了白天,美軍則在空軍的狂轟助陣下,發起反衝鋒奪回陣地。雙方在各個高地上殊死爭奪,戰鬥一時陷入膠著。經過仔細判斷,彭德清決定改變戰法,集中力量先攻下力量較弱的新興裡之敵。其時9兵團副司令員陶勇也趕到助陣,27軍集中了80師和81師主力及全軍炮火,於11月30日夜向新興裡發起猛攻。新興裡守軍為美7師31團3營及團直屬隊、32團1營和57炮兵營阻成,共3000餘人,由31團團長麥克萊恩指揮。中國軍隊集中所有火力新興裡發射,然後發起了一波一波地猛烈進攻,四面八方都響起了令美軍心驚膽戰的軍號和哨子聲。志願軍戰士全身掛滿手榴彈,一邊投彈一邊攻擊前進,拼死突近美軍環形防禦陣地。在一片嘁哩喀嚓的白刃格鬥中,美軍防線被突破了。被圍美軍進行了頑強的抵抗,陣地內到處是一片混戰。到了第二天天亮,美軍已成潰亂之勢,只好在空軍掩護下,進行全力突圍。志願軍層層阻擊,一直打到長津湖邊,終於殲滅了這支美軍。31團團長麥克萊恩被擊斃,團旗被繳獲。中國軍隊統計殲敵3191人,擊毀繳獲各種車輛300餘輛,火炮137門。美軍戰史則承認損失近2000人。成為了朝鮮戰爭中中國軍隊殲滅美軍團級戰鬥單位的唯一一個戰例。

在27軍攻擊新興裡之時,柳潭裡的陸戰1師2個團則出動突圍,突破了27軍和20軍的重重阻擊,傷亡1500人後終於回到了下碣隅裡。隨後陸戰1師全軍開始向南突圍。此際27軍已傷亡凍餓減員過半,但仍組織能戰鬥的人員進行了頑強追擊。

休整了五個月後,27軍隨9兵團參加了五次戰役。彭德清率全軍從正面攻破了美24師的防線,其後向南猛插,與兄弟部隊一起擊潰了韓國第3軍團,取得了五次戰役第二階段東線的大勝。在戰役後期轉移階段,因志願軍戰術組織不嚴密,遭到了美軍機械化兵力的穿插分割。27軍因向南突進過遠,結果全軍被阻於敵後。當時27軍不但面臨美軍空降187團和坦克部隊的前堵後追,而且全軍已斷糧,處境極為險惡。彭德清臨危不懼,指揮27軍各部隊交替掩護,在美軍包圍圈的空隙中穿來插去。遇到敵大部隊就繞路而行,遇到小股部隊則堅決擊潰。最後在沒有遭到什麼損失的情況下安然迴歸北方,沿路還抓了數百俘虜。

五次戰役後,27軍在金城地區擔負守備任務,後又擔任東海岸守備。1952年10月,彭德清率27軍回國。

抗美援朝戰爭中十大“王牌軍長”

秦基偉

15軍軍長:秦基偉15軍隸屬第二野戰軍,前身是中原野戰軍第9縱隊,1947年8月由幾支地方部隊組建起來的。軍長秦基偉出身紅四方面軍,曾是警衛徐向前的手槍營連長,參加過西路軍遠征,被馬家軍俘獲又尋機逃出,可謂大難不死。

9縱最初在中野是敲邊鼓的角色,大仗輪不上,只能撿撿瓜落。到了鄭州戰役,終於時來運轉。在中野四個縱隊參與的圍殲戰中,9縱腿最快,迎頭堵住國軍一頓好揍,結果獨立殲敵1萬餘人,繳獲無數,裝備和士氣一下就上來了。在躍進大別山的戰略行動中,9縱實力儲存得最好,是中野各部隊中最先恢復元氣的。在淮海戰役中,9縱大挖地道,第一個攻入了黃維的兵團部。1949年全軍整編後,9縱成為第二野戰軍第4兵團15軍,跟著陳賡渡過長江,直下雲南。

15軍入朝就趕上了第五次戰役。在第一階段的進攻戰中,15軍先重創了菲律賓營,然後又殲滅了美3師二個連。在大水洞和沙五郎峙,又和美2師38團大戰了一場,俘獲美軍300餘人。

在後撤轉移階段,志願軍遭到美軍機械化兵力的穿插分割,一時陷於混亂之中。15軍此時已全軍斷糧,但在秦基偉的指揮下靈活機動地迅速撤出了險境。為了穩住整個戰線,奉彭老總的命令,15軍在角圪峰、樸達峰一線迎頭堵住美25師、美3師和加拿大旅,整整苦戰了10天,終於完成了戰略任務。此役15軍傷亡1200餘人,傷敵數千,打掉4架敵機,還打出了一個一級英雄柴雲振。

五次戰役後,15軍休整了9個多月,又被放到了朝鮮中部的平康谷地擔任守備任務。

1952年10月14日,範佛里特指揮的聯合國軍向上甘嶺地區的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發起了突然進攻,這就是著名的上甘嶺戰役。

守衛這兩個高地的是15軍第45師。聯合國軍以美7師進攻597.9高地,以韓2師進攻537.7高地北山。在火力上,聯合國軍佔有極大優勢,在進攻第一天就集中了320門大口徑火炮和27輛坦克同時向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猛烈轟擊,遠東空軍的30多架轟炸機也飛到戰區上空輪番轟炸,平均每秒鐘就落下6發炮彈。轟炸了一個小時後,美韓軍凶猛地向高地撲來。

面對如此突然而猛烈的打擊,45師守備部隊頑強地挺住了。他們與美韓軍苦戰了一天,打退了敵人的十幾次進攻,拼死保住了一部分陣地。入夜後,志願軍發起了反攻,將高地上的美韓軍全部趕了下去。第二天,美韓軍在猛烈的炮火掩護下又攻了上來,志願軍頑強抵抗,最後傷亡慘重退守坑道。到了夜裡,志願軍再次組織部隊反攻,一夜苦戰奪回陣地。如此的情景日夜不斷,雙方進行了你死我活的反覆拉鋸戰。

上甘嶺戰役是由小到大打起來的,後來則成了牽動整個戰爭的敏感神經。這兩個高地價值並不是很大,但雙方為了在談判桌上爭到更多的籌碼,也是為了軍人的榮譽,而必須要死戰到底。在火力劣勢的情況下,15軍集中了全部人力物力支援上甘嶺的戰鬥。整個戰役經歷了陣地攻防戰、坑道戰、炮戰,打得精彩紛呈,是15軍戰史上前所未有的。為了向前線運送物資彈藥,多少戰士犧牲在了炮火封鎖線上,甚至連秦基偉的警衛連指導員也一去不返。志願軍戰史上著名的特級戰鬥英雄黃繼光,就是在反擊597.9高地戰鬥中犧牲的。

15軍在上甘嶺大戰中一直打到了11月5日,才將兩個高地的守備交給了新上來的12軍部隊,而戰役指揮仍由秦基偉負責。在這二十天的血戰中,45師犧牲3076人,負傷5676人,1萬多人的步兵師幾乎打光。在整個上甘嶺戰役中,15軍傷亡1.14萬人,其中犧牲5260餘人,佔15軍建軍以來犧牲總數的三分之一。

上甘嶺戰役一直持續到了11月25日,聯合國軍進攻43天,只奪下了537.7高地北山的兩個小陣地,而傷亡慘重,終於停止了攻勢。15軍一戰成名。

上甘嶺戰役後,15軍後撤擔任了東海岸守備任務。1953年7月,朝鮮停戰協議簽訂,15軍凱旋迴國。因為上甘嶺打出了15軍的知名度,綜合各種因素,日後中央軍委將15軍改編成了我軍中唯一的空降軍,成為了更加精幹的快速反應部隊。而秦基偉,後來則成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防部長。

抗美援朝戰爭中十大“王牌軍長”

吳信泉

39軍軍長:吳信泉39軍的前身是徐海東大將指揮過的紅25軍,萬里長征的開路先鋒。抗戰時改編為八路軍115師344旅687團,參加過平型關大戰。解放戰爭時發展成為東北野戰軍第2縱隊,49年全軍整編時被列為第四野戰軍第39軍。軍長吳信泉是1930年參軍的老紅軍,曾是東野2縱6師師長。

39軍是第一批入朝的六個軍之一。在第一次戰役中,奉彭德懷的命令,吳信泉率39軍趕往雲山阻擊韓1師的北進。11月1日,雲山地區大霧瀰漫,周圍的森林又突然燃起了大火,濃煙烈焰飛騰,能見度變得很差。吳信泉原定於當晚7時半發動總攻,下午5時許,前沿觀察員發現雲山守敵調動頻繁。吳信泉判斷韓軍要逃跑,於是命令部隊提前發動進攻。39軍以116師的3個團擔任主攻,凶猛地向雲山撲去。

在漫山遍野的軍號和哨子聲中,中國軍隊迅速席捲了雲山外圍陣地,然後殺入城中。一交起手來,才發現當面之敵竟是美軍。原來美騎1師第8團已於當日早晨和韓軍換防接管了雲山,因大霧的關係志願軍沒有發現。騎1師的歷史可以追溯到美國建國,在二戰中表現很出色,是一支能打的部隊。儘管如此,第一次和中國軍隊交手的美軍一時無法適應那種凶猛的近戰,手忙腳亂,很快就被沖垮了陣地。39軍四面攻入了雲山,將騎8團和韓1師留守的一個團打得四分五裂,滿城都是攻殺和圍殲。

騎1師蓋伊師長急命騎8團撤退,同時命令騎5團北上救援。其實不用命令騎8團也不行了,拼了命從雲山東南側衝了出來,一路連遭中國軍隊阻擊,死傷累累,還丟掉了所有的坦克汽車和重武器。結果騎8團的第3營沒有跑出來,被39軍全殲。戰後,這個營的番號被撤銷。前往救援的騎5團在龍頭洞被39軍115師一個團阻住,反覆衝擊而不能過,連騎5團團長約翰遜也在戰鬥中陣亡,只好撤兵而去。

雲山之戰39軍首戰告捷,共斃傷俘敵2000餘人,其中美軍1800餘人,擊毀繳獲坦克28輛、汽車170餘輛、各種火炮119門,繳獲飛機4架,擊落飛機3架。日後,日本陸上自衛隊幹部學校將這個戰例收入了《作戰理論入門》一書,作為軍官的基本教材。

雲山戰後,39軍又參加了第二次戰役,從正面攻破了美25師的防線,一路南推。在上草洞地區,39軍部隊喊話迫降了一個美軍黑人連,創造了朝鮮戰爭中的一個記錄。12月6日,39軍116師衝入平壤,收復了淪陷49天的朝鮮首都。在第二次戰役中,39軍殲敵1800餘人,自己傷亡1700餘人。

在第三次戰役中,39軍率先突破了被韓軍稱為“銅牆鐵壁”的臨津江防線,連續取得上釜谷裡和回龍寺戰鬥的勝利。1月4日,39軍116師再次率先衝入漢城,佔領了李承晚的“總統府”。這是中國軍隊第一次攻入外國的首都。

在第四次戰役中,39軍參加東線的橫城反擊戰,其117師迅猛穿插,一舉堵住了韓8師和美2師一個團的南逃道路。美韓軍在優勢炮火的掩護下拼死突圍,而據守橫城的美軍也出動坦克和步兵向北接應。117師南敵北拒,打得十分出色。經過浴血苦戰,不但頂住了敵軍的攻勢,還主動出擊,利用夜暗將美韓軍分割成數段,打起了殲滅戰。在整個戰役中,39軍117師共斃傷俘敵3300餘人,其中俘虜美軍800餘人,創造了一次俘虜美軍最多的記錄。

打完橫城後,39軍115師的2個團和116師一部又參加了圍攻砥平裡的戰鬥。這是一場驚天動地的血戰,志願軍6個團苦戰3天不下,傷亡慘重。最後只好在漫天大雪中撤出戰場,留下了遍地的英雄血。

五次戰役時,39軍轉歸9兵團指揮,作為預備隊沒有參戰。

運動戰階段結束後,39軍在中部戰線擔任了一段守備任務,後又回撤成為西海岸守備部隊。1952年末,39軍班師回國。

在整個朝鮮戰爭中,39軍共犧牲7298人,負傷10254人,付出了巨大代價。

抗美援朝戰爭中十大“王牌軍長”

溫玉成

40軍軍長:溫玉成40軍的前身是東北野戰軍3縱。3縱則是由魯中軍區和冀熱遼軍區的老八路組成,司令員是赫赫有名的韓先楚上將。3縱在東野中以神速奔襲聞名,被稱為“旋風縱隊”。著名的四保臨江戰役,主要依靠的就是3縱。在遼瀋戰役中,3縱攻勢凶猛,攻錦州,克義縣,戰遼西,殲敵3.9萬餘人,生俘國民黨軍第9兵團中將司令官廖耀湘。全軍大整編後,3縱改編為第四野戰軍40軍。在進軍中南的戰役中,40軍連戰湘贛、衡寶、廣西,登陸海南島,建功赫赫。

40軍是第一批入朝的部隊,1950年10月19日由遼寧安東跨過鴨綠江。其時的軍長是生的威風凜凜的溫玉成。彭德懷先於志願軍大部隊入朝勘察軍情。他原定要在清川江以北的德川、寧遠一帶建立一條防禦線,先阻擋住聯合國軍,再尋機破敵。不料聯合國軍大膽冒進,速度極快,已越過了原定防禦線。於是,一場遭遇戰發生了。

40軍118師和120師最先趕至前線,迎頭遇上聯合國軍先頭?擋住了韓軍第1師的北進,雙方發生激戰。初次與韓軍交手的中國軍隊打得勇猛頑強,將優勢敵人阻擋了3天2夜,殲敵280餘人,擊毀擊傷坦克3輛。在120師打響兩小時後,118師也與敵軍接了火。在雲山以東的溫井地區,韓6師的一個營加炮兵分隊大搖大擺地北進,一直深入了118師354團的設伏陣地。一聲令下,354團凶猛出擊,一頓手榴彈迫擊炮,然後就是漫山遍野的白刃追殺。這仗打得乾淨漂亮,20多分鐘就結束了戰鬥,共斃傷韓軍325名,俘虜161名,繳獲汽車38輛,榴彈炮2門。

40軍首戰告捷,打出了國威軍威。後來,10月25日就定為了中國人民志願軍出國作戰的紀念日。

旗開得勝後,118師和120師乘勢進攻溫井,經一夜激戰,殲滅韓6師第2團大部。當時韓6師第7團已進入中國軍隊後方,前鋒直抵鴨綠江邊的楚山。118師回頭去收拾韓7團,120師和119師則阻擊前來增援的韓6師和韓8師部隊。可憐的韓7團正在鴨綠江邊洋洋得意,隔江向中國境內開槍放炮。突遭中國軍隊的猛烈打擊,頓時潰敗,被收拾了大半,其餘散入深山逃命去了。118師光俘虜就抓了700多。

與此同時,119師和120師在立石洞和**洞地區分路出擊,擊潰了韓6師和韓8師各兩個營部隊,俘敵近千人。其後,40軍乘勝追擊,直插寧邊、博川地區。一路連破韓8師、美騎1師、美24師數道阻擊線,一直將聯合國軍趕至清川江邊。

在整個第一次戰役中,40軍連續戰鬥12晝夜,共殲滅美韓軍5600餘人,繳獲火炮235門、汽車477輛。在第二次戰役中,40軍緊靠38軍和39軍,從正面猛攻美2師。其118師攻佔新興洞,擊退美2師第9團;120師搶攻清川江西岸的龍頭站,擊潰美25師24團一部;119師一路向西倉穿插,斃傷俘敵1400餘人,繳獲汽車303輛、坦克5輛,各種火炮67門,一直追到安州。40軍部隊配合39軍解放了平壤,又一直向南追到三八線地區。

第三次戰役中,40軍不顧傷亡,在冰天雪地中徒涉臨津江,突破聯合國軍的防線,擊潰韓6師,再強渡南漢江,進攻至水原附近地區。

第三次戰役結束後,志願軍減員嚴重,急待休整。此時,第八集團軍司令官李奇微卻發起了北進攻勢,第四次戰役又開始了。為打破優勢敵軍的進攻,40軍轉到東線與39、42、66三個兄弟軍一起發起橫城戰役,全殲韓8師和美2師一個營,共1.22萬餘人。其後,40軍出動3個團圍攻中部戰線結合部砥平裡。這場戰鬥打得極為慘烈,被圍的美法軍縮成一團,以過於猛烈的炮火頑強阻擊。志願軍6個團反覆衝擊3天,遺屍遍野,卻無法拿下這個鋼鐵堡壘。在美軍增援部隊的攻勢下,志願軍只好灑淚撤退。其時被大雪掩蓋在戰場上的中國軍隊屍體就有2000多具。40軍在此戰中傷亡亦達2000餘人。

在四次戰役後期的防禦階段中,40軍在金化以南地區節節抗擊,苦戰42天,連戰美陸戰1師、騎1師、美24師、美25師、韓6師各路部隊,殺傷敵軍5000餘人。

不久後,五次戰役發起。40軍向南穿插加平地區,以割裂聯合國軍防線。40軍一路猛進,經5天穿插,突進60公里,完成了預定任務。但全域性並不樂觀,美軍且戰且退,用火力消耗中國軍隊的進攻,直至攻勢且盡。在中國軍隊全線後撤之際,聯合國軍發起了迅猛反擊,一時打得中國軍隊措手不及。40軍先於全軍後撤,回至金化以北地區。整個戰役中,40軍殲敵2200餘人,繳獲坦克18輛、汽車223輛、大炮60餘門。

五次戰役後,40軍撤回後方休整。1952年4月,40軍再次進至中部戰線擔任守備任務,參加了冷槍冷炮運動、坑道戰、戰術反擊作戰等。1952年12月,40軍又後撤執行西海岸反登陸任務。

40軍參加了抗美援朝戰爭的全程,在三年作戰中,統計斃傷俘敵43300餘名,40軍自身傷亡2萬餘人。

1953年7月,朝鮮停戰後,40軍勝利回國。

溫玉成後來做到了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在文革中成為了突然崛起的紅人。

抗美援朝戰爭中十大“王牌軍長”

吳瑞林

42軍軍長:吳瑞林42軍是原東北野戰軍5縱。說起來挺有意思,解放軍各大野戰軍除東野外都沒有5縱。為何?蓋因1936年西班牙內戰,顛覆共和國為納粹開路的就是內奸“第5縱隊”,此後便成了共產黨人的忌諱。林彪則不信這個邪,在全軍來了個獨一無二。5縱的首任司令也很有名,便是人稱“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毅)”的萬毅中將。

5縱在東野各部隊屬於資歷甚淺、排名靠後、戰績一般的部隊。值得一提的亮點是遼瀋戰役中打廖兵團,5縱在黑山以東地區吃了個肚滿腸肥,殲滅國民黨軍1.7萬餘人,生俘新編第1軍中將軍長文小山。 1949年全軍整編,5縱改編為第四野戰軍第42軍。在進軍中南時,42軍沒有過長江,一直在河南剿匪。1950年2月,42軍奉調東北從事生產,已有了全軍轉業的趨勢。

朝鮮戰爭的爆發使42軍有了英雄用武之地,作為最早入朝的志願軍先頭部隊,42軍於1950年10月16日祕密入朝,比其他兄弟軍早了3天。其時的軍長是出身紅四方面軍的“瘸子”名將吳瑞林。

之所以這樣早入朝,是因為聯合國軍北進速度太快。為了不使東西兩路敵軍達成會師合圍,彭德懷制訂了“西攻東防”的第一次戰役計劃,集中三個軍在西線打美第8集團軍,由42軍在東線阻擊美第10軍。

東線戰場在長津湖附近地區。當時朝鮮東海岸只有一條縱向公路通向鴨綠江邊,位於長津湖以南的黃草嶺和赴戰嶺成為了進行阻擊的要點。美第10軍由精銳的美陸1師、美7師、韓軍首都師、韓3師等部隊組成,在人數和火力上都遠遠超過42軍。10月25日上午10點多,韓軍首都師部隊大搖大擺地向黃草嶺攻來,結果迎頭捱了42軍一頓機關槍手榴彈,被打了下去。韓軍還以為當面之敵是殘兵敗將的朝鮮人民軍,頗為不服,又連續發動進攻,但都被擊退。雙方一直打到10月31日,首都師和韓3師傷亡甚重,終於退了下去。韓軍陣地沒打下來,收穫卻還是有:他們俘虜了一些42軍的士兵,證實了中國軍隊已經參戰。

11月1日,美陸戰1師參戰,美軍先以極為猛烈的炮火轟擊中國軍隊的陣地,然後步兵再發起衝鋒。42軍部隊頑強奮戰,頂住了美軍的攻勢。到了夜裡,吳瑞林派出部隊,夜襲敵營,炸燬火炮和坦克二十餘門(輛),攪得美軍終夜不得安寧。就這樣,42軍白天守、晚上攻,死死拖住了美軍。美軍遇到這樣頑強的敵人,十分惱火,只好發揮優勢地空炮火的優勢,強攻死打。42軍部隊主動防禦,打得英勇靈活,將美軍頂在原地13天。11月7日,西線戰鬥已達成勝利,42軍奉命撤出黃草嶺地區。

黃草嶺阻擊戰是42軍戰史上的輝煌。在13天作戰中,42軍完成了阻擊任務,殺傷美韓軍3000餘人,同時也付出了1800餘人的傷亡。

在第二次戰役中,42軍在西線左翼擔負了大迂迴任務。吳瑞林先打寧遠,三個師互相配合,一舉打垮了韓8師。其後,42軍向順川、肅川地區進行穿插,準備一舉兜住西線美軍主力。非常遺憾的是,42軍穿插部隊在新倉裡遭到了美騎1師的阻擊,指揮員臨陣猶豫,攻擊決心不堅決,沒有穿插到位,使西線美軍搶先奪路而逃。二次戰役中,38軍因穿插成功而一舉成名,奠定了中國陸軍部隊老大的地位;42軍則錯失了一次歷史性的機遇。

在第三次戰役中,42軍和66軍擔任左翼攻擊部隊,互相配合,突破了當面韓軍防線,縱深穿插,將漢江以北的敵軍全部肅清,攻進到加平地區。共殲滅韓軍6個團大部,斃傷俘敵3900餘人,繳獲各種火炮145門、汽車98輛、各種槍支2463支。

第四次戰役中,42軍主力參加了東線的橫城反擊戰,配合兄弟部隊殲滅美韓軍1萬2千餘人。其後,42軍的3個步兵團和1個炮兵團參加了對砥平裡的圍攻戰。天有不測風雲,42軍的炮兵團在開進途中因馬受驚暴露了目標,被美軍飛機炸了個一塌糊塗,無法進行火力支援。砥平裡之戰中國軍隊屢攻不克,傷亡慘重,只好在漫天大雪中撤出戰鬥。42軍後來在東線進行了40余天的防禦作戰,頂住了聯合國軍的北進攻勢,穩定了整個戰線。

五次戰役發起前,42軍後撤到陽德地區休整。不久,五次戰役遭到挫折,聯合國軍發起猛烈反擊,中國軍隊的防線一時出現了很多漏洞。彭德懷的指揮部位置竟也唱起了空城計。吳瑞林率42軍放棄休整,急忙趕到前線保衛總部。只差一天,美軍就到了。

五次戰役後,42軍擔負了西線的守備任務,參加了反秋季攻勢等作戰。

1952年11月,吳瑞林率42軍奉命回國。

在2年多的抗美援朝作戰中,42軍共殲敵2.8萬餘人,終於從二流部隊中脫穎而出。日後中國陸軍經歷了數次裁軍整編,42軍這支年輕的部隊總是得到了保留,應當是和朝鮮戰爭中的表現大有關係。如今,42集團軍駐防廣東,有“嶺南雄師”之稱。

抗美援朝戰爭中十大“王牌軍長”

韋傑

抗美援朝戰爭中十大“王牌軍長”

張祖諒

60軍軍長:韋傑、張祖諒60軍的前身是晉冀魯豫野戰軍第8縱隊,首任司令員是上將王新亭。後改為華北野戰軍8縱,隸屬華北軍區第1兵團,直接歸徐向前指揮,參加了臨汾、晉中、太原等戰役。該縱隊第23旅,在臨汾戰役中,英勇奮戰,首先登城,被授予“光榮的臨汾旅”稱號。在當時,以攻下的城市命名部隊可是一種巨大的軍人榮譽。1949年全軍進行整編,8縱改稱中國人民解放軍18兵團第60軍,王新亭任軍長兼政治委員,張祖諒任副軍長兼參謀長。

60軍先是參加瞭解放西北的扶眉戰役,然後又跟著賀龍南下秦嶺,一直解放了成都。1950年,60軍在川西進行剿匪作戰,在11個月內作戰57次,肅清了川西匪患。1951年3月,60軍作為第二批部隊入朝參戰。當時的軍長張祖諒因任川西軍區司令員,由韋傑繼任軍長。

1951年4月,60軍歸志願軍3兵團指揮,參加了第五次戰役。在戰役的第一階段,60軍突破土耳其旅的阻擊,插入釜谷裡,渡過漢灘川,佔領永平、東豆川裡地區,割裂了美25師、土耳其旅??軍、法軍各一部,又連續與美軍發生激戰,一直進攻至北漢江以南地區。不久,美軍發起反擊,學中國軍隊打起了機械化穿插,一舉割裂了中國軍隊的戰線。60軍左右兩翼都已暴露,恰此時3兵團電臺車被炸,軍部與兵團部失去了聯絡。韋傑命60軍180師在北漢江以南組織防禦,以掩護全兵團的傷員轉運。然而因美軍進軍速度太快,志願軍的通訊聯絡系統又嚴重滯後,180師很快陷入了被敵四面包圍的險境。韋傑急命60軍其他兩個師進行解圍,但都被美軍擊退。而180師的領導卻臨陣猶豫,突圍決心不堅決,反而下了分散突圍的命令,終於使局面不可收拾。最後,180師師部領導機構突圍出來了,但全師1萬餘人損失了7000人,其中5000餘人被俘,成為中國軍隊在朝鮮戰場上的奇恥大辱。戰後,60軍撤回後方進行整訓,軍長韋傑被撤職。

1952年秋季,60軍配屬第20兵團,接替第68軍擔負東起文登裡、西至北漢江一線的防務。此時張祖諒已入朝復任60軍軍長。當面之敵為韓3師、韓5師和韓6師,60軍先是組織了26次小型的戰術反擊,其中25次勝利完成任務,殲敵數千人。1953年5月,中國軍隊發起夏季反擊戰役。在第一階段中,60軍連戰14天,作戰13次,殲敵1735人,推進陣地0.5平方里,自己傷亡500餘人。在第二階段中,60軍大膽採用敵前潛伏戰略,在韓5師眼皮底下埋伏了179師和181師共3500人的大部隊。結果一戰成功,奪佔全部陣地,創造一戰殲敵一個團的陣地戰紀錄。而180師如法炮製,以2000人的部隊進行敵前潛伏,也打了一個漂亮的翻身仗。其後60軍擊退了韓軍數百次進攻,鞏固了新奪佔的陣地。統算下來,60軍在此戰中擴充套件陣地45平方公里,殲敵14800餘名。這在志願軍陣地戰階段,可算是各軍中獨一無二的戰績了。

1953年7月13日,在金城戰役中,60軍加入東集團作戰,突破韓8師防線,勇渡金城川,進至白巖山和黑雲吐嶺一線。其後背水作戰,頑強阻擊聯合國軍發起的凶猛反擊。最後,才在兵團首長的命令下將主力撤至金城川以北防禦,勝利結束了抗美援朝的最後一仗。

朝鮮停戰協定簽字後,60軍奉命班師回國。在2年多的作戰中,60軍共斃傷俘敵54000餘人,繳獲各種火炮180餘門,各種槍支6200餘支。其殲敵數量在志願軍各軍中僅次於38軍居第二位。60軍在朝鮮戰場上的戰績是相當不俗的,但長時間內卻被180師的五次戰役失利掩蓋了,因而甚少為世人所知。對於60軍來說,這是極為不公平的。

抗美援朝戰爭中十大“王牌軍長”

傅崇碧

63軍軍長:傅崇碧63軍前身晉察冀野戰軍冀中縱隊,首任司令員是上將楊成武。後改編為華北軍區第3縱隊,曾參加過綏遠戰役、大同戰役、張家口戰役、青滄戰役、第一次和第二次保北戰役、清風店戰役、石家莊戰役、察南戰役、冀東阻擊戰、平綏東段破襲戰等戰役戰鬥。1949年全軍整編,3縱整編為華北軍區19兵團第63軍,軍長為鄭維山。其後,63軍參加平津戰役,會攻太原,再出兵西北,經過扶眉戰役、隴東追擊作戰、蘭州戰役和解放寧夏等戰役,協同第一野戰軍主力解放了西北陝甘寧地區。

1951年2月15日,63軍作為第二批部隊入朝作戰,其時的軍長是傅崇碧。

在第五次戰役中,63軍歸西線19兵團指揮。面對聯合國軍設防堅固的臨津江防線,傅崇碧突出奇兵,冒著被美國空軍轟炸的風險,大白天派部隊多路隱蔽接近江邊潛伏。因此戰鬥打響後,僅十幾分鍾就突破了臨津江防線,插入縱深15公里,割裂了美3師和英25旅的聯絡。遺憾的是,19兵團的另外兩個軍64軍和65軍遇到敵軍優勢地空火力阻擊,5個師50000多人馬擁擠在江邊20平方公里的狹小地域內,被敵軍炮火轟炸了兩天兩夜,犧牲慘重。因此,63軍的快速突破沒能取得更大的戰果。

面對63軍的凶猛攻勢,當面美第1軍急命其他部隊撤到第二道防線組織防禦,而英第29旅卻只能原地固守。63軍順著撕開的防線向裡衝,先是擊潰了土耳其旅,接著打垮了菲律賓營,對英29旅展開了包圍之勢。英29旅先是把比利時營頂上去捱打,接著集中全旅炮火掩護拼命跑路,總算是大部得脫,但其格羅斯特營卻被63軍包圍於雪馬裡地區。這個格羅斯特營歷史悠久,是英軍中的功勳部隊,被特許在軍帽上佩戴兩顆帽徽。志願軍乘夜發起猛攻,經頑強血戰,從四面滲進該營防線。英29旅派一支坦克部隊去解圍,卻被中國軍隊擊退。又求助於美軍,可美軍自顧不暇,竟拒絕救援。就這樣,到了天亮,格羅斯特營終成潰散之勢。志願軍漫山遍野地抓俘虜,一個叫劉光子的戰士竟然一人俘虜了63名英軍,被授予“孤膽英雄”稱號。1000多人的格羅斯特營只逃出39人,營長卡恩也被俘虜,全軍覆沒了。

63軍一直攻過了北漢江,逼近漢城。而美軍這次不放棄漢城了,在城市裡佈置了大量火炮,準備死守。為了不陷入消耗戰,19兵團沒有對漢城進行攻擊。打到此時,志願軍殲敵不多,己方糧彈耗盡,只好北撤轉移。然而聯合國軍乘機發起了迅猛地反擊,以機械化快速部隊進行穿插分割,將中國軍隊的序列砍得七零八落。63軍此時也陷入全軍斷糧,且背水作戰,態勢極為不利。傅崇碧當機立斷,決定全軍撤過北漢江。結果到了江邊,發現美軍竟也到了。情急之下,傅崇碧命部隊戴上繳獲的敵軍鋼盔,大搖大擺地徒涉過江。美軍以為63軍是南韓部隊,竟然輕易將他們放了過去。

人困馬乏的63軍剛到江北,形勢卻發生驟變,因聯合國軍進展速度太快,志願軍防線出現多處漏洞,彭德懷只好每抓住一個部隊就去堵塞缺口。63軍被派到鐵原地區進行防禦,要求在25公里寬的正面防守15天。對於一個飢疲交加,減員甚重的部隊,這是一個十分艱鉅的任務。

63軍當面之敵是美騎1師、美25師、英28旅、英29旅共5萬多人,有各種火炮1300多門,坦克180餘輛,還有空軍支援;而63軍此時只有24000餘人,火炮240多門,沒有坦克飛機,在兵力火力上都深居劣勢。面對強敵,傅崇碧採取了縱深梯次配備的方法,少擺兵,多屯兵,以減少敵密集火力對志願軍的殺傷。同時以戰鬥小組在前沿與敵糾纏,使敵不能過早迫近志願軍陣地。在戰術上,採取正面抗擊與側翼反擊相結合,並在夜晚派出小部隊襲擾敵人。

鐵原阻擊戰打得異常慘烈,美軍經常是以大群坦克部隊開路,像城牆一樣壓向志願軍陣地。因缺乏反坦克炮,志願軍官兵只好以血肉之軀與敵搏鬥,很多部隊全體戰死在陣地上。美軍炮火也打得山呼海嘯,志願軍的陣地像被火洗了一樣。在這樣的情況下,傅崇碧指揮63軍部隊頑強死守,晝失夜反,在遲滯敵軍的同時不斷組織反擊,不拘泥於一城一地的得失,只為了總體上遏制住美軍的攻勢。63軍幾乎將所有的兵力都填了進去,機關幹部、通訊員、炊事員都上了戰場。這場驚天動地的大戰整整打了13天,志願軍後撤部隊終於穩定了防線,傅崇碧率63軍撤出了焦土一樣的鐵原陣地。

在鐵原阻擊戰中,63軍勝利完成了總部交授的任務,為穩定整個戰線贏得了時間。但部隊傷亡慘重,其188師563團入朝時兵員為2700人,打完鐵原後只剩266人。其他各部隊情況可以想見。傅崇碧下來後,彭德懷問他有什麼要求,傅第一句話就是:“我要兵。”彭說:“給你補兩萬。”

五次戰役後,63軍於西線擔任開城地區守備任務,參加了志願軍歷次戰術反擊作戰。

1953年9月,63軍勝利回國。

抗美援朝戰爭中十大“王牌軍長”

曾澤生

50軍軍長:曾澤生50軍前身是原國民黨軍第60軍,為滇軍部隊,在遼瀋戰役中於長春起義。1949年全軍整編後,這支部隊被改編為第四野戰軍第50軍,軍長為原60軍軍長曾澤生。50軍成立後,按照人民解放軍的建軍原則,部隊進行了政治整訓,又補入了許多解放軍軍官和戰鬥骨幹,全軍整體素質得到了很大提高。

在四野的南下作戰中,50軍參加鄂西戰役,生俘國民黨軍第79軍代軍長蕭炳寅、副軍長李維龍以下官兵7000餘人。 1949年11月下旬,50軍奉命配屬第二野戰軍進軍四川,參加成都戰役,俘虜國民黨軍8100餘人,迫降1.77萬餘人,繳獲大批武器彈藥。1950年初,50軍先是在湖北參加農業生產,後因朝鮮戰事緊急,50軍又奉命開赴東北集結待命。

1950年10月25日,50軍作為第一批入朝部隊參戰。在第一次戰役中,50軍與英27旅交手,攻進至鐵山地區。因英軍退得快,50軍斬獲並不多。在第二次戰役中,50軍於西線進攻英27旅和美24師一部,兜著敵軍屁股追擊,協助兄弟部隊解放了北朝鮮全境。一、二次戰役50軍的戰略地位並不重要,因此少有亮點。

在第三次戰役中,50軍較晚突破臨津江防線,從正面向漢城推進。本來說兄弟部隊都攻到前面去了,50軍該撈不到什麼油水。然而這次卻時來運轉。在高陽以北的碧蹄裡地區,50軍擊破了美25師一個營的阻擊,又在仙遊裡地區擊退了英29旅皇家來複槍團第1營。這樣一來,英29旅主力和其皇家重坦克中隊被分隔開了。曾澤生大喜,命令149師部隊抓緊時間攻殲,仙遊裡的部隊則堅決擋住英軍主力的救援。英29旅組織了1000餘兵力和200門大炮拚死反擊,卻均被志願軍擊退。而149師部隊則乘夜向皇家重坦克營發動猛攻。英軍裝備的都是“百人隊長式”重坦克,火力充足,可到處都是提著爆破筒、扛著炸藥包撲來的中國士兵,英軍顧此失彼,防線終於被突破。志願軍殺得興起,漫山遍野地追殺著英軍。到了天亮,皇家重坦克中隊被全部殲滅。50軍部隊共斃傷俘敵300餘人,繳獲擊毀坦克31輛、裝甲車1輛、牽引汽車24輛。對於一支急於立功的起義部隊來說,這一戰績是足以自豪的。

1951年1月4日,50軍一部同39軍和朝鮮人民軍一起攻入了漢城,其前鋒一直衝到三七線附近的水原地區。

在第四次戰役中,為打破聯合國軍的北進攻勢,志願軍採取了“西頂東攻”的戰略,在西線以38軍和50軍背水列陣,頑強頂住美軍主力的攻擊;在東線志願軍集中4個軍兵力進行橫城反擊作戰,以圖擊破敵軍的北進。

50軍位於戰線的最西部,在漢城以南地區,背臨漢江,迎頭擋住美3師、美25師、英29旅和土耳其1旅的道路。這種陣地防禦戰是沒餘地可講的,守住就守住了,守不住就人地皆失。聯合國軍的火力太猛烈了,炮彈像下雨一樣。面對優勢的敵軍,50軍部隊晝失夜反,死戰不退,以血肉之軀苦苦堅守著陣地。最慘烈的時候,一天就有三、四個連隊全部犧牲在陣地上。營連一級的建制很快就打散了架,只好以團級單位進行防守。打了不到半個月,50軍就已傷亡過半,全軍勉強能成建制投入戰鬥的只有4個營又4個連部隊。因傷亡過大,很多陣地丟失了。曾澤生只好收縮兵力,固守要點,盡力遲滯敵軍的北進。一直打到1951年2月初,因漢江面臨解凍,50軍不得不放棄陣地,撤至漢江北岸。在這裡,50軍繼續阻擊攻勢不減的聯合國軍,為穩定整個戰線苦苦支撐。在50多天的漢江兩岸防禦作戰中,50軍統計斃傷俘敵1.1萬餘人,擊毀坦克裝甲車70餘輛,擊落擊傷敵機15架,繳獲各種槍支1800餘支、汽車17輛、火炮34門。

若干年後,有人問起曾澤生對自己打過的哪一仗印象最深刻,他回答:“漢江南岸防禦作戰。“作為一名起義將領,在一生中打過這樣的仗,曾澤生可以驕傲了。

1951年3月15日,曾澤生率50軍回國休整。同年7月,50軍第二次開赴朝鮮,擔負西海岸防禦以及搶修機場等任務。10月至11月,50軍奉命執行渡海攻島任務,在空軍和炮兵支援下,先後攻佔南韓軍盤踞的極島、炭島、大和島、小和島和艾島。此後,50軍一直作為西海岸守備部隊。

1955年4月,50軍從朝鮮撤軍回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