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異性同事一起加夜班發生過哪些尷尬的事?

2019-05-22 08:55:05

事情發生在那年的冬天,"文化大革命″運動搞得熱火朝天。我們農村也不是世外桃源,雖然影響不大,但也波及到我們這裡。那個時候,大抓階級鬥爭,鞏固"文化大革命″的成果,預防階級敵人(農村的地富反壞右分子)的破壞,保護農業生產不遭受損失,使人民群眾的生活不受影響。大隊民兵營根據公社武裝部的指示,要求各生產隊的基幹民兵持槍守衛生產隊的糧食倉庫。

我當時是基幹民兵,民兵營長安排我們輪流值班保衛生產隊糧食倉庫的安全。民兵營長考慮我們女民兵膽子較小,就安排兩個男民兵和我們一起,這樣我們兩男兩女在倉庫外面值班守衛。

那天晚上,圓圓的大月亮升上天空,如銀的月光灑滿大地,大地一片銀白。上半夜我們精神飽滿,警惕地在倉庫外面巡邏。到下半夜,我們又疲倦又冷,看來沒有階級敵人膽敢來破壞了,就到小樹叢裡坐下來避冷風。為了暖和一點,我另外一個女孩子靠在一起。兩個男民兵坐在我們的身旁,為我們擋從樹叢空隙吹來的冷風。

我們一鬆馳,瞌睡蟲就爬上來。我迷迷迷糊糊的似睡非睡,覺得胸脯不對勁,努人㬹開睡眼,身邊的男人把手伸到我們的胸脯上,隔著衣服按撫我們胸前的"小山峰″。我㬹大眼睛,打掉男人的爪子,推醒身邊的女伴,大聲呵拆按撫我們胸脯的男人。

兩個男民兵跪地向我們求饒,要我們放過他們,不要向民兵營長報告。我們看到他們苦苦哀求,並發誓痛改前非。我見事情又不是很嚴重,和女伴嘀咕商量一番後,就警告他們今後不能再犯類似的錯誤,看到他們瞌破了額頭,誠心改正,就答應放他們一馬。

我和女伴不等天亮就回家去,就當按撫胸脯的事情沒有發生過一樣。當民兵營長問我們為什麼不值到天亮時,我們以不舒服為由搪塞過去。那兩個男民兵非常感激我們,幫我們幹不少重活兒。

(圖片選自網路,與文字無關)


你和異性同事一起加夜班發生過哪些尷尬的事?

和異性同事加是很正常的事,如果說有些事情很尷尬,那是因為你沒有擺正自已的心態,沒有帶著這是因為工作而去胡思亂想…

當然,如果你和異性同事加夜班的時候,確實覺得發生過什麼尷尬的事情,那並非是件壞事,因為你們根本就沒有"哪種邪念"的感覺才有尷尬;才有覺得加夜班時異性之間的一個小碰撞,一個無意間的肌體接觸,一個很自然的眼神,一句不是挑逗性的笑話,一個不注意的"洋相",甚至一個很平淡的對視預設都覺得很尷尬的話,那麼你們同事之間的異性關係是純潔的。

話轉回來說,你和異性同事加夜班的時候什麼尷尬都沒有,一是你們真真擺正了同事之間的工作關係,二是你們本來就有暖昧的念想所向。一個有暖昧關係的異性同事在一起工作是沒有多少尷尬的,他們不但沒有尷尬而且很會默契的挑逗,因為本來暖昧關係向前跨一步就是情人,如果他們相互之間有哪個願望做情人的話就什麼都無所謂了,那裡還存在著什麼尷尬呢?

總之,和異性同事之間工作,不管是白班和夜班,不管是大家在一起還是單獨,總有一些接觸上的,碰撞上的,無意中的事情覺得不應該發生,但你覺得尷尬就尷尬,不尷尬也就不以為然了。
你和異性同事一起加夜班發生過哪些尷尬的事?


以前沒結婚時在家工作,晚上加班後面的一個女的老是讓我送她,是我叔輩舅子老婆的妹妹(當時彼此都不知道),人長的也漂亮,但是是那種很強勢的女人,我不喜歡這種女人再說當時有物件也了,平時也就彼此調戲下,有次晚上送她回去非讓我進她家陪她,說父母都出去旅遊了自己害怕,果斷拒絕,這種強勢女人是不能惹的,她就開始罵我,反正什麼難聽就罵什麼,第二天她就去找我爸(我爸就在鄰廠她認識)不知說了些什麼,反正我回家後沒給我好臉色,沒再讓我去上班


年輕的時候,誰要和異性有加班這樣的經歷。那是天大的幸事,盼之不得呢。

😎但是和異性有加班這樣的機會雖然說是一件高興的事,可是把握不住,對自己也是一個可怕的做夢的導火索。

我年輕的時候,我們單位就有過兩例,在這方面出過事兒的。(😡其中的一例,因為一次和異性值夜班,發生了性關係,最後造成了自己的家庭破裂。)

還有一例,是我們單位的工會主席。(🎈也是和一個異性在一次值夜班的時候,在辦公桌上發生了性關係,最後在單位影響很壞,也被調離了原工作崗位。)

人生有很多事情就在於自己的控制,控制,再控制。


你和異性同事一起加夜班發生過哪些尷尬的事?
你和異性同事一起加夜班發生過哪些尷尬的事?
你和異性同事一起加夜班發生過哪些尷尬的事?

夏天的夜,都很悶熱,剛好就剩我們兩個,平時的聊天中得知她男朋友在外地,聚少離多,那天一起吃的晚飯,喝了點啤酒,她的臉紅撲撲的,又趕回公司加班,記得那天她穿的裙子,細長的腿異常的白,一邊整理資料一邊調笑著,最後聊到了......


這個……還是不方便說!


加了一整晚沒說一句話


估計提問的人有故事


又加了一個班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