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汾酒”出大事了……

2019-04-23 19:19:40

山西“汾酒”出大事了……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鄭淯心4月23日,記者從知情人士得知,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和公安部門要求菸酒店等渠道下架集團開發酒。記者撥打汾酒(600809.SH)董祕辦電話,接電話人士對記者稱不太清楚這件事。

一位專賣汾酒廠股份廠品和集團酒的店長稱,“集團所有產品不讓擺(包括中汾),早10年的產品也不行。”

山西“汾酒”出大事了……

4月22日,刊發了題為“汾酒開發品牌酒亂象:有合作商私灌散裝酒高價賣”的專題報道,文中稱,在山西太原、汾陽等地,汾酒廠生產的股份酒,其市場批發和零售差價不大且穩定,而批發價30元一瓶的“開發酒”,對外零售價能達到600元左右。除了價格,很多不同品名的“開發酒”,包裝上雖都印有“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出品”、“杏花村”等字樣,但無法查詢具體開發商和酒水生產廠名廠址等資訊,更有一些不良開發商和經銷商借此漏洞,用三無散酒灌裝冒充汾酒。

4月22日下午,汾酒集團釋出宣告稱,“將大力進行整治、整改,保障廣大消費者的權益”,並請求山西省汾陽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和公安部門介入調查,依法進行查處。

山西“汾酒”出大事了……

開發酒的兩面性

據業內人士稱,開發商模式曾讓汾酒度過了最困難的時期。1998年山西假酒案後,汾酒受到波及,銷售受到影響,省外市場快速流失。受益於合作開發模式,汾酒在2004年之後迅速崛起,利用集團開發模式,讓汾酒在市場裡站穩腳跟。

在合作開發模式中,汾酒出品牌,合作開發商出資金、渠道,這一模式可以讓汾酒用最小成本實現市場擴張,通過開發商獲得每年穩定的包銷量,並進一步觸達消費群。

新京報報道稱,汾酒集團自2008年起開始清理開發商和合作開發品牌,將汾酒的品牌從原來的1000多個減少到300多個。後來,但凡開發商要與汾酒公司合作,都要求開發商根據本地實際提出開發方案,經汾酒廠認可後繳納押金,從汾酒集團灌取酒漿,再進入市場銷售。

據新京報報道,想專門開發一個品牌已經很難,除了需要汾酒集團稽核開發商的銷售資質,以及提高開發商的開發門檻之外,還要考慮開發商的“關係”。近段時間,汾酒集團在制定新的開發計劃,目前,汾酒集團暫停集團酒開發業務,“不過,公司不會因此關停集團酒開發的渠道。”

但如同硬幣的另一面,合作開發模式的市場生命線依賴於汾酒的品牌背書,如果監管不嚴出現假酒這樣的問題,就將透支汾酒的品牌公信力。

集團正謀求集體上市

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是A股上市公司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的大股東,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為國有獨資公司,控股方是山西省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

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正謀求集體上市。

在今年1月中國經濟前瞻論壇分論壇上,山西省國資委擬任副主任、企業改革處處長高春毅稱,作為首批試點企業,隨著汾酒集團改革的持續深入,汾酒集團將在2019年年底通過整體上市的方式,實現集團公司層面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汾酒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也在會上也做了汾酒集團的整體工作以及國企改革方面的演講。

若是2019年底汾酒集團能夠順利兌現整體上市的承諾,這將是A股第一家實現集團整體上市的白酒企業。

山西汾酒的混改可以追溯至2017年初,汾酒集團董事長李秋喜與山西省國資委立下“軍令狀”,簽訂了2017年度及2017年到2019年三年任期經營業績目標考核責任書,汾酒集團三年內需完成整體上市的計劃。如果沒有完成,李秋喜將辭職。李秋喜曾表示,到2020年,以2017年為基數,公司要實現酒類收入、利潤、產能及上市公司市值翻番。

山西“汾酒”出大事了……

2018年是汾酒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全面提速的一年。2018年2月,華潤入股汾酒,開啟混改序幕。同年6月,汾酒集團先後剝離旗下兩項輔業資產,分別是山西男籃和汾酒商務中心專案。當時,山西國投董事長王俊飈還表示,為了支援汾酒集團整體上市,剝離旗下無法裝入上市公司的輔業資產,山西國投旗下國企結構調整基金以市場化方式溢價收購汾酒職業籃球俱樂部資產。

2018年年底,汾酒推出股權激勵措施,根據山西汾酒此前公佈的員工股權激勵方案顯示,山西汾酒將2021年的營收目標定在150億元左右。這較2017年至少增長150%。

山西汾酒1月公告,經財務部門初步測算,預計2018年年度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與上年同期相比增加4.72億元到5.66億元,同比將增加50%-60%。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淨利潤與上年同期相比增加4.71億元到5.66億元,同比將增加50%-60%。

4月23日收盤,山西汾酒股價微跌。

來源:經濟觀察報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