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見!加拿大1天2次挑戰美國,措辭嚴厲

2019-03-26 19:30:35

如題,罕見。印象中,作為步調一致的親密盟友,鮮有正面硬懟美國的畫面出現。

長安街知事發現,最近一天內,前者爆發了,2次挑戰美國立場——先是加拿大外長弗裡蘭訪問華盛頓,登門面諷特朗普重臣萊特希澤“荒謬”;後有加外交部官方宣告,拒不承認特朗普親筆簽署的戈蘭高地主權公告——接連正面剛,措辭也是真的剛。

山雨欲來風滿樓。敏感的大選年,被逼到牆角的加拿大總理,開始了強有力的一搏。

昨天,加拿大外長弗裡蘭到了華盛頓。她此行的任務,是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談鋼鋁關稅矛盾——這場從一開始就註定火光四濺的出訪,沒有意外,如意料之中的激烈。

弗裡蘭面告萊特希澤,“許多加拿大人對於批准新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存在嚴重疑問,只要這些關稅仍然有效。”

她還措辭嚴厲地說,美國以國家安全為由向盟友揮起關稅大棒,“是非法和荒謬的”。

外媒報道稱,這是加拿大政府迄今為止,將批准美墨加貿易協議(USMCA),與取消關稅掛鉤發出的最強烈措辭。

罕見!加拿大1天2次挑戰美國,措辭嚴厲

弗裡蘭

長安街知事注意到,在昨天發生的另外一件事上,加拿大也挑戰了美國立場——就是關於特朗普聲稱戈蘭高地歸屬

同樣是加拿大外交部,他們釋出宣告稱,拒絕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擁有主權。

“根據國際法,加拿大不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永久控制權。加拿大的立場保持長期不變。”該宣告稱。

當天,特朗普在白宮會見來訪的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當著他的面簽署了公告,正式承認以色列擁有對戈蘭高地的主權。之後,意氣風發的特朗普還把簽字所用之筆,送給了後者。

作為美國步調一致的親密盟友,在這件事上,加拿大卻沒有選邊站隊,令人頗感意外。

加拿大人總愛說“美國是我們最親密的軍事盟國”,美國人也經常這樣說。兩國同在北約,經常在國際行動中“出雙入對”,而且擁有世界上最漫長的共同邊界。

但最近一年多以來,“美國和加拿大又鬧起來了”成為了新聞報道中常見的措辭。

去年5月以來,特魯多與特朗普已多次公開“掐架”,這對“最鐵盟友”明顯出現了裂紋。

5月16日,特魯多在參加一個“快問快答”的環節,被要求用一個詞來形容特朗普,他直言特朗普是“不可預測的”。

“快問快答”即不假思索的,用“不可預測的”形容特朗普,特魯多看似脫口而出,實際上反映了二人之間早就形成的嫌隙。

罕見!加拿大1天2次挑戰美國,措辭嚴厲

此後,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與特魯多在5月25日又通了一個不怎麼愉快的電話。當時,他們在電話中討論即將到期的關稅豁免問題。

特魯多在電話裡逼問特朗普,他如何能證明關稅是個“國家安全”問題。從來不願意佔下風的特朗普就來了這麼一句:“白宮不是你們燒的嗎?”

這通暴躁的電話過去6天,也就是6月1日,白宮宣佈對加拿大、和歐盟徵收25%的鋼鐵關稅,徵收10%的鋁關稅。特魯多在關稅生效後對加拿大“被視為美國國家安全威脅”的迴應也用過一個形容詞:“不可思議的”。

特魯多在之後的一次採訪中表示,他“絞盡腦汁也想不通”,兩國的士兵在二戰沙場上曾經同生死共進退,在阿富汗的山脈上也是如此,加拿大的鐵和鋁卻成了美國國家安全威脅。

特魯多稱這是“一種侮辱”,當時用的一個形容詞是:“不可接受的”。

“不可接受的”“不可思議的”“不可預測的”,這些語氣嚴重的詞用在兩國外交場合,只能說明兩國關係出現了危機。

在一些中國方言裡,衰(shuai)也可以念成(sui),意思類似命蹇時乖,倒黴了。

年輕的加拿大總理最近就有點倒黴。

長安街知事曾報道過,大選年剛剛開啟,特魯多諸事不順。近期持續發酵的“SNC蘭萬林”醜聞,令他“人設坍塌”。

SNC蘭萬林是一家位於的工程公司,在當地有3400名僱員。該省是特魯多當選議員時所在選區,長期支援自由黨。

上月底,已經辭職的前司法部長雷布林德在議會說,特魯多曾數次就該公司涉嫌賄賂官員的調查與她“對質”,言語中“有隱隱的威脅”。

因涉嫌干預司法,特魯多正遭遇上任四年以來的第五次道德操守調查,事態愈演愈烈。

民調資料顯示,特魯多的支援率已經大幅下跌,比起上任之初,已經打了對摺。在下一任總理的最佳人選上,他也以近三成的支援率,落後於保守黨主席希爾。

罕見!加拿大1天2次挑戰美國,措辭嚴厲

敏感的大選年,草木皆兵。現在,任何負面輿情都是加國總理不能承受之重。

回到最初的話題,與美國的貿易談判,特魯多現在經不起任何質疑,只能剛。

除了鋼鋁關稅,讓加拿大選民最焦慮的,就是美加在農業領域的貿易談判,尤其是乳製品。美方希望加方讓步,開放乳製品市場,這讓加拿大奶農憂慮重重,他們公開呼籲特魯多不要屈從美方壓力。

加拿大奶農協會主席甚至曾公開喊話特魯多,“政府必須確保無論最終達成什麼版本的北美自貿協定,都不能給我國奶業帶來更多負面影響。”

奶農協會副主席也曾正告加拿大政府,對美國農民而言,加拿大市場微不足道,但對我們來說卻是生計所在。

事實上,對特魯多而言,躁動的民意,也正在成為他的生計所在。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