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懷入黨介紹人被錯誤殺害:臨刑前為省子彈殺敵要求砍頭

2019-05-22 12:56:00

本文摘自:《新湘評論》,作者:李峻。

核心提示:當知道自己將被處死時,他提出了一個要求:“如今紅3軍子彈極缺,殺我時不要用子彈,子彈留給敵人,對我,刀砍、火燒都可以。”刑前,高呼:“同志們,永別了!祝革命早日成功!中國共產黨萬歲!蘇維埃萬歲!”

彭德懷入黨介紹人被錯誤殺害:臨刑前為省子彈殺敵要求砍頭

段德昌雕像

新中國成立後,政務院民政部頒發“革命犧牲軍人家屬光榮紀念證”。在序號為“壹”的那一張上,主席神情凝重地簽下了“段德昌”3個字。從此,段德昌被稱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號烈士,受到黨和人民的深情褒獎。

段德昌,字裕後,號魂,1904年生,人,黃埔四期生。1926年6月從中央講習班畢業後就任國民革命軍第8軍第1師政治部祕書長,在部隊中宣傳革命思想,並參加了北伐戰爭。

在隨部攻打武昌的戰役中,段德昌與時任1團1營營長的第一次相見。忠勇坦蕩,正道直行,疾惡如仇是192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的段德昌的性格特點;彭德懷當時雖是湘系舊軍人,但勇武剛直,潔身自好,不貪不賭不抽不嫖,以救國救民為己任。兩個不信邪、不怕鬼的湖南人相見恨晚。

1926年10月的一天,為追擊殘部,段德昌與彭德懷率部進駐當陽。當晚在玉泉山關帝廟宿營,兩人秉燭夜談,傾心相與。對於這段對話,彭德懷40年後仍記憶猶新,他在《自述》中寫道:

“段問我對關雲長有何感想。我說:‘關是封建統治者的工具,現在還被統治階級利用作工具,沒有意思。’段問:‘你要怎樣才有意思呢?’我說:‘為工人農民服務才有意思。’段問:‘你以為國民革命的最終目的是什麼?’我答:‘現在不是每天都在喊著打倒帝國主義、軍閥、貪官汙吏、土豪劣紳,實行二五減租嗎?我認為應當耕者有其田,而不應當停留在二五減租上。’段說:‘一個真正的革命者,也不應當停留在耕者有其田,而應當變生產資料私有制為公有制,由按勞分配發展為按需分配的共產主義制。共產黨是按照這樣的理想而奮鬥的。俄國布林什維克領導十月社會主義革命勝利後,已實行按勞分配,消滅階級剝削。共產黨的任務,就是要實現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共產黨員就是要為這樣的理想社會而奮鬥終生。’段問我:‘加入了國民黨嗎?’我說:‘沒有加入,我不打算加入國民黨。’段問:‘為什麼?’我說:‘你看現在這些人,如等等,都是軍閥大地主,還以信佛騙人;何鍵、劉等還賣鴉片煙,同帝國主義勾結。這些人連二五減租都反對,哪裡會革命呢?’段未答。我問:‘國民黨中央黨部情形如何?’段告:、宋子文、等都是些假革命、反革命。

彼此高興地暢談了約兩個小時,使我受益不少,當時表示了對他的感謝及內心的敬佩。到現在,有時還回憶起這次談話。”

在這以後的一段時間裡,彭德懷如飢似渴地閱讀段德昌送給他的《嚮導》《新青年》《共產主義ABC》《通俗資本論》等進步書刊,追求革命真理。通過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他豁然開朗,追求嚮往很快升華為一種奉獻的熱望,毫不猶豫地投入了巨大的新的革命巨流。他不僅按照中共統一戰線綱領和軍隊政治工作制度修改了之前創辦的“救貧會”章程,創辦啟蒙夜校,還向段德昌提出了入黨要求,希望段德昌派人來1營發展共產黨組織。他相信,和他一樣被飢餓逼上吃糧賣命道路的士兵能夠覺悟起來。由於當時國共合作順利,中共為照顧統戰關係,決定暫時不在第8軍中發展黨員,他的願望沒有實現。段德昌鼓勵他繼續在部隊集結進步力量,跟著共產黨走無產階級革命道路。

1927年5月,何鍵等人發動反共的“馬日事變”,下令通緝段德昌。段德昌按照黨的指示離開第1師,前往鄂中發動秋收暴動,在起義中受傷後祕密潛回南縣養傷。事有湊巧,已是獨立5師1團團長的彭德懷也於此時率部進駐南縣縣城。知交相見,分外親切。段德昌對彭德懷在大革命失敗後不與反動派同流合汙、始終站在工農群眾立場上的表現非常佩服,向中共南(縣)華(容)安(鄉)特委建議吸收彭德懷入黨。1927年10月,特委派代表找到彭德懷:“段德昌同志介紹你加入共產黨,現在特委已經討論通過你為中國共產黨黨員,報告省委批准後,再行通知你。”在共產黨人和革命群眾被公開鎮壓和屠殺的血雨腥風中,在共產黨的活動因白色恐怖被迫轉入地下的中國革命的低潮時期,彭德懷毅然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並於1928年4月被批准為正式黨員,他的勇敢無畏追求革命真理的精神令人感佩。對於段德昌這位播火者,彭德懷一刻也沒有忘記,並始終把他作為自己的入黨介紹人鄭重地寫在履歷表上。

幾天後,段德昌再次與彭德懷開懷暢談,這也是兩位摯友的最後一次談話。段德昌履行入黨介紹人職責,深刻地分析形勢,指明方向:這次轟轟烈烈的大革命失敗了,蔣介石叛變了革命,現在革命形勢是低潮,但是中國共產黨和革命人民是殺不盡的。全國革命形勢還不會馬上到來,需要有相當的準備過程。北伐戰爭時期,黨忽視軍隊工作,如果當時有10個那樣的獨立團,蔣介石叛變革命就沒有那麼容易。段德昌一再叮囑彭德懷在獨立5師的工作要特別注意保密,要作長期打算。如果能做到逐步掌握1個師,在適當時機舉行起義,將會產生很大作用。在時機不成熟時切不可過早暴露,以免損失革命力量。段德昌鼓勵彭德懷說:“過去一年裡,你入黨的願望雖未實現,但獨立地堅持革命立場是經受了考驗和鍛鍊的。”接著,又意味深長地說:“不少人在入黨前認為共產黨每個成員都是那樣的優秀,都高尚得無人能比。入黨以後,因看到個別不順眼的事而喪氣。共產黨是好的,是革命的,但成員中難免有壞的。把每個成員都那麼理想化,那就會感到失望。”“現在革命處在低潮,要準備長期艱苦鬥爭,要準備犧牲,也要準備受委屈,受了委屈不要灰心。”幾十年後,彭德懷曾如此深情地回憶起段德昌的這次教誨:“聽了他的談話,覺得身上增加了不少力量,改變了‘馬日事變’後的孤立感;覺得同共產黨取得了聯絡,就是同人民群眾取得了聯絡,也就有了依靠感似的。”

此後,段德昌先後擔任鄂西遊擊大隊中隊長、鄂西總隊參謀長、鄂西獨立師師長、紅6軍副軍長、軍長等職,在反“圍剿”鬥爭中屢建奇功,同黨內的“左”傾錯誤進行過針鋒相對的鬥爭。不幸的是,1933年5月1日,年僅29歲的段德昌在蘇區“左”傾錯誤的“肅反”中被錯殺於湖北巴東金果坪。他在被關押的石洞壁上書寫了于謙的詩句“千錘萬鑿出深山,烈火焚燒若等閒;粉身碎骨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

當知道自己將被處死時,他提出了一個要求:“如今紅3軍子彈極缺,殺我時不要用子彈,子彈留給敵人,對我,刀砍、火燒都可以。”刑前,段德昌高呼:“同志們,永別了!祝革命早日成功!中國共產黨萬歲!蘇維埃萬歲!”

無獨有偶,彭德懷與他的入黨介紹人在人生的最終選擇上也如此一致。他從舊社會最底層一個赤貧的農家之子到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解放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傑出領導人,始終保有臨陣對敵的雷霆之威、對黨對人民的赤子熱忱、政治上的松柏之節、生活上的冰雪之操和作風上的樸實無華。雖然在新中國成立後他受到過不公正的待遇,但他的共產主義信仰在確立之後從未曾動搖過。他與段德昌一樣用生命實踐了對黨的忠誠,贏得了舉國上下的尊崇與追念。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