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 思路迪熊磊:精準醫療模式是現有醫療的顛覆者

2017-05-17 12:13:26


2017年第一財經技術與創新大會即將於5月18、19日舉行。本屆大會的主題是“讓未來發生”。在大會召開前夕,主辦方第一財經採訪了去年參加過技術與創新大會的嘉賓,作為技術創新的踐行者,也是未來世界的引領者,醫藥行業的科學家CEO熊磊對於產業、技術又有什麼看法呢?


熊磊,思路迪創始人、董事長、聯席CEO,中科院生物化學博士,瑞士蘇黎世大學博士後,有17年腫瘤生物學、藥理學研究經驗。2010年創立思路迪,目前已成為腫瘤精準醫療領域的創新型領導者。

  

思路迪的新藥KN035在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分別通過了美國(FDA)和中國(CFDA)的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臨牀試驗審批。這個新藥是否就是運用精準醫療診斷技術和數據進行藥物研發的成果?藥物進入臨牀試驗階段利用精準醫療的手段進行介入,對中國整個醫藥研發行業的影響會是什麼?

  

熊磊:KN035是新一代PD-L1抗腫瘤免疫的藥物,是我們和蘇州康寧傑瑞聯合開發的。PD-L1是非常典型的在臨牀階段需要介入精準醫療的理念和技術的產品。目前臨牀試驗公司主要有兩類,一類是利用精準醫療的方式來進行臨牀試驗,把藥給一部分人使用;一類是沒有運用精準醫療的方式來進行臨牀試驗的,把藥給所有腫瘤病人使用。這兩類的差別是非常大的。利用精準醫療進行臨牀成功率高,目前為止還沒有失敗的。而沒有使用精準醫療的,即使是非常受歡迎的藥物,很多臨牀試驗都是失敗的。精準醫療理念能夠讓它的臨牀成功率大大提高。所以我們現在的策略就是把藥給一部分人使用,這有助於提高精準率,也提高了臨牀實驗的通過率。

  

這對於同行也有很大的促進作用,大家會看到精準醫療技術和理念接入到臨牀試驗中,可以讓藥物管線佈局落後於對手的公司實現彎道超車。因為在小的人羣裏有效率特別高的話,FDA會有特殊通道來批准藥物。這個模式是顛覆性的,過去五年各種藥在不斷證明。對於病人來説,使用一個被快速審批通過和高有效性的藥物,他的療效提高、醫療負擔和機會成本降低以及治療的黃金時間窗口都能被保障。

  

國內這幾年也展開了很多精準醫療的探索,在企業的探索下和資本環境、政策環境相對寬鬆的情況下,精準醫療將會對未來的醫療行業產生哪些革命性的改變?

  

熊磊:精準醫療應該是一個閉環:從篩查到同伴診斷(Companion Diagnostic),再到精準藥物開發。

  

如果這樣理解精準醫療,那對整個社會和醫療結構的變化影響是非常大的。我們可以設想一下,普及了精準篩查,疾病大部分都可以在早期被發現,這將影響醫院內外科的分佈,影響手術時間的分佈,影響醫院的結構。比如早期腫瘤很小,做完手術可能當天就能出院;而對醫生來説,做大手術的醫生可能要15年才能主刀,而日間手術醫生可能5年就能主刀,醫生的培養成本會降低。所以精準醫療的影響是非常巨大的,對醫院投資、就醫方式、分級診療、藥物有效性、醫患關係都會有巨大影響。

  

過去兩年國內精準醫療也經歷了跑馬圈地式的發展,你認為目前國內在精準醫療行業有沒有比較清晰的洗牌格局?國內精準醫療清晰的商業模式有沒有建立起來?

  

熊磊:精準醫療是有廣義和狹義兩種。廣義的精準醫療才有價值,對醫療有真正的推動。狹義的精準醫療最多被誤解為某些商業機會去做。廣義的精準醫療的商業模式要成熟需要技術逐漸推進,週期是非常長的。我覺得這個過程中,商業模式在不斷完善驗證,可能需要五到十年。

  

所以這個過程存在局部洗牌。因為很多領域裏面,商業模式還沒有貫徹下去,牌都沒有,只是在某些局部領域存在泡沫,比如大家集中地認為精準醫療就是基因檢測,就是腫瘤檢測,用二代測序方法來做基因檢測,這就是狹隘的不能再狹隘了。過度集中的領域就會存在洗牌,我認為三年之內,在腫瘤基因檢測裏面洗牌概率會非常高。而思路迪則有一個非常長的佈局,橫跨了篩查、同伴診斷、精準藥物開發,有的領域幾乎還沒有資本介入。

  

你認為目前國內外的精準醫療行業差異是在什麼方面?能否做個對比?

  

熊磊:中美在醫療方面有很大差別,美國有些東西,比如創新藥、創新診斷、創新產品,這些是我們要效仿的。

  

那中美醫療產業的差異是什麼?第一是支付差異,美國醫療支付以醫保為主,中國的大病支付以自費為主;第二是我們的創新產業鏈沒有美國那麼成熟;第三,研發人員的分佈有很大差別;第四是創新產品的理念接受度、醫療政策都有很大差別。

  

這四個環境差異就會導致中美之間醫療創新的模式有差別。美國看上去更成熟,但產生巨無霸的概率非常低,因為越容易成功越不容易做大。而中國的醫療行業要成功,就要去整合很多東西,需要克服的困難比在美國要大很多,那我們的能力一定要比它強很多。美國的創新更多集中在醫療技術創新;在中國,僅僅技術創新很難成功,還需要商業模式、組織管理、生存模式都要創新。

  

目前國內投資界對於國內精準醫療的商業模式是怎樣認識的?

  

熊磊:醫療投資是非常專業的投資,醫療又是縱深且週期非常長,而且中國的醫療產業環境和國外也有很大差異。

  

目前中國這個投資環境,醫療投資的是未來,資本都是逐利的。但只要有機會,大家的學習速度會非常快。所以國內醫療投資跟着國內醫療行業在一起發展。可能佔用五年到十年的時間,中國的醫療投資會變得非常成熟。醫療行業的投資門檻非常高,但一旦深入理解形成長期建設,獲益程度也非常高。所以醫療投資這塊很容易形成龍頭,因為要拼專業。

  

你參加了去年第一財經的技術與創新大會,對2017年的大會有哪些期待?

  

熊磊:去年我參加這個大會,就感受到了大家對於創新的包容、鼓勵和渴望。所以我希望今年可以把創新的維度更拓展一些,不要像美國那樣追求唯技術創新論,因為中國可能是全方位都存在創新空間;第二是推動資本更加理解創新,讓資本和產業一起來推動發展;第三是政府層面的參與,讓不同背景的人來參與、理解、探討、碰撞。




熱點新聞